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75章 免费STM
  蔺笑嫣本想把林晨找了男友的事透露给叶风,后来想想还是罢了。第一,叶风自从来到中国就有意无意的避开她,这几年也就碰过两面通了不超过五次电话。找到他容易,每次都说自己在忙晚点打过来,结果一晚就晚到下次又是她主动打过去……况且情况不明她也没多少故事可讲。想一想自己真可悲,为了和他多说几句话,居然要拿林晨作话题来引起他的谈兴……第二,她对林晨那个小男朋友可没兴趣起争夺之心,就祝福他们感情与日加深天长地久吧。叶风留给自己好了。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输掉这场竞争。她要让无视她存在的叶风最后晓得:当初对她的忽视,到最后会让他多么后悔。

  昨天吃完午饭后她让那名随林晨而去的属下多注意一下林晨举动。那名属下趁他们从车上拿行李下车留意了那辆GM陆上公务舱的车牌号,回来时报告给她。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那辆车居然是中科奥瑞的。

  蔺笑嫣让秘书(总裁特助也配有秘书)把中科奥瑞的资料拿来。今年四月刚注入中科奥瑞6000万人民币风险资金,这家公司前身是中科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北京理工大学,以及北京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等五家高校及科研单位单位合作组建……她看到这里把资料合上,对秘书道:“替我联系上中科奥瑞负责人,我有事要跟他谈。”

  昨晚林欢林晨两人跑到王府井大街逛了一圈,老实说王府井比林欢六七年前来时变了好几变。那年景姑父在广州已做了两年生意,家里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98年暑假一家人到北京来旅游一趟,两天里一家人在这条大街上来回压了不知道几回。那次来北京让林欢这辈子第一次明白:原来街道还可以建得这么规模气派。北京玩完了后一家子一致都觉得不过瘾,又坐着长途汽车到北戴河避暑两天。那次旅游是林欢这辈子第一次出远门,表弟表妹也是。

  现在的王府井大街拓宽了,整洁了,也气派了,沿街两旁还刻意摆放了不少清末民初人物器具铜像。不过这条街从头到尾来回逛不到半小时居然就逛了个透,这让两人心里觉得实在有点名不副实,不过嘴里都没讲什么,说出来破坏气氛。林晨只要和他在一起,哈德逊河沿岸也好,王府井大街也好,一概无所谓。

  两人的晚饭就在王府井小吃街解决。排了20几分钟的队,点了一份粉丝、白菜青菜各一份和四斤涮羊肉。端上来的锅表面尽是微小凹痕,显得老旧,但还算干净;是那种红铜两边套个大耳环,里面烧炭中央加根大烟囱那种。又要了一小瓶二锅头对半分了。可能是天气太冷的缘故,一桌的东西被蚕食鲸吞一空,两人竟吃得平分秋色。

  吃完后,沿街两旁的商铺相继歇业,又搭了地铁到***广场。在寒风和路灯下转了整整一圈车抵消化消化。然后又原路返回到王府井大街,在首都剧场去看午夜场,终于如愿以偿的看了《哈里波特与火焰杯》。

  今天一早九点,中科奥瑞还是派原班人马来接他们。虽然北京的交通状况比上海好得多,这时段也过了高峰期,但从东长安街到中关村距离有点远,四人就在车上闲聊。林欢昨天一时没记住秦和张全名如何称呼,又不好意思拿出名片再看。今天一早专门记了一遍,男的叫秦关,女的叫张影。

  林欢又问了那台多功能一体机他们公司到底打算卖多少钱,还有需不需要办些麻烦的手续之类。心里好有个底,否则就像带个零钱包去采购军火般的心里不踏实。

  他的这些问题还是由张影应付,“您大可放心,不需要任何手续,这都啥年代了。不过需要进行个短期培训。价格方面,我看您也是真儿有心要,昨儿个又吃你们一顿特丰盛的,所以您还是找我们老板谈吧,您可别说是我说的。我拿提成是按计件拿的不赚差价,所以只有我们头儿才能给出最低价。”

  中科奥瑞整套设备卖了林欢1198块,让他和林晨俩吃了一惊又纳闷着。市面上一台普通300倍的光学显微镜都不止这个价。一早就在公司里候着这两位特殊客人,打算亲自接待对方的总经理姓赵,是个一脸精明的四十多岁秃顶凸腹男人。进了洽谈间后,和蔼可亲地对他们道:“这一千多块钱是资料教材费。机,包含一套双显示屏预装VER版的高性能工作站,已经由我们公司股东付过钱了。对方说两位是她的朋友。资料费我们也打了最低折扣。”

  林晨听了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晓得蔺笑嫣是怎么知道自己和林欢两人的行踪目的?她摇头道:“我们不能接受,除非劳驾您告诉我们对方是谁?”

