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64章 巨鲸再吞水
  非洲联盟简称非盟,成立于2002年。这是继欧盟之后世界第二个重要的国家间联盟,是集政治、经济、军事等为一体的全洲性政治实体。非盟现有53个成员国。它的主要机构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大会、外长执行理事会、常设代表委员会和非盟委员会……

  东南非共同市场成立于1994年,目前有21个成员。其宗旨是废除成员国之间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实现商品和劳务的自由流通;协调成员国关税政策,分阶段实现共同对外关税;在贸易、金融、交通运输、工农业、能源和法律等领域进行合作;建立货币联盟,发行共同货币……

  林欢看着最新搜集来的资料,两脚交叠跷在三张合并在一起的酸枝木大案子正中。林晨对他的品味掌握得十分到位——其实远超过他——知道他就是喜欢这调调。昨天还是一片荒芜空旷的办公室今天已面目全非:十几个或深或浅大小不同高低摆置的青花瓷大鱼缸——里头注有清水,此外白细砂、鹅卵石、金鱼,甚至莲叶菡萏一应俱全;三分之一的面积成了盆景区,高低错落放置在各式的盆景架上;还有罗汉床改的烟榻、古琴桌、半圈的太师椅、雕镂屏风、盆架镜台,最夸张的是几架子的蓝皮线装书籍,册数多得就像绝世武功的目录加上目录对应的正文。

  小摆设如笔架笔洗纸镇文房四宝,还有字画、几个置于案上的蛐蛐笼儿等,无不考虑周到一应俱全。当然,能上网的电脑和饮水机也都有了。啧啧,有钱还得会花快花才行,让他来搜罗这些,可能会搞成五年计划。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转到林晨办公室那去瞅了瞅后,担忧尽消——她的小腐败圈弄得更夸张,只是风格截然不同。

  昨晚回去被两人奚落一顿,于是今日起个大早到公司发奋。奚落的内容自然与他昨晚的表现有关。也确实,他表现太失常,平时的伶牙俐齿全没了,怪不得被疑心有鬼。小丫头就说他心里有魔障,需要好好清理。他只得找个理由道:“今天开一上午会,下午又和老狐狸斗智斗勇,觉得特别累。”

  林晨替他解围道:“确实蛮辛苦,难得无事忙一天会办两件正事。”林欢翻翻眼没说什么,以弱示人省得再遭受另一边的打击。

  夏霁霏叹气道:“特别累么……唉,那早点睡觉吧。”原期待着今晚有什么特别活动。既然累,那就万事皆休。心里暗骂这两人没良心。林欢也冤,装累肯定要装到底,特别的爱不能给特别的你。熄灯后大家一起闷头睡觉。

  隔着没变暗的透明隔墙往里扫视,她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不知道又跑哪忙了。回自己一亩三分地继续潜修。近中午前看看时间,把一沓厚厚的资料抛出,实实落在案头,林欢站直活动一下身体,顺手按了呼叫铃。秘书进门,林欢让她把资料页脚有折过的纸页全部OCR成文本文件,然后发到他信箱。这下没什么事了,去视察视察吧。

  公司现在5层要开设餐厅、18层目前暂时是白依然领地、24层是行政套房层所在地和保卫部门驻地、25到30层是公司大本营、31到33层是仿照联合盛世大楼后来又改造过的漏斗形会议中心、38层是最高层主管办公楼层,最顶上八层是数字摄影棚。其它楼层目前空置,按林欢的设想,还要再弄出两层改成宿营区和健身SPA休闲中心。照这么挥霍的用法继续延续下去,确实没必要对外招商,用不了多久就爆满。

  林晨的其中一名秘书看见他在探头探脑,忙上前欠身询问有何指示。林欢问了林晨行踪,秘书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开会。

  “会议要开多久?”“按照计划如果不改变议程的话,到下午5点结束。”“噢,那我到其它地方走走。”“还有其它指示吗?”“没了。对了,海外投资部翻译一部在哪层楼办公?”“请稍等,我替您查询一下……在28层E区。”

  他向秘书道谢然后直下28楼。出电梯绕过前台便是一片熙来攘往的景象。这海外投资部很活络嘛,林欢暗自感叹。要当初继续做那个市场一部经理,到如今应该也过得依旧滋润:成天飞来飞去,品尝各地美食,看各地的小美女……也许将来开间酒店维持生计,然后把华晨高科的外卖盒饭包了,起码在保本的基础上还能小有盈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他回忆不起自己的人生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走岔的。

  每个人面对日积月累里的生活细节,因不同的思考方式采取不同的回应,事过境迁后再回首往昔,便是截然不同的人生。如同在生产线上罐装的饮料,经过吹瓶成型统一的工序,往A处去是绿浓缩液、B处是浑浊白浓缩液、C处是红褐色浓缩液,最后全部注入90%的清水,全打上100%纯天然的不同色标签,结果变成了绿茶、运动饮料和冰红茶,售价自然也不尽相同。

  “站住!”忽然一阵低喝吓得他驻足不前,然后四处张望,周围空荡荡的哪有半个鬼影?

