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28章 风云际会
  甲、乙两个年轻乡下人一起挑水去城里卖,一桶卖1元,一天可以挑20桶。

  有一天……

  甲:“我们每天挑水,现在可以挑20桶,但等我们老了还可以一天挑20桶吗?我们为什么不现在挖一条水管到城里,这样以后就不用这么累了。”

  乙:“可是如果我们把时间花去挖水管,我们一天就赚不到20元了。”所以乙不同意甲的想法,就继续挑水,甲开始每天只挑15桶,利用剩下的时间挖水管。

  五年后,乙继续挑水,但每天只能挑18桶,可是甲挖通了水管,每天只要开水龙头就可以赚钱。

  林欢不知为何最近都流行讲故事,笑问:“这故事有什么寓意没?”

  陈冠浦道:“当然有了,那就是:如果你不满意现在你的生活,就要不满意三、五年前你的决定;如果三、五年后你想过不一样的生活,就要从现在学习改变。”

  林欢道:“嗯嗯,很有道理,也很有煽动力。”

  陈冠浦又道:“人生里除了死以外,没有一件值得认真的事;我们不过是在大规则里进行着小游戏,把游戏玩得高明点,多增添些娱乐含义。”

  林欢道:“你这是已经站到一定高度上来看问题了,脱离群众基础,曲高和寡。”

  两人的座位正好连号靠着,林欢23A靠窗,陈冠浦23B在他右边,两个多小时的飞行路程有人作伴就不乏不困。

  飞机在机场降落,林欢像个导游轻车熟路的带着他东绕西转着,不一会两人就逃离了商店杀人迷阵,然后照坐机场快线,陈冠浦更加大惊小怪的指出了美金和港币车票价格差的极度不合理。到了香港站林欢熟门熟路的带他又从G出口出站,同样到上次那家'sof扒房搞定午饭。吃完后要离开前他直接打酒店总台电话,让酒店叫一辆出租过来,再跟陈冠浦解释一番为何要采取这种不实惠付双倍车费的叫车方法。

  陈冠浦忍痛定了一间位于较低楼层的普通海景客房,虽然有普通两字,一晚的全部住宿代价也超过4000港币,他不爽的道:“要不看这里离会场这么近你又住这,我绝对不会当这种冤大头!”他快算心算着,“两天房价,按固定利润率以78法则计算,……十个月后可以翻一倍。”

  林欢安慰他,“我在这的所有花费全是公司报销,吃饭交通费你都可以蹭我的,总共算下来还是合算。你住这里面子也足,到时候从会场约人出来谈场面也过得去,算起来应该说是糅合了一部份投资的花费。”

  陈冠浦看他一眼没说什么,林欢又道:“不过有个问题我不了解,直销商大会在国内随便找个地方开都比几千人劳师动众跑香港来要方便,为什么非跑出境?”

  “法律问题,国内一切私人集会不允许超过50人,否则即为违法。哈哈,50人的根据从何而来就不晓得了……”陈冠浦解释道:“卖茶叶蛋并不困难,但想开成7—11的连锁店就不容易。”

  “我猜你下一句话要说‘知道’并不等于‘了解’,‘了解’不等于会马上付诸行动,对不对?”

  “……没错,让我看看4500人民币一天的客房马桶是不是镶金的?”他拿出房卡在门锁的感应孔前晃一下,两人进门。

  这次的亚洲年会参加者有将近5000人,汇集了港台内陆、东南亚各国以及韩国的高阶直销商。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一向以NE业绩世界老大身份自居——这也是实情,NE世界上最强的前两名领袖阶级的直销商都是日本人——所以除了美国世界年会之外,从来不屑参加其它地区年会——尤其是亚洲年会,日本向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亚洲国家。不过这次居然率领了声势浩大的团队远道而来参加。

  陈冠浦给林欢一份会议资料,一边解释着历年的年会情况,“这些日本人也开始重视中国市场了,再不情愿也不能逃避现实。”

  “你说的是不是那边黑溜溜一排穿风衣的矮个子?”林欢目光移到另一条进场走道上。

  “除了他们还会有谁白天戴深色眼镜?没近视的也要求戴平光镜。他们非常重视团队形象。”陈冠浦讥诮着。

  这次年会的主题是:超越自我,飞越无限。任何会议都不能免俗,首先还是有头面人物轮番登台演讲,主要的内容讲述公司重大政策,内地市场展望、奖金制度调整,以及WTO并轨后新市场的机遇挑战。底下的掌声比起其它陈腔滥调的会议真实许多,毕竟会议内容与自己利益相关。