  那位赵总有点为难的道:“具体是哪位我不清楚,是对方的下属代为传达的。设备款现在都已经进到公司帐上,如果想退货,恐怕会很麻烦……”

  “贵公司的这位股东是哪家公司能不能跟我们讲?”林欢问道。

  赵总迟疑了一会,决定还是把实情说了。一台设备四百多万,这种别人白送东西还不要的客户也够稀罕的。万一对方再僵持下去,公司只能把钱退回,要是对方最后又不自己付钱买,那可真是两头空了。他只好道:“是灵舵风险基金的高层人员送给两位的。”

  林晨想了会,灵舵十有八九就是的中文注册名称。这时袋子里手机响起,她一看是个陌生手机号码。按了通话键接听,果然是蔺笑嫣的声音。

  “东西没问题吧?希望你满意,就当昨天饭桌上唐突你的赔礼。”她在电话里慢悠悠的说着。

  林晨不露丝毫感情的道:“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不是让你收,是送给你男朋友的。不要的话就扔了吧,”她又笑了笑,“扔了多可惜呀。要不下回我去上海,你记得送我样东西就成。”

  林晨无奈,这样推来推去确实很烦。东西虽然贵重,也不是贵到自己承受不起的程度,就按她说的下次找个机会把人情还她就是。况且她也不想在这种场合下继续多说,于是道:“那好吧,先谢谢你,下回你再谢我好了。”

  讲完电话后林晨将实情原委跟林欢说了,林欢听了后不悦的道:“我和她非亲非故的,她送我这东西算哪一桩?而且,这本来是我自己的事,现在又落到你们的老账本里头……”他看林晨一直不发一言静静听着他牢骚,自己语气一软,“唉!好吧,不过你要答应下回你送他的东西必须由我来出。”

  林晨笑应一声好。

  旁边的赵总看了半天还是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不出差错就好,这笔总算成了。

  设备的托运由中科奥瑞解决,培训方面由驻上海办事处的人员负责。两人昨晚也算玩了差不多通宵,其他地方以后有机会来再顺便看看,就算不看,也没什么大不了。自然历史人文景点无论在哪个城市,不能免俗地都得布满人工斧凿的痕迹。这年头也不是什么都以大为美,论繁华和商机北京也不如上海。这儿确实没什么值得非玩不可的地方。

  设备的问题一尘埃落定,林欢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大展身手;林晨走的这些天公司里的事也积压了不少,尤其是收购协议马上要进入履行阶段。两人也没心思继续多待,商量后就订了下午两点半东航航班回上海。

  到了上海从机场回家途中,林晨在出租车上悄声问林欢道:“你姑妈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先跟我讲讲。”

  林欢沉吟了一会,才道:“跟你属于完全不同世界,很普通,却很伟大。”转而笑道:“怎么?你也会紧张?我们过年再去好了,给点时间让你缓冲缓冲。”

  林晨横他一眼,“我如果让你去见我家人,你紧不紧张?”

  林欢一听苦着脸点头,然后道:“我手上这堆糊涂钱明天我全转到华晨商贸名下,这下我彻底轻松了。你看孙华廷那边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要轻装入关,好好开创我的一片天,等发达了出息了再跟你上门去见你父母。”

  林晨接道:“你的一片天也要我帮你撑住半片。你就好好当个制表匠,我负责表怎么卖和卖多少。”想了想,还是补充地不够充分,再道:“别再考虑到底是谁依靠谁的问题,你这手艺一公开,到处有人抢着要。就用新公司的名义来做,你个人到幕后去。你除了原有股份外,按惯例这项目你还得加上至少30%的技术股。让我占个小便宜跟着你一起印钞票。所以这回应该是换我依靠你。”

  林欢转过头看她,她神色湛然,他紧了紧原本就握住她的手,“谢谢你。”他谢的不是什么多加的技术股。钱现在是生产工具,不管是谁的都多多益善,他只想尽快跨过初期积累这一步去实现他更多的想法。具体能分到多少利润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他谢的是她的体贴话。现在再去细想谁依靠谁都无关紧要了。

  他简单回了句,“我不会让你我都失望,放心吧。还有件顶要紧的事……”

  “什么事,你说。”

  “华晨商贸不符合我们未来走的方向,上市后能不能尽快变更个名称?”

  “你觉得什么名称比较好?”

  林欢道:“改两个字,华晨高科。”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要碰上机会,任何人类活动的领域都是合适的:他们究竟成为官僚、工程师、商人还是科学家,完全取决于环境。

  接下来一个礼拜林欢进入了空前忙碌又与世隔绝的状态。设备在第二天就空运到达。安装培训人员下午就到了林欢家中。一整套设备比林欢预想中小得太多,而且设备居然可在家用电压下工作。

  工作站的部分不算,整套设备只有三件:一个类似A3幅面大小的扫描仪的控制机箱、一个咖啡壶模样的探头扫描装置,在“咖啡壶”后侧有个可调整高低的悬臂,悬臂上方延伸出一套类似显微镜结构的光学辅助检测器。检测器的高倍镜头正好对准“咖啡壶”上端。

