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78章 未婚爸爸
  林欢像是等候宣判一样低头不语。他也没去猜测夏霁霏准备说什么,很奇怪的是,近日里思索的纳米机器人的记忆分子结构的推测试验,又接二连三浮光掠影般的在脑海上方盘绕低回。这种感觉就像跟你没太亲密关系的同居室友用一样的钥匙打开你的住所——同时也是他们的住所;虽然他们回来的时间不对,你也不大高兴,因为你正和女友幽会,不过你无法拒绝。

  他对自己这种与生俱来的跨越性思维也无可奈何,这个习惯的恶果就是他经常答非所问。

  夏霁霏拧住他耳朵,“你又魂飞魄散了?魂儿魂儿回来吧。”

  林欢回过神来赶紧道:“嗯,决定。刚你说到决定的问题。”

  她今天叹气的频率远远超过往常,有点艰难的开口道:“我的那个已经来晚了一个多星期……”

  没像其它小说里描写的那样,男主角偏偏非傻傻的问一句:“那个是哪个?”林欢脑子嗡的一声……不会吧!安全措施下的不安全几率居然发生在他们身上!他愣愣的道:“那怎么办?”

  她放下手,翻了一页书,漫不经心的,“我想问你怎么办,否则我打算过年后才回来的。原先还决定永远不理你。”

  林欢道:“你想怎么办都行,我没有不负责任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她放下书,双手交叉环绕在膝上,“如果我要你和我结婚,把小孩生下呢?”

  林欢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求之不得!”他拿起她胸前项链上的项坠,“小丫头,你愿意嫁给大灰狼吗?”

  她面上绽出笑容,整个人都清澈柔和起来,“那林晨怎么办?按你的道理,你和我结婚岂不是伤害了她?”

  他面色严肃的道:“不一样,如果她有孩子的话我也会和她结婚的。不结婚才是伤害对方,但是我一样不放弃你;就像我和你结婚后一样不放弃她。”

  她伸手给他个爆栗,“混蛋逻辑!我又不高兴了!”

  他赶紧讨好,“别不高兴,那你们两个都不嫁我,嫁别人去好了。一样不放弃你们。”他说得自己都有些感动起来,心里也有一丝丝怀疑:我会这么伟大吗?

  她板着脸,“别人不嫁,你也不嫁!第一,你这个人不清不楚的;第二,我们年纪还太小,结婚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搞不清楚。”

  他摸摸头,觉得这些都是大难题。他还从来没憧憬过婚姻这个名词。

  她继续道:“我也再找几个男朋友好了,到最后我再来考虑考虑是不是再理你。”

  “唉!怎么样都行,你气过了之后再决定。我们还是回到问题点上,怎么办?”

  她似乎早有决定,“生下喽,在国外单亲家庭太常见了,国内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奉子成婚?我就喜欢小孩。”

  他勉强的附和着,“这倒是……不过总感觉很不公平,我是事故肇事者,有责任要负担事故责任的。”

  “既然都不公平了,再来点不公平好像也没什么了。”她又拿起书看。

  “我现在也没资格要求什么,你怎么决定都行。我也是真心爱你的,你第一次在机场哭那刻起我就爱上你了……”他很想说他会发誓一辈子不让她哭不让她伤心会保护她之类的誓言,不过,即使他说了,现在也没把握能做到。同时喜欢两个也等于哪个都不全心全意的喜欢。还有个问题就是:开了这个先例后,以后再来第三第四个,估计也要顺理成章。所以要坚决打击,消灭在萌发的摇篮里。估计她们就是这么想的……

  “哎,我也算得上爱你吧……不过你用这个也字,我听了就是感觉残缺不齐的。”她没指望这次回来能让这条没良心的大色狼改过向善。不过他从容负责的态度倒令自己欣慰;原以为他听了后会在屋子里慌乱奔走,或者是没主见和她痛苦地纠缠作一团,等待天崩地裂的事情发生……就像那些没创意的连续剧里演的。他出奇的平静对两人起到莫大镇定的作用。

  她忽然道:“你是不是不大清楚后果,怎么无动于衷的?”

  他又努力思索一下前因后果,然后一咧嘴笑道:“你要当小妈妈,我要当爸爸。我应该能养得起孩子。结婚就是有理想有抱负的男女共同追求的结果。现在好了,一步到位。我们就结婚,天经地义。”

  “妈妈就妈妈,为什么前面要加个小?”她摇头道:“我不跟你结婚,这不是自然而然的结合,有形势逼人的成分在里面。”话虽然这么讲,一个多星期来蛰伏在心头的阴霾也差不多一扫而空。虽然这混蛋很该死,不过好像也算不上没良心的人。自己不是上辈子欠他很多,就是下辈人要让他还很多,否则怎么会跟这个无赖纠缠上?