  “小样儿,说的就是你,还贼溜溜儿的看什么看?”夏霁霏从一堵墙后闪出,两个箭步步冲上来一把抓住他手臂往他身后一折。林欢趁势被她制服,“哎哟,神仙姐姐饶命!”

  “嘿嘿,我是幽暗界的最高力量继承者——苏茜丝女皇。你这小样儿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晕,你太投入了吧?那林晨是什么?”

  他一不小心说到她痛处,手上再度使力,眼中透出凌厉杀机,“我要把你的灵魂燃烧成灰烬!”依《光暗之间》里的游戏设定,林晨女一号是光明界的一人独大三位一体五项全能的圣魔导,专门压制并终结幽暗女皇的存在,正好是她这个女二号的克星。

  “喂!走火入魔啦,改天带你回灵隐寺收惊。那里可惜不收尼姑,否则把你留在那抵香油钱。”

  “我让你再说……”她疯狂使力,另一手从他背后勾住他脖子,看起来就像匪徒挟持人质往后退缩。中午外送到公司的盒饭全部送到5楼餐厅,所以这层楼里的人差不多都全走干净,两人肆无忌惮地在原地你来我往起来。

  “看你还叫不叫我小样!”他现在完全反客为主,茶水间里一只不知道属于谁的不锈钢保温杯给他顺手抓来做了副手铐,故技重施又把她反手铐起。“原来叫我大色狼,然后大草包,现在直接变成了小样儿。我的形象在你眼中越来越小,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对孤男寡女气息迅速急促起来,同时想着要去做一件事,跌跌撞撞要往她的小办公室里钻。

  “叫你猪头够不够大?是这扇门啦,那间是我们老大的办公室!”她一脚把他踹正方向。

  “不吃中饭了吧?”他“色诱”她,事态演变到这步完全超出预计,原本只是因为林晨中午闭关不出,于是来找她斗嘴吃饭。现在谁还想吃什么饭!

  “那吃什么?”她明知故问。

  “我喂你吃另外一种东西,保准上上下下的享受。”他自己也惊讶自己的即兴发挥水准。

  “嘻嘻!还上上下下的享受,果然!”她的兴奋已到极点,快两个月了,她要能禁受得住他挑逗不为所动,就要考虑到灵隐寺隔壁自起炉灶了。

  “这么久没见到庐山真面目,水土保持做得一流啊!”撩开了庐山山腰以上所有缭绕盘踞于附近的云雾,动人心魄的景色呼之已出。

  “早就说过保养好得不得了了,”她忽然停顿,侧耳凝听,外头忽然又人声鼎沸起来。“糟了糟了!他们陆续回来了,怎么办?”嘴里说怎么办,身体仍旧十分不舍,罗裙半解后紧紧缠在他腰上的一双长腿越箍越紧。

  “哪有人吃饭吃这么快的?会不会是小偷上来偷东西?”说罢也了解不可能,在办公环境里吃饭天经地义,人家高兴拿上来吃怎么了?他缓下动作,无限遗憾地又帮她穿起上衣,“时也,命也,运也,非我之所能也。要么改日再向阁下请教,就此别过如何?”

  “别你的头!”她挺直身从办公桌上落地,双手拉扯着弄皱的衣服,把他身子扳向门口。“到你的地盘去,你先出去,我随后上楼,你在38楼电梯门口等我,我不知道你在哪间。”

  “不行啊,每个老大的门口都有秘书间,里头都不只一两人,跟哨岗似的。此去一途绝对凶险。”

  她又变得咬牙切齿拽着他领子,狠声道:“你给我弄出一套方案来,想拍屁股走人没门!”

  林欢苦笑,她这架势是不是和林晨学的?天雷一旦勾动了地火,那这道雷肯定要打下来,非人力所能违抗。她近在咫尺的红唇鲜嫩欲滴,就像早市里批发的新鲜大樱桃,忍不住凑上品尝品尝,里头又有段蕴含恬淡香气的水豆腐。要有什么甜点要能做出这种口感,绝对大卖,这创意怎么就从来没人去想?你来我回几下后,他立即行刑的决心又变得坚硬无比。

  “走!以这幢楼之大,不可能没我们安身之处。”他拖着她手要出门,她塞在他手里一个不锈钢保温杯,“你先出去把这杯子物归原位,我跟在你后面。”

  林欢先脚离开足有五分钟,在电梯间拐角的洗手间凝神倾听半响也没听到任何脚步声,于是又折回办公区,看到小丫头神色认真肃立在一名西装男子面前,似乎在听从他指派的工作。那男子大概三十出头,仪表非凡,正是怒放争艳的年龄。林欢心中暗暗比较,如果把自己和那名男子往人民广场一放,得票率估计要低于对方。