  林欢很想把负责给他培训的这位培训人员挖来当自己专用的品管员,这样能省下不少时间和精力。不过他要做的产品有点惊世骇俗,这念头还是打消了。最后采取个折中的方法:让他每隔一天来一次,帮自己检验些小试验品;这些试验品的复杂程度严格控制在这台设备满负荷运转情况下能加工的范围之内。当一种加工构想下的简单试验通过验收之后,他就按这种构想去扩大操作范围。当然操作出的结果只能由自己私自检查,然后再根据偏差来纠正。

  即使如此,也让那名培训人员已经吃惊得张不开嘴。这名客户的理论基础差到能用完全无知来形容,但经过两三天的入门培训,对方已经将试验用的几种样品基片玩得出神入化;不但能在上面刻蚀出异常复杂的图案,绝大部分的匪夷所思的原子堆叠方式是他见也没见过的。他通过离线图像分析软件来瞻仰他的“大作”,其复杂程度和美感,远远超过了自己单位里那些资深研究人员多年积累下来的成果。

  他在第二还是不知道第三次表现出这种惊叹时,林欢便只能让他留在单位继续惊叹,不再让他过来碍事。再叫他大惊小怪下去自己迟早要惹出是非,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无人打扰,有个绝对安静的工作环境。他这一星期里就只给林晨打过一个电话,述说了他在试验阶段出的这个小意外。林晨这一点他非常喜欢,甚至激赏。和她谈及公事时她语气一贯简洁得不能再简洁,公私分明,从不张冠李戴,一丝感情色彩都没有。这种个性形成的遥远距离感和现实中两人确确凿凿的亲密关系,让她的魅力更加凸显。

  林晨在电话里答道:“我来处理吧,不会有麻烦。”让这家单位缄口不再继续扩散影响的最好方式,就是找个军方单位下达指示,说这是项涉及国家最高机密的实验,给他们下封口令就行。

  林欢也给夏霁霏打过两回电话,无奈对方还是关机。元旦都过了一半,估计她心情还是不好,不会再让自己去找她。专门上了几次QQ,“霏常危险”的头像一直是灰的。他又通过公司值班人员查出她工作室的电话。打了过去表明自己身份。正奋战在工作室的一帮人马说,夏组长一直有和他们保持联系,并一直负责完善修饰一切,工作进度能保证。这通电话还是大有收获,他要到了小丫头杭州家里的电话。

  今天又经过上下午将近七小时毫不停歇的奋战。休息的时候估计了一下,第一册百科全书的部分已经录入了超过60%。电脑边安静地躺着一小片光洁的铂金——上回给小丫头做项链时剩下的材料——从外表来看确实看不出什么名堂。里面到底有多少海量内容,只有他自己清楚。每一张插图,在整个国际市场上都已经能称得上是最无用又最细致的纳米艺术品。他想想当初想得太幼稚了,一套32册卖几千美金……他敢卖别人还不敢买。

  起身离开书房在屋子里散步活动,边想着第二个划时代产品——微型纳米机器人的难点。看窗外斜阳逐渐拉出一道暮色,心里涌起一股莫名感触。走回书房拿起手机,不再迟疑,拨了小丫头家的电话。每响过一次他的心跳就比每分钟平均跳动次数高了几十次,因为他实在不确定接电话的到底会是谁?在第四声他快承受不住的时候,电话通了。他感觉心跳都停止了。

  话筒里传来一名陌生中年女人的声音,“喂,找哪位?”

  林欢迅速抿抿嘴唇,咽了口口水,忍住挂电话的冲动,艰难的说出一句,“请问这里是夏霁霏家吗?”

  “是的,请问你哪位,怎么称呼?我帮你去叫。”对方平淡中不失礼貌。

  林欢听到最后似乎有戏,勇气大增,“我是她的工作上的同事,我姓……林,麻烦您了,阿姨。”

  对方听他喊阿姨口气缓和了点,“好,你等等。”电话里一片寂静,没传来吆喝声。大概过了足足两分钟,小丫头久违的声音才响起。

  “喂,哪位找?”她的声音有些迷糊,估计之前正在睡觉。

  “咳,是我,终于把你找着了。”

  “哎,你要找我肯定能找着,就看你有没有心了。”她打个哈欠,打到一半又用手捂住嘴。

  “我是不是彻底被放逐了?能不能去找你?”

  “别来了,我过两天就回去,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她说话的语气让林欢都能想象出她的姿态神情,肯定是眯着眼睛在那对电话里的自己摆摆手。

  “重要的事……是不是坏消息?”他心头突突突的又开始跳动了。

  “是好还是坏要看你了,大后天见吧,我火车票都买好了。”

  林欢问了她几点的车几点到上海,他去接她。她让他等等,回房去拿来车票,直接照车票上的车次发车时间念给他听,然后说不晓得几点到,快到的时候再给他电话。两人又聊不到三句。后来她说她昨天通宵了,还想再睡不想聊了。他知道她犯困的时候一向六亲不认,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说了再见。她嗯了声然后挂上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