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56章 逼近 下
  到了酒店房间两人把东西放好,不约而同抱到一起向床上滚去,在一场马拉松式的长吻中很快又重新适应并享受着对方的气息。她将裙子拉起一大截,直起身跨坐在他平躺着的大腿上。他轻轻试着拽了几下她腰身处的裙子,没预期的脱离效果。她把身侧连衣裙的拉链拉开。他把她原本贴身随即变得松弛的裙子往上脱。她双手适时举起。裙子被他随便叠两下,放到另一边的枕头上。

  “这不是纯粹瞎忙么?能看又不能吃。乖乖躺会儿我们去吃饭。”

  好不容易过了斋戒期能够开荤,他全心全意沉浸在手忙脚乱中,嘴里只嗯嗯应着。虽然还不能真吃,先打开包装欣赏一下食物的鲜美程度照样能过过干瘾,也能培养更大的胃口。“咦!”林欢注意到她光洁的小腹上骤然多了一点殷红的血珠,然后又一点……她也注意到了,忙堵住他的鼻孔,“你……流鼻血了。可怜的孩子,看来这阵子你真受了不少苦。”

  她拖起他坐到沙发上去,让他头仰起,塞了两管卫生纸,回身拿了衣服准备穿起。他又把她拉回让他坐到自己腿上,“裙子穿回去会弄皱,这样就很好。”

  “不穿回来我怕你鼻血不止,想不到传说竟然是真的,你真是太搞笑了!”

  “现在不是也穿的有吗?用一件遮住两件我才受不了。来,我们来谈谈心。”当前两人身上都在不合时宜地流着血,只能谈心了。

  她的身材极修长,于是屈着腿侧过身换个舒服的姿势,头枕在沙发的软扶手上仰视着他,“什么时候回我家,一会儿我马上订票。”

  他两只魔爪缓慢在她全身和耳边轻轻滑移碰触,遇到弹性特别惊人的地段就停下来变成揉捏。可惜的是估计血还没止住,嘴不能参加一起凑热闹,但一阵阵提神醒脑的清香还是纷至沓来。他同样也闹得她心神不定,有个很硬的东西硌着她的后背,“问你话呢,你下面那根鸡肋真是多此一举,做指压按摩吧,力道不够,杵在那儿又妨碍我休息。”

  “还没到晚上哩,它经常通宵仰头对月惨号不止。定票晚两天吧,这里可能还有点麻烦要收尾。”机场那两位东方面孔的年青人在窥探他时,也同样引起他的警觉。

  叶知秋知道今天林晨也到了,以他的身份不需要对这种小事有所反应,但她现在可是林欢的老婆;反正饭总要吃,只是简单和复杂的区别,干脆顺水推舟弄个小欢迎会欢迎一下,顺便连林欢也拉拢过来参加。自经历了黑暗的拍卖会和交换舞伴宴会,这小子凡遇到晚上的饭局就和他玩起捉迷藏。

  晚上的餐会全是自己人,林晨和那些叔叔伯伯早就熟悉,翩然穿梭在人群之中,一到场马上混得比林欢还熟。林欢深深怀疑这群老色狼心里未必会把自己老婆当个晚辈看,捧个装满啤酒的大酒杯和装好一盘子的烤肉,在一处角落里伤心小酌。

  叶知秋又飘了过来,没错,是用飘的。不管自己躲得多偏僻每次他都会找上自己骚扰几下,“这样飘着浑身舒畅,还能防止胃下垂。怎么不过去陪老婆?今天不必担心我们再给你找女伴,怎么还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他当然不能说自己正在发酵一种类似醋意的情绪,顺口换个话题把今天下午的新发现跟老狐狸说了,“今天下午我在机场遇到两个异能者,东方人面孔,我怀疑是新日铁找来的新帮手。”

  叶知秋双眉锁起,“这些猪!上次的帐懒得和他们算还敢过来!明天下午美国总统经济顾问要到这里。不管是不是日本方面派来的,不安全的隐患在此之前都必须消除。你有什么建议?”

  “反正酒店周围肯定都给人下了暗哨,不如晚点我们出去逛逛,能被他们盯上就省麻烦了;如果一路平静,就当出去散步透透气,好几天没离开酒店,真有点窝囊。”

  叶知秋笑道:“这都是听从你的和平共处原则,真的要动武,把他们骨头全拆了整整齐齐摆地上风干也没什么难的。”

  林欢上次见识过老狐狸的嗜血本性,可不敢再激他,连连点头说着没错。他从没杀过人,没胆子也没动过这种念头;最重要的是杀人不是终极目标:杀几十几百人对大局无关紧要,甚至还把事情复杂化了。这年代不比战国时代,死个几十人就能上国际各大新闻媒体头条。

  他和老狐狸经过一次联手后达成了一项最高共识,那就是凡事必须以省麻烦为第一宗旨。

  “几点出去?熬夜有违我的养生之道。”叶知秋笑道:“你们小别胜新婚也不适合彻夜不归。看得出来你们感情很好,我那儿子真是输得稀里糊涂的!”

