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世界人民大团结 1

家有小甜心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世界人民大团结 1

  两拨人的大姐大都想当皇后,手段层出不穷,把我服侍得爽上天了。紫>

  从此以后,我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但也就幸福了一个月。我开始苦恼了,因为服侍我的人有点不高兴了。连晨夕都开始抱怨。

  跟我做完后她又例行公事地给我吹枕边风,我自然是敷衍拖延。她就鼓足了勇气批评我:“哥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嘛?每次都说可以,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你有什么动作。”

  我没什么动作?我立刻顶她屁股,信不信我把你草得不要不要的。

  她就红了脸颊,羞恼地打我:“你快点下决定吧,让依萱姐当皇后。”

  我说好,我再考虑几天。晨夕无奈,只得继续服侍我。

  我暗爽,这些日子她们把我当神一样供奉,连珊珊都没跟我大声说话了,啪啪的时候她还主动跟我玩一些花样。温柔得一逼。

  我是笑死了,不多说,继续爽。然后紫儿抱怨我,竟然在我要高.潮的时候硬生生不动了,把我给卡住了。

  我说你作甚?紫儿喘着气,小白兔不断起伏着:“主人。你想好了没有?让凤凰姐姐当皇后啊。”

  我说我已经想好了,你继续动,不要停。她竟然哼我。真是大胆!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老是敷衍,这次必须得下决定了,不然我不动!”

  不动?那好。老子动。我就动啊动,动啊动,动得她尿都出来了。

  最后她含愤逃离,我哈哈大笑。

  至于其她几个女人,也一个个过来让我选择,我是只动**不动嘴,爽完就走。

  她们一个个气得要死又无可奈何。我爽歪歪。结果凤凰亲自来找我了。

  这家伙是其中一拨的大姐大,气场十足,而且后头有张将军撑腰,我立马感受到了杀气,她似乎已经不耐烦了。

  我稳住神,温柔一笑:“凤凰,这么久了,你终于忍不住想吃面了啊。”

  凤凰同样温柔一笑,眸中充满了诱惑:“王公子,这些日子你真是享受啊,各种女人都经历了,啧啧。”

  我淡定摇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是无辜的,她们自己要来吹枕边风,我只是勉为其难地接受。”

  凤凰气哼一声,过来一把揪住我衣领:“别装模作样了,我可不是傻子,你就是左右逢源,到处占便宜!”

  我也哼了一声:“你们几个娘们,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敢跟我玩手段。”

  凤凰咬牙彻齿:“你现在装什么生气,你都爽了那么久了,赶紧宣布,我当皇后!”

  你当个锤子,我斜眼:“既然敞开大**说亮话了,我也不废话了,这个皇后是要由我最心爱的女人来当的。”

  她一怔,气个半死:“我不是你最心爱的女人吗!”

  我说我暂时还不知道谁是我最心爱的女人,这个要看你们的表现。

  她疑惑:“什么表现?”我微微一笑:“皇后一定要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你看看你,啧啧”

  凤凰一愣,立马放开我。脸色变幻不定,最后咬咬牙,忽地温和地钻我怀中:“振宇人家来服侍你啦。”

  哈哈,我笑尿了,脸色倒是平淡:“先吃面吧。”

  她眸中气愤,但笑容倒是甜美:“好的振宇,你躺着吧,奴家好好服侍你。”

  新一轮的享受又开始了,之后我找到夜儿,跟她说悄悄话:“你去散布谣言,就说皇后人人能当,只要温柔贤惠知书达理讨我欢心就行了。”

  夜儿一怔,脸色微红:“你真坏,想瓦解她们啊。”

  这是当然,你们这群婆娘跟我玩手段,看谁玩谁。

  当天谣言散布出去了,结果天一黑,她们几个轮流过来服侍我。已经不吹枕边风了,而是有意无意说自己多乖巧多听话。

  我笑死了,连珊珊都不爷们了,拼命装出温柔的女人模样。紫儿更是要我命,完全就跟软哒哒的萌妹子一样,任由我索取,她也想当皇后。

  不过让我遗憾的是学姐一直没来讨好我,她毕竟有点特殊,说起来,我跟她几乎没怎么做过,我就心痒痒的,她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呢?

