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39章 东奔西走 上
  在冷清的街道交错穿行,找到一家外观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三个人投宿有点麻烦,林欢自己要一间标准间,她们也要一间。只好浪费一倍的房间钱,除此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林欢洗完澡后在床上傻坐许久,丝毫没开电视的兴趣,静悄悄的……算了,她们不来就自己过去。抽完根烟后敲她们房门,是林晨开的,她额头见汗,仰起的脖子有几条青筋浮现,就像玉石中的几道纹绺。

  走进房间发现满屋子乱七八糟,显然在进行某种工程,仔细看过后不由得哈哈大笑。她们显然是想把分离的小床朝挨墙的那张床靠,想合成一张大的。但两张床中间有个床头柜,于是又先挪出来;床头柜上有个控制电灯电视的控制面板,后头连着一堆电线,结果挪了不到一米暴露出来的电线就扯住柜子,再难以移动分毫,变成一摊烂尾工程。大致的过程就是这样。

  “你们还没洗澡吧?”他忍住笑关切地问。她们显然被残酷的现实惹得有点恼火,不想理他。“你们先洗澡,我去换个有大床的房间,换好了打电话。”他帮忙把所有东西复位完,一溜烟跑掉。

  单张大床的标准间换到手,三人顺利会师。这次又有个小问题,这张大床还是两张小的合并成的,只不过没有中间那个床头柜。林欢悻悻道:“我睡中间会不会掉进去?”

  夏霁霏一手撑着桌面另手扶头,“这还号称五星级……光是床的问题就折磨得要发疯。”

  林晨无奈笑道:“很少有三个人睡在一起的情况。只能都横着躺。”

  林欢觉得气氛不打好忙哄着她们说笑,将近三点才陆续睡着。

  天色港蒙蒙微亮时三人就各自醒了,商随后议定这趟还是不去黄山,这样歙县可以细看,而且还能赖一下床。吃过早饭退房离开,在市区加完油向目的地出发。歙县离黄山市30公里左右,从地图上看该沿原路折返一段,到徽州再走省道。

  到这种有名的旅游景点,想不遇到成群的导游上来拉客根本不可能。这些导游清一色女性,喧闹嘈杂又带着地方口音,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各讲着什么。林欢在众里寻她千百度,注意到有个年纪不大的女人(孩?)怯怯地伫立在人墙之外。他走近问她:“你是导游吗?”那女的点点头。林欢看她没说话,又问了句,“我们想绕几处地方,就两三处吧,下午三四点就走,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价钱怎么算?”

  那女的地头寻思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一个地方收10块钱,看你们去几个地方。这样可以吗?”她的口音没那么重,声音也悦耳。果然没遇人不淑,林欢笑道:“50好了,能去几处就几处,多的话再加。”围观的人见他们谈好,三三两两便散去了。

  首先去的是县城西边的棠樾村。这里最有名的就是那七座青石牌坊群,其中建于明代的三座,清代四座。浑然天成不用钉铆,全部是石块石板之间互相拼凑结合,据说可历千年不倒(最古老的第一座到目前仅450年,姑且信之)有的是御笔亲赐,大部分是经官批御审。历代统治者用这一特殊方式来表彰那些在社会中有“贡献”的人。不管哪个朝代,对“精神文明”建设都是一手抓,这手绝对要硬。

  原来这些牌坊并不全是他们想象中的贞节牌坊,七座牌坊各有来历讲究:有奖励战场上英勇杀敌被荣封三代、有褒奖立节立孝、有表扬乐善好施,比较特别的是一座节劲三冬坊,估计是中国唯一一座给续弦立的牌坊;上面的故事大概是说某男妻子死了又娶一门某女,某女于夫亡之后,历尽妇道,对前妻之子重于亲生,年老之后倾其家产,为亡夫维修祖坟。

  这故事遭到除导游外的三人哧之以鼻后又怀疑这故事的真实性。导游尴尬笑笑,“都是这么讲的,牌坊上的石刻都记载的有呢。”遭到他们不齿的不是这某女的执著,而是牌坊上“节劲三冬”的那个节字,上面的草字头和下面的即()还是错位;说明即使如此,这位某女的节还是有瑕疵的节。