  林欢尴尬一笑,又看他古怪地看着自己,知道他的意思就是现在就想出去自由活动。“我过去请个假就出发,您先回房里消化消化。不过这酒店现在成了大固定靶,我们人又多,我看应该疏散到其它地方比较安全点。”

  叶知秋觉得也是,最好是从楼顶上来艘大型的运输直升机把人接走。打了通电话后又和林欢简单商议了几句,直到看间林晨正往这走来,身体落在5厘米下的地面,和林晨打个照面对她点下头,径自漫步离去。

  林晨走了过来,“我觉得非常奇怪,你这么没亲和力的人,叶掌门对你似乎好得出奇呢。”

  “是啊,他对我这一身风骨特别敬佩。我出国这阵时间,他费尽心思要破坏我们夫妻仨之间的感情,成天硬要给我塞一堆各国佳丽。你没看你一来他就闪了,皮条没拉成功。”

  她捂住他嘴,低声喝道:“别乱开玩笑!”要说还有什么人是她惧怕的,大概就只剩叶知秋;而且现在的华晨高科和联合盛世还没彻底脱离,他一不高兴想收回目前投资或更换招牌,只是一句话的事。

  林欢用两根手指把自己鼻孔塞住,“你别贴我这么近,随时可能旧伤复发!”

  她紧贴的身体往后离开一厘米,笑问:“你说说他们都给你安排了什么佳丽?不许有任何隐瞒。”

  “推托不掉的也就一个,不过我还是一身纯情的站在你身前。和你们两个厮混时间一长搞得我眼界也高了,其他人我也看不上眼。只要时不时来给我空中加油一次,我依然能飞翔在三万尺的上空。”

  她捶他一下,“油嘴滑舌的!”听到依然两个字,又问道:“你和白依然之间没什么吧?我看她回来后好像变了。”

  “哪能有什么?”他看她一脸不信。绕了半天没绕过去,反而把最敏感的问题给绕出来了,“唉!晚点回来听我从头道来,反正你最宽宏大量了,我什么事都不怕跟你说。截止到目前绝对没发生任何事。”他差点忘了提一点,“我和老狐狸一会儿出去处理点小麻烦,可能会晚点回来。一会要安排大家撤离酒店,乘直升机走,你也跟着去吧,我最晚天亮前回来。”

  “老狐狸?撤离?发生什么事了?”她果然宽宏大量,他两段话的中心思想跳跃太厉害,以致忽略了他说的“截止到目前”这一段修饰语。

  “有些人想找我们麻烦,”他摸摸她后脑勺又轻拍几下,“我和老狐狸联手不会有任何危险,一支军队都顶得住。老狐狸就是叶知秋,你不觉得他又狡猾又阴险?我都给他坑了好几回。”

  她嗔怪地低声骂了句,“别在公众场合里别乱说!那你小心点。”他和叶知秋去修理别人她真的完全不担心,只是她不知道找麻烦那些人的来头;林欢说一支军队她以为只是比喻,没想到他说的是真的。

  “你才没大没小,我现在可是长老,长老噢,怎么说也比你起码大一级!”他捏捏她脸蛋,看四下无人又亲她一口。两人又调情了一会儿,看她完全被自己刻意营造的轻松的气氛麻痹,才和她不舍分开。

  从日本来的特种部队全员到齐。这些人身高都十分接近,令人惊异的是,竟然连体形轮廓和容貌都也有七八分相像,真不知道是如何挑选出来的?这么一群人如果在黑夜里同时东跑西跳,就有点像在施展传说中的分身术。

  齐藤和木村两人在78名队员队列前一脸肃容,白天随意谈笑的样子收得一干二净。副大队长先交代任务:“最后重复一次主要分工:狙击手小队负责监视;二小队后勤负责补给和之后的目标运输、三小队一半负责触动酒店内的火警装置,如果有必要就放火;一半负责跟踪抓捕离开酒店的目标。”每个队员手上都有一薄本任务说明要求,所以他的交代只拣最重要的部分再强调一次。

  所有人确定把任务说明里的文字内容和目标的照片熟记后,依次序投进最前方的两架碎纸机,然后回到原处重新整队。

  完毕后副队长请大队长上前训话,全体听到口令立正,齐藤喊声稍息,然后道:“我们的任务主要是绑架,然后通过轻型交通工具迅速将其运送到萨尔瓦多港,绝对要留活口。听起来简单,也绝不准掉以轻心,根据情报,我们的目标中至少有一位是超能者。几天前赤色雇佣兵组织曾执行过一次和我们类似的行动,其结果是,对方只有两人就让四十六名赤色雇佣兵组织成员溃不成军,现在正在海外逃亡,躲避国际刑警搜捕。”

  说到此,他觉得有必要简单解释一下赤色雇佣兵组织的来历,否则还是不确定能引起这些属下的高度重视,“赤色雇佣兵组织,没错,就是在冷战结束后,表面解体的极左组织日本赤军。他们的具体情况不必我多做解释,2对46人的完胜也不必我多做渲染。这次的任务必须成功!日本主要经济命脉命悬于此次行动,具体原因我也不多做解释!解散后开始行动。”随即喊了解散。

