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34章 初显锋芒
  两人简短打完招呼到一边的会客区找位子坐,找点话题把变得有点陌生的关系复位。“我来参加培训说明会,然后认领硬件密码锁,跟我网店重新开张有关的。你呢?”白依然道。连网店都启用这种动态密码……不过也是,特殊铺位特殊对待。以后会找机会多照顾她的生意。

  “我来参加会议,下午到郑州出差,明天回来。”说完也迷茫,要去郑州的事也说给她听干吗?干脆全部交待加上一条建议,“后天我们四个聚聚一起吃个饭?我下星期要去北欧,会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你和她们一定处得来,我不在的时候有任何问题你找她们其中一个都可以。”

  她微笑致谢同意,知道他要出一阵远门心里莫名有点失落,连忙以戏谑的口气来掩饰迟滞的表情,“你说话虚虚实实,琢磨不透哪句是真的。我这是第三次往你们这儿来了,从来没见你上班,问公司其他人也说不认识有位叫林欢,真搞糊涂了……”她语气顿了顿,“不过,我出于好奇打听过我的贵人,原来她是集团CEO。真看不出来……那么年轻。”

  不过她更看不出林欢在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如果是高层,他穿这一身就像要出去旅游似的,有点随便;如果是普通职员,现在都过了上班时间,怎么还能在这里和自己闲聊?而且也不信。算了,总有些人喜欢故作神秘,况且他确实是个好人。

  林欢道:“林晨是个好BOSS,你们都是工作狂,她一定尽力支持。我最近出差多嘛,这里都是新进员工,不认识我很正常。老员工都在自己的新大楼那边,这里一两个月内也全部搬过去。呃,那里你去过的。”

  白依然恍然,知道他说的地方是哪,不想聊这。“你几点开会?”

  林欢暗骂自己白痴揭人疮疤干吗。识趣看了表站起身,“九点,坏事!时间都过了五分钟,我先进去。”说完赶紧往里走,忽然又停住脚步走回笑问道:“我又忘了问,你电话几号?后天跟你联络。”

  笑容忽在她脸庞绽开,明亮照人,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位窈窕动人的光明系女牧师,站在原地施展禁咒级的大范围治愈之光……

  今天这个会无论新旧员工,凡组长级别以上的人都必须参加,林晨不知一大早林欢临时又提这要求有何目的,但也照办了。林欢迟到五分钟,从后面溜进挤到靠墙一排人中间。大会议室容纳近一百多人也略显拥挤,二十多名高层主管占据了前头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面积,其余人只能次第向后分列。

  他不觉得迟到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任何会议,照惯例前面总有一段可有可无的开场白,这类的废话短则一二十分钟,由两三人交替浪费;长则无法估计,耗上一整天由全世界知名人士一起来浪费的都有,还美其名曰开幕式。

  大集团就是舍得花钱,舍得大把花钱的结果就是想进入任何行业领域都可以成套输入技术或事业框架,而且有板有眼。前几天自己的提议变成实实在在言之有物的详细议程进行着商议,像一个在最新式流水线上传动的半成品,一堆机械手在七手八脚拼凑着。成立一个基金会比他想象得要复杂许多。光是会徽、章程、组织结构、领导及常务理事名单,以及发展规划和基金会文化等等一轮简要介绍下来,就让他听得郁闷不已。

  与他站在同一排没座位的员工们也一样,大概在心里揣测着:别是想让我捐钱吧?老子进公司三个月实习期都还没过,哪有多余的银两来捐?

  会议进程主要由聘请的一家专门的会计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进行引导,就基金管理办法进行了较详细的说明:分基金会的总则、来源、募集、专项基金的使用和营运、审计监督、会计制度和附则等……其中基金来源方面有些改变,决定同时接受国内外个人政府捐助,基金本身合法收入,甚至财政部门捐助。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名字,确实有。林晨的眼光从对面那头的阵营直射向自己,她大概清楚自己又神游过头了,只好又重复一次,“接下来请本基金会倡议发起者,本集团第一大股东,华晨高科董事局董事,集团首席架构设计师林欢先生上来向我们作精彩说明。”

  他对这么多一连串的头衔感到疏离,还注意到林晨着重在精彩两字上顿了顿。从会议室的最后排走到最前端用去足有半分钟。来回自由踱步让他觉得轻松点,深吸口气,有生以来第三次重要演讲开始了。

  “在场大概只有两人经常见我,其余两人前两天我见过一次;而其中一人前不久在电梯又见了一次。对了,麻烦总务会后帮我制作个识别证。”他低着头看着被自己来回走动的休闲鞋踩陷进地毯的足形凹坑,不久后转回身发现它们又恢复原状,“有句很不错的话:大公司做人,小公司做事。希望在座的都能用心体会。集团里职务高低只代表分工不同。”

  他本想就作为肉身的人并无高低贵贱之分;惟有作为有灵魂的人,由于内心世界的巨大差异,才分出高贵平庸这个话题展开一下。忽然记起让他上来不是讲这个的,而且有些伤人,于是作罢。

