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44章 不偶遇
  类似的疑问还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这轮狙击中联合盛世到底会给他多少好处……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他有两个老婆要养,负担比普通男人要重一倍,将来的子女数量理论上也是别人的两倍。不仅如此,还想劫富济贫积德。长老会议集体出钱给他泡妞,他可以肯定自己是里面最穷的长老……作为老狐狸名义上的义子,他难道不觉得面上无光?

  想归想,真谈起钱总是伤感情。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叶知秋到目前还是两手空空,就付给他几亿美金。几亿?忘了……反正已经挥霍一空。(具体是4.8亿)他已经非常大方了,但他现在依旧是个穷光蛋,出国前把所有的存款现金留给林晨,让她应付炒家的狙击——虽然也不多,但聊胜于无。身上仅有的信用卡还是很久前刚进公司林晨给他的花旗银行大莱卡,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只能透支50万人民币。

  穷到蜘蛛都要来结网。没钱的联想四通八达,朝着更幽暗深远的地方前进。忽然暗叫不妙!前天爱伦好像塞在自己口袋里2万欧元,苍天啊!好像没还给人家!

  飞机起飞后不久叶知秋发现林欢脸色阴晴不定,激励他道:“今天卢森堡一行比较无趣,让你陪我这老头没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把你带在身边比较放心。”忽然露出个古怪表情压低声量,“今晚的庆祝活动都必须带上女伴,把你那位也叫来一起热闹热闹,或者我再让别人帮你换一个。”

  林欢苦笑摇头,“不用了,还是找她比较习惯,我约她出来就好。”祸不单行,不找不行。

  回到酒店和叶知秋散开,一进房间赶紧打开壁橱,挑找出几天前穿的那件大衣,往口袋一掏,果然摸出了最不想看见的一沓钞票。翻出爱伦电话拨了过去。

  “嘿!亲爱的林欢,终于想起我了。”她仿佛期待已久。

  他听得头发直竖,“咳!上次你放我口袋的钱我忘记还你,所以……你现在在哪?”

  “我回家后也发现了,就等着看你找不找我,还好没让我失望。我在家。”

  “今天晚上我们有个聚会,规定要带女伴。我没有……”

  “停停停!现在有求于我了?我开出条件,你答应我马上飞过去替你解决。”

  林欢听到解决两字刚落下的头发又竖起来,“你……说说看。”

  “把钱还我,再给20%利息,这是应当的。条件等我去了想到再说。”她主动补充,“我不会狮子大开口再要钱,也不会逼你做那件为难的事。”

  他心想20%的利息还不叫狮子大开口?只能跟老狐狸先借点钱应付。“好,我等你。”

  斯德哥尔摩新城区高楼林立,街道整齐。苍翠的树木与粼粼的波光本该交相映衬,但黄昏般的天色让他硬生生把这句收回去。湖面远方那些星罗棋布的卫星城,如梦如烟,很超现实。

  庆祝会在波罗的海公海区域的一艘150米长的白色游艇上举行。游艇是最新型号,在最近的电影里也没见过;像TVG的高速列车车厢,如果不放在海里真不像是艘船。

  这是个很社交性质的聚会,没有狂欢软毒品脱衣舞,只有燕尾服晚礼服的低声谈笑,还有一堆冷盘自助餐……爱伦和林欢两人在船头的栏杆边观海。鱼鹰、海鸥在远处陆地的边缘成群地嬉戏,上空中偶尔有三三两两色彩鲜明的热气球飘过。在这金色宛如天堂般的美景之下,如果不是担心爱伦万一出格的条件,和谐舒适的感觉接近完美。

  叶知秋日语说得极灵光,像只翩翩的穿花胖蝴蝶穿梭在那群日本佬之间,后者哪会想到他早打着要占走他们老巢的企图?林欢典型的人来不熟性格,别说日本代表,就连和其他16名长老也是不冷不热,毫无进展。

  “你真不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爱伦觉得他像条迷航的鲸鱼。

  “我觉得也是,工作嘛,就像你工作时也未必全身心投入。”他觉得不妥,连忙解释,“我是说你的另一份工作……”

  她无所谓笑笑,“就算这份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认识很多不得了的家伙。现在和你在一起我没感觉在工作。”

  “那我们现在来说说你的条件。”此时此景的熏陶之下或许能让她提些健康点的要求。

  林欢刚说完叶知秋端着杯香槟向他们这走来。船头除了他和爱伦没其他人,林欢主动向前走上几步。叶知秋道:“我知道这有点不可理喻,不过有个日本佬看上你的妞,他想用他的和你交换。”

  爱伦向林欢投来询问意味的一瞥,林欢对她轻轻挥手,意思是没什么事。对叶知秋淡淡道:“她是我朋友,不能交换。麻烦您替我转达。”

