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60章 又买房
  这礼拜天是圣诞节,对过的和不过的人来讲都不是多了不得的事,不过本年度让林欢最忧虑的一天还是悄悄逼进了。这天要怎么和平过渡,他一直尝试着各种办法:

  第一是出差,可谓一劳永逸,万无一失。但是林晨不批准他出差,理由是:没有必要的差可出;而且一到外地元旦客运高峰马上就到,回来的机票买不到,你就得在外地过。其实这理由根本不成立,他也不敢争辩,怕一逼急她会说出真正的理由。上次吃饭时她就说过有旧账要和自己算,应该就发生在这两天。

  她说到客运高峰他心里又一紧。客运高峰的原因是大家都在全国范围内乱蹿,乱蹿的原因是元旦是长假。这长假可是法定长假,就是说,不管什么内外资公司工厂统统必须放足五天以上的大假。她们俩估计到时都要闲下来……这五天每天的过关难度都不比圣诞节小多少。

  第二是分散火力,可谓兵分两路,齐头并进。圣诞节和圣诞夜可是两天,而且都是周末。可以这样:约A周六,约B周日,或者反过来。不过……即使她们“服从”安排,问题是……自己搬家搬那么早干吗!除非和林晨每天成天在外头傻逛,否则一回到自己住处,住对面的小丫头直线距离离自己家不到5米,那头变身怪会生吞了自己。

  想起她们两人上次的第一次碰撞产生出的巨大杀伤力,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搬进新居有个习俗惯例就是要撩锅底,或称温锅。就是把所有亲朋好友邀请到自己新居吃一顿,席间对屋主说上些祝愿的话,最后作鸟兽散去。

  现在连撩锅底都成了大问题!难道分两次请?这房子风水太差了!才一搬进来一天,给人感觉就像天要塌了,夜沉沉看不到头。……等等!想起买这房子的时候……人家都精装修,只有自己这户是毛坯。据说前任屋主出了一件重大事故把房子退了,到底是什么事故?和这房子有关吗?如果和这房子有关,岂非和自己也有关……此时正是深夜,这一想开怎么感觉背后毛毛的!

  他躺到沙发上让背有个依靠,嗯,厚实透着柔软的质感、淡淡的皮革气味都不错。LV的沙发,这点是他特别要求的,自己对其他家俱都无所谓,单单沙发这项,他苛刻了点;三人位和单人位一长一短沙发,外加一张莫名其妙的茶几,占了付给老杨所有款项的一半——具体数字他不好意思说,也决定对其他人保密;而且沙发还不是整套,少了好几件其它更加莫名其妙的东西。

  沙发问题的回想驱散了些许寒意,最后又想出最后一个办法,保证可行。那就是随机应变,可谓任人宰割,听天由命……

  自己的新居怎么住都感觉像住别人家里似的,也许是太新太贵气;就像《新基督山伯爵》电影里,男主角唐太斯经历了13年的冤狱生活,骤然大发一笔搬进了自己买下的豪宅。某天夜里他的仆人走进他房间有事禀告,发现主人习惯性的蜷缩于有着豪华雕花立柱的床下。

  自己躺着的这张沙发和另两件凑起小半套的单价,甚至超过了上礼拜送去苏州给姑妈的钱。一想到姑妈,浑身又难受起来。拿起电话拨了老杨电话。

  “喂,林欢?”老杨有点诧异,“是不是房子有什么问题?”

  “没没,这么晚了不打扰你吧?”

  “才11点多不算太晚,不会想找我闲聊吧,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看,你们事务所有没有替客户选择、交易房子,再进行家装?”

  “哈哈!你提的要求真怪,除了你这种大忙人,谁会需要这种业务?买房可是大事,没完没了的挑选本身对一般人来说也是一种乐趣。不过,为了你可以单独替你服务一次。怎么了,还想买房?”

  “不是,我想替亲戚买,不过对方估计不了解当地的房产状况,我也不太了解……”

  “在哪里?”

  “苏州。”

  “嗯……”他沉吟了一会,“好吧,我们那有共享信息的合作公司,我把你介绍过去如何?”

  “呵呵,最好还是你亲自出马吧,价钱方面好说。”

  “……好吧,有什么大致的要求没?”他勉强答应下来,现在林欢不单是客户,也是朋友、将来说不定还是大客户。他的生意人直觉。

  “环境要好、200平方以内、价格不能过高、付款用按揭、新房二手房都行。”并不是他小气,要是一次性付款买个别墅豪宅再来一通豪华装修,他敢打保票,姑妈绝不住进去。

  “新房的难度比较大,二手房的交易比较费事些……装修呢?”

  “就是费事才找你,这样吧,所有发生的交通费用和过户交易的代办费等等,我给你总房价的2%,如何?”

