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77章 重要决定
  林晨听得入迷,“真有这么神奇呀,你唬我的吧?”林欢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次她没躲开,她推推他道:“别捣乱,你再跟我说说,还有呢?”

  林欢道:“我再说个最后的例子,能应用的地方太多了。因为纳米技术是以原子分子为单位。自然界里存在或不存在的物质,都可以用这种最小单位的积木去组成。纳米机器人还有个特点,它们应该能够自我复制,就像刚才我复制百科全书的方法,非常快速。”

  林晨道:“就这点我感到匪夷所思,你好好说,你为什么能复制那么快?”

  林欢道:“有了样本后,复制的方式是几何倍增。像细胞分裂。所以我给你的那块铂金上有2的10次方,等于1024加原来的那份,一共是1025份。我自己这里也留了一份。”

  林晨嗯了一声,“绕那么大圈,还是赶快讲讲还有什么应用?”

  林欢思索了会,想起一个她肯定感兴趣的,“如果有一种胶囊,一个人吃后在一夜之间会恢复健康,这里假设这个人得了绝症——在目前来说算绝症——比如癌症、艾滋病什么的,睡一夜醒来了就好,而且年龄也会年轻到二三十岁的水准。如果有这种东西,你愿意花多少钱来买?”

  林晨吃惊得张大了嘴,他赶紧凑上去又亲一口。她让他亲了半天还主动把舌头送上让他吸吮了一会。她轻轻推开他道:“快说,说的好还有其他赏赐。”

  林欢振奋了一下,自己有多久没亲热过了,一个礼拜?不,两个礼拜了!上个礼拜和林晨在北京是他们两个自认识以来,继第一二三次约会外第N+1次稀罕的不发生关系的纯情约会。两人回来时还为此感动了好久,互相约定要把这值得回忆的时期延伸到一个月,或者是一年……

  不过他令他振奋的还不止是“其他的赏赐”。之前不久阐释的“两个人的爱情观”在他巧妙的转意矛盾成功后,她似乎没再继续对自己嗤之以鼻口诛笔伐,完全被自己这些现实中尚处于子虚乌有的话题给深深吸引了。他想起了上初中听过的青蛙在温水中逐渐被煮死的故事……那个故事告诉大家,潜移默化是种很可怕的力量。就像亿万年流水经过的地面被刻划出山川峡谷的地形。

  他发着愣,林晨晃了晃他的手臂,见他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关心的道:“是不是累了?你昨天几点睡的?”

  林欢回过神来,道:“我好像是前天还是大前天起来的,作息乱了,记不清楚。”

  “那别说了吧,赶快休息。”

  “不碍事,你还没回答我问题,我也还没回答你的。我刚才的问题是:如果有这种药,你愿意花多少钱来买?”

  林晨考虑也不考虑地道:“我想每个人都愿意倾其所有。那好吧,你简单解释一下这种药又跟纳米扯上什么关系了?”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胶囊里的不是药,而是若干架纳米机器人。它们进入人体后会按照预先指令——将来也有可能是远程遥控——先进行复制分裂,到达一定数量后——比如一个胶囊里有100架纳米机器人,利用人体内环境现成的元素自我分裂复制五次,就是10亿架。

  它们随血管微血管游走于人体各处,进入细胞里的DNA进行修复,还能修复ATP(细胞内的腺粒体,人体转换能量的最终场所,相当于植物光合作用转换能量的叶绿体。)还能中和导致人体衰老病变的自由基,平衡细胞内酶的转换生成等。最后的结果就是纳米机器人在短短一夜之间,随着人体的循环系统游走修复所有受损的地方,副作用当然就是变年轻,还能长寿。”

  他接着道:“如果延伸到目前奇异互动多媒体上的娱乐产业。假设,人类对大脑的了解进步到知悉所有感觉器官对应神经元的连接位置,纳米机器人就能取代抑制所有来自真实感官的信息,并以虚拟环境的适当信号来替代它们。”

  “不需要任何设备,比如一般小说里都会提到的虚拟头盔、虚拟舱。那些只不过是过去五十年对未来设想的科幻库存题材。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远程遥控并协调这些纳米机器人终端。奇异互动多媒体将来可以开发出完整的、令人信服的真实世界。”

  最后他道:“最后一个应用我就不说了,对这个世界来说未必是好事;我也没想好是否进行,也许永远冰冻起来。毕竟能享受作为一个人的幸福,这就足够。”他搂了楼已经听得满脸俱是崇拜之色的林晨。她道:“你说的这几样的东西多长时间内能够问世?”

  “一个月后到两三年内的某个时间吧,具体我也不确定。现在做的东西虽然无聊,但都是不能绕过的基础。”

  今晚的林欢话多得有点反常,她担心他身体会过度透支,于是道:“今天就说到这里好了,以后你经常给我上课,我多了解是很有必要。我们的战略该转移。这些你都别操心,赶快睡吧。”

  林欢听话站起身,到浴室去洗把脸,边对外头的林晨道:“你也别走了吧?”