  他像个青涩少男躲在一块背景板后,只露双眼睛刺探敌情。夏霁霏早发现他藏身之处,过不多大会儿直接朝他走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哽咽道:“好事成空,我要去工作了。”

  “刚才那男人是谁啊?”他毫不掩饰醋意。

  “是我们老板啊,他是不是很有魅力?”她忽然心情大好,翻起脸来简直比翻书快。

  “嗯,蛮有魅力,再过十年大爷我也不输给他。”

  “嘻嘻,十年,干吗,报仇?人家未婚噢,事业有成,无不良嗜好,连烟都不抽,标准一副成功男人形象。”

  他越听越郁闷,完全忘了自己才是真正老板,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在接听前指着她胸前,她急忙一躲,低声骂道:“大庭广众想干吗?不跟你胡扯了,我去工作。”他指着她胸前的识别证道:“明天把我们的结婚证换上去戴着。”然后接起电话,面色马上一整,向后转,朝她挥挥手离开。

  叶知秋在林欢电话里道:“你的赞助下周才能到,需要经过审慎的讨论确定每一个环节的可行性。我明天出访印度,然后再到亚的斯亚贝巴。”亚的斯亚贝巴是东非埃塞俄比亚首都,也是非盟总部所在地。

  他此次行程的主要目的一是接触印度政府,照林欢的计划路线图与印度政府谈塔米尔钢铁公司的转让条件。塔米尔钢铁是印度富豪塔米尔的私人公司,要弄清楚怎么从他手里弄过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如此。在印度,官商勾结的程度丝毫不逊于中国。

  二是去考察非盟几年前提出的“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这计划的主要宗旨是——推动各国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吸引和争取外资及援助,以促进非洲大陆经济一体化。他打算去插一脚,为日后的计划先放颗棋子。

  更重要的是,非盟去年计划组建一支由1.5万人组成的非洲常备维和部队,以应对非洲大陆可能发生的冲突事件。现在这支部队的筹建至今还面临着极大的经济困境。不知道这支军队会不会接受股份制改造的建议,如果支持,弄成3万人还能顶点事;4000万平方公里的大陆,3万人,勉强凑合。

  林欢不知道老狐狸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腹稿,最关心的还是钱什么时候来。看自己老婆们个个都是工作狂,平淡的工作居然能把天雷重新顶回空中去,心里也暗下决心不能再给她们瞧扁了。最郁闷的事情不外乎每当他做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时她们偏偏不在场,无法在她们面前炫耀炫耀。小丫头不管自己在外头如何叱诧风云,逮住自己就像训孩子似的;林晨也有种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气慨,不去理会自己和老狐狸的大计划,安心致力于这方小天地。

  讲完电话后也走回自己办公室。眼看还得等上几天的时间才有的忙,寻思起这几天要如何打发。招行的徐经理打电话,说谢谢惠顾,上次透支的信用额度十分钟前已经到帐,欢迎他下次继续透支。林欢笑骂了句:“利息高成这样谁借得起?还是别有下次了。”纳闷着这笔钱怎么全还了?应该还有亏空,那个钻表让自己送给白依然,其余珠宝委托叶知秋拿给人去处理,按理也不可能照原价出手。反正是好事,可能老狐狸发现欠自己的那笔钱时间拖得太长,良心发现,于是帮自己把钱还了补贴自己点利息。

  徐经理笑道:“您是企业VIP大客户,不会照日息千分之一点五计算,利息是对折。而且您手上这张卡原则上不设信用额度的,只要不像上回那么大金额的消费,尽管放心大胆刷没有任何问题。”

  日息千分之一点五,月息就是四分五,对折也是两分多,这利息也够吸血的,比活期存款的年息还高。不过他说这句不限额度让他来了兴趣,“不限额度?呵呵,最好还是告诉我大致承受底线,我这三五天正好要买不少东西,万一被认为恶意透支搞不好就被当场抓起来。”

  “不会的,就算全额刷走一台奔驰S600开走都不成问题。”他自信满满。

  林欢心里嘀咕,奔驰S600算哪颗葱?徐经理听那头一片沉默,又道:“一幢别墅也没什么问题……”那头噢了一声,似乎还不大满意。同样也为了业绩,他拼了!艰难道:“不超过贵公司在我行户头里的安全储备金就行,好吧,超过了也不要紧。”对方是业绩日日飘红的上市公司,豁出去了,一会儿马上要向专门负责的分行长报告。

  林欢满意向他道谢。有钱了,从今天开始吸货!从工厂直接下单进货,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进入流程,今天就到专卖店去看看。很久没自己上街,他一个人遛出门,没呼朋引伴。

  淮海东路上海广场一楼总店内人头攒动,应该全受到公司7月份改包装——产品内外包装编号一致——的消息刺激,抢购热潮立即形成。看来用低价杠杆进行操作的直销商也是个庞大群体,大家都不傻。看眼前这么一片火爆的销售场面,林欢暗想道,这换包装的做法搞不好就是NE另一次成功的促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