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兄弟你没事吧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兄弟你没事吧

  我日,这算什么事兒?这是要我去送死啊。

  我说我不干,就此别过啊。迅哥儿一把抓住我:“你真的不干?你爹可是同意你帮我的。你要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啊。”

  我说不明白啊,他戳我一下:“我不跟你说废话,事情成了我认你当儿子,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自己琢磨一下。”

  我一脚踹去:“老子帮你了还得喊你爹?”他想一屁股坐死我:“你别跟我抬杠,我心累了,现在只想救出我女兒,那些好处都给你,我安享晚年。到时候你就可以呼风唤雨了,你老家那些破贵族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个好啊,我幻想了一下十分意动,迅哥兒轻声叹息:“如果实在不行,只求你救出我女儿,别的我都不要。”

  我说你女儿被囚禁了?他又心痛又愤恨,牙关都咬紧了。

  老柳就接话:“应该是被囚禁了,或许是囚禁着当杀手锏威胁老魯,我已经十余年没见过她,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我皱眉寻思了一下说我试试吧。他们都点头,老柳额外叮嘱我:“明天就开始行動。他们兄弟俩关系惡化了,你先接触其中一人,压力会轻很多。”

  我说为啥恶化?亲兄弟也反目成仇了?老柳点头:“对啊,原因我也不清楚。五年前他们就开始争斗了,严重的时候甚至相互厮杀。最近才停手,搞得我也很疑惑。”

  我一怔,难怪五年了迅哥儿都没出事儿,敢情是兄弟反目了。

  我也没多想。听老柳安排了所有事项,第二天晚些时候就钻进了柳姬的车里,她笑眯眯地把我送出去。

  这家伙太骚,送我出去还想挑逗我,脚也伸过来蹭我。我说你别蹭了,我是要去干大事的。

  她睫毛挑挑,轻声细语:“不知我父亲让你去干什么事呢?”

  我说你貌似没权知道的哦。她咬起了小嘴唇发嗲:“说给人家听嘛,人家对你那么好。”

  我一拳扬起:“去金华街。”她闷闷地开车去了,到了那边我就抱着手瞅外面:“小姬姬啊,假装车上只有你一人,你去逛街买东西吧,逛到午夜才回来哦。”

  她就闷闷地下车了,我等了半小时,然后也偷偷下车,迅速没入了人群中。

  金华街繁华得很,来往行人不绝,而且还有很多酒吧。我的目的就是去其中某一间酒吧待着,等我的目标。

  老柳说了,两兄弟其中一人今晚会来酒吧消遣,他则会派人刺杀,我要英雄救男。

  我很快找到那间酒吧了,直接进去找个地方坐着。这酒吧着实高档,跟夜总会没啥两样,陪酒女到处都是,我一坐下就被骚扰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天快黑了吧。我扫视了一圈酒吧内,然后招手让两个陪酒女坐我旁边,先乐乐。

