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罗好厉害

家有小甜心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罗好厉害

  这帮犊子真是讲道理,冤有头债有主,瞧这模样我是死定咯?

  我就说是你们的家主挑事儿。那老小子我迟早宰了他。

  “大胆!”几人怒斥,引得众人侧目,但台上的黑袍人和陈叶心倒是专注无比,已经开打了。

  我心中微动,走近两步淡笑:“要不现在就打?”

  一家伙还真想出手,不过被旁边的人拦下了。我哼了一声,抬脚就走。

  那三百黑袍人一声不吭地站在他们后面,黑压压一大群怪吓人的。

  我走到头了又往旁边挪了几步,直接搭住一黑袍人肩膀:“兄弟,借个火。”

  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一拳砸来,我抬手一挡然后退开,那十余个当权者怒视:“你真想现在打?”

  我甩甩手:“没。开个玩笑而已,拜。”我利索地闪人,方才已经试探得差不多了。黑袍人浑身肌肉扎实,骨头硬朗,外表看起来的确跟钢铁似的,但还没有那么夸张,依旧属于人类的范畴。力量也很大,我挡了那么一下,虽说没多大的感觉,但若是普通人来挡的话怕是骨头都得断掉。

  不多说,他们虽**。但这样的我分分钟可以打十个!

  此时我也挤到年轻高手那边了,台上的黑袍人已经被丢下台数次,这会儿又被踢了下去,终于爬不起来了。

  陈叶心气定神闲。双手自然垂下,很有仙气。

  陈家的当权者们就有些重视了,这次议论一番,却是挑了一个黑袍人上去。

  这黑袍人依旧僵硬,但走起路来跟坦克似的,足见其力量强大,不过这种等级的黑袍人估计还不是陈叶心的对手。

  我就没放在心上,迟疑着走到南宫昊身边。南宫昊正专注地盯着比武台,竟然没发现我,倒是伊丽觉罗发现我了。

  她眸子眨了一下,流露出几分欢喜,但表情却平平淡淡清冷无比。纵布介血。

  我挠挠头,有些别扭,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又见面了。我就说你还好吧。她轻轻点头:“还好。”

  南宫昊终于发现我了,倒是挺惊喜的,但这小子表现出来的却是小气,他立马就挡在我面前:“你又来作甚?信不信老子踹你下塘?”

  我插着手斜眼瞟他:“南宫大爷,你还是准备上台去打架吧,我看你们这一战悬乎咯。”

  他被我一说立马慎重了,问我有什么看法。我有个啥看法?我就说你掌劲儿那么叼,只要稳得住,连杀二十个不成问题。

  南宫昊是隐世家族年轻一辈最顶尖的高手,当初的我都打不过他,更何况是黑袍人呢。他倒也挺自信的,目光又盯向台上。

  我则偷瞄伊丽觉罗,许久不见她了,她还是老样子的,对什么都不咸不淡的,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由叹一口气,什么话都说不出。她似乎故意不看我,同样专注地盯着比武台。

  我也看过去,重新上台的黑袍人力量更强大,但陈叶心还是有余力应付,一连五次将黑袍人丢下台去,他摔都摔残了。

  众人又是高呼,陈叶心微微喘了一口气,脸色依然平淡。陈家那十余人不动声色,再次派黑袍人上来。

  这就磨开了,足足五个黑袍人上台,几乎每个黑袍人磨了半小时,摔了又爬起来继续摔,最后实在摔惨了才没上台。

  这过程十分枯燥,但众人看得紧张,一心希望陈叶心多打败一些人。

  我则皱了皱眉,陈叶心都快被磨了三个小时了,再怎么厉害都不可能继续支撑下去了。

  果然不出所料,又来了一个黑袍人后,她的太极拳显然有些滞了,四两拨千斤运用得不够好。

  这样极其危险,她一个弱女子,一旦被打中一招恐怕就得废了战力。

  我戳了戳南宫昊:“陈叶心怕是不行了,你上去替换她吧,免得出事。”

  他都不及点头,台上陈叶心忽地一声惊叫,却是黑袍人的拳头硬生生偏离了方向,狠狠地砸向她腹部。

  原本那拳头已经被太极给带偏了,没想到他竟然半途又偏了回来。陈叶心匆忙中双手抱圆挡住,人却连连后退。

  陈家的当权者们大声叫好,黑袍人大步逼近,这是要一举杀了陈叶心。

  我忙推南宫昊:“上去..”

