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1章 聚会
  “买房子?!”林晨惊讶道:“这要不少钱的,尤其这附近的地段。”

  林欢道:“是啊,所以要你帮忙,分期,首付越少越好。”

  “首付也要不少钱,你不会连这概念都没有吧?”她抚着额头。

  “我有些存款,况且不是要上班了么?最近也在闹腾点小生意,应该没问题的。”他见她没离开的意思又摊开南方周末,边看边搭理着。

  “那好吧,我替你问问,你要有心理准备,别太勉强了。”

  “嗯嗯,我概括一下:一个临终病人的治疗清单,三天时间开销近万,用了五种抗生素,19公斤的输液,用呼吸机没有牙垫,病人心跳停止后仍嘴流鲜血。”他抬头问道:“震撼否?”

  林晨捂紧了大衣点点头,这种事情哪轮得到老百姓来指手画脚?只能希望自己平平安安,要万一有病要住院,无异一只脚踩进了坟墓,后一点上她和林欢倒能取得共识。

  “再看这个,‘官本位’的延长线……”

  “你这人内心真阴暗,怎么老念这些?”

  “哪有?报纸上写的。”

  “就不能念点积极健康的?”

  “没有,南方周末就是这些!它最健康的地方就是指出这社会的不健康!我的正常之处就在于懂得了你们都不正常!”他站起身来收好报纸,离开花坛独自走进了地铁入口。

  林晨见状赶紧起身,不知道他这无名火从何而来?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他走的极快,她下到了站台已不见他踪影,无奈拿出手机拨了他电话,他冷冷喂了一声,她道:“下周一八点半上班,别迟到了。”他说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今天是周六,自从上星期打扫过宿舍后,509的惯例聚会也结束了。

  高强一早就接了好几通电话,都是室友打来的,询问今天要去哪聚?最后一个打电话来的是林欢,高强在电话里道:“来我这里好了,他们都到了。我公司在中信泰富广场36楼22—27室,中间没有24,反正平铺一排,你到了一看就晓得,等你,快点过来。”

  林欢依照高强所说的地方寻了过去,这地方虽然没去过但起码也听过,暗暗乍舌老大平时深藏不露,这才开学几个月离毕业还早着,在外头摊子就铺了那么大,看他平时旷课旷得比自己还厉害,原来是有恃无恐。

  乘坐悄无声息的电梯来到高强所说的楼层地点,一排靠南的墙面,两侧是入口,中间改成一面严肃大气的展示墙,公司名称是:上海中信国健药业有限公司二分部。林欢径直走了进去,高强的公司占据了整排楼层的南面,从一排几乎落地的玻璃幕墙极目远眺,窗外南京路东西两端十里繁华尽收眼底,到了入夜时分想必更加绚丽斑斓,波光流转。

  他走进的这片是个休息区域,一圈单独的金属高脚白色皮沙发围成半个长方形,每个沙发中间以简约风格的精致黑色小茶几区隔开,其他的办公区域和以玻璃围成直抵天花板的小型会议室,其所有办公家具用品主要也以黑白两色调为主。几处角落和会议室内花店派来的专人正在整理盆景,从花瓶撤下凋敝的花朵,换上新鲜的百合及其他陪衬的花叶。

  比他早来的四人休息区的两张茶几拼成一正方形桌面,拉来四个独立的沙发两两相对,又围成一圈斗地主,这聚会还真是换汤不换药。

  高强正临窗远眺,看林欢走近,先开口道:“这地方如何?还不错吧。”

  林欢道:“没法再好了,看了像电影里黑手党大家庭聚会的场合。”

  高强微笑道:“08年就快到了,大到中国电信,小到我这规模的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商家都在等着。”

  林欢道:“我看了96年亚特兰大的当地报纸,当地群众对当时举行在他们家门口的奥运很不热衷,有的家庭为了躲避喧闹甚至举家外出旅游,当地的教父在做礼拜完事后还劝说大家要善待粗鲁的运动员,尽量忍耐,不要和他们发生什么冲突。而我们这就像过年般的激动,三军未动,粮草便哗啦啦开始烧起来了。”

  高强道:“嘿嘿,有意思,你继续。”

  林欢接道:“我就不晓得昆仑润滑油和奥运能扯上什么赞助关系,感觉像是场全民运动,到时候全部能打开的扩音设备又要24小时轰炸,铺天盖地的媒体又要开始强奸视听,我最怕的就是这些,随便发点牢骚罢了。”

  高强道:“现在的社会是赤裸裸的资本积累时期,全民皆商,你想的太远,徒增烦恼罢了。晚上从窗外望去,全市纳税人交的电费只向高处阿谀奉承,只有我独自观看,员工哪有心情?这也不好解释。每个人都竭尽所能追求自己想要的,如果我不好好利用老爸的关系,周围人又说我是个废物,同样好听不到哪去,是个两难境地。”

  林欢道:“我当然认同,只是很反感要求所有人拥有同样的记忆版本和历史版本,历史这个词分开解释就是‘他者的故事’,这点比较客观,有人听了又要对我口诛笔伐,挥拳相向了。”

  高强莞尔,“都是愿打愿挨的事。你是不是在讽刺我代理的避孕套和奥运也扯不上关系。”

  林欢摇手道:“当然没有!你这么一说提醒我想起一件正事来了。”昨夜和林晨的不快延续至今,让他又倾倒了些非体制化的言论,他就此打住,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瓶洗涤用品递给了高强。

  高强端详着,坐到一边沙发上,示意他也坐下,“NE的直销产品?你还别说,NE也是历届奥运赞助商,它的保健品是美澳加日奥运代表队的指定使用品牌,和赞助又不同了,关系更深。”他笑笑道:“AM公司进来得早,现在NE和AM争国家代表队的指定使用争得很凶,08年国家奥运代表队的指定使用权鹿死谁手还不晓得。”

  林欢倒不晓得这些故事,听了后对自己的选择又多了点信心,“这东西是房事后或平时妇女清洁使用的,我觉得和你的营业范围挺搭配,你这么一夸,看来我眼光不错。”

  高强道:“确实,但直销价格太高,我没门路进到低价,年底真的倒有一批市妇联和总工会的团购,每个名额配上这两支小玩意也蛮有意思的。”

  林欢道:“按零售价4折给你你觉得呢?”

  高强想了想笑道:“做生意做我头上来了,4折我还需要利润往上加呢,也无所谓,就4折好了,你别赔就行。”

  林欢道:“赔倒不至于,大概会有多少的量?”

  “那就先来五万支好了,我们关系没什么说的,定金先付一半,剩余的货到后隔月结帐,可好?”高强道:“再给我多拿一二十瓶,我有用处,星期一你过来我让业务部和你签合同。”自从上次打人事件后,林欢一人独担后果,高强对他印象大好,就算帮一次忙也没什么,况且赚得少些总是有的。

  林欢道:“没问题。”他忽然想起星期一要开始上班了,话已出口收不回来,只好到时再挪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