  在颁发了不少直销商奖项后,接下来是直销商自己准备的余兴节目,除了稀松平常的独唱和朗诵外,比较突出还是团体表演:年纪偏大的来几段京剧《林冲夜奔》节选、有艺术修养的集体跳一段芭蕾《天鹅湖》曲目、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换上全身鲜艳宽松下坠的衣服上台表演自创动作的街舞。

  余兴节目之后是抽奖时间,根据台上摇奖机摇出的号码与自己入场券编号相互核对,奖品一共有四等50个名额,连续四位号码号码全中的特等奖品是价值5000港币的NE网上订购礼券。林欢和陈冠浦相对苦笑摇头,他们连末等奖抗结石牙膏都没中到一支。

  接着继续颁发最具潜力直销商奖项,林欢听到自己名字被主席台第一个念出,陈冠浦在旁边推他一下:“上台领奖去喽,赶快想几句感言说说。”

  受表彰的最具潜力直销商一共有八位,林欢是唯一一位内地直销商,其余七人日本占据了五位,其余一位来自台湾,一位是香港本地直销商。达到这个奖项的标准是:加入NE未满半年,团队和个人当月业绩总合超过10万美金,公司奖励5千美金津贴返还。

  主持人很会调动场上气氛,专抓着林欢不放,因为八人中他看起来年龄最小。场下的注意力最后被主持人的一句玩笑话吸引住,“这位林欢先生其实一个人就能囊括这个奖项的八个奖杯。”场下顿时掀起了一小片骚动,主持人还不放过他,“他到专卖店进货事先还要通知,把上海所有店的同类货集中起来,甚至有一次还是从工厂直接出货……”他将麦克风靠近林欢,然后问道:“能不能麻烦林先生告诉我们,你那次买的是什么?有多少数量?”

  林欢迟疑了一秒,这样大出风头是他始料未及,看到不远处的陈冠浦对他连连招手,看样子像是很鼓励他讲出这段风光事迹似的,一狠心后于是道:“也不是太贵的东西,洁手露,10万瓶。”10万瓶三个字一出口,骚动变成轩然大波。

  主持人又问他道:“请问您开始进入NE多长时间?能不能大概说明一下10万瓶洁手露您是如何消化的?让大家一起分享一下经验?”

  林欢心里想,能告诉你们才怪……照实说拿去甩低价靠关系进的团购,所有人听了非吐血昏倒不可。于是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靠团队消化,还有依靠我上级陈冠浦先生对我的大力支持,我做NE做得很开心。”很开心倒是事实,像他做到这步还不开心的恐怕也没几个人。

  主持人最后问道:“那您这是第几个月做NE呢?”

  林欢差点直接出口要说第二个月,一看台下的陈冠浦疯狂的伸着五根手指向他挥手,他恍然自己差点说溜了嘴,他是买来现成的业务代表账号的,于是答道:“第五个月。”

  最后主持人果然要他发表感言,他搜肠刮肚终于想到陈冠浦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于是在前面又加上一段自己加工过的体悟,“虽然闹钟响起我会懊恼,会拉棉被盖住头,我还是感谢父母,因为我能听得到。有好多人失聪。

  虽然我还是闭着眼睛,厌恶清晨的眼光,我还是感谢父母,因为我能看得到。有好多人失明。

  虽然我赖床不想起身,我还是感谢父母,我有能力站起来。有好多人需要终生躺在床上。

  虽然一天刚开始就觉得一塌糊涂,袜子找不到,领带上沾到稀饭,每个人火气都很大,还是感谢父母,从他们观念的延续让我有一个家。孤独的人到处都是。

  虽然我的餐桌从没像杂志图片那样充满风情,早餐也是东拼西凑。感谢自己的努力和其他人的生产赐给我们食物。饥饿的人是那么多。

  虽然我的工作枯燥乏味,常常千篇一律,我还是感谢上苍。我能够有工作机会,失业的人好多好多。虽然我也常抱怨,感叹命运不好。感谢父母赐给我生命。”他总结道:“对自己所拥有的总怀感激之情,同时怀着梦想——有梦最美,想大才能做大,谢谢大家!”