  话没落,旁边忽地跃过一道倩影,如同闪电般上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划出一道寒光,再一看,黑袍人喉咙喷血倒地身亡,伊丽觉罗轻执匕首,陈叶心恰好被她揽在怀中。

  所有人都似乎惊艳呆了,然后高声呼叫鼓掌,陈叶心心有余悸,伊丽觉罗示意她下去。

  她就快步下台,剩下伊丽觉罗和一具死尸。

  我也被惊艳到了,这是很震撼的杀人艺术,以前在滕黄见伊丽觉罗出过手,如今我眼光高了许多,再看更是赞叹不已。

  旁边南宫昊瞅着我:“你发春啊。”我哧溜松开坏绕在他腰间的手,正儿八经地站直了:“情不自禁,我的伊儿啊。”

  他怒呸一声:“别妄想了,轮不到你。”说得好像轮得到你似的。

  我掏耳朵,陈家那边已经乱了,当权者们怒斥:“你竟然用武器?不守规则!”

  伊丽觉罗冷淡站着,高挑的身形有股莫名的压迫力,但她什么都不说。

  南宫家主帮她说:“生死自顾,这就是规则!”

  那帮家伙气得要命,隐世家族这边的人不厚道,但既然生死自顾了,管他妈什么武器不武器。

  陈家那帮人显然没带武器来,黑袍人那么僵硬估计也使不来武器。

  众人就嘲笑他们,他们议论一阵忽地派了五个黑袍人上台:“好,大家都别浪费时间了,管什么规矩。”

  五个黑袍人同时上台,众人不由惊了惊。不过已经不骂无耻了,台下几个高手也上台,显然要帮伊丽觉罗。

  我挑挑眉,伊丽觉罗常年独来独往,这匕首也是耍得自成一派,有人帮她她反而不适应。

  果不其然,伊丽觉罗明显皱了眉,又不好让热心的群众下去。

  我就戳南宫昊:“伊儿不习惯”说才说半截,南宫昊已经平静开口:“你们下来吧,不要妨碍她。”

  这话真是坦率,几个高手面面相觑,但还是下去了。

  我说你挺了解伊儿的,他哼了一声:“比你了解。”这逼什么都要跟我争。

  不多说,台上已经开打了,五个黑袍人围着伊丽觉罗逼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凉风吹得黑袍猎猎作响,伊丽觉罗的衣衫也在晃动,台上弥漫着肃杀之气。

  下一刻,五个黑袍人同时踏前,机械一般的拳头砸向中央的伊丽觉罗。

  这几乎是避无可避的,我虽然知道伊丽觉罗厉害,但也不由担忧,拳头微微捏紧了。

  却见台上一道寒芒如流星般划过,伊丽觉罗身形如月,莲步轻移,等她停下时匕首未染血,那五个黑袍人却滞了一下,手臂上鲜血狂喷。

  伊丽觉罗出招太快了,恐怕没几个人看清楚了,那把匕首就这么划过,划出了五道深深的伤口,黑袍人的一只手臂算是废了。

  场中鸦雀无声,伊丽觉罗目光扫视黑袍人的脖颈,刚才要切断脖颈显然距离不够,她在等待最佳的时机。

  五个黑袍人应该能感受到疼痛,但他们几乎是视死如归,一条手臂废了依旧踏前,另一只手臂带着煞气袭来。

  这次双方距离相当近,不少人惊叫出声,南宫昊身体也前倾了一下。

  我凝目看着,就算伊丽觉罗还能再来一次杀招,恐怕也会被砸中。

  她便如同一只蝴蝶一般,手腕转动间,匕首下旋,斜地里一刺正中一人拳头,竟然插进了拳头当中。

  那只蝴蝶便轻飘飘地跃过那人旁边,逃出了包围圈。

  匕首化动间,硬生生从拳头一直划到了胳膊处,筋肉被分离的声音骇得人鸡皮疙瘩都起了。匕首再往上一挑,半月型的寒芒刺骨,那人脖子即刻断裂。

  蝴蝶依旧没停,短短几秒钟,反包围圈形成,圆形寒芒大盛,伊丽觉罗脚步一停,依旧是原来的位置,却已经绕过了一个圆,匕首上的血滴在地上,五个黑袍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伊丽觉罗目光轻抬,扫向陈家方向:“再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