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二百五十三章 旧友

家有小甜心 第二百五十三章 旧友

  再一次晕了许久时间,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大亮,马路上都是车辆的声音。

  少女在旁边踩易拉罐。踩扁了叠一起,估计要卖废品。

  我脑子还昏昏沉沉的,喉咙也干,这家伙没发现我醒了。我记得以前听老乞丐叫她倩倩,我也叫:“倩倩,我渴。”

  她就发现我醒了,闷闷地拿水壶过来喂我喝水:“你怎么伤势更加严重了?还敢开车,怎么没撞死你啊。”

  这位女侠貌似有点不爽我,我可不敢不爽她,免得被穿小鞋。我说我逃命呢。你师父呢?

  倩倩说去卖车了。他抢了一口,水从鼻子里钻出来了,忙抬头看看,麻痹,我车呢?

  “师父说没发现你带钱回来,所以他就把车当废品卖了,能卖几万块吧。”

  我去你大爷!那可是卡宴啊!

  我说你赶紧把你师父找回来,结果话一落,老乞丐提这个布袋子兴高采烈地回来了。

  我要哭了:“你他妈把卡宴当废品卖了?”他掂量一下钱袋子:“什么宴?挺好看的啊,卖了两万三,黑市的朋友还算讲义气。”

  妈了个锤子。要不是我动不了,老子飞起就是一口浓痰!

  瞬间心情低落,倩倩推了推我:“起来吃药啦。”我想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

  老乞丐过来给我把脉,然后笑眯眯开口:“你看看你这心态,没了一辆车就低沉了,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也不能强求,你什么时候能明白这个道理我就传你气功吧。”

  我吸吸鼻子,说受教了,我的确心态不好,一辆百万的车而已,不值得心疼。

  他老脸一抽,继续微笑着点头:“对的,你很有悟性。”

  我趴着了,不想再说话。倩倩给我换药,老乞丐走远了猛踢桥柱子。踢得脚都肿了。

  我说他在干嘛?倩倩翻翻白眼:“心疼钱呗。”实乃真性情也。

  两万三也不错了,可以买飞机票去华山了。让我意外的是这两个家伙竟然不是黑户口,有身份证的。

  我说你们江湖中人怎么也办户口?感觉很微妙啊。

  老乞丐低哼:“朝廷逼着办能不办吗?”

  我无言以对,然后又休养了两天,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能快步走路了。

  老乞丐这会儿也说必须去华山了。后天就开武林大会。我说那去吧,我顺便躲避追杀。

  我估摸着伊丽谦已经知道我没死了,他肯定会派人来追杀,就是不知道杀手何时会来。

  当天下午我们就搭飞机去华山那边,华山只是个旅游胜地,可没有什么华山派,不知道武林大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去了那边老乞丐跟倩倩就要收拾行头,不能丢了面子。

  还别说,老乞丐收拾干净了还是挺不错的,一身朴素的衣服,神态悠然自得,有几份仙风道骨。

  倩倩也不错,她本身就美貌,而且颇有侠气,打扮一番诶?她打扮了一番,黑衣小皮靴,耳环鸡冠头

  我揉揉眼睛,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这不是杀马特吗?

  倩倩也怡然自得,十分满意自己的打扮。我咳了咳:“那个倩倩,我觉得我们不必这么张扬。”

  她十分疑惑:“为何不?你们不是常说张扬是个性嘛?我觉得这打扮很好看,有点像侠女。”

  侠女你大爷,你见过杀马特侠女吗?我继续劝她,老乞丐却摇头:“存在即合理,无需强求,走吧,去看看有没有老朋友。”

  这二位爷就去华山脚下了,我抖抖腿,一步一挪地跟过去。

  这种时候华山游客似乎不多啊,而且这里贼几把冷,山高云远,看着就不想爬山。

  还好我们只是去山脚,这边人就多了起来,貌似是工作人员。我远远一看,竟然发现一个巨大的舞台,上边儿还挂着横幅,上书几把那么大的字:欢迎各路高手参加第二十三届武林大会暨华山论剑大会。

