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三百章 好巧,你也姓王啊

家有小甜心 第三百章 好巧,你也姓王啊

  小男生的爸爸也来闹了?这是几个意思?少妇不服气?

  我着实烦了,这不是逼我装逼嘛?

  我火烧火燎地又赶往了学校,这次秃头男却不是因为儿子的事。他就缠着珊珊让我来见他。

  我过去说你搞毛?想挨揍啊。这逼一见我出现当即一拳砸来,我伸手扣住他手腕,冷下了脸:“你他妈找死?”

  他痛呼一声,但并不怕,压抑着声音怒吼:“我干你娘,你上了我老婆!”

  我一怔,啥?我有点懵了,同时也觉得可笑:“你脑子进水了?”

  他可能觉得很丢脸,要珊珊走开。珊珊看看我,皱眉回去了。

  这逼就无所顾虑了,骂得凶狠:“你他妈真是有种啊。把我老婆给上了,老子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我一把推开他,冷淡一笑:“别跟个傻逼一样乱叫,你老婆我还看不上,再动手老子废了你。”

  他压抑着怒火,气得浑身发抖,那秃头都冒汗了。

  我兜着手瞅瞅他。他跟恶鬼一样盯着我:“我老婆来处理孩子的事,你把她给上了,她都说了,老子告死你,告到你倾家荡产!

  这逼虽然不敢动手打我了,但嘴里却依旧恶毒啊。我挑挑眉,我把她老婆给上了?她老婆还承认了?

  这有点不科学吧,那个少妇再怎么怨恨我也不会拿自己开玩笑啊。我耸耸肩一笑:“她说什么你就信?”

  这家伙逼近两步:“你他妈还装?她下面都有精.液,就是这两个小时内被人上了,你真是有种啊,要不是老子今天想上她还发现不了!”

  原来如此。他老婆的确被人上了,然后诬告我?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我也来了点儿兴趣,一个女人诬告我?有点意思啊,咱去瞅瞅。

  我就笑眯眯开口:“对于你戴了顶绿帽子我深表同情,但真不是我干的,虽然我叫老王,但不住你隔壁啊,没有作案条件。”

  他似乎冷静了一下,转身下楼:“你跟我去对质,不然老子告你强.奸!”

  我毫不在意地跟过去:“我倒想教训你老婆一下,药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啊。”

  我们一起下楼,然后取车,这逼正在气头上,不过对旁边的车非常在意,不由多看了几眼。

  我就上了他旁边的车:“你瞅啥瞅?”他眼珠子都瞪大了:“这是你的车?你的不是奔驰吗?”

  我可不知道这车啥型号,反正皇宫那边挺多车的,有就开呗。

  我就说换了呗,他不敢置信,然后有点尴尬地上他的车:“你跟着我走吧,如果不是你干的我给你赔礼道歉。”

  成,走吧,去看看你老婆。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离。花了十余分钟就到了一片高档小区,在外面都能看到不少老年人在运动。

  秃顶男下车带我进去,火气已经消了,或者说压下了。

  我跟他进去,四处瞟瞟,这小区挺不错,但比不上别墅小区,就是人多,看来有些历史了。

  秃顶男一路□叨加□认识的人,不多时走到了他家楼下,这里人也多,还有一些小孩子在嬉闹。

  家丑不可外扬,秃顶男自然是闷声带我进去,完全不跟人搭话。

  然后走到楼梯口,这里却有一个长着小胡子的中年人抱着一个小萝莉亲吻,还很温和地说着话:“花花,以后流了?涕记得擦哦,不然叔叔要打你。”

  那小萝莉似乎有点不自在,怯生生的模样。秃顶男直接开嚷:“老王,你理小毛孩干嘛?闲的没事干啊。”

  小胡子吃了一惊,瞬间放开小萝莉,然后笑着起身:“老张,你咋了?刚才跟你老婆吵架了?”

  我差点笑了,老张,老王

  秃顶男不想说家事,摆摆手带我上去:“不说了,晚上一起喝酒,他妈的!”

  老王点头:“好,你买单!”

  秃顶男又是一zhen;臭骂,我走过这老王身边,打量了他两眼,他和善地开口:“你好。”

  我伸手过去跟他握手:“你好你好,你也姓王啊,幸会幸会。”

  他愣了一下也说幸会幸会。我没多留了,总是想笑,也不知道为啥想笑。

  然后去了秃顶男的屋子,那个少妇在家里暗自垂泪,十分伤心的样子。我们一来她就更加伤心了。

  秃顶男又冒了火:“哭哭哭,还不是叫人给上了?我把他找来了,你跟他当面对质!”

