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58章 好朋友
  王小杰实在觉得老韩——嗯,老韩,他现在算自己哥们了——实在是个非常不错的朋友。朋友有几种:一种是用来陷害的、一种用来出卖的、一种是拿来利用的,而最高级的朋友——是拿来排遣寂寞的。

  老韩不但是高级朋友,还是掺杂了其它很多说不清味道的朋友。好吧!有个朋友也不错,学校里直要憋出病来的日子至少不会太难熬。他总结一下这段迟来又难能可贵的友谊:这朵友谊之花之所以盛开,他研究了花下土壤,总结出几个有益的成分:

  第一是有钱,虽然自己也认识不少人模狗样的成功人士,那些人说是有钱没错,不过大部分还是想从他身上挖走更多的钱;还有,连小便宜也占!难道公款就他妈的不是钱?每次出去一起喝酒嫖娼都是自己出血!或者把自己当根电线,借自己连接老爸那台功率强劲的摇奖机。嘿!都去摇吧,看谁能摇出什么大奖来……

  王小杰其实不在乎钱,不过老让自己买单心里就太不是滋味了!这种朋友马上在他心里降为马仔。经济上都不对等,还谈什么地位对等,和自己平起平坐?还好,老韩不是这种人。

  第二是志趣相投,说是相投,不如说自己投向他那多些,老韩不晓得哪来那么多的新鲜玩意?随便举个例子,比如游艇这东东,自己就从没想过去玩玩。上礼拜老韩带他去爽了一次,虽然那些乌七八糟的鸟法律害得他们只能在苏州河和黄浦江上各爽半天,不过那感觉……老韩还带了他公司两个漂亮妹妹作陪,虽然很嫩,不过一看就知道不是出来卖的。这调调,他喜欢;这老韩,唉!真不错……

  什么时候能出海就好了,到时候多带上几个妹妹……这点得问问老爸看看有什么内幕消息没。

  第三有共同目标,说共同的敌人比较好明白。那两个冤家居然和他一家公司,哈!不是说天下有这么巧的事,老韩就为这第三点来找自己的。这个朋友终于不是让自己出全力的:是合作。嗯,合作这个词,他蛮喜欢的。老韩和他们有什么过节他没多问,他们之间过节的大小不会稀释自己的过节。其实不是他不想问,而是因为……他怕问了老韩后老韩反问他。总不能说因为自己喝醉被打,第二次又当场吓傻差点被打,于是产生了过节……

  如何对付?自然不是去二打一。老韩说他们公司正准备收购一家上市公司……

  王小杰其实并不笨,只是理解力记忆力差点,简单来说就是智商不高。他听到最后忘了前面;韩劲锋再给他说一回,这下刚说前面的因果缘由他又催促着,“别说那么多废话,直接讲要怎么办吧?”敢情他又忘了刚才正是他听到后头一头雾水,要求自己重新解释前头的?韩劲锋虽然有点想打他,不过也放心了些,宁可选只暴走的猪当合作者,也不能找只狡猾的狐狸陪身边。林晨那个女人就是只狐狸,他忿忿想着。

  第四么,这些已经够了,等老子以后再发掘吧,哈哈!

  林欢下午又请假了。漫无目的驾着车在市区压马路,虽然这台车给小丫头说得可以直接开进报废场去,不过,他发觉自己的爱车——他都快爱不起来了——还是非常吸引眼球。虽然还不至于引起尖叫,不过那种热烈的目光简直可以熔化汽车板金。

  在复兴路上遇到一辆樱桃红敞篷的350,一位靓女单独开的。她从后面加速直至与他的车并行,不停的在喊着什么。他按下窗户玻璃,一听人家正夸他车帅,“运动版的路虎!”朝他竖起大拇指,然后手一挥,一加速就把他给甩了。他摇头自言自语:“我这还运动版……晕!唉,磨合期就不和你计较了。”

  (有人会说,太扯了!大冬天开敞篷车,有病?BENZ敞篷系里,座椅加温是标配,位于头枕两侧送风口吹出的独特暖风流,就像两条大围巾把驾驶者的身体包起来,也是标配,所以不会生病。)

  他正在想怎么自己去试车载电话的效果,陈冠浦就打来电话。他说他终于想出一个方向,让他晚上有空到他家去谈。林欢答应。他现在喜欢赏深夜里在他家小阳台上抽雪茄的感觉,好像在那讨论些什么,什么就能实现似的;有种掌握全局的奇特感受,他相信老陈同样也爱上这氛围。找个时间自己也该买点雪茄贡献,老抽他的不好意思,看得出那些都是他的宝贝,烧一支,就少一支。