  林欢抱住她,艰难思考后没得出两全其美的结果,索性边想边说,“我还是想结婚啊,千真万确!你是太深居简出了,你这样的美女出去转几圈,不引回一群色狼回来才怪噢,所以我时时刻刻都没什么安全感。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理由能把这事定了。嗯,不说形势逼人的问题,就是不来逼人,和你结婚也是我的终极目标,要不我们耗着干吗?你这小丫头怎么能妄自菲薄?”

  她横他一眼又将视线转回书上,“你就会逗我开心。还回到老问题,你的林晨怎么办?”

  林欢道:“她那边我照实跟她说了吧,还能怎么办?”

  “你这个人最可恶最伤害人的地方就是什么都要照实说!”她唉声叹气,数不清楚到底叹过几回气后,接着又替他平反,“你这照实说也是你的高明之处,否则你会死几百回都数不清楚。随便你吧,我要去睡觉了,散会。”

  林欢道:“你不去参观指导我的重大成果?”

  她摇头,“晚点再看吧,回家比在上海更累,这里的事让我的心天天都是悬着的。我要补充睡眠,我现在可是孕妇。”她站起身,一手撑着腰摆个孕妇姿态,哪里有一点孕妇的样子?招招手道:“过来扶哀家回寝宫休息。”

  他陪她到睡房,帮她把被子盖上,灯调暗。低头吻了她一会,吻到她鼻息均匀,抬眼发现她竟然睡着之后,才悄悄离开,回自己家里。

  从她那回到自己家里后,林欢终于倚靠在门边喘息,顺着墙根一屁股坐到地上。自己要做爸爸了……晕!这下该换掉林晨,改带小丫头先去见姑妈……什么乱七八糟的,哎!他静静就坐在脚踏垫上,挪都不想挪。慢慢把思绪理顺之后回想了好久。客厅几乎垂地的大钟摆缓慢有规律的左右摇摆,将里头机械装置的嘀嗒声同样有规律的传出,偕同屋子里的一干物件,似乎还荡出置身教堂里的那种隐隐回音。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小当人家儿子,长大后再弄条人命出来给自己当儿子,人生必经过程,不必大惊小怪。最后下了定论:是好事一件,要支持到底!他重新焕发出活力,到厨房找些东西倒进胃袋,接着往书房走去。

  由于小丫头没吃中午就直接睡了,在他全身心投入研究试验之前,专门给自己定个四小时的闹钟。

  现在他一天中的工作时间分配分成两块:一,继续完成手上枯燥的杂活儿。二,在休息的空余时间里,将他的纳米机器人梦推进意识海洋里的更深更远处。

  对记忆分子功能器件的组装实验他用的是最笨的方法,不过这种方法的不经济性和不现实性也只有他能玩的起。这种方法的无法称得上灵感的灵感还是来自于爱迪生发明灯泡的启发——既然无从下手,那干脆一个个过滤过来算了……他联络了中科奥瑞上海办事处,让对方尽量提供更多的样品基片,比如最简单的高序石墨、铂铱合金、二维光栅、铜、金属有机铬……等等。不过材料最大的供应渠道还是来自林晨。

  他以一分钟平均近千次的失败频率试刷新着各种原子及分子间的组合;即便如此,元素周期表上的基本元素组成的排列组合出的结果,就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也因此他第一次了解门捷列夫到底有多么伟大,省了他多少麻烦——而且还有由此产生出众多分子再进行排列组合……后者数量比前者不知又高出多少数量级。他不晓得,晓得也没用。在一门学科刚诞生时对某一现象的描述上一定会产生诸多理论,这其中一定会有一条最高明的理论,它的高明性使它逐渐湮没其它同样可行的理论,成为唯一的理论。

  很明显,目前对能产生往返运动的分子功能器件方面的资料,并没提供一种归纳出的可供借鉴的能少走弯路的理论——也许有,可能锁在某大国最高机密实验室的抽屉里——所以他只能用这种办法。

  在经历过以数十万次计的失败后;在这堆这种排列组合中,哪些是明显不可能实现的,哪些是成功机率极大的,他逐渐掌握出一些规律。这些规律逐渐积累,慢慢正在成为一种理论。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放射性元素不可能用来结构分子功能器件,因为它们会衰变。

  事先没给林晨划定个寻找范围,结果她连放射性元素都能找到,真不晓得她神通广大到什么程度?由于极端的安全性问题,一些特殊元素的实验需要到北京去做。林欢向她道歉并慰问了一番,最后才委婉说出那些材料是可以直接略过的,她听了差点破口大骂,“你早讲啊!你晓不晓得你一句忘了说,给整个计划增加了多少成本?”

  幸好他当时一头发热买了这套200多平方面积的房子,房子装修完后还为自己的败家行为惭愧了几天。不过现在又开始嫌房子小了。家里有四室两厅两卫,四个房间里一个书房一个卧室,原本一直空着的剩下的两个房间现在改成样品成品仓库。其中一个房间堆满了三分之一的各种模具和相应的蜡模,是上个月30号林晨替他召开公司供应商大会时收上来的样品。那些供应商一口答应:只要质量与其他开模厂或自己自行加工的相等,找单绝对没问题!