  每个牌坊都承载一段故事,导游一一沿路细讲,他们也记不了那么多。主要是来踏青吸取日月精华和负离子,牌坊其实大同小异,这些故事也就挑有兴趣的听听罢了。不过县城内有座高大的许国石坊还是令他们赞叹,这牌坊据称是徽州石雕工艺的代表作,又称大学士坊:四坊并立、八脚相连,因此又称八脚牌坊。上面记载着这个明万历年间叫许国的家伙,官至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和武英殿大学士。按现在来说起码是部长级以上。人死留名争一座牌坊,结果这家伙给自己弄了四座连到一块儿,里头肯定有猫腻。礼部尚书的能量非同一般。

  斗山街和牌坊道不同,是个民宅大院私塾古井混杂,地面道路由青石板铺设而成的小村。转完了这出就在附近找个小饭馆吃饭,这比什么都好玩。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最能让人心情愉快消除疲劳的就是吃饭……饭馆的名字很直白,不是有家饭馆,而是歙县饭馆。名字一般菜却不一般,都是土特产。

  石鸡是在山石间出没的蛙类,和牛蛙有点类似,和花菇分别下锅爆香再合起来放到蒸笼里去蒸;石耳就是长在石头上面的“木耳”,做法很简单,和葱蒜肉片辣椒一起爆炒;其它还有芙蓉糕、徽州圆子(做法太复杂,从略)

  吃过饭又去敦本堂、清懿堂和世孝祠等处,这几处地方主要是石木混建的庭院。那时代的中国人口要像现在这么多,大家都用这种规格工艺来造房子,到现代肯定半棵树也找不着。即时走马观花下来也花了近一天时间,当初还天真地想上黄山,要万一真去,恐怕没到山腰上的大门就得往回赶,什么也没看到。

  三点多结束旅程,林欢给那导游100让她不必找了,把她送回原处,她欢天喜地下车。在途中预计晚上九点能赶到家,途中他记起昨天出门时还思前想后确定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结果却偏偏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昨天应该请白依然吃饭啊。

  开到南京准备上高速前先找个地方加油,林欢趁上厕所的空档给白依然发个短信:“对不起,把请你吃饭的事忘了。明天我就离开,临走前亲自跟你道别一下。再次道歉。”发完后把手机发件箱里备份的这条信息删除,然后关机。不知道她看了会怎么反应,气晕过去?或者一笑置之?

  离愁是离别伤感的情绪,混杂落寞和无奈,随着分别时刻的接近在不断放大。在这种极端境况下会有两种极端选择:一是保持淡淡的清冷情绪,且听风吟;二是激情放纵一番,把那些恼人该死的想法一起搅碎。他们都略尝一二。(激情戏不少了……推推剧情不浪费字数。)

  林欢清早醒来左右各看一眼,空的。她们已把早饭做好,三人一起吃过才七点半。两大只旅行箱已经放在门边,不让她们送根本不可能,把这个重要环节给忘了,事到如今干脆如实交待。

  “走的前两天本来答应要请白依然和我们一起吃饭,刚想起这件事情。一会儿送我到机场顺路停一下,亲自跟她道别,否则这个……这样好像太失礼。”佩服自己怎么能流畅地说完这些。

  两人同时不冷不热地噢一声,反应没他想像中的大。这才对,人吓人吓死人。很多青少年早早地走上犯罪这条不归路,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成长环境不宽松,棍棒教育加上空洞地要他们一味学好把他们本已紧张的神经绷断了。

  这几天右眼皮直跳,最后一劫安然度过,接着就是顺利西去,往生极乐。

  “要赶紧回来哦,超过20天不履行同居义务可以单方面申请离婚的。”

  “不是两年吗?什么时候又出的新规定?”

  “现在,我出的。我最大。”

  “……等等,把你们的照片硬件密码锁交出来!差点忘了!”

