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33章 狙击 上
  “我是方韵容,很高兴认识两位。”她伸出手主动和两人握手,对他们的尴尬视若未见。

  三人直接换了张大张靠窗的桌子,陈冠浦道了声不好意思说自己忘带名片,林欢从没印过直销身份专用的名片,只好将公司名片与她交换,两人分别接过她递来小而精致的方形多媒体名片光盘,陈冠浦看了正面的印刷后道:“方小姐很了不得,三钻阶位!”

  他怕林欢出丑,不知道这三钻是何许来历,自顾自的解释道:“三钻要拥有15组相当于NE的高级销售经理组织的架构,每个月的业绩至少要达到130万左右的PV或105万左右的SV。PV是销售额,SV是销售净额。仅次AM最高的大使位阶,相当于NE的蓝钻,不过难度更高。”

  可惜林欢对NE的高级销售经理组织其实也没概念,估计陈冠浦知道后会吐血。

  方韵容笑得很迷人,“陈先生非常了解AM,佩服!”

  陈冠浦大言不惭的道:“我对国内十家已拿到或有希望拿到直销牌的直销公司都有研究过,从奖金制度入手是研究一家公司最快速直接的方法。”

  方韵容再次面露佩服之色,然后马上进入主题,“我今天邀约的目的我直接说出来好了,否则让两位抱着猜疑的心情用饭实在过意不去。”

  陈冠浦和林欢对视一眼,心里都想道:“刚才的肉酱意粉确实好吃,继续再点它。”

  她接着道:“其实三钻的头衔我是继承我父亲的,我更有兴趣的是NE这一块,事实上我是张天河先生和其他数位NE高阶制销商低价货源的最大买家。”

  此话一出林欢和陈冠浦同时吃了一惊,而方韵容似乎很满意他们的反应,“第一个月两千万的额度,你们是否有兴趣接下?价格随行情浮动,这个月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还是按41折跟你们收。”

  林欢和陈冠浦面上沉吟着,林欢伸脚过去踢踢陈冠浦的脚,没想到后者也同时伸脚过来,两只脚在空中相遇。

  “好,我们答应!”两人一起出声。

  这次出货的利润非常可观,陈冠浦连夜安排货源,连同其他三位一起原先给林欢供货的收购商全都揪了出来,甚至电话打到美国跟他的上级团队求助。

  陈冠浦道:“老头子给了我几个其他出低价货的联络方式,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这下有些麻烦了。”

  林欢一直在思考着,听他在旁边喃喃自语才发现他的电话轰炸暂告一段落,“你说日本人在上海扫货,除了白送之外我想大部分的货应该也是拉回日本消化吧?”他指着电脑屏幕,“这是日本NE产品的行情,比国内高出一截。”

  陈冠浦摇头道:“日本排斥中国制造的NE产品,他们一向认为中国制造的东西成分不实——即使是NE的东西也不能例外。日本人的屯货一般出到印尼去。”

  林欢哂然笑道:“他们那群猪头怎么想随他们去。既然日本的直销商这么有实力,他们手里的屯货熬到年关过后涨价再让他们出手岂非便宜了他们?我们不如去收他们的,年后价格直涨,他们将来的利润我们现在帮他们套现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事。”

  陈冠浦嘿嘿笑道:“年后涨了没货套现,不光是有意思的问题,起码一大堆人要收拾包袱回东洋。有个朋友开的翻译公司,听日本人找汉奸翻译的故事就是听他讲起的,我来接触试试。”

  “我一直在想怎么把他们驱除出境的问题,现在僧多粥少,这些外来户在我们的地盘上蹲着也不利于价格稳定。”林欢边思索着。

  “当然有办法,你第十六位第一代帐号一直没让你开,知道为什么吗?我刚让老头子尽快帮你在美国免个人所得税的州转让一群正式业代挂到下面,以后大部分的业绩往第十六条做。第十六条达到领袖级别考核的往下六层公司会多开设一个BABE虚拟帐号;这个BABE帐号往下提六代5%奖金,你再往下提一次,加起来等于六代10%,又免所得税,以后你进货成本会更低。”

  陈冠浦妻子端出宵夜让他们吃了,交待着别聊太晚,注意休息。

  “BABE帐号必须在美国进货的话岂不是很麻烦?”林欢问。

  “老头子底下有帮人帮他做这些事,尽管交代让他们去做就是。”

  “那邮寄费用的成本呢?”

