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54章 战火前奏 下
  “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把我身上原来的东西还给我。第二,把我送回今天你把我劫持走的那个小广场。”

  “你的东西在你身前的杂物箱里,我现在马上开回去,大概半小时。”她十分配合。

  他手上的枪继续对准着她,一想到电影情节里的各种意外,专门检查了一下保险,是开着的。试着对自己身侧的窗外放了一枪,瞬间强烈迸射的火光照亮她煞白的面容。他很满意这种效果,“千万别试图跳车或反击,车锁已经缩死,你现在就试试,我打电话的时候不希望出现意外状况。”在他执意之下她只好扳动车锁,果然扣得死死的。

  林欢找到自己手机后给叶知秋打了电话,“下午我被绑架了,现在正在回去路上,清点一下我们的人数看有没有失踪的。”

  “大家都集合在一起,有七位长老下落不明,你自己小心,等你回来。”叶知秋简短说了几句便挂电话。

  林欢问她道:“听说你们还抓了我们七个人,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他们?”

  那女的暗笑他的天真,表面上还是顺从地道:“任务下达之后我们分成若干小组行动,互相之间没有联系。我只负责抓你,其他具体还有几人我不清楚,怎么找他们更不知道了。”

  “你过来的目的不就是和那两人一起把我押走再和他们集中到一起?怎么可能不联系?那幢房子周围荒无人烟,里头别说吃的,连一瓶水都没有。只能说明它是个临时关押地点,你还有什么话说?”

  她紧紧抿着嘴唇,把车开上高架路。林欢叹气,“不说恐怕不行,我没揍人的习惯,不过另外一个脾气不好的就难说了。”他又拿起电话打给叶知秋。

  叶知秋正欣赏着街口中心那座双层古朴的花岗岩喷水池,一辆黑色的停在他身前,林欢的脸从降下的窗户露出。叶知秋开了后车门上车。林欢介绍道:“这位小姐知道我们其余七人的下落,不过她不说,只好请您来和她沟通一下。”

  叶知秋说句这样省得麻烦了,弯腰站起身将头伸到前座空间,对她道:“我看你只要一只手握准方向盘就够了。”忽然出手抓住她右手腕。一声凄厉的尖叫在密闭的空间内缭绕激荡。叶知秋重新坐回座位。“如果尽快到医院这只手还救得回来,不过你得先带我们到想到的地方。”

  她的右手已垂了下来,整只前臂和手掌变成深紫色,肌理也不细腻骨肉也不匀了。就像挂在上臂的一截沙袋,完全走形,软塌塌的在上臂下晃荡。

  林欢心下骇然,连忙劝阻道:“有话好好说啊!再来两下你会杀了她的!”行驶中的车一下急刹车歪歪斜斜插在路肩,女人低头趴在方向盘上咬紧牙关,冷汗直冒。叶知秋又将头移到她耳边,伸手缭起她裙子,一路硬扯直拉到大腿根,轻轻抚摸着,又叹息道:“多修长的一双玉腿!不过一只脚也足以轮流踩油门和刹车。现在的车真好,我自己开车的年代还多带个离合器踏板,非得两只脚开才成……”

  林欢赶紧插口道:“不必这么血腥,唉,你就说吧,利人利己的事还需要考虑什么?”他也只不过扮扮红脸达到更高级的恐吓效果,对叶知秋道:“这腿要给你也弄碎了以后她还怎么嫁人?”叶知秋把她座位上的头枕整个扭断,手掌在她光滑的脖颈项上游移,“嫁人?可以让她丈夫照顾她一辈子。7截颈椎先两两180度错位,然后12截胸椎,接下来5截腰椎……不会马上死,不过最后一定要死。看你能撑多久。”

  她双目圆睁惊恐地喘气,“在东货运……码头,我带你们过去。”

  两人在陆运码头入口下车,叶知秋看了一眼车内,“你有没有办法让她昏过去?”

