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二百零六章 欧阳家的窘境

家有小甜心 第二百零六章 欧阳家的窘境

  睡了一觉倒是把她们給睡乖了,看来我可以闪人了。

  我就说我该走了,你们好好读书。长大报效祖国吧。

  两美女都盯过来,晨夕脸色不舍,但没说什么,周梦琪直接哼了哼:“急着投胎啊,又不知道要去找哪个狐狸精!”

  这可真是冤枉,我说是老家还有些事,还有我朋友也有事。

  晨夕拉拉我:“哥哥,你會不会去找裴晗姐姐啊,她已经好久没消息了。”

  我心中一惊。说她怎么了?晨夕颇为疑惑:“以前她天天都跟我联系的。后来突然就没联系了,都快两年了,不知道她怎么了。”

  我眉头皺了起来,这肯定是出了大事,不然那个百合女不可能不理晨夕的。

  我心中也急了,生怕他们出事,我即刻便走。周梦琪看我脸色严肃也不好闹了,她跑出去给我買了一身衣裳让我换上,我换好了便走。

  两个妹子都送我,晨夕直接抱住我,看那模样都要哭了。周梦琪在一旁轻哼。眼神偷偷瞄著。

  我说你不抱一下?她说抱什么抱,无聊。那好吧,我转身便走,她当即气得咬牙,狠狠地踢了一脚门。

  我哈哈大笑,一转身将她抱住亲了一口,她顿时娇羞得不行。我说你这脾气躁,以後不准了啊,跟晨夕学姐好好相处。

  她又翘嘴:“想都别想。我们可是情敌,好好相处是不可能的。”她冲晨夕哼了一声,晨夕不甘示弱。也哼了她一声。

  我哭笑不得,拍拍她屁股,看她面红耳赤的也心满意足了,走人。

  我就走了,不过走之前我还得处理一点事,免得野火烧不尽。

  我下楼瞧见帅小哥那破车还在那里,看来他还待在楼上。

  我就又上楼去了,两妹子都已经回房去待着了。

  我往楼上走,估摸着帅小哥就在楼上住着。结果上去就听见打骂声,从我右边的房子里传出来。

  我竖耳一听,帅小哥在怒骂:“臭女人,会不会口jiao啊,痛死老子了!”隐约还有女人的哭声传来。

  我挑挑眉,直接给了这门一脚,帅小哥似乎被吓了一跳,悄悄开门看出来,我大脚丫子抽去,整个门都甩开了,这逼直接被撞得屁股落地,痛得眼角滑翔。

  里面还有一个女大学生,哭哭啼啼地擦嘴巴,这会儿也被我吓到了。

  帅小哥嘴巴有点肿,此刻惊恐不已。我进去蹲他面前,轻飘飘一笑:“给我滚得越远越好,下次再见到你住这里,我就不止打断你门牙了。”

  我目光盯向他下面,他往后缩,还想挽回一点面子:“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千万富翁,校长都给他面子,你竟敢打我”

  我又给了他一巴掌,打得他喊爹叫娘。我就拍拍手起身:“我连你爹都打,教出你这么一个傻逼,我的话撂下了,你敢报复周梦琪她们,我让你爹给你收尸。”

  他吓得脸色发白,喉咙蠕动着硬是不敢说话。我抬脚便走,这傻逼估计没胆量报仇了。

  我也没在北京多待了,现在赶往欧阳家为妙。当天我便搭了飞机飞往南方,同时通知柳姬派一大波人带枪去南方,听我差遣。

  南方暖和多了,不过还是挺冷的。我马不停蹄,直接赶往欧阳家的别墅。

  现在只能先去他别墅打探一下情况了。呆他厅血。

  那别墅我去过,所以还记得位置,我趁黑摸了进去,里面不少别墅灯火通明,看来土豪们已经回来了。

  我往里边儿走,不多时终于看见欧阳家的别墅了,依旧那么豪华,灯光也亮着,但似乎没有什么声音,死气沉沉的。

  而且竟然有几十个保安在巡逻,以前可没有保安的。我皱着眉头靠近,发现不少角落里都有摄像头监控着。

  现在我可不认为是欧阳家的摄像头在监控了,恐怕大事不妙。

  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四周找了一阵子,然后发现一栋房子了,跟别墅格格不入,恐怕是保安室。