  “邮寄当然不可能找正规的AL,我认识更好的实惠的公司,不急要的大宗低价位的走海运,高单价小东西可以托一帮进进出出的朋友带进来。”

  两人又商议了许多细节,直到陈冠浦客厅墙上的时钟指着两点十分,林欢才起身回家。

  林欢一早起床才想起今天请假,赶紧洗漱换衣服出门,在去银行保险柜准备把所有剩余的外币取出的途中给林晨打个电话。

  “哎!又有难开口的事要麻烦你,不过就算你为了你的4%出一下力吧。”

  林晨呵呵一笑,“又有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这两三天我和陈冠浦又要出一大批货,我这里有价值800万不到一点的港币和美金,你能不能帮我换了?”

  林晨在电话里沉吟了几秒,“你想按什么汇率来换?我投资的钱你都花完了啊?”

  林欢解释道:“不是想按高汇率兑换。数目比较多,去银行的话太慢太显眼。随便就行了,但是要尽快,能不能今天?”他接着解释,“最大的一批货对方要2000万,是按低价价格折算,零售价大概就在六千万了。你那500万这次也要一起搭进去。”

  “哎!这么复杂。中午我找你吃饭好了,你把你的钱准备好,我中午把钱带过去给你。我说没什么风险吧?金额这么大要小心点。”

  “没有,买家今天要先付300万订金,所以……你有没有什么值钱点的东西?借我抵押两天……和买家钱货两讫之后就还给你。”他吞吞吐吐的,自己都觉得难为情,这已经不是帮忙,是拉人下火坑。

  “算了,我这台车估计还值点钱,一起留下来给你好了,你让那位姓陈的开,其余一半你也该让他拿点什么抵押啊,别老充当好人。我坐地铁回公司。”

  “十分感谢,我这几天也打算买台车练练,没车是有点不方便。”

  “对了,帮你买了一张江苏泰州的驾照,明天来公司顺便拿了。过几天我陪你去挑车子。”

  林欢到银行保险柜把钱全部取出往回走,陈冠浦也起个大早打电话找他,林欢让他别开车,中午有另外一台车让他开,顺便可以抵押。陈冠浦说自己唯一的房产证也拿着准备抵押了,其他几套房子都是按揭买的,房产证还在银行押着。林欢问他在什么地方见面?他说10点到徐家汇汇金百货地铁出口,他已经联络了一个汉奸,下午就让他领着去日本人公司买货。

  从地铁出口走出发现走错出口居然上了东方广场,看到远远的陈冠浦和一位小平头正站在路中的人行岛四面观望,他打了个电话给陈,跟他说干脆到港汇顶层第一次见面那家西餐厅去谈。

  电话刚断又响起,一看显示是夏霁霏家里的电话,连忙接听。

  “没良心的东西!足足24小时不跟我联络,现在在干什么?”她在电话那头小声吼着。

  “我以为你还在睡觉啊,怎么敢吵你?我今天请假,在外面忙着,还在弄另一批‘非法交易’。你在干什么?”

