U小说 > 重生之军嫂撩夫忙> 第四百八十五章:扭伤

重生之军嫂撩夫忙 第四百八十五章:扭伤

  “阿姨……”靳蔚墨不回答,颜向阳便只好将担忧的目光看向靳母,知道靳母肯定会告诉他,故而表情也有些紧张。。

  “放心,医生说了,你姐他没事。”靳母柔和的回答颜向阳,又见颜向阳单脚站立,另外一只脚怪模怪样的抬着,遂关心询问:“你脚怎么了,扭伤了?”

  “是啊!”颜向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

  “哼,让你在山下好好呆着,不听,净知道上山给人添乱,好了吧!自己还折腾出一身伤来。”章源大师看到颜向阳进来时,立刻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冲他冷哼。

  “……章老头,我那还不是因为担心我姐啊!”颜向阳有些委屈的看着章源大师。

  当时在山下等待着也不知道山上是什么情况,那些巨石和轰隆隆的声响有多吓人折磨人,颜向阳不想诉说,再加上看到姐夫靳蔚墨也跑山上了,他怎么还有可能淡定的呆在山下。..

  “那霍家小子呢?”章源大师没听颜向阳的辩解,只是看着颜向阳询问。

  “他把我送到医院就走了。”颜向阳撇唇,觉得霍凌尘那就是个无情无义之人,幸好颜向暖看不上他,否则他非得气死。

  “一路上没少折腾人吧!”章源大师立刻用一副我很了解你的眼神看着颜向阳。

  否则那霍家小子不可能不来和他说一声就离开的,肯定这臭小子玩闹得过分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

  颜向阳尴尬的望着章源大师楞了半天,也没敢为自己辩解,虽然他觉得自己没怎么折腾,但霍凌尘也确实被他气得够呛,事实就是如此,他颜向阳也不是那种都不敢承认的人。

  “向阳,你脚受伤了,你姐暂时没事,阿姨带你去让医生看看,这脚腕的地方不能大意,万一伤到筋骨怎么办?”靳母立刻好脾气的开口。

  病房里,颜向暖在昏睡,靳蔚墨也陪在一旁,章源大师也在,靳母也就无须在病房里呆着,见颜向阳一点都不在乎脚伤,她便开口提醒。

  “额,好!”颜向阳对靳母也带着一种尊敬的心思,上次蹭颜向暖的光也喝到爱心汤之后,颜向阳对靳母的印象更好了,甚至有些移情的作用在其中:“谢谢阿姨。”

  “阿姨扶你。”靳母上前准备扶着颜向阳去上药看医生。

  “不用,我自个单脚跳着去就行。”颜向阳憨厚笑着,和平时那个机灵的男孩子完全不同。

  靳母看着颜向阳蹦蹦跳跳的样子,顿时有些失笑,随即才迈开步伐跟上蹦蹦跳跳的颜向阳。

  ……

  颜向暖这一昏迷就昏迷了好几天。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颜向暖都没有醒来的迹象,她像是没有意识,完全叫不醒,三天过去了,医院里的医生也开始不淡定了,到底是不是自己检查出了问题,否则不可能昏睡这么久都没有动静。

  可该检查的都检查了,检查结果显示身体不错,甚至比一般正常人都还要健康,除了肚子里的孩子有些不稳,完全可以说是没事人,但对方一直没有醒来,这也是个大问题。

  靳蔚墨在颜向暖身旁整整守了三天,部队里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去安排处理,但是他都干脆推掉了,看不到颜向暖醒来,他真的很害怕,而颜向暖昏迷的时间也出乎他的预料,他甚至也想办法叫醒颜向暖,却发现颜向暖根本没有丝毫反应。

  第四天,颜向暖还是昏迷不醒……

  靳蔚墨和医生的心焦颜向暖完全感受不到,睡梦中的颜向暖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上辈子,只是时间是在她刚和苏钟文私奔离开的时候,颜向暖以第三视角看了一边靳蔚墨上辈子在她离开之后所做的一切。

  靳蔚墨的脚受过重伤,当时腿脚本就不便,当他得知颜向暖和那小画家私奔离开后,愤怒的他在颜向暖的卧室里坐了很久,从雨夜坐到第二天天黑。

  当靳蔚墨从颜向暖的卧室当中离开时,便怒火高涨的吩咐了手下,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颜向暖给找回来,他要看看,那女人到底是不是眼瞎,抛下他这个条件优秀的丈夫,去寻找一个什么都给不了她,只能给所谓爱情的小画家。

  颜向暖的离开,靳蔚墨知道的时候,靳家不少人,包括靳家老爷子都已经知道了,对于颜向暖丢下这种奇耻大辱,靳老爷子是又愤怒又自责,愤怒颜向暖的不识抬举,自责自己因为帝都市的时局动荡就这般毁掉自己最疼爱的孙儿。

  说不后悔那是假的,靳老爷子甚至震怒,也导致靳蔚墨没能将事情给压下来。

  靳母是靳家所有的人当中最冷静的一个,她也是唯一一个站在颜向暖的角度想,甚至不气不恼,只是有些失望的人,看着情绪失控的靳蔚墨,得知靳蔚墨想方设法的想要把颜向暖找到时,她温和的开口阻止了。

  “蔚墨,妈知道向暖这事做得不对,她还年轻,思虑得事情不多,从小又都是自己一个人长大,一个人缺什么,她其实就向往什么。”靳母很冷静,哪怕也觉得颜向暖的私奔离开给靳蔚墨蒙羞也给靳家蒙羞,她甚至还因此遭到大嫂赵云的明朝暗讽,她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得知靳蔚墨要把颜向暖找出来时,她还是开口阻止。

  既然都已经走了,不如就放她走吧!

  靳母自觉身为女人,也知道颜向暖嫁给靳蔚墨后过的是什么日子,也清楚的知道这一对小夫妻的相处模式,彼此更是没有丝毫的感情,如此,颜向暖会离开也不奇怪,只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激烈蒙羞的方式。

  “每个人在乎的东西都不同,向暖显然是追求爱情至上,既然你给不了她想要的,她亦能不顾一切为了爱情抛弃荣华富贵离开,那么你去追回来又有什么用?成全她又何妨?”靳母觉得,要走的人留不住,留得住的人就不会走。

  这世界上什么东西都能勉强,唯独感情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