  后来我让夜儿去“挑逗”她,告诉她再不行动就晚了,老王只喜欢主动的女人。

  结果学姐真的来了,但她是白天偷偷摸摸来的,神色十分别扭。

  我忍住不笑,语气平淡:“哟,找我干嘛?”

  学姐没看我,尽量平静地开口:“这些日子你纵欲过度了,要节制知道吗?”

  竟然用大姐姐的口吻来教训我?我嘿嘿偷笑,说好啊,我知道了,你走吧。

  她啊了一声,又气又急,但她还真走了。我无语,只得挽留:“诶等等,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她似乎在生闷气:“没有!”

  我说真没有?她说真没有。我抱着手抖腿:“皇后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她一滞,嘴唇都咬紧了:“跟我无关,你爱怎样就怎样。”

  是么?我看不像啊。我就叹了口气:“其实吧,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来当皇后最好不过了。”

  她一喜,根本掩饰不住,我转口叹息:“可是对她们不公平,她们全都在拼命服侍我,你却连衣服都没脱过,真是不公平啊。”

  学姐捏了捏拳头,我说你走吧,我休息一下。她气恼地跺跺脚,狠狠走过来:“你这色狼!”

  我说我哪里色了?莫名其妙啊。

  她都想打我了:“你不就是像我服侍你嘛,来啊,你这色胚子!”

  她终于开窍了,我则假装正经:“不约,姐姐我们不约。”

  她都吸气了,然后挤出一个笑脸:“小宇,还记得你舔我冰淇淋的事吗?”

  妈呀,回忆杀!惨了,我无法拒绝,那可是我们青涩美好的难以忘却的时光啊。

  我说记得,也苦笑起来:“。”

  学姐放松了,露出女王般的微笑:“想我服侍你?门都没有,当年是你服侍我的,给我tian!”

  我去,我吼兴奋啊,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纯情年代,学姐在楼顶捉弄我的时候。

  我露出委屈的神色:“我不要。”

  她霸气地过来,将我往床上一推,那大腿就踩在我旁边了:“小色狼,你确定不要吗?”

  就此沦陷,修长的大白腿,学姐似笑非笑的表情,过往种种袭来,tian个痛快!

  学姐最后还是羞涩,装不下去了。我想要她,她却又坏笑了:“让我当皇后,不然别想要我。”

  好你个学姐,竟敢威胁我?我翻身压住她,笑得淫.荡:“我心里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想强上你这个女王。”

  她一怔,我可不管,强行撕衣。她惊叫连连,最后羞红了脸颊:“禽兽”

  这就做了,至此,学姐也开始服侍我了。加上其她女人,我简直快活得跟神仙似的。

  其实这种感觉真的挺爽的,我爽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感觉还不错,后来我在爽的时候也努力让她们爽,我要让她们看到,我能爽成这样,她们也能爽成这样,大家要一起爽,不要再玩心计了。

  比如说吃饭的时候,我就挨个夸她们,夸得她们爽爽的,她们就不会吵架了,我也爽了,再慢慢地遗忘当皇后的事,世界人民大团结,你说多爽是不?

  其实我也马上就要成功了的,她们都不分成两拨人了,每天和谐相处。

  但这个时候偏偏梦琪来了。

  她一来就不得安生,由于她还没爽过,所以她直接就嚷:“我放几天假,过来看看你有没有抛弃我,哼,这么多女人,我不会是地位最低的吧?”

  梦琪这话一出,原本爽爽的一堆女人立刻看过来,眼眸中煞气开始涌现。

  我吓尿了,你这个猪队友,为毛非要提这个问题?女介上才。

  梦琪还不明白,继续作死:“我要当大啊,不然我叫爸爸打死你!”

  “呵呵,你当大?”凤凰第一个开口,其次学姐温柔微笑:“小妹妹几岁了啊。”

  珊珊又恢复了女汉子气质,抱着手调笑:“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老脸直抽,已经察觉不妙了。于是我脚底抹油立即开溜:“我去拉坨屎先,你们慢慢聊。”

  撒丫子就跑,这帮女人全都怒吼:“王振宇,给老娘站住!”

  站住那是找死,我泪流满满,利索跑去皇宫。凤凰追出来大喝:“妹妹们,帮忙抓住他!”

