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8章 反省
  林晨道:“能让你用半年,每月十号前将利息转到我的帐上,半年后我得还人家的。”

  林欢收好本票,写了张借据又寻来印泥按个手印递给她边叹道:“你的能量确实不同凡响,谁将来娶了你一辈子都不必奋斗了。”

  “那你想不想娶我?”她眼中尽是笑意,“你说想的话我可以考虑。”

  “不娶,”发现她眼中明显的尽是失望之色,他继续道:“现在谁都不想娶,如果要娶一定会考虑你。”

  “真的?”她的表情说变就变,一下又由阴转晴。

  “当然是真的,”他忽然想到高强,也许促销品这块能交给他来做,互惠互利,礼尚往来,“晚上我约我们寝室老大吃饭,公司的单子也许他能接,你也一起来吧。”

  “好。”她问也不问就答应。

  他给高强打个电话,对方对他的办事效率夸赞一通,说入库单据和原件快递已经在公司里,并欣然同意晚上的邀约。林晨下午想去购物,他对喧闹的人潮向来敬而远之,便说想在家里看书洗洗衣服,让她约上自己闺中好友同去,到五点半再回来接他一起去赴约。

  林晨走后,他花了些时间来消化新的遭遇和信息。这世界上既有造成不正确结果的正确选择,也有不正确选择带来的正确结果,他和林晨重新又走得这么近就像存在里的不存在,或者是不存在里的存在,总让他觉得虚幻缥缈;就像在海洋的中心俯瞰深可见底的清澈海水,下端一处红色的火山口正喷发岩浆,掀起的海啸不晓得会将他带向何处遥远的远方。他当初决定和林晨分开是因为她的复杂背景,而今和她又走到一起也是因为她复杂有力的背景,其区别就在于这种背景彼时让他感到不适,此时又能使他受惠。他开始鄙薄自己的现实和势利,而林晨却默许和鼓励他这种倾向,也忍受着这种不公平。

  他一直认为哲学式的反省和批判是他思想前进的动力,就像她所说的:人降生到这世上,就没有一个能干干净净的走一遭的。原话是什么他记不准确,大致的表达和真正的意思他才终于了解。他们的分手与其说是现实里的不和造成,不如说是他遵从他内心枉自判断所导致。

  现在他又用这种反思的结果来推翻他原先的想法,到底是给自己的借口还是真确的抉择,他感到一片混乱。好不容易在精神废墟上聚拢的一点光芒,又被突来的黑暗吞噬一空。

  他拨了林晨的电话,对方显然意外中含着一丝惊喜,“怎么啦?想我了?”

  “嗯,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我突然也想逛街。”

  “呵呵,不必了,我回来接你,你五分钟后开始出门,走到门口等我。”

  她将自己的手插到他外套的口袋,就像去年冬天刚认识的那样,两人感受着周末繁华喧闹之中凸现出奇异的宁静祥和,遥远又熟悉的情怀纷至沓来。

  漫无目的的从徐家汇一路走到宜山路的建材市场,林欢笑道:“这么巧,怎么走到这了?刚好来这看看建材行情,最近要开始装修房子了,要不要看看?”

  她点点头,似乎不像让过多的语言破坏当前的氛围。

  宜山路一整溜都是卖建材家饰的,小到斗室小铺,大至林立新建的建材大厦,两人逛着逛着,渐觉眼花缭乱,毕竟东西没装到房子里,看不见最后效果,最终也没了主意,于是沿原路折返,走了一段又觉路远,拦了辆出租回到停车地点,将一个下午就这么消磨完后,便直往高强的公司方向开去,今天是周末,寝室的那伙人此时又在那里斗地主……。

  林欢对林晨和高强两方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其实在学校时林欢林晨两人的交往他们也有耳闻,只不过现在她活生生出现面前让他们感到有些惊讶。

  高强对林欢笑道:“林大美女早就蜚声校际,如雷贯耳,还需要你来介绍?”

  高强与林晨交换了名片,双方凭自己的直觉判断出对方与自己类似,都出自于一定背景的家庭,这种新环境新条件下出现的世家子弟自小养成的灵敏嗅觉,是他们社会生活中的一种必备生存本领。两人礼貌又不无谨慎的进行简单的交流,林欢倒觉得自己多余,那种表面恭维内里互探虚实的谈话方式让他自叹弗如,听了直感一阵阵的烦闷,来到另一边激战正酣的斗地主这桌边,薛涛正好被轮下,两人便挑些没要紧的事聊了起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发表一下初入社会的感想吧。”薛涛调侃的道。

  “总结下来就是三个字:非常忙,再无其他感受。”林欢有感而发。

  就日常生活而言,学生也好,上班族或富商巨贾也好,其本质并无太大区别,本质外的区别在于心境。动作和语言所能表达的远不及内心真实感受的十分之一,因此非常忙三个总结性的字眼也未必比长篇大论贫乏多少。

  晚上再次由高强做东,到四楼的(玛满矿)去吃泰国菜。林欢这阵以来对这种大阵仗高消费的吃法还是不很习惯,不过这里华丽鲜艳的异国情调和歌舞表演还是吸引了他一把,看着表演的众人一般最喜欢讨论的问题就是——不晓得表演歌舞那些是不是人妖?把泰国餐厅开到这种地段繁华价格昂贵的写字楼建筑里,又从餐厅的名字顾名思义,老板很可能是个很有钱的泰国矿主。

  菜式的颜色和盛装的食器一看之下就令人食指大动。就连高强和林晨也停止了继续交流开始专心吃饭。一致获得众人好评的菜不少:烤羊排、咖喱皇炒蟹、炭烧猪颈肉、冬阴功汤、大头虾、牙车筷、菠萝炒饭、香叶包鸡等等。饭后甜品是芒果布丁、椰子糕、榴莲蛋挞共七样。其中号称泰国国汤的冬阴功汤有点类似酸辣汤的海鲜版本,里面放的虾蟹鸡肉辣椒等等,用酸甜辣三味调味。而牙车筷就类似生菜沙拉,用鸡丝,椰菜丝,青瓜丝加上鱼露和辣味调味。

  这一顿吃得宾主大欢,在这种地方能把味觉视觉都堪称上品的菜式吃个十分饱的,在日常里来的客人里也算稀罕。由于今天有林晨这一位美女,高强觉得再去五楼吃自助餐未免有损大家形象,不过他请客的主旨还是不变:既然要吃就要吃到撑晕为止,让他们记住他的盛情款待,留下深刻印象。

  与离开时的大腹便便相比,众人刚来时简直可以用形销骨立来形容。林欢找高强的目的实质上已经达到,林晨对他的评价也不错:此人工于心计,不过是个舍得之人,可以结交。总之吃得那么畅快还是第一次,而且还全是校友,这点在日后更尤为难得。

  他们两人决定以后还会常来。林欢本来想提醒她今天是不是该去健身?不过又怕这种提醒变成现实,自己恐怕也要跟着遭殃,干脆和她一起装糊涂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