  林晨没应声,他洗完脸走到卧室,看她正在替自己整理着乱糟糟的床单被褥。回头见到他进了房间,林晨嚷道:“你怎么堕落成一只猪?不必过多久你房子要霉塌了。”

  “呵呵,今夜我们继续将纯情保持到底?”

  她状极妩媚的笑,“嗯,保持清纯,继续创纪录。”打开墙角的夜灯,关掉房里的大灯,伶俐的把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脱了,钻进被窝里。“快过来陪我睡。”

  他其实真没想继续保持,进了被窝两人自然的缠到一起,缓慢的进行前戏的动作。但身体一沾到床就困意陡生。她细腻润泽的肌肤带给他那种熟悉的舒适感变为高效催眠药,把耳边还停留着的她的呢喃喘息,随睡意一起拖进自己远古的梦境。

  王小杰所说的暗的生意原来是经营地下赌场。王小杰将内部帐册随手翻了几页让他过目之后,韩劲锋起初的不屑瞬时烟消云散。地下赌场只是惯用的说法,其实几乎是半公开化,场所还是在地上;而且是位于门卫盘查严格、环境设施一流的高级别墅区。王小杰手里面有13所这样的赌场,来这里豪赌的客人都知道赌场主人的实力背景,来这儿玩也特别放得开。当然,赌场里不光能赌,花样繁多的交际花和毒品也是保证日进斗金的两大支柱。

  赌场的主要收入是出售会员卡,抽头,毒品、女人的过夜费。王小杰对老韩道:“要不这社会表面为什么要禁黄赌毒呢?就因为这三样东西腐蚀性最强。我这三样东西一下,每个往里进的绝对都是三步倒。三步不倒的就是在隔壁几幢楼里抱着妞还在睡的,因为还倒着。”

  韩劲锋道:“这些你一个人完全可以吃得下,拉我入伙有必要吗?”

  王小杰连说了三次NO,“是你要入伙的,先声明。”他友好的咧嘴一笑,“我手里13家太不吉利,你也再开个13家,26家就是‘易顺’,一起玩着热闹。”

  韩劲锋道:“上海有几家类似你这样的赌场?”

  王小杰耸肩道:“没估计,像我这样不会出事后头有人罩着的,恐怕也有四五十家吧。”他鼓励道:“别担心,市场大大的。我这搞的是会员制,多少人眼巴巴的还在排队等着哩。这就叫品牌,懂不?我创出名气来,你这就叫战略合作。我们把半壁江山抢下来就受用不尽了。”

  韩劲锋没办法辩驳,只能点头。他觉得自己简直在堕落……跟王小杰混到一起已经够无奈的,现在还合伙经营赌场……自从叶风追林晨追去美国又像只斗败的公鸡回来之后,他隔天就回了重庆。现在合作接市政工程来做又悬在空中,临走前他只说了一句:“等什么时候把内幕资料到手,或者春节后招标,我再过来就行。”

  退出奇异互动势在必行。以目前奇异互动的投入状况,要两三年才能缓过这一口气;换句话说,两三年后奇异互动才有可能大举盈利。即便如此,他现在提出拆伙,林晨也绝对毫不犹豫的答应,就算自己提出200%的本金退还——即一亿美金——她一样会毫不犹豫答应。有了一亿美金和两三年的时间让自己从头再来,是眼前唯一的优势。问题是,林晨那女人现在有没有这么多钱一次性退给他?他还是决定找她谈谈,至少让她明白自己决定,好好的给自己攒着。现在的状况看来——暂且和那个猪头把赌场的摊子先支起来再说。

  第二天起来林晨又是老样子,趁他醒前又离开。床头柜上留张纸条,上面写着:早饭放在微波炉里,转三分钟就可以吃了。我今天正式开始替你张罗你的大计,好好加油!有事没事多打我电话。晨即日。

  林晨让他有事没事多打她电话,正好和小丫头反过来……夏霁霏明天就回来了。昨天和林晨表达了自己朴素而大胆的愿望,就像石沉大海;如果和小丫头表达这个愿望呢?乱石穿空?算了,继续第二本百科全书,早弄完早进行下一步。

  他已经习惯沉浸到这种境界,而且在体内生物钟闹响回过神来之后几乎都恰好是一个小时。然后喝口水润润嘴唇。他现在发现自己和大多数人也类似——在专心致志从事某项脑力劳动时,嘴都是半开的,由此必然产生出干燥之感。再然后就是抽根烟,这种定点分配的方式让他倍加爱惜这一根烟的时间,味道比饭后连来两支更香醇。对烟枪级别的烟民来讲:一盒烟中,真正让你觉得味道感觉不错的,能有一两支就实属不易,其它大部分只是习惯形成无意中的消耗。

  这一忙碌下来又是一天一夜过去。林欢很满意现在的进度,有了第一本培养出的熟练度打基础,一天的时间里他完成了第二卷的三分之一左右。凌晨五点左右上床,白天还得去接小丫头,必须维持一个极佳的状态,不晓得见面后还会不会来场暴风雨。

  一觉睡不到三小时就被手机吵醒。从枕头缝里拿出手机,眼睛还闭着道:“喂?”