  其实林欢自己倒有一个方向,只不过说出来太过骇人;而且具体的操作细节没想好。如果把所有细节想通,再操作成功的话……他有绝对信心不垄断市场,因为他最担心的就是垄断市场。这个方向越想简直越可行,差的几乎就是全身心投入去身体力行这一步。且看看老陈的是什么,自己的B计划当秘密武器暂时先搁着算了。

  没有音乐听,晚上记得去买点CD。车内格外安静里突然的嘀嘀两声也格外明显,油表指针指着底端的E字母,正闪烁着,显示车没油了。记得下午刚开出来的时候虽然油箱不是满的,起码也有三分之一。

  这车的油箱容量起码85升,看了里程表总共才晃了150多公里,然后将近30升的汽油就没了?加上折旧来算……这比坐出租车在路上兜风还贵!

  买辆车花了142万,结果对方送的促销品只是1/3油箱容量的汽油……自己公司可大方的多,否则自己怎么会买车?

  以后还得准备两个油桶加满油放车上,应付这只油老虎!他也搞不清到底是开暖气比较耗油还是冷气,反正把空调空气滤清器都关了,按下窗户玻璃,因为正抽着烟。现在他就像那名叫“风中散发”的印第安人,簌簌发抖地满世界找加油站。过了一小时左右林晨打他电话,说晚上有事就不去兜风了。

  此时他心烦意乱着,此话正合他意,多说两句都没就答应了。他的车抛锚在路上,陈冠浦正开着他加满了油的车过来,带着橡胶管准备来救援。

  林晨与孙华廷一行人今天下午刚拜会过主抓国有资产相关方面的副市长。无巧不成书,这位副市长居然是王文杰。今天的碰面不算顺利,恒泰发展的四大股东代表只来了一名建行分行的股东代表,其余三名不是在国外考察就是在北京蹲点。还好他们今天的目的只是先认门认路,四名股东齐不齐都要来一趟。由于股东不齐,建行的代表也含糊其词,谁都不愿意当出头鸟。是否转让股份,四大股东必须事先通气商量,尤其关于转让价格方面,必须仔细评估。

  林晨没露出自己真正底牌,王文杰也就表现的不冷不热,他心里嘀咕着:“收购问题还需要开常委会讨论研究,而且这家华晨商贸是什么来头,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过?”最后三方该尽的礼数都尽了,也就够了。

  要收购一家上市公司过程很繁琐,详细写出又要被拍砖说在凑字数。我们作个最简单的比喻来说明流程:

  A是收购方,B是被收购方合称。

  A说:“喂,你们合伙出资的公司卖不卖?”

  B说:“行啊,不过我们要琢磨一下卖多少合适。”B私下窸窸窣窣商量一阵。

  然后A和B决定交易了,但是管着B的行会老大不通知可不行!,同样管着B的地方行会及行会分支结构也必须通知。否则以后他们来收管理费发现B事先拍屁股走人,B以后再也别想在这地头混了。

  如果行会老大半个月内同意,A和B就可以开始交易。如果B要卖出的公司实在比较糟糕,行会老大们可以让A在买下30%股份后,不必完全买完B的股份,就当作帮忙B甩掉包袱,B自然也乐意。

  行会让B的公司放大假,期间铁匠铺会打块新招牌给A;B公司的旧伙计、生产工具、帐册等,A也要搞个明白。

  期间和最后两次B必须作出类似通知:“亲爱的小股东们,我们要把商号卖了哦,你们自生自灭吧。我们可是提前说了,老大们也同意了,嘿嘿……啊——什么?已经卖了!太好了!喂喂我说你们这些小股东别闹了嘛,大家好聚好散,欢迎下次再来合伙。又牢骚什么?你们以后怎么办?你们去找A吧,这里的一切都不关我们的事了,再见!”

  林晨回到公司,她最熟悉的四位下属已提前在办公室等她,自己桌上又摆了一份资料,照旧粉红面带朱红暗纹的牛皮纸袋。没情况发生四人不会同时出现,一出现这牛皮纸袋就少不了。林晨也没多说,坐下后抽出资料开始翻阅起来。

  “韩劲锋怎么跟王文杰的儿子混上了?”她看着手中的卫星照片,每张照片底端都标注了红色数字表示日期时间——从上星期六下午五点五十一分直到两小时前,一共十来张。其中一张林晨看得特别仔细,原本蹙紧的眉头骤然一松,笑了出来。

  延安高架上林欢正对着抛锚的车无可奈何,独自蹲在路旁抽烟,一边打着电话。怪不得她跟他说晚上没空一起兜风,他语气没丝毫回旋的就同意了。为此她还气苦了一会,以为他晚上约了不该约的人,看来自己太多疑的毛病要改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