  叶知秋来晚了几步,一个醉醺醺的,与网络红人小泉有七相似的黑发日本人,带着八分醉意蹒跚从船舱走出,经过林欢身边时扭头对他和善一笑,脚步没停继续朝爱伦走近,伸出只手去拽她手臂。林欢走到他们两人中间,对小泉做个请稍等我还有几句话和她说的手势,附带两句英语。也没理会他是否能听懂,把爱伦带到一旁,“那个家伙要带你走,你可以狠狠敲他一笔;或者不跟他走,你来决定。”

  “我来找你可不是为了工作,你替我决定吧。”她说完扭过头去看着大海。

  她也这么说正合自己的意,这滩浑水只好搅得更浑了,“你暂时先跟他走,我保证你大概十分钟后就可以离开他。”她偏过脸望着他,他解释道:“他酒杯里有烈性迷药,他差不多该晕过去了。赶快带他去找个隐秘点的房间。”他胡诌的,不过十分钟后“小泉”会倒下不省人事是真的。

  爱伦耸耸肩。她陪那日本人离去后,林欢点支烟要抽,叶知秋从他手里夺走打火机笑道:“别点,一点燃你肯定会爆炸。真值得为个妓女得罪我们的金主?”

  “根本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我下去料理他。”他的杯子和叶知秋哐啷一碰,一口喝完把空酒杯朝身后扔到海里。叶知秋拦着他,“让我来吧,你没办法做得像是场意外,他现在可不能死。辛苦一晚,就当补偿我的出场费。”

  后来“小泉”走下楼梯时摔一跤,痛得哇啦一声大叫,旁人试图扶他站起时才发现他左腿胫骨断了,整个场面的气氛骤然冷却紧张起来。爱伦被叫到一旁盘问。最后经过确认,那位三岛先生步伐踉跄,在楼梯上意外踩空,胫骨与楼梯台阶直角处相磕引起骨折,纯属酒后意外。由于必须马上送医救治,聚会只好提前结束。游艇开回码头。

  上岸后心里畅快多了,感觉就像成功逃离纳粹集中营。但身上还有一个条件的封印,于是又问了一回爱伦,“接下来我们来着手进行你的条件?”他想起了钱,把本金和利息放到她手里,免得又忘。

  “条件取消了,刚才你帮我个大忙。如果你立场不坚定我今天必定掉到火坑里,这点我很清楚。做这种事最低限度也要自愿,最最起码也要强迫自己自愿。”

  林欢也觉得这像场闹剧,像场嘉年华会,主人同时扮演着游客。今天这里占地广阔,闪亮着五彩灯火云霄飞车旋转木马;明天营拔人去,丝毫留不下值得回忆的东西。他很想和她说点什么让她好过点,但他们俩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相距太远,就是这么回事。

  如果现在时间还早,送她到机场道别就是最好结局。林欢又带着爱伦回酒店,从大堂再要了一个房间的钥匙,把爱伦安顿在自己隔壁房间。她全身靠在半开着的房门上,双手也扶着门框,拨撩的目光依旧充满期待。林欢的心弦早就乱了,喘口大气,拍拍她的头回自己房间。

  昨天做出的产品全部消失,新的原料又静静躺在角落。经过昨天一夜他感到功力再上层楼,不须要蹲在这堆金属板砖旁埋头苦干,似乎遥控的方式也奏效。照例又是洗完澡着手开始干活。等一下,先把今天卢森堡的照片上传,再报告自己近几天很忙。由于这次的狙击行动事关重大,QQ的保密程度太差,他也不便具体解释自己在忙什么。她们两个好像也很忙,忙得有点不大正常,昨天没跟她们联系今天也没看见留言,不会生气了吧?次次明明都没偷吃次次还惹家长生气。便纵有千种冤屈,更与何人说?

  走到卧室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外厅角落的一块块板砖乖乖飘移到床尾,悄无声息地融化着;空中出现两支无形的探针,喷射出一股极细的银线,像毛衣编织机器开始一层层复合编织,直到压缩成两块新板砖,再另起两块……这样居然也行?工业革命的时代到来了。

  这些纷至沓来的事情明明与自己关联不深,偏偏又无法抽脚离开。他这份懊恼的情绪来得稍嫌早点,不久他又接了一通电话,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欲罢不能。

  这通电话本身并没带给他什么困扰,是白依然的电话。即使她不打来自己也该抽时间打过去问候一下。现在是夜里11点,换句话说上海是早晨六点。他有种不大好的直觉和联想,莫非……?

  “我现在在斯德哥尔摩,猜你现在还没睡,打个电话试试,果然通了。”

  “你怎么也来了?”他快崩溃了。有人说结婚就是手上戴上手铐。如果脚下又戴上脚镣,就变成重婚。现在要他戴上手铐脚镣玩杂耍,似乎现实还不允许他玩出差错。看看一个人的潜力有多巨大。

  “虽然我现在暂时失业,但还是花得起钱出门走走。”白依然在电话里笑道:“上次送你上飞机知道你的目的地,就稀里糊涂到这里,看会不会再次偶遇。你现在还在斯德哥尔摩?”