  “你是刚睡不久还是刚醒?”夏霁霏的声音夹杂在一片嘈杂人声之中。

  “唔……你到了吗?”

  “没呢,刚上车。上午十一点半到。车上人好多,我拿了不少东西,能不能来接我?”

  “当然能。路上小心点,我会提前到。”林欢坐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表看了一眼,才八点五分……

  夏霁霏拖着一口大旅行箱,里面几乎是妈妈强迫她带上的东西:冬衣、她带回去又带回来的书、杭白菊、西湖藕粉西湖莼菜、萧山萝卜干萧山杨梅,甚至还有两把张小泉剪刀……箱子里的其它空隙就用大小包装的西湖龙井填上。她气呼呼的从出站台走出,林欢高高的个子在一群灰蒙蒙等候亲友的人潮中特别显眼。

  有人认为,恋人之间都存在某种独特的感应,能让你在人群之中凭借一个背影、一个轮廓,甚至完全不需要凭借,就能让彼此快速准确的找出对方。林欢站在出站口张望着,当夏霁霏的身影一从地道口冒出,他同样地也从一片黑乎乎攒动的人头中一眼认出了她。

  她一出站林欢还没等她嚷嚷就连忙两手接过她所有行李。他本来还想着用一手搂着她走,看来情况估计错误。女人出一趟门就像搬家,不管什么原因,来回之间至少有一趟行李要满负荷超载。

  夏霁霏看他如此殷勤,赏了他一个无声的甜美笑容,拉住他一根臂膀,随他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小丫头挺能耐的,带这么多东西也不怕得内伤。”终于摆平一切,林欢上车后松了口气。

  “大灰狼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活蹦乱跳。”她帮他擦擦汗,林欢趁势咬住她手,又闻了闻,果然还是他熟悉的味道。

  “出发喽,回我们的窝去!”他启动车子,开始在地底下来回绕着,直到绕出地面,往窝的方向开着。

  “我回我的窝,不跟你回你的狼窝去。”

  他缓缓道:“还不是一样么,我们的窝挨着边建的。对了,让你来参观我近日的巨大成果,我彻底改邪归正了,把主要精力从‘非法交易’中转移到这上面来。顺便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他模仿周星驰演的《鹿鼎记》里韦小宝的口气,把天大两字的音拖得长长的。

  她笑了笑,“是么,哀家也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

  他看了她一眼,“你好像有心事?是不是太累了?”他摸摸她的脸,她把头侧在他手上,“不但有心事,而且是重重的心事。林晨回来了么?”

  “回来了,一星期前就回来了。”

  “哦?最近你们过得可滋润吧?我回来会不会妨碍你们?”

  “我们挺好。年后我准备辞职单干了。不防碍的,没事。”

  “你居然面不改色的,很有长进嘛。是不是以为我走了又回来是向现实屈服了?”

  “不不,我对你可是一片赤胆忠心。我跟林晨明确表过态:你们两个,一个也不能少。”

  “做你的大头梦去吧,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我不高兴了,不跟你说话了。”她果然闭上嘴,将头侧过去,看着窗外乱糟糟的景色。

  林欢在路上无论怎么逗她她也不理,气鼓鼓的样子可爱中又带着危险的信号。肯定是动气了。

  他帮她把行李拿进她家,听着她指挥当场把那口有着最复杂内容的箱子打开,把林林总总的家乡特产一一归位。她同时整理着自己另个行李,主要是衣物等私人用品之类的。三两下整理完毕后,拿了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好啦,报告哀家大人,都弄完了,还有什么其它指示没?”他做个抹把汗的动作,只是为了博取同情,额头上其实一丁点汗珠都没有。

  夏霁霏洗完澡在沙发上澡蜷起双脚抱作一团,看着本精装的外文的一般人不会自讨没趣去问内容的书,眼睛都不抬一下地道:“没事了,你退下吧,有事我再传你。”配合着声音,把手里的纸巾展开向空气中挥两下。

  林欢道了声是,走到一张远点的沙发坐下,一声不吭。

  过了十秒她抬起头望着他,“不是让你退下吗?”

  林欢恭敬的道:“小人已经退下了,正在宫外候着。”是自己惹她不高兴,决定逆来顺受,只要不拖出去砍了自己的头,什么都无所谓,何况这些小小差遣。

  她拍拍自己长沙发身旁的空位,“过来这里,我告诉你件事。”

  林欢依言马上坐到她旁边,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和林晨保持了那么久的纪录让他现在有点口干舌燥。她叹口气道:“我想想看该怎么说……”

  林欢看她似乎在做个摇晃不定的重大决定,于是帮她保持平衡,“没关系的,既然你们两个都要不了,离开我也能接受。这点我也和林晨说了。”他解释着自己的逻辑,“我不可能放弃其中一个让另外一个伤心,但是两个都要现实上看也不可能。所以我决定:你们的任何决定我都服从。”

  夏霁霏幽幽一叹,“好吧,我跟你说说我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