  街道上凉风习习,自踏出酒店大门,林欢就把周围武力分布状况摸得一清二楚,包括附近大楼楼顶上的狙击手的方位,一个不漏地跟叶知秋通了气。叶知秋道:“感谢上次我让人抓你时你手下留情,没让你搞得天下大乱。”

  “嘿!也是在你加压负重之下我勇创一流的结果,当初还没这么大本事。”

  叶知秋暗叹口气,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叶风,这小子一点发展异能的潜质都没有;不单如此,整个家族再也没人有这种天赋。谁说异能和遗传有关?简直胡扯。他道:“我们往人少的郊外去,对方肯定会跟在我们后头。”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叶知秋抽出张100美金从后面递了过去,让司机一路向东边跑。趁此空闲他又拨了几个电话。林欢也没在意他如何调兵遣将,只注意着后方有两辆重型摩托不远不近地缀着他们的车,分明就是今天下午那两人。

  叶知秋打完电话后林欢对他笑道:“剧情真是一点都不曲折,那两个家伙真的就在我们后面跟着。”

  “呵呵,那就好。我们的人已经安全撤走,让直升机载着人往我们这方向过来,所有人才能跟过来一并解决掉。”

  这辆少见的出租性能真是不错,保持130的速度一路奔驰丝毫不觉颠簸。巴西利亚的城市轮廓是一架飞机造型,穿越了最东侧的“机翼”部分,下高架桥后直接进入黑黢黢的郊外。那司机宁可倒找钱也不愿继续往前跑。夜里两个男人要往这荒凉地带深入,不知道是不是想打劫?总之很可疑。小车小命加到一起比100美金重要得多。

  林欢和叶知秋一下车,那辆出租猛掉过头便撒开四个轮子狂跑,四周马上恢复原来的幽暗。反正这两人的能力对光线没任何依赖,对方就说不定了。于是也懒得再往下走,四周任何一处脚力所及的范围,都和这不毛之地差不多。走到大马路中间两人互看一眼,直接席地而坐。

  想到从没做过这种拦路打劫的事,还是在这种环境下和这种亦敌亦友的伙伴联手,忍不住同时哈哈大笑。在都还没笑够时,前方远处传来重型摩托发动机运转时发出的独有清越啸声,一个坡道后升起两道光源直射而来。

  老狐狸的身体在他眼前一片模糊,竟然莫名其妙消失了?下两秒钟那家伙在路边的灌木丛后站起向自己招手,然后又趴了下去,意思是:你打前锋摸摸他们的底,顶不住我可以偷袭;顶得住的话我就不必忙了。

  真是条老狐狸!他站起身面朝前方,这路真直,看车等死人,跑过来起码还得十秒以上。干脆把双手插口袋里,开始等候对方进入发功最有效距离。

  齐藤和木村追出市区故意放缓速度。他们事先研究过地图:沿这条路直下50公里内没有任何岔路。前方车里的两位乘客有一名是超能者,很可能另一名也是,所以不敢掉以轻心。直到那辆回头的出租车迎面和他们错身而过,两人惊愕了一秒才同时催起油门向前直追。

  两辆摩托加速到了时速240公里的速度。冲上一个缓坡,两辆摩托前后轮离地有两三米。就在落地即将与地面接触时发觉引擎声音不对——似乎被直接从6档硬生生挂回了一档——转速表的指针瞬间转进了红色区域超过一万转,然后一声巨响,两脚之间迸发出一大团火光,爆缸了……爆缸吸引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实际上与此同时摩托的前后轮也被卡死。

  林欢见两辆摩托在落到地面平甩开前,有两道黑影已在事先已蹿上了夜空,摩托落地前两声爆炸的巨响掩盖了坠地的响声,火势快速地蔓延开来。叶知秋不情愿走了出来,要不然不必一分钟也要烧到他。

  两道黑影快速坠地,其中一道黑影落地时着地点周围的路面像波纹一样荡漾开来,另一道黑影身下的地面依旧坚硬平整。一个是力量加速度型,一个纯属速度型,这是林欢和叶知秋对敌手的初步判断。

  叶知秋开口用日语道:“既然要打,先报出你们的名号,省得我们打错人。”

  齐藤和木村挺直身体,像三级跳远镜头回放般在地面点了几下,拉开距离。齐藤开口,用的却是中文,“有请诸位阁下和我们离开巴西国一段时间,我保证善待各位,直到我方谈判结束,我们负责将诸位送回任何指定的地点。”

  林欢咕哝道:“从没听过小日本不虐待战俘……”

  叶知秋笑骂道:“还没打你就想当战俘!”又对齐藤道:“你们是新日铁找来的打手?”

  齐藤和木村双双点头。他们发现这老头果然也是超能者!出于对同类的重视才和他们费这些口舌,要普通人的话直接出手生擒完事。还有一点,对方的实力完全无从猜测,要么对方先出手,要么甘愿束手就缚,没把握之前不愿贸然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