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57章 开端
  叶知秋直接道:“动手吧。”双手环绕胸前闭上眼睛。林欢则往后退了两步低头凝思。

  在异术超能类小说里有不少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之时的描写——交战方总要摆些独有的很炫的姿势。而这两人摆出的架势和简直投降没两样,齐藤和木村看得有点不解显然愣了一下,不过随后神色又立即一凛。

  除周围被火势燃烧草木发出的轻微哧响行将结束,在一片悄然之中,仿佛一场大雨降在干热沙土上发出渐次增强的哔剥之声又陆续响起。无数银亮梭形物体从地底破土而出,激射出土三五米左右距离后又硬生生刹住;惯性使然随即将其挤压成球状,随后又拉长成梭形,最终保持住静止的悬浮状态。

  入定般的叶知秋睁开眼睛诧异扭头问道:“这些是什么?”

  “新鲜出炉的飞剑……”

  “哈!分我一半让我玩玩。”

  他就猜到他会要,多做出一堆就是给他留的。以他为中心左侧的飞剑又往左挪过去三四米,“现在移交给你一半。别掉在地上啦。”

  双方能力不同各有侧重:中方代表以控物为表演项目,日方代表则以提升到极限的肉体为武器。齐藤和木村两人面色越加凝重。这类超能术只曾听闻,过去总被斥为伪科学;没想到今日能亲身经历。

  这场荒野大镖客式的小决斗即将开始时,夜空又传来直升机引擎轰鸣声,机腹的几点红灯划过四人头顶上的星空向北边飞去。叶知秋注意到后居然拿出电话拨号,还回过身背对敌人在话筒边低语。

  林欢将飞剑密集地聚拢在他和老狐狸身前,防止他们突然出手偷袭。叶知秋电话没讲到五句,前方坡道又冒出了数辆大型黑色旅行车,由远及近开至齐藤及木村身后,在路边停靠稳当后没想像中的全员包围架势,接下来一直悄无声息。

  两名上司先后回头去看,林欢对他们道:“这堆人是你们的属下吧?车里共78人,暂时不会打扰我们。要救他们你们得全力以赴。”

  一场战斗拖拖拉拉了这么长时间,叶知秋仿佛也知道他心下打算,在一边造势压迫拖延对方——他们同样也不想暴露实力先动手。另一方面,出土的飞剑虽然明亮好看,但事实上还是破铜烂铁一堆——里头还有不少杂质需要提纯。硬度别说和不锈钢相比,连普通的铸铁都比不上。

  叶知秋心下想道,将来这小子要和自己较量的话,用这招华而不实的绝对要输惨了。林欢似乎知他心意回头望他一眼,对老狐狸说了句只有他自己能懂的话:“下次我不用这招,这是从生活技能衍生出的招数,对付你当然行不通。”他们还有心情研究无关目前大局的问题。这两人都觉得自己现在天下无敌,两个天下无敌的人都联手了,其他对手更不会太在意。

  齐藤对伙伴说了句,“我先动手。”

  木村说声多加小心。

  叶知秋道:“他们要动手了。”

  林欢道:“提纯程序勉强结束,混沌剑阵伺候。”

  齐藤大喝一声,双臂看似无序地急速挥舞,四周破空之声大作。挥舞成两团虚影的手臂正中传出金铁交鸣的声响,就像某人在敲着数面破皮的大鼓,混合千军万马杂乱无章的步伐,难听得让人心悸。他张牙舞爪的姿态倏地停顿,双手朝前一推,一团经过压缩的空气弹被他送了出去。

  叶知秋面前羽毛般外形的飞剑组成合成一面圆盖形的盾牌护在两人身前,“陪他们玩几分钟!”

  他还是过于大意。这些细碎的小飞剑组成的盾牌就像能防雨却会透风的蓑衣。空气弹砸在盾牌上没发出想像中的磕碰声,顺着盾牌的空隙筛成数百枚更小的空气弹继续朝前。木村见此举奏效,短时间内也压缩了一个空气弹对准两人抛了过去。

  羽毛编的翅膀毕竟会漏风啊!林欢来不及再融合一面盾牌来挡,身前诸多飞剑倒转90度,同时拉成扁平宽阔,想用打网球的办法把这些看不见的小东西拍回去。但是看不见才是要命的问题……叶知秋飞身朝后抓住他的腰往旁边避开,数百枚空气弹擦身而过,两人的身体差点被急速撕裂的空气带偏。

  经过高度压缩过的空气弹在空气中存在着压强差,维持的时间不长,大约五秒左右就在空气中爆裂。爆出的声波在毫无阻碍的旷野中四处辐射,声音就像几小串爆竹连放噼里啪啦响着。

  木村的空气弹不是朝前,而是微微倾斜,对方原先落脚处的路面砸出个2米直径的凹陷,又往后带了数米,路面的柏油在拖曳的轨迹上向两侧龟裂,然后像川流中的浮冰,互相碰撞挤压后抬升成高低不等的碎块。