  少妇看了我一眼,明显心虚,不过她也是豁出去了:“就是他,说请我吃饭赔罪,结果把我拉到巷子里老公,你要替我报仇啊。”

  秃顶男的怒火又冒出来了,要不是我的车比他好,估计他立刻要宰了我。

  我耸耸肩:“大姐,说话要讲良心啊,您再看看,是不是认错人了?”

  秃顶男也看着她,她坚持说是我,还骂秃顶男:“都是你儿子害的,我为他操碎了心,要不是去学校你还怨我!”

  秃顶男没了底气,目光又盯着我,我不以为意,就是笑:“既然你坚持,那我就不跟你讲理了,直接报警验jing液吧,费用我出,你们觉得如何?”

  秃顶男当即说好,少妇却脸色微变,眼一转哭哭啼啼的:“我已经够丢脸了,还去验什么验,你想我被全小区的人取笑啊,我没脸见人了!”

  秃顶男没有主见,除了发火啥都不会儿,现在又开始迟疑了,毕竟丢脸啊。

  我有些好笑,拍拍秃顶男的肩膀:“哥们,真相只有一个,你怎么不问问邻居呢?”

  他一怔,少妇忙开口:“问什么邻居?我是在学校那边被强.奸的,都没人看见。”

  秃顶男也说是啊,我斜斜眼:“问问人总是好的。比如先前两小时内谁来过你家啊,有没有陌生人啥的,死马当活马医吧。街坊邻居应该都有所察觉的。”

  秃顶男终于打定了主意,气冲冲跑出去找人询问。我瞄瞄这少妇,她相当惶恐,再也装不下去了:“我给你二十万,你承认算了,再赔十五万给我老公,你白得五万。”

  我说你挺直接的啊,她着急:“只要你答应,我有空就转钱给你,我还可以陪你睡觉。”

  这个少妇真是坦率得一逼,我喜欢坦率的人,不过我更加好奇“隔壁老王”。

  我就怪笑:“是谁上了你啊?”她不肯说,让我别多问,拿钱认罪好了,她会劝老公不报案的。

  可我好奇啊,我能不问吗?不过这时候秃顶男回来了,十分气恼:“没人看见陌生人,大家都不知道,老王住我隔壁,他一直在家,也没发现异常啊。”

  话一落,那个小胡子老王走进来了,神色担忧:“嫂子难道”

  秃顶男跟他关系很不错的模样,十分愤怒难堪地点头:“没错,cao他妈的,逮住了阉了他!”

  小胡子老王表示同情和愤慨:“都怪我当时去逗小朋友玩儿了,没有看紧大楼。”

  他义愤填膺,目光又看着我:“这位朋友”秃顶男不知如何解释,少妇冲我使了个眼色,然后哭嚎:“就是他啊,老公,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这婆娘想我认罪啊,但我认什么罪呢?我笑而不语,秃顶男还是迟疑。

  小胡子老王忽地皱眉开口:“嫂子这么一说,我有点印象了,当时好像的确有个陌生人上楼了,跟他有点像”

  我勒个去,老王何苦为难老王?还有你为何要作死呢?

  这老王一开口,秃顶男相当愕然,我忙摆手:“我没来这里啊,你别冤枉我。”

  小胡子眼中闪过狠毒:“越看越像他,应该没错,他的确来过。”

  这逼演得挺像的,不过秃顶男更加狐疑。少妇冒了冷汗,我一撩刘海:“朋友,案发现场在学校那边,你看到的是小偷吗?”

  他一愣,有片刻的惊慌,然后改口:“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他跟少妇明显都没料到会被秃顶男逮住,所以没计划好言辞吧,这下开始露出马脚了。

  少妇也迎合他:“管什么小偷,老公,就是他强.奸我啊!”

  秃顶男傻乎乎看我们,分不清真相了。我叹了口气,伸手一指小胡子:“真相只有一个,就是他!”

  我冷声一喝,小胡子硬是被吓得退了两步,秃顶男也似乎惊醒了。我深表同情:“老张,我同情你,报警吧,男人不能怂,说不定你的孩子都不是你的,你隔壁住着老王,你早该警惕了,报警验精吧,费用我出!”

  少妇脸色惨白一片,这小胡子狡辩了几句,忽地转身就跑,眼中惊慌怨恨无法掩饰。秃顶男如梦初醒,发出杀猪一般的怒吼:“老王,我**!”

  他撒丫子追出去,我没忍住,真是对不起,我笑尿了。

  那少妇浑身发着抖,却分外坚强,赶紧去收拾细软,我说你要跑了?不等老公疼爱了?

  她抓了一些钱和首饰,连衣服都不带,咬牙彻?地跑:“你这狗杂种,我不会放过你,抓你那女儿去**,咒你全家死绝!”

  我当即冷了脸,她犹自跑,我一脚将她踹趴,十分冷冽地逼视着她:“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