  过了马路,陈冠浦看他在打电话做个手势,意思是他先和汉奸上楼。那位汉奸也冲他点头招呼,林欢也点一下头对前者表示了解,对后者表示回礼,然后干脆在进大门的台阶上坐下,掏出烟点着,便抽边聊。

  夏霁霏在电话里继续道:“我昨天下午就起来了啊,把手上剩下的翻译的单子都结束了,然后告诉经常往来的客户说我要出国休假一阵,准备等着你给我的大单子。对了,我联络了几个朋友说了这大单,不过他们的兴趣不大,而且抽不出那么多时间;要重新了解游戏制作这方面的相关内容,除了本姑娘外没几个有胆识的家伙。”

  “没关系,昨天刚听说有个朋友的朋友开翻译公司的,我替你了解一下,可以的话就让你率领好了。”

  “你有没有想我?”她冷不丁回了这句。

  “想啊怎么不想?我们的革命还未成功呢。”

  “你这没头没脑的大尾巴狼!对了,一有时间赶快来我这报到!我的灯泡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换啊?”

  “哎!一直不换你一看到才会想起我嘛。今天傍晚我争取归队!”

  “好了,你去忙吧,傍晚我再打你电话。”

  还在那家拐角气氛不错的西餐厅,陈冠浦和汉奸坐在靠窗的位置。林欢径直走进绕到他们面前和陈冠浦并排坐下,少不了又是一番客套介绍加寒暄。林欢也不晓得自己喝的东西叫什么,满嘴没滋味。林晨12点或者提早一点下班,想着还有一个小时左右要如何应付。他对汉奸滔滔不绝对自己老板热情洋溢的奉承之词全无兴趣,便把他丢给陈冠浦区应付。

  又坐了不到十五分钟,他对两人道:“我朋友一会要过来一起吃个饭,我到楼下接她一下。”

  陈冠浦知道林晨一到他们俩人还有其他事情要办,而且再拉个人来这受罪也不道德,于是悲壮又体贴的道:“你们吃你们的吧,我们在这吃完,我等到方小姐一联络我后我马上通知你。”

  林欢在漕溪北路东方商场边上的招商银行门口等到林晨,她下车将车后门打开,四个黑色的厚帆布手提包整齐的排在后座后方的空间。林欢将手里的旅行袋一起放到车里,“你把车门关上,我进去银行让保安出来帮忙提进去。”

  800万整的现金存到林欢帐号,林欢的外币存到林晨帐号,外币用手工辨别真伪费着不少时间。林欢到另个窗口准备取7万找给林晨,她拉住他摆摆手道:“算了,按高汇率换给你,别找了。”

  “这怎么行,生意一是一二是二。”

  “那好吧,存到我卡里,那么多现金不好带。”她无奈的道。

  林欢到柜台转好帐,将卡还给她,她问他道:“要不要给你增资?4%的利息确实很高,有几个手里有闲钱又懒惰的朋友听了都有兴趣。”她说朋友当然是托辞,不过家族确实有太多的游资不晓得该往哪投。现在看他做得有声有色的,拿一点点出来做个小投资都是可有可无的事,况且她也乐意。

  “要投就投笔整的好了,期限三五个月就够。”他当然也是乐意非常。

  “晚上帮你问问,明天给你消息。”

  林欢丝毫不惊讶她的效率,既然她说明天,那就一定不会拖到后天去。

  走出银行在门口想了足足一分钟,实在想不出附近哪有最高效解决吃饭问题的地方,只好又过了马路。港汇广场倒数第二层也是一整层吃的。上楼后选了家韩国烧烤店,却要了个火锅,随便吃了起来。

  “下午四点本来要到浦东机场接两位总公司过来的高层,现在车都没了,只好让公司公关部过去接了。”林晨优雅的擦嘴角,然后拿起镜子和口红低头补妆。

  “真的给你添不少麻烦。”他坐在她身边,凑过去在她脸上迅速亲了一下,她手一抖口红画歪了到嘴唇外。

  笑靥如花像个小姑娘一样,她脸上浮起两片红云,不知道是暖气和火锅的火力太足,还是太久他没主动亲近过她?她招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结账然后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下午原本有事,现在又不想回公司。你下午交易的金额那么大,为了保护我的投资,我也要跟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