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三百四十章 不敌
  张将军和陈家的人压根看不起我,就算先前我很叼地杀了一堆黑衣人,但陈家的人怕是确定世上无人能打败陈天豪。

  这倒是便宜我了。我抓住了这个装逼的机会。我当即就笑:“那好,我去试试了,拜。”

  他们都愣了愣,我转身就跑了回去,南宫昊他们都疑惑看我,我蹦跶了两下,甩甩手扭扭腰,眼见一位老前辈被打飞了,下一位老前辈要补上,我哧溜就跑上去:“我来吧。”

  全部人都愣了愣,一些人甚至让我下去,估计怕我死球了。

  剩下的老前辈们疑惑看我。我缓步过去,陈天豪已经死死地盯着我了。

  我可以确信,如果不是他现在清醒了,他肯定会立刻扑上来咬死我。毕竟我坑死了他儿子。

  我并不理他,冲前辈们拱拱手:“晚辈恰好技痒,所以大胆一试,还望老前辈成全。”

  他们估计都不认得我,目光看向南宫家主,南宫家主却看我,我轻轻点头,他咬咬牙也点头了。

  前辈们就后退。不过并没有退远,估计打算随时救我。

  这地上都是血,老前辈们的血占多数,陈天豪身上也有了血,他是完全依靠力量出招,几乎没有防御,身上受了伤也不足为奇,他却跟没有痛觉似的。

  我双手自然下垂,目光盯着他。不得不承认,他可以一拳打死我,现在依旧可以。这是个世间罕见的高手,哪怕是个疯子。

  我心思缓缓沉浸下来,一瞬间脑海中闪过那奇妙的水面,然后气势逐渐燃起,一步步接近陈天豪。

  他此刻却相当诡异,竟然惊怒得有点发抖,眼睛也是死灰一片。我暗自惊奇,他这是又要走火入魔的节奏?

  我立刻火上浇油:“咋了?不认得我了?我就是坑你儿子那个啊,你儿子那么大一坨,叫你给手撕了,你真是太叼了。”

  人群哗然,陈家那些人则脸色难看,这毕竟是个丑闻。陈天豪抖得更加厉害。我暗自祈祷:快疯啊大哥,赶紧疯啊......

  然后他立马清醒了,哈哈笑了一声:“一早听说你是军方的人,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放了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可是生死自顾?”

  妈了个屯的,你他妈到底有没有感情啊,这样都不疯。

  我拧了拧手指,发出清脆的骨指声响,同样在笑:“自然是生死自顾,你马上就能见到你儿子了,开心吗?”

  他嘴唇抖了那么一下,再也不说废话,大步踏进。我也大步踏过去,硬气功已经调运好了,我得先试探一下。

  他的拳头直接撞来,我抬脚一踹。他避都没有避,一拳一脚相击,我竟直接摔倒了,脚掌瞬间麻痹。

  他露出大黄牙:“就这点儿能耐?”

  我相当吃惊,他也太叼了吧。场下众人也无比低落,好不容易燃起来的希望似乎又散了。陈家那些人和张将军都嗤笑,南宫昊他们则担忧地看我。

  我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腿上有股刺痛,忙使劲儿跺了几下脚才缓和过去。

  陈天豪阴冷逼近:“你想怎么死?或者被我抓回去当血人?我不会亏待你的,多亏了你逃跑射了我几枪,要不是我受重伤现在恐怕已经疯了。”

  我尽量平和地站着,我想到了通灵人。体内似乎涌起了一丝意念,筋骨都没有力气,这是类似软气功的一门功法。

  我抬起了双手,陈天豪像头疯牛一样冲来,依然是大开大合的招式,他完全无需在意什么技巧。

  眨眼间两人过了十余招,我接连后退,若是普通人恐怕双手已经断了,但我却没啥感觉,陈天豪也没啥感觉,依靠着力量逼得我节节败退。

  不少人都低呼,紧张兮兮地盯着,我身子侧开,那一丝意念波动起来,手掌如同蒲团般击在陈天豪背脊。

  他猛地向前冲了几步,显然止不住步子。我收掌而立,他则震惊看我:“你这是什么功夫?”