  我敲门,一个保安疑惑地开门,问我干嘛。我说来修下水道,欧阳家让我来的。

  他神色微微一变,回头想喊人,我一伸手掐住他脖子,直接撞门上撞晕了。

  里面有不下十人,电脑也很多,画面上显示的就是欧阳家别墅的情况。这些人看我进来都吃了一惊,纷纷抽出警棍。

  我进去三拳两腿全打倒,将那些电脑也捣鼓烂了。然后揪住一个还没晕的保安笑笑:“欧阳家怎么了?”

  他摇头,我将警棍往他嘴里捅,越捅越深,他终于叫着点头了。我就抽出了警棍,他不敢隐瞒:“我们只是被人派来监视欧阳家而已,并不知道为什么,真的。”

  我点点头:“欧阳家的人全在别墅里?是不是一直不能出来?”

  他连连点头,我就将他敲晕了,大步前往别墅。

  监控已经没用了,他们暂时叫不了援兵过来。但别墅里还有几十个保安,这么多人我要料理还是得花一些时间的,而且容易打草惊蛇。

  我就没正面进去,直接爬墙跳进去,躬身绕过一**保安,然后贴着别墅的墙了。

  这里有个窗口,可以钻进去,但实在太高了,比较难跳上去。我就贴着墙走向门口,结果他妈的五六个保安说笑着往这边过来了。

  我心中暗惊,匆忙退回去直接往那窗口蹦,这窗口还有玻璃挡着,只开了一条小缝,距离地面几乎三米高,还好我跳起来手掌摸到窗口了,赶紧整个人钻进去。

  这是在太险了,在我脚也缩进去后那些人就过来了,还在淫.笑:“每次经过这里就心痒痒的,好想偷看一下。”

  “你找死啊,方公子要是知道了把你眼睛都挖掉。”

  他们就虚了,低声说着话走过去。我怔了怔,啥情况?然后昂头一看,麻痹,浴室?

  我现在整个人还贴在窗户这里,赶忙一松手落地。这里的确是浴室,还有水汽在冒着。

  前边儿有个布帘子,挡着浴缸,我隐约看见浴缸中有个人影。

  我日,要不要这么惨,竟然遇到欧阳家的人在洗澡。

  我祈祷是欧阳裴寒,但几率太小,三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妈妈,几率只有六分之一啊。

  我就轻手轻脚往门口遛,我得绕过去才行,不然就身败名裂了。

  我背脊压得低低的,都跟爬似的,一直往门口爬,但老天没保佑我,该来的还是要来,刷地一声,浴帘拉开了。

  我当即僵硬了一下,扭头一看,欧阳裴晗站在浴缸里浑身泡沫地看着我,脸上呆滞。

  我也顾不得什么了,躬身一跃,左手揽住她腰,右手捂住她嘴,这娘们也是彪悍,还剧烈挣扎,结果扑通一声,两人全摔缸里了,水花四溅,我咕噜噜呛了几口洗澡水,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欧阳裴晗貌似在发抖,我知道她厌恶男人,她现在几乎是躺我怀里的,而我躺水里,那触感简直

  我赶忙解释:“别吵,是我啊,王振宇。”

  我们也有好些年没见了,她受到这样的惊吓估计没时间考虑我是谁。我说我是王振宇,她终于冷静了一下,但又挣扎起来,这次估计纯碎出于对男人的厌恶。

  我沉声安抚:“外面有人巡逻呢,你想死啊。”

  她没敢动了,我轻轻放开她,她一下子躲到浴缸另一边,神色羞愤得要命。

  我尴尬一笑:“我什么都没看见,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