  我就喝酒摸大腿,钱也没少塞,大概过了半小时,人群忽地有点骚动,外面进来十余个西装男,分散在酒吧四周了,酒吧外面估计也有不少西装男杵着。

  酒吧里的人都有些慌,但西装男们啥都没干,人群又开始喧哗了,乐一时是一时,没过多关注。

  我摸着陪酒女的大腿瞄着门口,不多时,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缓步进来了。

  这家伙着实有气派,走起路来跟周润发似的,身上流露出一个不怒自威的气势,引得酒吧里的女郎移不开目光。

  我身边这两位陪酒女也心动不已,眼珠子都要瞪出去了。

  我咳了咳,她们忙不看了,给我倒酒。我暗哼,长得帅就不用死啊。

  我继续瞄着,那家伙进来了就找了个角落位置坐着喝闷酒,几个保镖直接站他身后,吓得女郎们都不敢靠近。

  而且我才瞄了几眼,那些保镖的眼神就锁定我了,要不是他们这种货色我能一个打十个,我估计得被吓尿。

  我就没瞄了,跟两个陪酒女玩乐。然后看看时间,快八点了,还剩两分钟。

  我心里倒着数,等最后十秒进入倒计时的时候,酒吧里气氛已经变了,不少男人走动了起来,那些保镖似乎也发觉了不妥,眼神锐利起来。

  那气派的男人微微抬了抬头,然后又低下头了。我心里默念着,然后猛地有人大吼一声,角落站着的保镖全被一刀封喉了。

  一瞬间酒吧里就乱了,十几个男人往气派男冲去,手中刀子闪着寒光。

  按照原计划我得出手搭救了,要接近那家伙才行。

  我就在惊叫的人群中往前面走了两步,但只走了两步就听气派男喝骂:“统统趴下!”

  慌乱的人群全趴下了,气派男皱眉起身:“又来刺杀,烦不烦?”

  十余个杀手不管不顾冲过去,气派男稍微后退了两步,他的保镖蜂拥而上,门口的也全冲了进来,这里混战起来。

  那些乱糟糟的人群就趴着,倒是没受到伤害。

  我琢磨着英雄救男不靠谱,他何需我救?我要是刻意去救他反而会被他怀疑。

  于是我果断趴下了,两个陪酒女也趴着瑟瑟发抖,我一手抱一个:“莫慌。”

  她们都不鸟我,这会儿那十余个杀手已经统统被干掉了,所有人用的武器都是匕首,跟电影里的枪战差别太大,但反而更血腥,我都看见地上流了好几摊血了。

  我偷偷抬头一瞄,气派男甩着手皱眉:“把他们收拾干净,看着烦。”

  那些保镖就着手收拾了,我暗叹没机会了,两个陪酒女还在发抖,我就拍拍她们后背:“别抖了,万一惹毛了他”

  话没落,这两位姐姐忽地暴起,一脸凶悍地朝气派男冲去,手上同样抓着刀。

  我吓了一跳,这尼玛都是杀手?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当即屁股一拱,双手点在她们膝窝上,两人都滚倒在地,但很快又爬起来继续冲。

  老柳说过,必要时可以杀自己人取得信任。可两个妹子让我如何下杀手啊。

  我就蛋疼,起来也不是趴着也不是,然后忽地发现两妹子没跑了。

  我抬头疑惑一看,气派男手持一把枪指着她们:“女人就该做饭生孩子,当什么杀手?”

  两个陪酒女一声不吭,气派男的保镖踏前一步要动手,气派男手指一松,枪在手中晃了几下:“滚吧,我不喜欢杀女人。”

  两女陪酒女对视一眼,纷纷逃跑,不一会儿就不见了。

  我是真心蛋疼了,这他妈闹哪样?

  气派男也盯着我,脸上有几丝疑惑:“小兄弟,你没事吧?”

  我一怔,站了起来:“没事没事,多谢关心。”他那些保镖都很警惕地盯着我,这气派男倒是宽心,一招手让我过去。

  我稳住神走过去,他让我坐下喝酒。我摸不透这家伙的心思,他却笑了:“刚才见你奋不顾身打倒她们两个,为何呢?”

  你问为何?我他妈就是为了取得你信任啊。结果反而趴成狗熊了。

  我就淡定一笑:“我以为你会杀了她们,不想她们送命。”

  他噢了一声,举杯跟我对饮:“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动手,实在胆大,我看你功夫也不凡,愿意跟我过招不?”

  我凝神看看他,他轻呡一口酒,语气孤傲:“我已经好些年没遇到过对手了。”呆有司才。

  他完全是江湖中人的派头,我心里一动,当即回应:“那就打,要上擂台不?”

  他缓缓摇头,忽地手一松,酒杯往地上落去,我一怔,他一手刀砍向我脖子。

  他这手刀又快又急,我真是没料到,手掌本能一移,用我的酒杯挡住了,酒杯应声而碎,他的手刀依旧砍向我喉咙。

  我已反应过来,另一只手飞快抬起,眨眼间扣住他手腕,两人都霎时停滞。

  不过两息双方对招完毕,他的酒杯落在地上,酒水四溅,而手指距离我喉咙不过半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