  林欢边忙边道:“大意了吧……你看我给你的飞剑全掉地上了。”落地的飞剑全部渗入地底又从敌方脚下渗出,急速地从下到上围拢出一个爱斯基摩人小冰屋的形状。对方当然不会傻站着坐以待毙,倒扣的碗形笼牢在编制完毕前就蹿上空中。林欢面前排列整齐的飞剑如立起的数排机枪弹链,有序朝前发射。这下换他们去忙一阵。

  “活抓个鬼!他们这架势明明就像杀人灭口!”叶知秋大笑道:“不玩你这些东西了,差点把命玩丢!这两个毛贼动作太快,没办法锁定,你打完让他们落地休息会儿。这两个人我也要活抓,带他们回去当活体训练器械。”

  “活抓?打不打得过都是问题,要是他们撒开脚丫跑路我们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像台高性能的掷靶机,紧盯着面前的飞剑矩阵。一支支小飞剑随他目光扫过便带起锐利的啸声飞出,不管是否击中目标,最后又飞回矩阵里排队。弹药不虞乏匮。

  “对方哪会谁像你只一门心思想逃走?我过去定住他们,你把他们五花大绑。”

  回忆起上次叶知秋逼他跳楼的往事,他悻悻笑着,“我这堆飞剑好像中看不中用,早知道事先带几块硬点的板砖。我尽量吧。”他那些飞剑效用确实不大,除了一开始的攻击密度让敌手有些惊慌,过不久应付不来之后身上各中了几剑。本以为会削肉断骨,结果只受些很轻的皮外伤。

  经过高度硬化后的体表加上特殊的防护服,只要护住眼睛,这些金属弹已构不成什么威胁。现在两方都想活抓对方,齐藤和木村落地后又恢复一个站姿一个蹲姿,这场架看起来就像还没开打。经过一回合较量,双方大致明白对手一些基本情况。

  叶知秋看他们落地,双脚离地几十公分,直接向他们飘去。对方两人看他就这么赤手空拳飘来,也不关心这一打实了驱体是否还能保持完整,两枚空气弹分上下抛射左右错开,形成个四平方米左右的攻击面积向他推进。活抓的意思就是打得剩一口气再把对方带走治疗。不出全力今天的任务都极有可能要失败,提七十二分的精神和战斗力,第二波的两发空气弹还是上下分开,左右错位和第一波相反,无间断发出。

  叶知秋就是等着他们放出这两波屁,好让林欢那小子有空去捆绑他们。飞身朝左边的荒地掠去闪过第一次攻击。早在第二波攻击还没发出前,他就招起林欢原先围困对方的“鸡笼”,在第二波攻击赶来时,便准准地从侧面砸了上去,身体平贴着地面继续往后漫游,躲开这枚空气弹炸裂后产生的冲击波。

  控物的本领虽然不如林欢能精耕细作地创造价值,但感应的灵敏就比他强太多了。他贴地后飞的身体以肚脐为圆心转了180度,又以脚跟为圆心转了90度,再次向他们扑去,这回跟他们玩真的。

  林欢见对方又发疯似地比划了两阵,按原来经验分析这回应该来两枚地震屁。刚融合完成的精致级别大圆盾从身后绕了出来,砰砰两声过后自己的圆盾也凹了下两处洼坑。精致级别毕竟不如纳米级别……以后有时间要打造一副飞刀盾牌防身用。这种明明能赢却一时无可奈何的场面,越打越憋火!

  齐藤和木村正准备弹射而出去解决对面的银色盾牌。林欢面前受损的盾牌从中裂成两块,射出后倒转90度变成两把类似皮划艇的大飞镖,心想不把你们打得半死也要缠得你们无法再像跳蚤般蹦来蹦去。

  叶知秋去而复来,这回直接到了对手不到十米处,伸出双手往下一压,两人弹跳而起的身形像被一支无形的苍蝇拍往下拍中……一人变回蹲姿,另一人也是,最后四脚撑地,抗拒着无形巨大的压力。两艘皮划艇减缓了速度各绕着一人开始捆绑,四周落地的小飞剑也全往他们身上招呼……

  居然就这么败了!齐藤和木村面色死灰。现在的他们如同被放进金属模具,又被铁水浇铸过后冷却,除了头以外全身都被埋没在两块实心的铁棺中。任凭他们如何开声吐气试图冲身而起,或凭借巨大的爆发力想把桎梏撑破都是徒劳。最后终于放弃挣扎,有点引颈受戮的意味。

  叶知秋马上检查了他们口腔,看有没有氰化钾之类用来自杀的毒药。没有,现实看来没传闻那么离谱。得了两个宝贝带回去后可得好好利用。

  林欢正在加工这两具棺材,不断提升它们的坚固性。头也不回地对叶知秋道:“里头全给我弄成实心了,估计掉到了马里亚纳海沟底也压不碎,麻烦的就是得我亲自开启。”

  叶知秋拍着身上的灰尘,又从裤子里掏出一条白色丝巾,弯腰擦着他那双酒红的名鞋,“终于收工!昨天刚花1400美金买的鞋子差点跑到开缝。有空你帮我做双好鞋子,用那种又软又坚固的合金来做。”