  说话间,他嘴角溢出了几丝鲜血,喉咙中也发出两声无法压制的轻咳声。

  他被我打伤了,尽管只是微不足道的伤势,但足以掀起轩然大波,场下所有人都呆了呆,然后全都欢呼,老前辈和大人物们震惊之余也松了口气。

  陈家和张将军脸色大变,显然大出所料。我此刻平静似水,估计挺有君子之风的,再淡然伸手一笑:“请。”

  陈天豪这次终于彻底认真了,他挪动着步子,深陷的眼眶中闪着寒芒。

  我不为所动,我觉得现在我有点像通灵人。

  陈天豪脚掌一踏,再次进攻,同样是见招拆招,这次我一掌拍在他胸膛,他倒退两步,一声咳嗽咳出了一口血。

  我依旧淡笑:“请。”

  场下已经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激动地看着,完全不敢说话生怕惊扰到我似的。

  陈天豪依然无视伤势,阴冷进攻。但陈家那些人坐不住了,起身大喝:“停手!”

  陈天豪根本不管,我轻飘飘后退,陈家的代表急切道:“家主,请先停手。”

  陈天豪停在我两米远的地方,警惕而凶狠地盯着我。我扭头看陈家的人,他们却在怒斥我:“王振宇,你下去,这是我们跟隐世家族的恩怨,你插什么手?”

  我擦嘞,刚才你们不是不介意的嘛,为何偏偏要打断我的装逼技能?不知道这技能cd很长的吗!

  我散了禅功,冷声讥笑:“你们就那么怕陈天豪输?”

  隐世家族的人也纷纷怒骂,但他们完全不理会,反倒以规则相压:“你们这些君子就这么不顾脸面?让一个外人帮你们出头?我们不同意,张将军你觉得如何?”

  他们又扯到张将军身上了,张将军倒是迟疑了片刻,震惊地打量我许久后才开口:“的确不符合规则。”

  一众人全都怒斥,陈家人皮笑肉不笑:“如果你们执意如此我们也没办法,还是请张将军主持公道吧。”

  这事儿麻烦了,没想到他们玩这一出啊。我脑中急转,那些大人物们也神色阴沉地想着办法。

  这个时候陈叶心却平静开口:“王振宇是我丈夫,代表的是真正的陈家,为何不能参战?”

  此言一出我傻了眼,所有人都傻了眼。陈叶心嘴角微抿,旁边伊丽觉罗移开了目光。

  我赶忙接口:“对啊,我是代表真正的陈家,有何不可?”

  那些大人物也反应过来,纷纷说就是如此。陈家人倒是气急了:“胡扯!王振宇跟陈叶心根本就没有交集!”

  陈叶心笑了一声,很镇定地开口:“我被你们囚禁了数十年,王振宇救了我,我已委身于他,何需你们外人质疑?”

  这一边的人自然是认同,陈家人打死不同意。纵状上才。

  我倒是烦了,双方都在找理由恶心对方啊,这江湖中人就是墨迹。

  我直接指着陈天豪:“到底还打不打?不打我就当你输了。”

  陈天豪吼叫一声:“都给我闭嘴!”

  所有人都闭了嘴,我禅功再起,陈天豪如同怪兽一般走过来:“有点意思,看来我要动真格了。”

  我淡笑:“请。”

  再也不理会旁人,旁人也不敢吭声了,瞪大了眼睛看着。

  我跟陈天豪算是正式交手了,先前他是依靠力量乱打,这次却用上了精妙的招式和杀人功夫,不亏是一代宗师。

  我压力大增,各种招式尽出,若不是有禅功护身怕是已经被他打散了骨头。

  但这样也就够呛,当我一指点在他太阳穴上的时候,他却发出嚎叫,铁拳砸在我腹部,我那一丝意念立刻散了,巨大的疼痛袭来。

  陈天豪狂笑:“原来如此,禅宗的功夫!”下一刻他舍弃了招式,全身撞来,双臂将我抓紧高高举起,我眸子缩了缩,他向下一砸,激起了一地的灰尘,我心口剧痛,一口鲜血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