  “有是有,你不让她自己开车去医院救治?”

  “她那只手臂彻底废了,去了只是多花钱心情更糟而已。我知道你为什么容易情根深种。”他径自向前走去,回头招手让他跟上,“你这样的个性永远不能击败我,因为你优柔寡断,见一个喜欢上一个,这些都是你的弱点。”

  林欢快走两步跟上,笑道:“现在换你跟着我,我知道他们的位置在哪。”反驳他道:“要按你这么说每个人都有弱点,就说说我们之间的实力,现在的我可不比你差。”

  叶知秋沉默看着他,过不久才叹道:“终于还是让你发现了……是什么时候的事?”

  “在联合盛世大楼你根本不必劳师动众来突破我做的那层金属障蔽,事后我才想到。第二次是你到郑州检查我的样品,那时候我已经能将我的感应和任何金属建立起联系,你的能力无法让我的产品产生形变。”他接着道:“出国前不久我的研究又到了一个全新阶段,创造出一种新物质,这种东西有等离子体的特性,能隔绝一切波段,甚至我自己也无法穿透。它最新的应用就是常温超导体。”

  叶知秋脸上没什么懊恼的表情,反而极有兴趣地问:“不错!能力会进化的异能者。那你如何阻挡我的攻击?”

  林欢笑道:“这种新物质现在就均匀自由地分布在我的真皮层,虽然只有几个分子的厚薄,但厚薄不影响这种新物质的特性。”

  叶知秋点点头,“你这么老实原原本本道出肯定有十足胜算,那我真无计可施了。”他笑笑,“成为新一代异能者中的最强者有什么打算?”

  “没有篡位的打算。我不再坚持让林晨来当这个掌门人,不过我反对叶风接任。”

  “呵呵,谁都不能当难道你来当?你的个性不适合这个位子。”

  “送给我我都避之不及。您可以终身留任,长老会议关于掌门任期的规矩可以改。”

  “胡闹,有空还是手底下见真章,真正打一场我看还是免不了,我也很想试试。我们先联手把这些讨厌的蟑螂踩死再说。”

  “也好,有空再切磋。前面就到了。”

  前方不到一百米是条横贯东西的铁路,装卸站台上有几十人在忙着搬运七只箱子,上面还打上了防止核泄漏危险的标志。叶知秋和林欢两人也懒得找掩护,大摇大摆直直向前走着。那些人其中几名负责站岗的发现了陌生的闯入者,忙吆喝所有人回头对敌。

  叶知秋站定,用日语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让他过来说话。”

  靠近站台边的列车其中一节车厢走出一人,看底下只有空着手的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像能给自己添麻烦的。为了节省时间干脆直接下令道:“开火,两给都给我解决掉。”所有人闻令拔枪射击。没有想象中的火光四射,只有无数的喀喀声连响。手枪居然也会卡壳故障,纷纷伸手抽出背上的弗兰奇SPAS。怎么还是卡壳……一群人呆立当场。

  林欢低声道:“不要动手暴露实力,当地警察马上就到,你跟他们聊聊拖住他们。”

  叶知秋点头,对那名下令开枪的人道:“我们都是同盟,为何要绑架我们的人呢?或者你们只是被受雇执行任务?钱我可以给你们,把那些箱子搬回站台价格好谈。”

  这伙人确实只是被聘请来执行任务的职业雇佣兵,当然不知道他口中的同盟所指何物。发令者拔出大腿两侧的刺刀,其余人看了也照着做。坏了他们这么一场大生意,恨不得把这两个走运的捣乱者剁成肉酱。火车头拉响数声汽笛,此时也开始启程。远处的警灯警笛的光影和声波此时也逐渐向这接近。

  一个是警察要来,另一个是火车要走,一群杀气腾腾的雇佣兵又陷入踌躇。那名领头人审时度势,只好一咬牙大声道:“把最后两箱货弄进车厢。全部的人也给我进去,我们离开这里!”