  林欢无语,他什么时候用脚跑过?穿这么贵手工鞋真是奢侈,自己穿的还不到200美金一双。“你把脚形图和你制鞋师那的楦头实样给我……言归正传,这两个现做的铁饭盒也要算在这个月的供货量里相扣除。”

  叶知秋又拿出电话拨了一串号码,无所谓地说了声没问题,然后专心讲他的电话。那两名日本人自从败了便不发一言,正和他们心意。两人靠着两座小公用电话亭抽着雪茄,半个多小时后空中降落另一架直升机,还没完全着地就跳下来十来个人。叶知秋吩咐十个人过去开车,其余人用牵引机把这两座铁棺拉走装上。

  最后留在当场没事干的一名负责人递给他一个文件夹,他在上面签名合上交给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那人走后林欢问道:“那边还有七八十人怎么处理?放了不行,要杀的话我也反对。”在这节骨眼上,闹出七八十条人命或留下七八十个麻烦都一样麻烦。

  “已经给他们判了无期徒刑,送到最严酷的监狱去被人玩屁股。”他磕掉最后一截烟灰又吸了两口掐熄,“现在跟日本军方干上了,以后别指望过得安稳,一家老小都注意点。一个国家绝不止只培养两名异能者。”

  “不和他们干上怎么办呢?要说还是他们先惹的事。要我说干脆把新日铁弄到手后直接整厂迁移海外,原址关停;地皮就来个无序开发,东扯西分地随便卖了。”

  叶知秋笑道:“卖不掉,放着长草。看吧,慢工出细活炮制的经济地震马上要来了。”一台房车开到离他们20米处停下,“回去了,一会儿该有人来收拾残局。”

  惊心动魄忙了一晚,在路上林欢总结出自己的诸多不足。那招万剑齐发用来劈材还行,对付异能者的话还不如让别人笑死快一点。他想到一招阴险的办法:在万剑齐发让别人警惕麻痹到躲都不想躲后,再混进提前自制好的一套极品小飞剑……

  任务顺利又提前完成,但这个麻烦的谈判到底要何时结束?国外他已经待腻。不说其它,就是想开口和人交流交流都得掂量一下自己英语水准的斤两。英语在很多国家通行,不同的国家也存在口音上的差别;就说巴西人讲的英语好了,他十句里听不懂四句。除非非常要紧的事,否则问个人吃饭没说声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搭话举动都很不明智。

  总之在国外旅行能获得信息和见闻,但失去了交流和轻松的生活体验。随国内经济发展带来生活水准的改善,很多人对出国旅行依然踌躇不前,主要是因为惧怕这项活动提供给他们不熟悉的花样,花不起钱的因素倒退居其次——事实上去一趟欧洲旅游的开销并不必比去一趟四川九寨沟高出太多。

  大部分人是抱着希望去验证那些已经获得的知识而旅游,并且惧怕与料想中冲突太多的东西。林欢就是这样的人……而叶知秋这类人不会把这种公私混为一谈的出国活动当成旅游。在伊斯坦布尔的别墅凝望附近清真寺的塔尖、在中非坦桑尼亚草原上狩猎、躲到尼泊尔群山中租条小船,漂游在某个火山湖上睡午觉看书,或者开着自己的豪华拖车到喜马拉雅山山脚下独自过一两个月,这才是他对旅游的理解。

  很多人对旅游和外出就餐抱着同样的心情——买到一种感觉。当这种感觉满足以后便惶惶不可终日。也正由于想买到感觉的消费人群占了多数,旅游业才欣欣向荣。

  下一步该结婚去了!结婚皇帝大!老狐狸没理由不给自己放假。不过有个问题……为了怕老狐狸鼓动他那儿子回头来和自己抢老婆,有几次他试探问着自己婚后生活是否幸福,他都支支吾吾点头了。这下该怎么办?要不就后天走好了,明天还有一天缓冲来想想办法。

  明天留意一下新闻,看看今晚发生的事有没有什么影响,顺便也看新日铁和JEF方面的几位老大有没有跳楼自杀。而且美国总统的那个经济顾问也要过来替联合盛世公关;总统顾问这个名头不小,在最后时刻可别再出什么乱子功亏一篑。和叶知秋联手抗敌也蛮愉快的——老狐狸就是死爱面子逞威风,一旦满足他不和他计较,就会发现这家伙和陈冠浦其实也有几分相似。

  梅里康佛酒店顶层大会议室今晚再次通宵长明……

  上次赤色雇佣兵组织的失败只让这些大佬们恼火,但这次的失败则让他们深怀恐惧。对联合盛世的实力完全估计错误,这个错误已经非常可能把他们带往毁灭之途。千速幌的手指还是习惯性地敲击着桌面,上次是魄力十足,这回是沉重非常。“等到两点,如果还是没消息,入山代我向防卫厅长官说明情况。”按原计划今晚从10点起,每隔一小时都该有专人来报告情况,现在是夜里一点半,该来的四次报告未曾有过一个。

  两点已过,然后是三点、四点……一夜无眠。

  (今天的两章很抱歉要拖一章到明天了,明天夜里12点前争取两章4000字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