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61章 回程
  堪萨斯城位于密苏里州。飞机降落前从机场的上空俯瞰,底下的停车场几乎把机场围了一圈,其面积和其它机场一样——同样占地广阔,起码有十个足球场大,是机场本身的一倍有余。“轮子上的国家”名符其实。林欢提前将到达班次跟林晨说了,她说会来接她,然后在机场直接租车即可。就地上路。

  进候机楼后他直奔厕所解决一下库存。这里的小便池总算中规中矩,不像纽约机场里的设计成女性丰满的嘴唇造型,让第一次进去的人不敢轻易抗枪上阵。每个便池上方的墙面都有个木牌,上头刻着两行字:EBEMELAW。中文的意思是:让人民的幸福作为最高法律。不知道是幽默或者是本州箴言。

  除此外整个候机楼里再没任何广告,清清爽爽。一出门口他就遭人搭讪,“先生要不要伴游?”

  他听了一惊,回头一看便笑道:“价钱怎么算?”

  “的每天80,保险费用一天20,超过24小时按两天算。现金信用卡支付都可以,卡里最低要求有600的额度,到期结算。”

  “这么贵?便宜点的呢?”

  “的日本紧凑型一天30,同样也能到达异地结算,你要哪种?”

  林欢笑道:“紧凑型听起来蛮诱人,不过还是你这样的非紧凑型比较合用。你是广告还是实样?要是实样我就要了。”他搭上她肩膀又看了表,“从现在开始算时间?”

  林晨踹他一脚,“我是广告,去挑车吧。”

  机场边就有个租车公司,费用和车型刚才他们讨论过了。程序很简单,本国人只需要提供信用卡和驾照,增加一个驾驶者每天多加20块。林欢这次入境还是用中国公民身分,故意想找找麻烦,把自己的护照信用卡和国际驾照交给对方检查。租车公司的人问有没有本国驾照?他拿了江苏泰州驾照,对方拿出个大本本,翻到中国条目对照了过式样就完了。国际驾照名头挺响,其实在这里没什么实际作用。

  然后选车,不管什么SIZE的车型里程都只在1万英里左右,算得上九成以上新车了。在美国换车像换衣服般稀松平常,不少人车开不到一年想再换的话,最好的渠道就是往租车公司处理。最热门最顶级的休旅车车型在这里依旧是林晨国内开的90V8,出于驾轻就熟方面的考虑,当然还是选这款。再花35块买一满缸油,然后签个简单合同就可以按提供的几本目录,或者在网上选车。

  选完后一名工作人员陪他们去取车,车钥匙就直接插在停车场里的全部车上。按停车场的编号找到那辆银色的XC90后,双方简单检查2分钟,然后工作人员招手说了声旅途愉快就向他们道别离开。车开出门口交给门岗一张单据便放行。这里租车不像国内,动辄交上几万押金,又得找个单位或亲朋好友担保。如果有敢黑走他们的车不还的,租车公司可以向法院申请冻结个人信用,自己可以权衡一下得失。

  又宽又直的州公路上不设收费站,一马平川直通到底——以这种路况一天最少也能跑1000公里左右。开车上路后漫无目的向前开着,一会儿便觉得有点无聊。两人才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旅行计划。

  “旅行路线怎么定?”他问。

  “随遇而安。”她答。

  “起码挑个有看头的地段风光吧,这样会视觉疲劳啊。”

  “对我视觉疲劳了没?”

  “三两年的短时间应该是不会,以后嘛……我也不知道。”

  “唉,就是,这么年轻就嫁了很不划算。要什么时候疲劳了记得互相提前通知对方一下噢。”

  “想到一个消除疲劳的办法:离婚,然后复婚,然后再离婚……循环不止。”

  “好像不错,但离婚后万一有人不想复婚怎么办?另一个岂不亏死了?”

  “婚后满级的感觉无法维持对游戏的新鲜度,我们的网游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最普通的就是转职喽;战士一转勇士,二转骑士,三转剑圣,最后转到大剑圣之类的。要不然就是开放新的地图、地下城和职业技能这些。”她又叹道:“网游的模式确实僵化了,题材设定和游戏过程大同小异,现在就是从美工和图形技术方面找新意。”

  “美工和图形再好也有极限,审美疲劳后看什么都一样,有的人还抱着怀旧的心情重拾起2D网游和文字MUD。”

  她横了他一眼,有感而发,“要创造出一款没有的大作可真难呀。”

  “最主要的问题就在系统的情节设定,最后把整个故事情节推向了单一化;玩家之间的互动越来越少,刷经验和物品的疲劳战最后逼得玩家退出游戏。没了奋斗的目标,即使看上去很美,也想另寻一片海阔天空。”

  “是呀,我当初20几级带一堆小毛头玩的时候最有意思,后来把帐号交给测试部门,没过几个月变得浑身发亮,反倒失去了新鲜感。”

  “你对现在的系统设定满不满意?”