  我一愣,妹妹们?四下一看,吓得尿都甩出来几滴,妈呀,一大波美少女围了过来,两位圣女罕见地露出调皮笑脸:“恩人,你跑什么呢?”

  我给跪了:“圣女大人,饶命啊,我真要拉粑粑。”

  一大波美少女不容分说,利索将我逮住。凤凰她们气势汹汹冲过来,再也不温柔了,瞪着我问:“你自己说,到底谁当皇后?差点就被你忽悠过去了!”

  一种女人全都盯着我,我冷汗直冒:“咳咳,容我考虑一下。”

  我目光看向夜儿,她却直接缩了脖子,压根不敢帮我。

  我又看学姐,她十分温柔地笑,还摸我的脸:“小宇”

  我感动哭了,好温柔的大姐姐啊。下一刻,学姐脸色一换,化身不良少女:“丢进池子让他慢慢考虑。”

  我擦,都来不及说话,身体已经飞出去了,直接掉进游泳池里,冷得我打哆嗦。

  我说我会感冒的,一群女人纷纷气哼:“别装了,给我好好反省!”

  她们气汹汹走了,我哀叹,寻找机会溜走。但那一大群美少女统统围在池子边,笑容甜美,整一个黑化了的少女。

  我暗吞口水,妈呀,这一群妹子要了我老命。

  我看向那两位圣女,她们也笑眯眯的,美艳无双。我游过去求情,她们在池子边坐下,双脚踢我:“恩人,请乖乖待在水里哦。”

  我欲哭无泪,根本没地方突破。我就一指天上:“快看,流星耶!”

  两位圣女扭头看去,我立刻跳上去跑路。但我低估了她们,她们可不是普通女人,都是会功夫的。

  双脚一勾就把我给勾住了,我整个人往地上扑去,她们又忙拉住我,怕我摔出翔。

  我暗想有机会,一转身顺势压住她们:“好你们两个圣女,竟然这样对救命恩人!”

  我压住她们,双手在她们穴位上点了一下,她们立刻发麻,动弹不得。

  我赶紧跑,但她们竟然在笑,十分奇怪啊。

  我没空多想,跑就是了。一起身,那边诸位夫人冷冰冰盯着我。

  我心头一突,两位圣女哭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抓我们胸。”

  我擦.好吃好住,连性格都活泼了?可尼玛别陷害我啊。

  我摆手解释,诸位夫人黑着脸走过来,天上的云都黑了,空气中流淌着无穷无尽的煞气。

  我昂天长叹,完了,这一辈子都得在这种悲剧中度过了。

  ------

  王振宇,字老王。华裔中国人,生于岭南小城,舞勺之年领悟交配之道,育有一女。束发之年开启装逼之途,集天下装逼法门于大成,期间更是领悟强行装逼、无形装逼、作死装逼等各种上层法门,堪称装逼始祖,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其爱好广泛,漂亮幼女、漂亮萝莉、漂亮御姐、漂亮女儿等等等等。而立之年装够了逼,开始各种草逼,所谓老来得逼,草起来根本停不下来。

  以下是各位名人对其的评价:

  老王,实乃男人之典范。--奥巴马

  王振宇这人,帅而不骄,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堪称天降伟人。--金三胖

  我与老王相识时,隐约感觉他与众不同,唇红齿白翩然少年,金沙碧绿大西瓜。--天国的迅哥儿

  我并不喜欢王振宇,他太帅,太帅的男人一般都没有安全感。--苍井空

  关我**事--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番外·小雪篇之雨后小故事(上)

  那天我正在拉屎,学姐忽然来找我。

  这些个女人已经无法无天了,也就跟我啪啪啪的时候能温柔一点,所以我是很怕她们的。

  怕得连屎都不拉了。赶紧迎接学姐。女尤扑划。

  学姐早已不娇羞了,在皇宫里她都是女流氓的模样,不过这会儿她来找我竟然不像个女流氓,眉头微微皱着。

  我说夫人有何吩咐?学姐直接责怪我:“都是你害的,你把小雪气走了,现在她在学校也不听话。”

  我一怔,距离小雪离开已经有好些日子了,这些日子我都在跟夫人们战斗,已被她们玩残,从秋天玩到冬天,不残才怪。

  我就一直忽略了小雪的事,寻思着她自个儿在学校应该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慢慢磨去对我的感情。

  这下听学姐一说。我立刻担忧了,她还没放下?我说那你去学校看看她啊,学姐瞪我:“你是父亲,你去解决,她接受不了你,你给我好好想办法!”