  “其实你花的这是冤枉钱,你在苏州找个中介来办花不了这么多。”

  他这番话林欢没听进去,自顾自继续道:“装修看起来不能豪华,但是用料要用最好的,这点比较有难度。我的亲戚没车。”

  “哎!好吧,我接了。没车的话苏州新区不大方便,我帮你找找老城区繁华点的地段。”

  “能不能尽快?最好这两三天定下,我周末要去趟苏州,顺便可以看房,然后马上买了,就开工。”

  “啊——唉!好吧,果然是你的风格,我明天一早就托人找,找到几处合适的我亲自过去再筛选一次,然后我马上联系你。”

  “呵呵,给你添麻烦了。我知道你不怎么爱做家装,更何况在外地。”

  “没关系,跟爽快人合作另当别论。那就先这样?我看苏州的朋友睡了没,我马上问,我白天起得晚。今晚一说让他明天一早马上去找。”

  林欢再次道谢,挂了电话,心里总算踏实些。一直都忽略有钱的好处,这段时间以来,买东西掏钱唯一有印象的一次,就是买那提到姑妈家的两篮水果;而去香港出差那次,所有费用全部公司报销。平时花的小钱就是吃饭、加油;大点的钱就是买烟,一次买几条;最大的数目就是进出NE的货款——这些统统都用刷卡消费或转帐,刷到现在的结果是——自己已经对钱完全失去概念。

  可以多帮助别人自己心里也蛮爽的。慢慢帮起吧,先从身边的人开始。

  第二天早晨,林欢步行到公司上班当晨练。小丫头昨天夜里没回家,他躺客厅沙发上侧耳倾听到大半夜才沉沉睡去。她真的够忙的,自己把公司这么大的翻译单子交给她,现在也不晓得是不是正确。公司一付她预付款,她就给自己买了部手机。后来自己在网上搜索过型号,居然要6000块一部。林欢知道她一向过得很省,虽然她收入不低,但一个月贷款按揭、往家里寄钱、置装费、护肤品,以及其他杂费下来估计也所剩不多。

  从这点比较,这部手机的价值比林晨送的表要贵重得多。想起这些,提醒今天记得要去买圣诞礼物,过两天发生大战也罢,起码得赶紧把礼物送了……

  在办公室花两个半小时把该处理的事做完——给自己亲自煮杯咖啡、看过十四封供应商发来的电子邮件并回复了五封、对比选出了几个印刷样稿、决定了上回电视台广告部送来的广告时段价格表上的其中两项套餐,最后干了一件最复杂的事——用写个十二页的策划案初稿。

  之后的时间,他开始思索着送哪类礼物给她们比较合适。

  中午下班他终于完成一直未完成的夙愿——吃公司定的盒饭。他发觉这盒饭好像老躲着他,已经定过不下五次,但每次都鬼使神差地被其它事支走没吃成。这回铁了心要吃上一回这神秘的盒饭!林晨一上午又没来公司。他把手机关了,桌上电话话筒拿起搁一旁,做好万全准备坐等非同寻常的午餐。

  也许是伴随着神秘的宿命感佐餐,他觉得盒饭的味道好极了!饭盒上印刷着菜谱,列了不下20种套餐。从开动到结束,只花了20分钟左右,果然省时,对盒饭的评价更上一层楼!就像一份粤珍轩里880一盅的鱼翅捞饭,其用料不管如何珍贵复杂、厨师手艺就算无与伦比的高超,顶多觉得物有所值罢了;但是有天你在无锡街头发现有种叫鸿运大包的东西——一块五一个、个头狂大超过馒头、馅厚汁多味浓,连吃三个都脸不红气不喘,腰杆挺直。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物超所值。

  下午时间高蔷打来个电话,一聊将近一个小时。主要争论最新合作的那起案子,就其中具体一些采购品价格讨价还价。有些东西的报价确实太不合理;一个在零售网点摆放用来宣传的小型易拉宝报价居然要150!硬纸质的促销架要45一个!还有其它……毛利也吃得太高了,起码都对半赚,有的甚至还不止。

  高蔷软磨硬泡的功夫确实惊人,甚至邀请他圣诞节一起出去吃喝玩乐,她说记得他上回失恋了,圣诞节期间他的心情由她负责了。林欢听后心里苦笑,这招对其他人有效,对我恰好用错对象。我躲都躲不过眼前这劫,怎么可能还会再添上个麻烦?

  原则还是原则,最终20多项的小东西整体平均价格又砍下来20%,总算对公司有个交待。

  打完了电话正要休息会儿,老杨的电话接踵而来。他说他目前人在苏州,房子已经有着落,问他是不是马上过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