  “还成吧。情节蛮丰富,装备都极品,钻石币堆得像山,游戏中还找到个有异能的BUG玩家当伴侣;虽然和另位女玩家平分,既然又给她收了当老婆,也就没什么好计较了……”

  他手撩起她右侧的长发,把它们掠到耳朵后让她整个侧脸的轮廓完全露出,拍着她脸笑问:“老实说我真有点累了,我们三个干脆跳出来开发自己的游戏。这日子再这样过下去离活生生的现实越来越远,该利用这个BUG趁年轻做点有意思兼有意义的事情。”

  “好啊,我的本质还是挺传统的,夫唱妇随没问题。”她把车驶下了高架公路,从置物箱里找到预想中该有的地图册,停在路边翻了起来。“堪萨斯城就在密西西比河河畔,要不,我们沿着河边开吧,到哪算哪?”低着头用手指勾画着路线,过了一会儿又道:“往西去的河流网越来越稀疏,不如往北,密苏里河有一大截可以沿途观光。”

  “到哪算哪的提议很好,我赞成。”

  事实证明到哪算哪的计划不错,一路上有不少小镇风光可供游览。出了北方林肯市区,河面两岸散发各种芳香的树木层叠绵延,杂然相处,在水中形成色彩艳丽的模糊倒影,恍如一幅油画;有时河面成群的水鸟聒噪飞过,两人转眼望去,只看到河流汇集的小湖岸边有只落单的野牛独在那欣赏日落美景。

  除了这只深沉的水牛,还遇到一只棕熊在碧波中晃荡,最后游到河面沙洲上引颈望黄昏,同样深沉的模样给荒僻的莽莽之间带来无穷的魅力和生气。所有的或明快或阴冷的色调如天地万籁,汇集交错成一曲宁静交响乐般的画卷,伟大而细腻。

  原本那两人是打算玩够十天,在她疯狂催促骚扰之下居然缩短到4天。今天是他们玩成归国的日子,从一早上班夏霁霏就心神不定,也没心思待到中午了,把下午该处理的事分组布置下去进行。九点还不到就捂着肚子到总务去谎告个病假,面容痛苦中又眉梢带喜地匆匆离开。

  这是第二次去接他们,心理严重不平衡:刚结婚没几天就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深闺怨妇,害得她没事的时候也不敢回家,怕父母询问时不知道如何解释这女婿到底在国外忙些什么;而这两个家伙已经二度去海外旅游,自己呢?只去看过几个灰扑扑的牌坊群。

  陈冠浦一百年不动摇的小日子依旧过得有滋有味,睡觉睡到自然醒,进货出货忙到手抽筋。天天不离三小件老三篇,偶尔在网上和日本NE团队大干一场,顶出个1000多层的帖子,每次都在版主息事宁人的超强纠错下悻悻而归。偶然间想起林欢曾给他个承诺——半年内让日本团队在中国消失——是不是该提醒他一下?三四个月都过去了,别说业绩放着不管,现在要见他一面都越来越难。

  昨天终于接到他的宝贝下线要回国的消息,并且在电话里给他个貌似很艰巨的任务,而且在这周内必须完成——他想约见NE的中国区和大中华区总裁(大中华区包括台湾、香港和澳门),说有个大而新奇的构想要和他们讨论一下。

  他这个有史以来NE里最快速崛起的领袖受总部的严重关注已久:在三个月内到达最高领袖级别;近半年的报销补贴也从来没露面来领过;从来不抱怨不投诉不要求不建议任何事务——最重要的是,他个人的每月团队业绩占了每月全国汇总业绩将近四分之一。如果他一人之下的团队垮了,高高在上的总裁们都有可能被调职。

  6月份直销法出台,今年国内年会不再受50人规模制约,会议地点就定于上海。将赶在全球年会前两个星期召开。公司举办过的多次的活动都这位神秘人物借故没来参加。在这次的国内年会,所有直销商对他出席的期待已远超过对NE企业集团主席的期待。做这一行的最开心的就是能捡到个比自己强上百倍的下线,更开心的是自己也有扬名露脸的一天。陈冠浦一通电话就让NE所有高层改变后天的行事历。

  由于路上贪玩又耽搁一天时间,和NE高层的会见就在明天上午,具体要怎么谈连个具体轮廓都没有,今晚得加班看资料。飞机还没在停机坪上停稳陈冠浦的电话便接连不断:“明天上午九点半,两位总裁和四名副总裁在淮海路中环广场,记得准时啊。”过了一会又来,“衣服穿正式点,头发记得梳整齐。我们九点整在朝淮海路一楼门口见面。”再过一会儿,“你现在到家了没?干脆明天一遭我过去你家再一起出发?这样保险一点。”

  明天的事至于今天就急成这样?自己好歹也是个总裁级的,没让对方到自己地头拜山就说明自己够谦虚诚恳了。电话中不停地又有来电等待,再不接听的话小丫头该发飚了。林欢干脆故作吃惊道:“糟了,手机没电,我下午跟你联络再详谈吧。”然后把电池拔了。结果一路已走到头,小丫头双手横胸,似嗔似喜的招牌表情横眉怒目站在手扶电梯底下。他三步合作两步跑到她面前,她低喝道:“你们俩一个电话不开,一个不停占线!然后又关机,有这么忙么!”