  “我没准备讲稿,所以想到分工又自然联想到去年的经济普查。05年全国.69万亿普查结果后隐藏的服务业艰难浮出,在原先基础上又多增加16.8%,2.3万亿。服务业这块比上次普查增长93%,这个结果在震惊全世界的同时,也震惊中国人自己。它的上升反映社会分工专业化,减少了各经济体交易成本。服务业效应在企业内也可以减少上下级之间的管理成本,能提高员工对集团的贡献度,同时也体现了企业竞争力,体现管理层的领导力。”

  本想写下这个单词,四顾茫然,偌大的会议室居然没有白板和水性签字笔……一旁其中一位工作人员马上递给他一支光压感笔,侧面墙上降下一面长方形的液晶屏幕。在液晶屏上试了试效果然不错:把光压感笔倒转过来就成了橡皮擦,倒握正握时的食指部位各有个旋钮,控制橡皮擦或字迹线条的像素范围大小;屏幕边框的控制钮还能控制字迹图画的亮度和背景色。这比用之类的图形软件更快捷方便。

  写下后他居然忘词了……昏!只好重起一段,“前面在座都是专业人士,后面在座的对这个话题的关心程度可有可无。所以领导力的五个层次我就不一一解释,但前三个层次和后两个层次的差别就像牧羊犬和领头羊的作用,即你是被动抑或是主动为公司创造价值,或提升竞争力。”他回头看看众人,都听得云天雾地的……可能起的头太过于跳跃,底下的人想不通这和基金会创立有何关联。

  “请制作一部的视觉特效总监站起来回答我个问题。”一个戴着高尔夫球帽,帽沿倒转180度的长头发青年站了起来,赶紧把帽子戴正,底下一片轻笑。

  “你进公司多久了?”

  “从公司成立那天我就来了,嗯,第十六个月。”

  “能不能大概透露一下你平均月收入有多少,不必非常准确。”

  “嗯,”他迟疑了几秒,“两万以上。”

  “一个月如果升到10万你能不能保证永远待在奇异互动?”

  他沉默。林欢说声谢谢请他坐下,接着道:“别说10万,一个月100万都没人能发誓永远待在公司。心中的希望比任何的现实都大。”终于开始进入正题,“我个人捐出5%股份,同时建议其它股东酌情捐出一定股份,一起作为基金创立的启动部分。”

  他话一落林晨马上附议,“我也捐5%”除赵承先六名董事局成员因故缺席外,其它十名成员各自低头思量一阵,最后也点点头。

  场下自动响起一片掌声,听起来没什么生气。掌声完全停下后林欢继续道:“我再提出个动议,凡进公司一年以上的职员应该拥有股份,其股份大小应建立一套贡献度量化评估平台进行动态测算;股票每月产生净收益部分的5%由你们捐给这个基金。这样好不好?”

  这次的掌声终于热烈起来,经久不绝。他的动议也马上由其它占董事局三分之二成员全体复议通过。

  “如果股票不能产生收益,捐钱就不找你们。”底下的秩序开始失控,甚至有人开始吹起口哨。林欢举起双手往下压了压,场下平静下来,“集团及下属企业及上市的华晨发展总市值大概值还不到200亿,目前不多。接下来换几个人来猜测一个问题的答案:今年底我们的市值大概有多少钱?以通用的美金为单位。”

  底下的人纷纷举手,林欢看林晨居然也笑着摇手。

  “这个问题连我们CEO都感兴趣,大家给她这个机会。”

  林晨放下手,坐在位置上微笑道:“40亿?”

  林欢把她说的40的数字写到液晶屏上,接着瞄到陈冠儒也举着手,示意让他答。他刚站起来有些尴尬,然后道:“50亿?”

  “盛名之下无虚士。”只有他自己了解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回想起在林晨手下贪污公司钱的那段时光。现在这家伙肯定没自己在位时那么好捞了。

  最后看到双手交叉横胸斜倚在墙边柱子旁的小丫头,他看到林欢注意自己,迅速瞪他一眼,但还是举起了手。林欢让她答,她胡来一句,“100亿?”底下呜呜声一片。林欢写完100的字样在旁边也写了个100,写完转回身道:“大概就是100亿左右,”又回过身写个1000,“后年就是这样。”

  底下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笑道:“信不信由你们,不信也没有损失。”实现1000亿美金或者更高的目标可以分两阶段实现,一是把叶知秋赶下台让林晨上位,二就是他接下来要作的简略说明:“基金会第一步援助低收入贫困的家庭、失学儿童以及民办教师,第二步投向公益事业中教育医疗保健等的最佳领域,第三步就是援助非洲计划。”

  援助非洲不可能在会上细说,省得离题万里被轰下台。以他的了解,非洲贫穷的原因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对援助这个概念的错误运用。多数钱都给了非洲政府,而非洲各国政府反过来又在捐助国中从事政治投标活动。其中相当大一部分资金被以咨询费的名义,或是以偿还债务、购买武器的方式又回流到了捐助国。而且每年整个非洲的援助金额远远不够,才300多亿美金。