  林晨淡淡笑道:“放在行李盖内侧的夹层。千万记住只能在线观看,不要试图储存或使用各种截图软件,否则会毁坏计算机硬件。”

  居然还留这一手,最后的意图也被揭穿。他讪讪道:“还有件重要事,到时候要和你们激情视频拜托你们干脆点。我这一走就跟出家当和尚完全没两样,这一两年从没发生过干旱,水田里都是水生植物,不知道会不会忽然旱死……”

  她们也没手脚相加或者骂人。小丫头少有地表现出极大温柔在他怀中慢慢乱蹭,抱着他咬着他耳垂呼着热气,“昨天都作过收心操了还没玩够……到时候你真想得不行我过去找你就好了。记住要乖乖的,千万别饥不择食。”

  这些话让林欢第一次代入到丈夫的角色里,平时只和她斗嘴抬杠不休,以致一直有仍旧停留在婚前阶段的错觉。在这种生离不死别的场面下,才觉得她和自己都越过少男少女的心境,成熟许多,要对伴侣保持忠诚。现在再出轨不叫花心而叫外遇,对方可以告得自己倾家荡产……这样也不错,在万里之外更多一份牵挂。

  林晨开着车赌气道:“你们功德圆满了,我呢?没有一个准确日期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准备婚期。”说到此又觉得催他不妥,“我们不催你,当作去国外散散心也好,总之万事小心。下次我们到黄山好好玩一个礼拜。”公司最近出了一件大事,为了不影响彼此情绪她没告诉他们。林欢走后她能集中全部精力来处理。

  他一身正气,认真深入体会两位家长的讲话精神,小鸡啄米般不断点头。前日出游虽然时间紧迫,但一路开车自助旅行有两女相伴十分惬意,三人都有同感。下次也别去黄山了,直接去西藏吧。

  白依然接到林欢电话后不久下楼,在楼前人行道边等着,林晨等人到后干脆问她要不要一起到机场,她迟疑几秒开门坐在副驾驶座。到机场还不到八点半,10:20起飞,大概还能聊40分钟。在头等舱候机室干坐,一时又找不到话题,只得降级成分组讨论:林欢和小丫头拌嘴,林晨和白依然聊些百客盟网点的建设细节。四个人都能凑一桌麻将了,可惜这里连扑克牌都没准备,况且这四人是个珍稀组合——没有一个人会玩升级。

  时间就这么过了,林欢两手一手拖着一个旅行箱,对她们道:“要和睦相处啊,东风别压了西风,西风也别压了东风。”她们居然顺从地点点头。没适应白依然也在一边的情况,觉得刚才的话这话说得轻浮,对她道:“饭局往后延,回来我们打麻将吧。”队后对全体发言,“走了,回来给你们带一堆礼物,人人有份。”

  他大无畏向前走到最后一关,她们只得目送。林欢故意排在登机队伍的最后面,等他上飞机后机舱门没过多久就封闭,然后是一堆起飞前的固有程序,一群个子高得出奇的金发碧眼的美女空姐开始忙得团团转,看起来不亦乐乎。飞机终于起飞,林欢研究完宽大舒适又附带一堆功能的座椅已颇有心得。有个坐国内航班都没有的好东西就是电话,就在座椅的左扶手上,按下扶手内侧一个按钮往前一推,一个薄板形电话就出现了。电话尾端连着线到座位扶手,背面有个液晶显示屏,还有个读卡槽。林欢把卡拿出来刷了一下,显示屏上出现的字样,这样就可以打了。

  这电话的费用没搞清楚他可不敢轻易乱打,按了头顶上方按钮让空姐来说明一通总算弄明白:打前刷卡激活,打完后再刷一次扣钱,收费标准是国内价格的五倍……下飞机前会把打印的单据交付给乘客。如果不想下飞机的话,打完不刷卡交费也行。这架内部两层空间的最新式的A380空中客车大而有用,中部居然还有个椭圆形的豪华酒吧,而且可以吸烟。在这里抽雪茄是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叶知秋真会享受真够体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