  好久没挨骂,久违的亲切让他如沐春风,“说来话长,双脚刚沾地就要投入到紧张的工作,明天上午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她咬牙切齿说不好,要不是这里耳目众多,她恨不得扑上去把他耳朵咬下来。虽然表面凶相毕露,还是伸过手来要分担两人行李。林欢拦住她手说不敢劳驾,让她去帮林晨拿。林晨也逗她喊她一声老公,她又马上喜笑颜开。夫妻三人欢欢喜喜把家还。

  到家后两名家长联手把行李打开,里头的东西该收拾归位的一一收回原处;该洗涤熨烫的分门别类放好。他也不好意思闲下休息,开始扫地拖地。夏霁霏看他扫到卧室里时说了声乖,然后道:“我们的新居太恐怖了,我建议别搬到那去。人家埃及金字塔内部起码也有通道和墓室,我们那光溜溜的,十足像被盗了100回。”

  说起新居他才想起两个月过后人事依旧,江山已非。公司应已迁入办公大楼了,原先对顶上八层楼的打算也已经往消化郑州去了,现在纯粹为住家考虑搬到那里面确实如小丫头所说,况且也太过浪费。

  林晨笑道:“口无遮拦尽乱胡说!你不最怕鬼吗?”又对林欢道:“现在数字摄影棚的地点应该还没着落,要是你用不上了就让给公司用吧,省一笔费用不说,主要是能使生产环节能更加紧凑。”

  林欢想也不想便答应了,“此番游历归来,还是觉得我们的小窝和大床最温馨。”

  原本只打算在那八层建筑里埋锅造饭小打小闹一把,出国两个月不小心开成了饮食连锁机构。小小的引线炸垮了旧有的钢铁产业格局,由此又留下个不大不小的副作用——联合盛世将取代原有新日铁成为宝钢的合作伙伴;换句话说,以长老会议承诺自己未来在联合盛世钢铁集团联盟里的一揽子股权持有协议,他将连带成为未来宝钢的股东。

  呵呵,有这么多钱真是不错,得好好感谢那五个外星人!他冥冥中坚信那五个专上他身的火球一定是具有高等意识的外星生命,专门给他带来无比的好运和智慧(?);可能希望借他的手把财富和科技分享给地球人,加快地球的进化速度,然后引荐地球进入银河系联席会议之类的……他现在已完全不考虑让林晨去当那个掌门。随着与联合盛世进行的全方位合作日渐深入,老狐狸在实际上已成了自己的经纪人。林晨该享享清福了,不需要去搅这趟浑水。

  接下来只剩最后几件麻烦事尚待解决……神游中又被打断,“房间这块地方都要让你扫穿了,能不能挪挪位?”伟大的他瞬间回到渺小的现实中,急忙拿着扫把畚斗出门,到阳台揉好拖把准备拖地。

  下午她们俩到浦东麦德龙采购吃喝日用品,他也硬被她们拉上。和陈冠浦进行的重要谈话在从事搬运跟班工作中同时进行。闲聊了一会儿网络八卦奇趣杂闻,开始步入正题。

  “唉,兄弟,好日子到头了……低价货没搞头了”他半是懊恼半是忧愁。没等林欢问句为什么便自顾解释道:“直销法出台后一切走向正轨,互联网、未授权的店铺和报纸杂志宣传单这些全部禁止,发现违规的直销商证据确凿直接被开除。”

  “呵呵,水往低处流,低价货怎么禁?你觉得可能吗?”

  “据可靠消息,过一阵出厂产品的外包装和瓶内壁都会打上一组编号,销售后都会扫描录入数据库。低价货一旦被公司查出,把瓶壁内的号码一扫描就顺藤摸瓜找到你头上。换外包装的做法行不通了。”

  林欢听着沉吟不语。在瓶壁内打上编号这招确实够毒,因为NE所有产品瓶口都是密封的,直销商拆封后便很难销售。一旦直销商把进的货甩到低价市场,公司可以根据编号查到对应的货单和个人帐号,下级违规上级负连带责任扣除奖金不说,被开除掉一个账号对整个团队都是损失。他底下几千号人全是虚有其名的虚假帐号,不让他做低价次月肯定要挂点……不过还可以领笔解雇金——三倍的平均月收入。但开除好像不等于解雇……这解雇金还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最后他哦了一声,“那还是蛮好的嘛,机遇与风险并存。”

  “什么意思?有什么好的想法你别藏私,快说!”

  “很简单,趁还有一阵时间,狂进一笔货以后留着慢慢出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