  完了还有几把那么小的字:扫描右下角二维码关注我们官方微信即可了解更多详情哟。

  我心头感慨,江湖竟已堕落至此啊。

  不多看,老乞丐跟倩倩已经去到舞台那边了,当即有不少人跟他们打招呼,不过表情怪怪的,并不热情。

  我挪过去就听一个浑身肌肉的中年人在笑:“你们方寸山不是改行算命了么?怎么还有心思参加武林大会?不会是为了红包吧。”

  这语气很揶揄啊,旁人都低笑。老乞丐淡笑:“算命无需两人,这次我特意带徒儿来见识一下高人。”

  那些人又看倩倩,然后一个个忍禁不禁:“你这徒儿倒是别致,是女孩吗?”

  老乞丐点头,他们就指指点点,气得倩倩发飙:“你们这些老秃驴,说够了没有?”

  他们全都吃了一惊,纷纷发怒:“好你个后辈,真是没有一点教养!”

  老乞丐还是仙风道骨的模样,轻笑着安抚:“无需在意徒儿的细节,怎么只有你们啊,其余人呢?”

  他们收了心,但语气还是很怪:“都去酒店吃宴了,也就我们这些闲云野鹤没去。”

  倩倩嘀咕:“是权贵看不上你们吧。”

  “你!无礼!”他们又叫,倩倩冷嗤:“叫什么叫?有种打一架啊!”

  那帮家伙愣是不敢打,估计没有真材实料。我杵旁边笑眯眯看热闹,结果战火烧到我身上来了,一人指我:“他也是你们方寸山的徒儿?怎么病怏怏的?两个徒弟都奇形怪状叫人可笑。”

  干你大爷的关我屁事啊,我哼了一声不鸟他们,目光看向别处,然后看见熟人了。

  我真是有点不敢置信,竟然是维尔吾族的若若,多少年不见她了?

  我忙过去喊她,她开始还有点认不出我来,然后猛地惊喜:“哎呀卧槽,是你,真是有缘啊。”

  她旁边还有几个维吾尔族人,都背着行李,似乎是来旅游的。

  我跟若若抱了一下,她发觉我的异样了:“你怎么成这鸟样了?被汉人砍了啊。”

  我说是啊,一言难尽。她的同伴也象征性地跟我问好,十分惊奇。

  若若就拉我到一边儿说,她可是直接得很:“你在这里干嘛?”

  我说来看武林大会,她一咧嘴:“我也是,顺便来爬华山,爬完就回新疆了。”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对武林大会感兴趣?她有点兴奋:“不能感兴趣啊,我觉得中原的武功好厉害,所以来看看。”

  尼玛还中原,我翻个白眼:“你见过中原武林扫描二维码的吗?”

  她也郁闷,不过还是挺感兴趣的:“高手大隐隐于市嘛,像拉萨的苦行僧,日复一日地朝拜天穹,据说是通灵之人,有次我好像都看见那种人,一路三拜九叩匍匐上山,实在太震撼了,但又好像是错觉,实在奇怪。”

  我说你眼花了,她也不跟我争辩,然后忽地想起什么似的:“说起拉萨我就想起我故乡了,我们新疆也有通灵之人,我听阿妈说他整日坐禅,一个星期不进食都可以,而且神采奕奕,还包治百病,你伤得这么重,不如让他给你看看。”

  这个就不必了,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要沾。我又跟她聊了一会儿,她就跟我分别了,说要跟同伴去找旅馆,不过她会待许多天,还有机会见面哦。

  我笑了笑,他乡遇旧友,无论关系如何总是让人心情舒爽。贞杂华巴。

  我目送她们离去,这时候倩倩已经跟那些老秃驴吵起来了。但他们很快没吵了,因为来了一行人,足足有三十余人。

  走最前面的竟然是几个贵人,老头子年轻人都有,大概有十余个,剩下二十余人估计就是所谓的高手,他们吃完宴回来了。

  我仔细打量,那些贵人恐怕相当有钱,多数大腹便便跟领导似的,但也有几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虎目生光,估计也会一点功夫。

  后面那些高手则有点怪怪的,完全没有江湖中人的感觉,反而像是东厂的太监,吃着朝廷的俸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