  我立刻委屈地点头。这个该死的学姐,越来越没有爱心了。

  我抹把泪打算去找小雪了,学姐警告我要尽心尽力。别弄巧成拙了。我说明白,她又温柔了,那双大腿踢了我一下,脸上浮现坏坏色色的笑容:“小.色.鬼。不要委屈了,等你回来,我”

  她说半截又不说了,我心中发痒,说如何奖励?她终于娇羞,但模样却更加坏:“虽然是冬天了,但我们家里存了好多冰淇淋哦。”

  我擦。瞬间激昂了,学姐又羞又坏地看我,我摸了她大腿一把,大步流星地去找小雪。

  外头天冷,那寒风呼呼刮着,我脑袋还清醒了一下,这些天一直享受着温香软玉,都不知道外头什么情况。

  我开车就去小雪的学校,她已经初三了,现在是内宿生。

  我进她学校去拜访,现实找到了她的班主任。这班主任是个小老头,脸蛋皱皱的,似乎跟谁都苦大深仇一样。

  我正儿八经地询问,岂料他发火了,笔都摔了:“邵小雪?你是她家长?可算来了,你家孩子我是教不了了,赶紧带走。”

  我吃了一惊,还真是苦大深仇啊,要不要这么激动?我赶紧给他递烟:“老师,有话好好说,小雪成绩应该很好的啊。”

  班主任结果烟挂耳朵上,气不打一处来:“是挺好的,但她现在天天逃课,跟人拉帮结派,上次我还去网吧逮她。我们学校是百年名校,哪个学生像她这样?”

  我靠,这特么真是大姐大啊,越来越过分了?我也有点气愤了,这小雪怎么又走她妈妈的老路了?跟人瞎混怎么行?

  我就询问小雪现在在哪里?班主任压下火气带我去班上,说学生在自习。

  但过去一看,他气得跳脚:“又跑了!气死偶咧!”

  我看见教室里有一个空位,应该就是小雪的。这老头气得脸色铁青,貌似想上报了。

  我赶忙拉过他求情:“老师莫急,小雪连高中的知识都已经掌握了许多,她可能已经准备好中考了,所以比较调皮,我这就去逮她回来。”

  班主任又压下火气:“赶紧去,教学楼后面有围墙,她就喜欢从哪里跑出去,肯定在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鬼地方!”

  我赶紧去,先去看看围墙,这百年名校围墙看起来也有百年了,低矮破旧,都还没拆除。

  我蛋疼,小雪就是从这里翻墙出去的?以前学姐估计也喜欢这么干,她们母女俩真是一个性子。

  我叹了口气,也打算翻墙出去,可以走捷径嘛。而且我比较调皮,以前我可是三好学生,还没翻过墙呢。

  我就掂量了一下,大腿一绷一蹬,人已经跃上去,手在墙上一撑,潇洒地翻过去。

  落地姿势也相当平稳,水花压得好,能给十分,就是屁股下面被顶着不安逸。

  我就疑惑低头一看,屁股下压着一个黄毛小子,傻眼地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赶紧跳开。这小子竟然蹲在墙外头,我一落地正在跨站在他脑壳上。

  而且旁边还有几个小子,赤橙黄绿青蓝紫,总之各种毛,一看就是附近的小混混。

  我说对不住了大兄弟,我不知道你在这下头。黄毛反应过来,立马站起来拍脑壳:“我日你妈!你敢骑老子?”

  他那些各种毛兄弟也围过来,全都发飙:“干你大爷的,赔钱!”

  你说你生什么气嘛,坐一下会死啊。我斜斜眼,行,哥是个讲道理的人。

  我就掏了一沓钱给他们,他们似乎没料到我这么爽快,赶紧抢过去分了,让我赶紧滚。

  我就滚了,心里好笑,真是匆匆那年啊。

  滚远了,隐约听到黄毛在抱怨:“他妈的,那小妞到底会不会走这里?都等一早上。”

  其余人就回应:“会的,老大,但是她比较厉害,我们要小心点。”

  我挑挑眉,又是哪家的倒霉姑娘?