  国家之间的倾轧、国内的战乱、饥饿愚昧落后和艾滋病这些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一个穷字上,贫穷在非洲这块土地和万恶之源简直可以划上等号。不会推销自己的人是穷人,不会或没有资源可推销的国家也注定是穷国。非洲有最广大的面积;都说非洲缺水,但刚果河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体,光是流经其中一个坦喀尼喀湖,平均深度就有7英里,最后这些水又全部流进了大海。他想起那名召水者,如果能把她收归己用就能在先期开发商派上大用场。

  援助非洲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把非洲经济发展好点的南非、突尼斯、埃及和富豪天堂的摩洛哥去掉,剩下的面积连三倍的中国都不止。在摩洛哥周围建立一圈新的富人天堂包围它,最后把它吃掉,这不是痴心妄想,有钱什么不能办到?当初的拉斯维加斯不也建立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么?当然这需要不少的努力,也是后话。暂时想到此就够了,说给人听太惊世骇俗。

  走神几十秒,众人以为他要理清思绪开始规划描绘未来蓝图,结果他却嘎然而止,“具体的发展规划每隔一段时间公司都会发布实施方案,目前属于最高机密。”群情备受鼓舞的目的达到后,他终于能把今天参加这会议的唯一的小意图说出,“但是作为回报,在座每位也必须为集团,或者说为你们自己做一件事——每一年做一件善事,真正的善事。这个题材很丰富,内含自己延伸。最后公司会把你们做善事过程中搜集整理的资料文字照片等出版成期刊,或者书籍。让全社会知道你们是值得尊敬的人。”

  “这辈子不管挣了多少钱,花出去的那部分钱才真正属于自己。单纯的挣钱和花钱都不是目的。所以,在座的各位,我不想用将来这个虚无的词语,两年内,从这里不到中间开始直到后排,都是百万美金俱乐部里的一员。”

  “目前看来我们国家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很难产生这种社会意识,但贫富差距是文明进步不可避免的代价,所以富人对社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过不同的人生,就要做点不同的事。”今天讲得太久,大概把今年在公众场合讲话的额度都透支完了,该来最后一句结束语:“我们的基金会的力量未来不久将无远弗届,结果诸位身为集团的栋梁居然与善事无缘,这就太讽刺了。”

  会后进办公室林晨马上双手撑头,痛苦地道:“这些大计划你该事先跟我商量,我后来真的很担心你再出什么惊人之语了。公司发展再快也不可能达到你说的那个数目,更别说后年。一开始你和小丫头一起胡闹什么……”

  “谁说我胡闹了,”注意到四周的玻璃又暗下来,他笑嘻嘻从后面抱着她,脸在她头顶上磨蹭,“看着吧,好好发威一回给你看看。先答应我件事,到时候长老会议掌门人的位置你别推托,我不会做的,顶多继续挂名当个长老支持你。”

  林晨有点莫名其妙,回头凝目直视着他,突然用命令式的口气道:“不行!我绝不能让你出国,你到底想做什么?跟叶知秋拼命?”回想起叶知秋瞬间即能把数十人弄得动弹不得悬于空中,心有余悸。怕林欢不清楚她这回来真格的,踮起脚尖忽然一口咬住他下唇,立刻痛得他哇哇大叫。

  她咬着他下唇,小舌头在他唇上来回安抚着,含糊不清地道:“到底听不听话!”

  他下唇被死死扯住,说话漏风,也含糊不清答道:“我又不是去和他决一死战,我这么怕死,万事讲求安全第一的人如果没赢的把握,我去自寻短见干吗?痛啊!”看了表时间才快到中午,如果搭下午两点多那班飞机的话,今天也许能直接和高强看看现场,明天上午顶多再看一趟就不必拖到乘傍晚的班机。突然心生一计,趁她不备一口过去咬住她上唇,成了一个异常奇怪的场面。

  林晨从没受过这种程度的痛楚,坚持不到两秒马上松开换她哇哇大叫。他故意迈着八字步,走过去又走过来,她只好紧紧跟着。最后看她眼泪都疼出来,只好放开。这算哪门子的接吻,莫非是嫌甜蜜的小仨口生活过腻了?最后又把下唇奉送让她咬了回去。想起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让她过完瘾后自己的嘴唇要变成一条不新鲜的热狗。

  闹了半天终于脱身逃出,去找小丫头道别,众里寻她千百度。现在对他已是无比尊敬的员工马上来报,说夏主任正在开会。会真多啊,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夏主任?好搞笑的叫法……跟高强约一点整在他楼下接他然后直驱机场,没剩下多少时间,只好发个短信给小丫头:我走喽,我会想“你们”的。现在光明正大用你们两字也不出事了,嘿!

  出公司门又遇到白依然……听说她要到新公司大楼那儿去——36层有十几套行政套间,暂时拨出一套给她住,她说据林晨的意见这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林欢感觉她语气有些悲切,似乎有寄人篱下之感。这莫名的祸事说起来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糊涂帐算也算不清,反正她绝对是无辜的。心下一软,道:“我要到机场,正好顺路,我先送你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