  “是的,你住在哪?”

  “水晶宫酒店。”

  他问这句是白问,她绝不可能住自己所在的酒店,市区的其它酒店他也一无所知。白依然等他几秒还是没有回应,便继续道:“我自己走走,等你有空的时候打我电话,你还欠我一顿饭。”

  “没问题,我一有空就去找你。”

  “噢,该死!”

  “怎么了?”

  “我不住在水晶宫,这里还是没有空房。”

  他心里伸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探询道:“其它地方也没了?”

  “事实上我已经找了一晚上的酒店。郊区的青年旅馆太远,而且要和陌生人合住,我不大习惯,只好不停找。”她这个电话有点被逼无奈,事实上是想找林欢碰碰运气,看他能不能给自己变个房间出来。来这的目的当然是见他,但不想在这种情况下。

  他无声叹口气,“你过来吧,我给你找住的……”接着把酒店位置和地址跟她说了。

  白依然依旧无可挑剔,即使在外头餐风露宿了一夜,她还是那么一丝不苟;像刚出笼不久的馒头,洁白温暖,还带着丝丝自然的香气。欣赏一位真正的美女,不需要分成若干部分来剖析衡量;一部经典名片靠的是和谐优美的节奏使观众获得某种升华,而不是靠片里的拍摄手法、特效,和片外的包装宣传。

  维多利酒店占地广大,但只有六层;如果把分散的主客集中起来,其实还占还不到一层,所以空房间非常多;因此白依然的房间自然就选在林欢隔壁,也在爱伦的隔壁的隔壁,林欢夹在中间。白依然倚靠在房内墙边,双手扶着半开的房门的门框,目光含蓄又带闪烁,“谢谢,要不要进来坐坐?呵呵,房间的格局好像都一样的,你看呢?”

  林欢的心又乱了,无声拍拍她手掌,“悟空,别再顽皮。”转身回自己房间。

  一大早林欢就想送爱伦去机场。在她屋外敲了三下,没反应,又打了电话,关机。显然还没起床。白依然也是。他庆幸还有个会议能参加,第一次第一个提前坐到会议室里。但到了九点他还是唯一的出席者,于是想起昨天的意外可能是今天会议延迟的原因。随后叶知秋打来的电话证实了这点,说今天的谈判延到下午两点开始。

  他继续坐在会议室,感觉一下掉进了真空状态,从这个真空罩子里走出去需要点勇气。他精心点了一份非冷盘早餐让酒店服务员送到会议室。吃完后肚子暖烘烘的非常舒服,恢复了对抗生活磨难的决心。生活的另一个磨难如他所愿地降临。

  又是个电话,林欢擦擦嘴,接起来一听,林晨清淡悠扬的语气像沙漠里的绿洲,光看一眼就让人身心愉快。

  “我现在需要三亿美金,或者25亿人民币。我第一个想到你。”

  “我们又还没结婚我干吗付这么大一笔赡养费给你?难道是小丫头要跟我离婚?”

  “别胡扯了,现在遇到一个很大的麻烦,公司可能玩不转了。”

  能被她说成麻烦而且前面还加上很大这个词来修饰,真是前所未闻。林欢也严肃起来,“怎么回事?”

  “主要是增发新股后开始出现状况,我们的股价现在超过58一股,而且还在上升。”

  “那不是很好么?等等,你的意思是说炒家实力很强?”

  “不但很强,而且根本不打算抛售,而是想吞并我们公司。散户纷纷获利回吐,我们没多余的现金来接盘,对手目前在不停吸纳。《光暗之间》的免费注册用户容量太大,BCN网络由于还处于调试期稳定性不尽理想,原先要申请加盟的代理商很大一部分又变成观望。”

  “解决的办法就是对BCN网络扩容,或者干脆转回传统网络……奇异互动和华晨高科已经整合进华晨发展,一损俱损……只怪我当初太乐观了。”她语速极快且有条不紊,把一二三四全倾倒出来,简单概括就是需要很多钱。

  林欢听得心情越来越沉重,林晨最后道:“这些事情不是孤立各自发生,我有理由怀疑是韩劲锋做的……和叶风联手。”她担心林欢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又补充道:“叶知秋应该没参与到这些事情里来,他一向自持身份,所以不屑这么做,而且我们的局面他未必看得上眼。你千万别冲动,现在钱才能解决问题,其它都是次要。”

  “我想想办法,尽快给你答复。对了,白依然昨天也来了,你们清不清楚?”

  “我给她换了身份建议她走的,现在人手不足顾不上她,而且公安局和国安局的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已经怀疑到我们头上。想来想去只好让她去找你,你有你的分寸我就不多说了。”

  “你们放心吧,也小心点。对了,跟曾陶然和李洛联系,看郑州那边的帐上还有多少流动资金,让他们先调过来。”

  挂了电话后他站起身朝外走。叶知秋在市内的医院,有必要在下午会议之前找他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