  不多理会,沿着这小路走了走,这里果然是不三不四的地方,古旧的街,冷清的楼,就是网吧热闹,还有小吃一条街,那些巷子里应该也有特殊的发廊,因为我看见不少车子进去了。

  班主任说小雪还会去网吧,我就果断去网吧找,这里的网吧也太烂了,一进去就是烟味,也就附近的学生愿意来。

  我找了三间网吧,毛都没发现一条。倒是后来发现了一间至尊网吧,这网吧就比较有档次了,估计价格不菲。

  我果断进去,三层楼,第一层没发现小雪,但发现了一些学生和社会青年,我又上第二层,还是没发现小雪,不过第二层有包间了,挺富丽堂皇的。

  我寻思了一下去问问网管,他还真说有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开了包间。

  我说她没成年你们也敢放进来?网管露出古怪的笑容:“是个大叔帮她弄的,你懂的。”

  我心头一惊,一个大叔?

  我当即皱眉,说她在哪个包间?这网管还不肯说,我直接说是家长,你不说我就报警。

  他赶紧说了,指了指那包间。

  我大步过去踹门,门就开了,还真是小雪。她相当疑惑,一看是我竟然立刻关上门,我忙伸脚挡住,脸色发怒:“邵小雪,你搞什么鬼?”

  她没挣扎了,语气冷淡:“学校太无聊了,上个网而已。”

  我看里面,只有她一人。我是相当愤怒的,又不能教训她。

  我就压着火气:“跟你一起的男人呢?”小雪一怔,说他忙,回去工作了。

  我说你还真跟男人瞎搞?脑子有毛病?她直接气了,推开我就走:“要你管!”家有小甜心:.

  这小妞气冲冲跑走,我忙去追。以前学姐也是这样,但学姐是跟混混称兄道弟,可不会跟什么大叔扯上关系,小雪却这么过分。

  她跑下楼就钻巷子,貌似要回学校去。我快步追上她,拉紧她皱眉道:“你给我解释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小雪死命挣扎,我是不会迁就她的,这可关系到安全。我就是不放,小雪眼眶都气红了:“说了不要你管,你回去跟你的女人乱搞就行了,理我干嘛!”

  你这是什么话?自家女儿能不管吗?我都想扇她了,又舍不得,我就温柔了一些:“小雪,你别任性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怎么跟什么大叔搞在一起了?需要什么直接跟我说好了。”

  小雪冷笑:“好啊,我想被人爱。”

  我一愣,说我们一直爱你啊。她狠狠瞪我:“你自己明白我的话,你一点都不关心我,这么久了,你现在才来找我,我知道你忙什么,你整天跟她们******!我讨厌你!”

  她猛地挣开我跑了,我呆立当场,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小雪心里的怨恨已经这么强烈了。

  番外·小雪篇之雨后小故事(中)

  许久不见小雪,原以为她会慢慢成熟的,没想到怨念这么大了,还逃课上网。让我无法容忍的是她竟然跟陌生男人混上了。

  但我也有错,我一昧逃避她,根本没关心过她,照她的话来说,我就是一直在**。

  气愤和愧疚让我头疼,小雪也跑了,我摇摇头赶紧去追她。

  她那围墙下面还有几个小混混,不知道会不会欺负她。结果我过去一看,他妈的,那帮小混混把小雪给围起来了,嘿嘿淫.笑着。

  我真是蛋疼,原来是我家的倒霉孩子。

  我快步过去,却听小雪在甜蜜地笑:“各位大哥哥。你们真讨厌,这是要干嘛呢?”

  我当即皱眉,我可不喜欢小雪这样,哪怕她是开玩笑。那些小混混明显很意外,然后激动起来:“妈的,原来是个淫.娃。小妹妹,哥哥们来满足你们哟。”

  那帮小子就没啥顾虑了,直接围过去动手动脚。小雪还在笑。但我感觉她身上有股煞气。

  下一刻,几声惨叫传来,只见小雪快速出手,她那三脚猫功夫却是普通人的噩梦。不一会儿那些小混混全都吓得后退,小雪冷冽开口:“滚!”