  林欢站在原地拉住准备一冲而上的叶知秋,“让他们走了更省麻烦,我留下我们要的东西就好。”

  列车逐渐加速离站,中间那节运载“货物”的车厢与前后的牵引缓冲连接装置突然断开脱离……搭上之前车厢的人伸出头急得跳脚,骂骂咧咧一通就算了。上了之后的车厢的人就倒霉了;在车里忽然感觉到火车停止加速,向窗户外往前一望竟然发现火车少掉半截,纷纷跳车四散逃逸。

  数十辆警车围住了仅仅在场的两人。叶知秋举起双手声称自己有外交豁免权,要求和现场最高指挥官谈话。这件事最终有惊无险摆平,如果没在关键的时刻来上几手异能,肯定闹得像帮派火拼,绝对无法如此平静收场。

  梅里康佛酒店顶层大会议室的灯光夜晚长明。

  JEF董事长半明政、总经理数土纹、新日铁董事长千速幌、董事入山幸等几位日方核心人物打算在此通宵坐等,不等到最后一刻的好消息绝无法安心入眠。

  自05年下了一手伤敌一千自损失八百的好棋,顺利将铁矿石提价71.5%成功压缩中国钢铁企业利润,今年又与中国宝钢合资投入8亿美金,年产150万吨的汽车钢板厂将于7月在上海投产。目前在中国又与鞍钢、武钢进行亲密洽谈图谋更大发展。连续几轮的动作发展顺利,一切事态良好,直到……

  联合盛世这一手此举将他们努力若干年一步步取得的胜利成果瞬间化为乌有。阿赛洛集团毫无动静便被联合盛世吃掉,如今又企图染指CVRD(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而印度塔米尔和新日铁联盟在中国争夺合资市场上闹得很僵,一直势同水火,短时间内无法结盟。新日铁联盟现在唯一真正的盟友只剩下一起忍受煎熬的JEF。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原稳操胜券的世界钢铁老大在东奔西走中被弄得狼狈不堪。

  早该坚信有支那血统的人不可相信……两家联盟五个集团全陷入了特殊合金这个美好的陷阱。希望议会那帮连爬进棺材都没力气的老家伙赶快讨论完毕,把该注入资金的法案尽快通过,否则这次真的要面临灭顶之灾。

  入山幸衣袋里的电话响起,原本就平静的空气此时更像结了霜。他听完电话静默几秒看着窗外,忽一回身猛然将手机砸向落地玻璃。平整光滑的钢化玻璃上的一点刹时绽出一团电子元件的碎礼花。“请原谅我的失礼。计划失败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应对?”

  原本的计划是抓捕联合盛世的要员——离开酒店一个抓走一个——然后用火车装走,再通过停泊巴西港岸的日本船务公司带回国内。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至少让对方投鼠忌器。CVRD的背景他们深深了解,但是对付起来的困难程度还是在想象之外。日本的外交手段一向也以金元外交为主,但这次明显遇到麻烦——联合盛世提供给巴西政府的条件新日铁完全开不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也只好走向极端,至少能乱乱对方阵脚。从这阵的情报搜集结果分析,联合盛世高级谈判团的任何一位成员都与美国联邦高层有着千丝万缕联系。能抓到手几个算几个,说不定能奏奇效。

  场上四人陷入长时间的沉寂,入山幸又补充了一句:“这次失败的行动也可能把我们的身份暴露了。”

  半明政道:“JEF现在起和新日本制铁驾驶一辆战车,我们想听听千速会长的意见。”

  千速幌手指敲着桌面,两边嘴角落到了最低点,“在最终没有定案以前,巴西政府不会轻易得罪我们两方,日本提出的经济援助也非常优厚!”他将桌上的手机拿起又扔给了入山幸,“马上跟防卫厅长官联络,我们需要习志野基地的反恐特种偷袭部队私下过来一趟。联合盛世代表团干脆直接消失,让CVRD的问题留给我们一家来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