  犯不着为这样的小零碎得罪自己的大财神。不单不得罪而且还争先恐后,他们保证开模的单子每个月翻番,翻个几个月然后维持稳定的量不成问题。那些供应商想不通,这么大一家IT公司怎么会有这么大兴趣介入传统制造业领域?想不通倒不要紧,把事情办妥当就不用再想。

  这一个礼拜来,这里的模具换了三轮,林欢少说也做了有两三百个;其中还有少见的十几个精密连续模(注)。他到了休息时间,遇到思维卡壳又面临创意枯竭阶段,就来这做模具。搬动这些大小不等的钢铁疙瘩还能顺便当哑铃锻炼身体。随便拣出一个模具或蜡模,一手悠闲的抽烟,另一手就可以干活。与加工珠宝比起来,这些东西实在完全没挑战性。就像让罗丹去堆个雪人那么轻松。

  为了打响名气,用最短的时间竖起自己这面大招牌,在模具加工上他加上了一些小革新:无论任何材料,不管传统技术工艺限制,除非特别声明,否则一律加工成抛光镜面模。抛光镜面模的好处可不少:质感高级,漂亮得跟瑞典进口的高级货全无二致,渗透性和抗腐蚀性一流,由于表面抛光缘故,热处理过程中变形程度也很小。

  另一个空的房间是他的作品展区。上回为了给方韵容抵押,花了四百多万买了九粒小而无用的钻石,恰好林晨那儿又派人送来不少PT950的铂金。如果模具真的做烦腻了,就遛到这来做做珠宝首饰。他原本想做个很夸张的手转九转经轮——一根白的晃眼的手柄,上方不可逆转的轮身延伸九条细链……上面各半包着钻石。转起来应该能达到产生佛光的效果。考虑到宗教信仰问题;不知道做出面世后会不会犯忌,伤害到佛教徒的宗教感情,最后还是乖乖地去做传统首饰。

  一个像分层次的瀑布或者说像水幕帘造型的项链最后完成了。为了省麻烦他一次性把九粒钻石全用上。以前在杂志广告里看过国外的模特戴过相类似的,所以按记忆里的图像模仿了一个;不是单纯模仿,他同样也加上些小革新,让同类产品望尘莫及。那就是轧平的带状铂金不带任何衔接缝隙,浑然一体,柔软得和布料没什么区别,能熨贴着颈部和胸部的曲线;小丫头那条也是如此,不过这条是经过另一种加工方式,又多了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物理性质:铂金表面能折射出和钻石一样的七彩眩光。

  他也奇怪过为何自己能做出那么具有美感的首饰。自己是有一定美术基础,不过在公司里见识过那些2D原画师的功力后,自己这点三脚猫功夫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好归结为四个字:得心应手。创作类的东西都是眼高手低,手不断攀爬以图达到眼的高度。这种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注定眼手不可能达到同样的高度。

  手比眼高他无法想象是什么情况;眼手老一样高就意味着进境遇到阻滞无法继续前进,比较极端的例子就是海明威:他发现自己不能再写出超越自己的作品,用子弹了结了自己的余生。得心应手的境界和海明威的情形不同,总之是不错的感觉,可惜他没办法和别人分享。

  闹钟响了,林欢看表上指着五点半,给小丫头去个电话,他下午临走前把她手机放她枕头边上了。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居然是林晨接的!他吓得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后来看看通话中的号码,自己莫名其妙的拨她电话干吗啊!真是的……

  “说话呀。”

  “嗯,有……事情找你。”

  “说吧。”

  他迅速开动脑筋,“对了,我们的新办公大楼的装饰工程我想让个朋友做,跟你商量一下。”暗呼好险,老杨上礼拜来人太多,他事先也忘了跟在当场的林晨商量,所以就没跟他提。他也没在意。这件事最终变成一根救命稻草,真始料未及。

  “行啊,但是对方必须有资质,而且也要走一道过场程序。”

  “这两点不成问题。家里场地日渐憋仄,快让我折腾的没地方待了。那个新办公楼不尽快投入使用也可惜了。那我明天就带他过去。”他说的是事实,随便再扩大一下生产环境,最后把浴室搭进去都不够用。

  “你起先不是想跟我说这个吧?从实招来。”

  “哦对,节后,也就是后天,我想请假,期限暂且不定。”

  “不对,还有!”

  “哎,夏霁霏回来了,特此报备一下。此外还有件突发情况要跟你报告,你晚上有空能不能过来一下?”

  “好,我正好也有件麻烦事要跟你说。韩劲锋今天下午跟我摊牌了,狮子大开口开价一亿两千万!”

  精密连续模略注:精密:指的是模具能开出的模件相对传统而言是精密的,比如手机、笔记本电脑里的框架件。

  连续:指一个单独模具里可以冲压出若干种类大小的模件。如同超市里卖的做卡通人物冰块的冰块盒,想做多少冰块就放多少水;想做多少形状不同的冰块就往各自相应的格子里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