  小混混们全都心惊,赶紧跑了。我叹了口气,小雪是拿他们出气啊。我又追上去,她看了我一眼,直接翻墙进去,理都不理我。

  这家伙心里有怨气。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了,要坚持不懈地感化她才行。

  我也翻墙进去,就见小雪在往教学楼跑,她连教室都不回了。

  这会儿似乎也该放学了,我暗自皱眉,她要是回宿舍了我怎么感化她?

  我就赶紧去追,眼见她进了宿舍楼,铃声也同时响起。

  宿舍楼很新,舍管阿姨开了门也不知哪儿去了,这会儿到处都是声音,但还没有人来这里。

  我不敢进去,尼玛她们可不是大学生,是初中生,我这样进去可不妥。

  我就在大门口看着,不料小雪又回来了,就在里面冷眼挑衅我:“有种你就进来,不然就滚回去!”

  我擦,你是想折腾我?我说你赶紧出来,爸爸带你去吃大餐。她鸟都不鸟,直接抬脚走,一副跟我断绝了关系的模样。

  我咬咬牙,这家伙太调皮了!进就进,我可是家长,被抓到了直接说来找女儿就是了。

  我忙进去,这会儿还是没有学生回宿舍,走廊都空无一人。我追上小雪,她诧异过后却是不屑,还冲我比中指。

  可恼也,有你这样的女儿吗!

  我立刻跑过去逮她,她却径直进了一间宿舍,不过没关门。我也进去,女生宿舍那特有的味道就传来了。

  也没啥,脏乱差是正常的,内裤也乱挂,鞋子散了一地,没有一点迷人的地方。

  我哭笑不得,小雪却径直上了床,她那床还算干净,挂着床帘,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她上床了直接拉好床帘,压根不理我。我过去一把拉开她床帘,她已经躺着看书了。

  穿上的被子整整齐齐,还有一张小桌子,摆着一些学习用具,但课外书也多。我隐约闻到一股香气,这里才符合男人对女生宿舍的幻想。

  “臭不要脸,这是女生宿舍,她们吃了饭就回来了,看你怎么办!”

  小雪冷笑,我叹着气坐她床上,她一脚踢来:“不准坐!”

  我抓住她脚不准她乱踢,她咬牙彻齿地瞪我。我苦笑一声:“小雪,我们得聊聊。”

  她冷哼:“没什么好聊的,我什么都不缺,也有人爱我。”

  这话让我火冒三丈,我都要爆发了:“那个大叔?你怎么这么傻呢?他对你好一定不安好心,现在社会上的男人都是禽兽”

  “比你好就是了,不需要你说教我!”

  小雪打断我的话,让我立刻滚。滚个毛啊,就是你让我进来的,这妞明显想我关心她,但她又嘴硬,我如何能让她嘴不硬呢?

  正想继续劝她,走廊上忽地传来了脚步声。我吓了一跳,小雪脸色也微微一变:“肯定是我舍友呵呵,看你怎么死!”

  她扭过脸去,一副不关心我的模样。我有点不自在啊,毕竟是女生宿舍,被人看到了多不好。

  我转转眼珠子,干脆直接钻进小雪的床上,这样正好,可以增加一下感情。

  小雪大吃一惊,问我干嘛?我嘘了一声:“别吵,让她们发现你的清白都没了。”

  小雪又羞又气:“你这王八蛋你又欺负我!”

  我说是你坑我的,乖乖别吵。她也怕被人看到了说闲话,只得不吵了。

  我就缩在她床里边儿,她往外挪了挪,这张床正好能躺下两个人。

  我心安理得,你个小雪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了吧?

  我甚至有点偷笑,她狠狠瞪我,拿着书继续看,完全不理我。

  我也没敢乱来,然后小雪的舍友就回来了,一回来就嚷:“妈的,我来大姨妈了,饭都没吃。小雪,你又逃课了。”

  那家伙貌似要过来拉床帘,小雪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拉开一点点探头出去:“活该你,不要过来,快去厕所,恶心死了。”

  那人就急冲冲去厕所了,小雪松了口气。我也松了口气,不过我觉得特别好玩儿,躲在女生宿舍,想想还挺刺.激的。

  我就怪笑,小雪冷着脸瞪我,声音低低的:“待会午睡了你赶紧离开,大门不会关的。”

  我说我不想走,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生宿舍啊。小雪气得爆炸,又不敢大声说话,只得坐在床边假装看书,提放她的舍友。