  他这番欲扬先抑的感言征服了所有听众,场下爆起热烈掌声。林欢站在台上向其余七人点头致意,五位日本人神色倨傲的有点不自然点点头,台湾和香港的直销商倒是由衷的向他说声恭喜。其余七位的感言与他的一比之下就失色不少,那五位日本人始终阴沉着脸,林欢看得暗暗发笑,大感过瘾。

  不过今年年会最重头戏——新晋升领袖授衔,整个亚洲区九位领袖直销商还是给日本占了五位,其余四位一位来自新加坡,一位来自台湾,两位来自内地。

  林欢下了台后胸口别了一朵红花,上面的绸布上烫着金色的贵宾两字,陈冠浦羡慕得眼珠直要掉下来,林欢知道他有收集这些东西的癖好,上次在他家看的照片里那位两千万美金名人胸口的紫色挂牌,当时会后就给他硬剥下放到钢琴上摆着。林欢索性把小红花挂到他胸口,陈冠浦开心的合不上嘴。

  陈冠浦道:“日本人在上海扫货扫顾客很厉害的,否则……五位领袖?哼!光靠他们国内目前经济那么不景气看怎么能蹦出五位来。”

  林欢不解,“什么叫扫货扫顾客?”

  陈冠浦解释道:“比如我花50万买全价格的货,办理一张优惠顾客卡500,就可以办1000张,然后在所有店门口守着,遇到有兴趣的顾客肯提供身份证号码,500块的东西我就白送,直接扫进1000个顾客在你的组织底下,因为卡号和身份证号是唯一的,一个身份证号不能办两张卡,将来他要做NE也只能找日本人当上家;虽然不是绝对,但牵涉到体检问题,要用别人账号来做对方一听到要去体检抽血马上就退缩了,所以很多人稀里糊涂就跟着日本人做NE。”

  林欢听得瞠目结舌,“居然还有比我还狠的做法?50万花得也太大手笔了吧?”

  陈冠浦道:“直销这潭水很深,一般人以为在街头提着包挨家挨户推销就叫直销,里面名堂多着。还回到刚才那个话题,被扫进的1000个顾客里再扫进100个来做NE,三个月提到的业绩奖金就差不多回本,三个月后100个留下30个干将级别,其他统统完蛋,一样开始回收利润。上海前阵子每天都有日本人雇翻译在所有店门口扫货扫人,50万只是一个比方罢了,实际一天里他们整个开过来的团队至少是几百万的往外砸。”

  林欢道:“公司不处理这种倾销的做法?这样搞国内直销市场一开始岂不是给他们弄乱了?”

  “公司当然查,所以他们现在转到地下,雇用生面孔的汉奸分散扫人。整个上海40家店遍布东西南北,没有违规的真凭实据,公司也不好作处理。”陈冠浦继续道:“知道为什么要做低价了吧,形势逼得我不得不如此。日本人还有一种做法:因为NE是全球同步计算业绩,其他国家也同样承认你的头衔得到的产品实际折扣,所以他们从泰国和美国本土这些物价水准不高或产品价格定得比较低的地方进货,奖金提到自己手里以后,把囤积产品冲到中国的低价货市场来,所以他们要做我也做,一起来拼看谁死谁活。不光是NE一家,所有外国直销公司都存在他们肆虐的痕迹。”

  台上正在颁发最后一个奖项,维持十年以上领袖头衔奖,考核标准是:团队组织过万人、年收入超过五百万美金。入围的有三位,日本人果然又占了第一第二位,第三是新加坡直销商。

  陈冠浦叹道:“新加坡地窄人稠,每个人自出生那一刻起就处在危机意识下的环境,他们要求自己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要说起他们在国内的横行霸道,和小日本一样有的比;大批量大面积收人,纯粹靠玩制度起家,大部分对NE怀有恶感的人都是他们高速淘汰后认为的不合格人员,新加坡团队在国内的做的最大,名声也最差。”

  林欢惋惜的道:“这就跟股市一样,到了真正被了解接受的那一天,大部分人只是在满目疮痍的地表上拾荒。”

  陈冠浦道:“是不是也想体会一下巅峰的感觉?明年夏天的美国年会就换我们两个了,不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