  陆陆续续,她的舍友一个接一个地回来了,都没个形象,嘻嘻闹闹不停。

  后来铃声响了,开始午睡了,这一群女人才安静。

  小雪躺在我旁边又低声开口:“她们都会午睡的,二十分钟后你就走。”

  我不知为何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小雪又狠狠瞪我,我忽地想捉弄她,于是戳了一下她肚子,她立刻低呼一声,她舍友叫嚷:“干嘛啊?都要睡着了。”

  小雪咬着牙解释:“撞到了”

  我要笑了,小雪抬手要打我,我低哼:“给我安分点,不然”

  她愤愤不平地放下手,为了不被人听见我们的说话声,我凑近她耳朵低语:“以后别调皮了,跟那个大叔划清界限。”

  小雪冷着脸摇头,我作势又要戳她,她竟然发火了:“你动手啊,大不了一起被发现!”

  我擦,你特么还反弹怒气了,我真不敢乱来。小雪获得了胜利,我就郁闷,这样郁闷了二十分钟,谁也没理谁,小雪探头出去张望了一下,让我滚蛋。

  我只得轻手轻脚下床,她都不看我,又躺下休息了。

  我暗叹一声,毕竟是我的骨肉啊。

  我俯身亲吻她额头,她一惊,要打我。我轻轻一笑:“那你继续调皮吧,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小雪一愣,嘴角微微抿起,然后扭过头去轻哼:“假惺惺,快走吧你!”

  我就走了,她的舍友睡得真死,我顺利离开了宿舍。学校的午睡时间是分外安静的,甚至有点安静得可怕。

  我沿着走廊轻轻走动,一直没有声响,后来到了出口,我听到了脚步声,那估计是舍管阿姨在巡查。

  我赶紧加快脚步离开宿舍,这才长松一口气。

  但我并没有离开学校,我得一直保护小雪,毕竟还有个作死的大叔。

  我就在学校里瞎逛,等午睡结束了我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着。

  那些学生回教室,我就乱瞅,结果瞅到小雪了。

  她跟一些舍友说笑着回教室,这下没逃课了。

  不过我并不放心,鬼知道她还会不会逃课。我干脆直接去那围墙边等着了,等了两节课,夕阳西下了。

  冬天天黑得早,这会儿都跟傍晚似的了。

  我就看见小雪潇洒地跑过来,那靴子踩在地面啪啪响,她真是英姿飒爽,跟她妈一样。

  我哭笑不得,她要翻墙了。我跑过去她还在往墙上爬。我直接去推她屁股,她吓得惊叫,扑通摔了下来,一屁股坐我脸上。

  我也吃了一惊,你特么怎么坐我脸上了?我忙推她,她起身一看我,气得要死:“你变态啊!滚开!”

  她又怕,我揉揉老脸,还别说,她的小屁股软软的香香的

  我想什么呢,赶紧不想了,小雪又爬墙了。我一蹬,直接搁墙上坐着拉她,她满脸不悦,又翻墙出去就跑。

  我自然是跟着她,她回头骂我:“你干嘛?不准跟着我。”

  那行,我不跟着了,我偷偷跟着。小雪又跑了,我远远跟踪,她似乎不是要去网吧,都跑出这不三不四的鬼地方了。

  我有点疑惑,这位大姐大要作甚?女尤欢扛。

  后来我终于看她停下了。此时天色越发暗沉,似乎要下雨了。

  大冬天冷得很,下雨就麻烦了。我缩缩手瞅她,她在街边张望,不一会儿几辆摩托车过来了,停在她身边。

  小雪利索地上了其中一辆,飞一般地离开了。我给跪了,他妈的.竟然是一群杀马特!

  我实在无法接受,我家可爱的小雪竟然跟杀马特混在了一起!

  妈呀,杀了我吧!

  我悲愤欲绝地跑过去,恰好有的士路过,我直接上车让他追。

  那几辆摩托车开得飞快,简直不怕死,上边儿的杀马特真是酷炫,一头头屎一样的造型真是让人醉了。

  的士司机挺疑惑的:“你追他们干嘛?他们可是这一带的流氓,给夜总会当打手的。”

  我一怔,说哪家夜总会啊?连杀马特都要?的士司机解释:“我都在这里五六年了,什么都知道,他们晚上的确是当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