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七十章 各退一步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七十章 各退一步

  我完全呆了,我父亲竟然来了。

  一瞬间心头震颤,脑海中乱成一团,什么情绪都没了,可什么情绪又都有了。

  我浑身是伤地被警察抬着,而我父亲则怒骂着龙行虎步地过来。我试图挣脱警察的手,可已经痛得没有力气了,狼狈得跟一条受伤的狗似的。

  父亲已经走近了,脸色冷得可怕,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废物!”

  我眼泪痛了出来,鼻子也酸得厉害,我就知道他会骂我废物。

  我低下头看着地面,不想面对他,他似乎也不想面对我。缓缓神跟陈局长道谢:“陈局长,谢谢你了,把他带回警局去锁着吧,其余事我会办好的。”

  陈局长颇为恭敬地客套一番,然后挥手收队,我被抬上了警车,跟犯人一样。

  我父亲看着我,一脸疲惫。

  我低头不语,一路颠簸去了警局,陈局长对我还算客气,虽然把我锁着了,不过手铐取掉了,还给我东西吃。

  我沉默地吃饱喝足,看看这“关禁闭”的小房子,真是世事难料啊。

  陈局长一直在警局里待着,时不时过来看我一下,我就喊住他,他询问什么事儿。

  我说现在外面怎么样了?他神秘兮兮的,秃着脑袋十分滑稽,可我不想笑。

  “已经安静许多了,你别怕,你们王家也是一个大家族,还是能跟叶家好好谈的,你等着就是了。”

  他这话虽然有道理,但我高兴不起来,我家是本姓,但也并不能掌控王家,只能算一个股东,有点薄面。

  就算王家肯出面帮我,恐怕日后我一家也抬不起头来了,而且拥有的权力肯定会越来越少,毕竟我这个后辈闹出了这单子事,基本没有可能继承我父亲的权力了。

  我心中悲叹,远离家庭折腾了大半年,还放弃了公司的职位,结果被警察抓了,我都有点没脸回家了。

  我想着这些事情心里闷得慌,后来我妈突然来了,一来就哭,跟我说了很多话,我说你别哭了,我又没死。

  她说麻烦大了,如果谈不拢真可能被判死刑。

  这多少让我有点意外,判死刑?死刑并不意外,可特么是国家机器判的,老感觉浑身不自在,我好歹该战死沙场吧。

  “两家都很激动,叶家一些人不肯放过你,还好你爹豁出去跟他们死磕了,王家也支持你爹,现在警察又插手了,还是有机会护着你的。”

  我妈哭哭啼啼地说着,我并不多话,现在他们在死磕,过一阵子估计还是得罢手言和,毕竟利益最重要,可我也必须受到象征性的惩罚,最起码得有个像样的理由安抚叶家,不然叶家会丢掉面子。

  “哎,当初让你去公司你不去现在公司发展得很好,王轩都成了年轻一辈的代表人了,你却闹出了这个事,大家都知道了,肯定都在背后说闲话。”

  我妈碎碎念了,我不吭声,父母的面子已经丢完了。

  “之前大家都传言你在追求林曼,林曼也承认了,王轩不好妄动,现在你这样恐怕林曼也留不住了,多好的一个媳妇啊。”

  我心中一动,说算了吧,留不住就留不住,没啥好可惜的。

  我妈又说了很多话,最后埋怨我父亲:“上一次你逃亡的时候我就该带你回去,你父亲硬是不肯,说要让你多吃点苦头,现在好了,弄成这样想带回去都不可能了。”

  我一怔,上一次逃亡?忽地鼻子有点酸,心里闷得难受。我妈轻声安慰我好一阵子才离开,说要去看着父亲,免得他爆脾气跟人打起来。

  我点头,继续待着吧。

  如此待了三天,硬是没有一点消息。后来我实在烦躁了,问陈局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他说不急,大家族谈判要慢慢磨,磨到一家妥协。他还说磨得越久越有利,因为现在很多人要争夺滕黄阁,叶家也眼红呢,他们无心二顾的。

  我皱皱眉,说欧阳家有动静吗?这位陈局长估计是老江湖了,看得明朗:“动静大了,他们少爷跑回来闹了,然后又被抓了回去,抓回去了又跑来闹,两家生意的事听说也崩了,要不是你们王家突然来插手,估计两家要打起来了。”

  我莫名失笑,方公子这计谋似乎又失效了半截,不过这也够了,裴寒恐怕继承人位置动摇了。

  如此又过了一周,我已经心平气和了,不烦躁不着急,该咋样就咋样吧。

  然后结果就出来了,陈局长兴冲冲跑来跟我嚷:“他们各退了一步,我听熟人说王家赔了五百万,叶家也不置你于死地了,但还是要挽回个面子”

  我说估计是象征性地惩罚我吧,不死就成。陈局长拍马屁,还装模作样松了口气:“真是吓死我了,这些日子我可是忙坏了,走了好多关系才没把你的事报道出去,不然那肯定是全国性的大事,你八成在法庭受审了。”

  我说谢谢你了,我父亲肯定不会亏待你。他就客套地笑,说应该的。

  我也不跟他扯了,这事儿暗中解决了最好,剩下的就是如何给叶家一个面子让他们维护自己的尊严了。

  下午的时候我母亲又来了一趟,神色轻松了不少,我心情也好了,很多话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就率先说:“好了,他们折腾够了,律所也辞退了,前两天真是险之又险,你差点就要上法庭了。”

  我想了想,警察插手了,那两家估计是围绕着杀人犯法这事谈判,叶家要用我杀人这事整死我,起码得把我送进牢房里去,我爹则要求私了。

  我暗自庆幸,不多时我爹也来了,同来的还有那三个老头子,他们个个脸色不善,阴沉得很。

  我爹脸色也不好,一来就骂我:“看你搞的什么事!给三位长辈赔礼!”

  我没动弹,我爹过来踹我,我只好道歉,三个老头子语气冷冽:“起码得跪着吧。”

  我眉头紧皱,我爹脸色变了变:“没必要吧,都已经谈妥了,他也付出很大的代价了。”

  “哼,我们已经让步很大了,那些贵族都说叶家丢了大脸,不跪一下如何了事?”

  这三个老家伙就是心头不爽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两步要跪下,岂料我爹一把抓住我肩膀,硬生生拉着。

  我心里头不是滋味,三个老头都冷了脸:“你儿子要尊严?那我们和叶家的尊严呢?”

  我十分愤恨,真想宰了他们,可现在只能跪了。我想挣开我父亲的手,他脸颊有点扭曲,忽地一下子跪下了。

  在场的人全都呆住了,门口的陈局长和我母亲都愕然,我蓦地鼻子酸涩,眼眶当即红了。

  那三个老头子对视一眼,终于不为难了:“算了,你也算一个人物,我们给你提个醒吧,叶老头死了,我们三个主事人虽然放过你儿子了,但叶家某些人还是心怀怨恨,别以为你儿子高枕无忧了。”

  他们冷哼一声便走,我忙扶起我父亲,他甩手推开我,一句话都不愿说。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跟陈局长谈了一会儿话然后就走了。

  我有点发懵,现在算什么情况?我该去哪里?我妈过来抱我,又开始哭哭啼啼:“小宇,妈妈对不起你,你先委屈一下啊。”

  我说不是搞定了吗?陈局长在一旁叹气:“王少爷啊,他们只是不把你弄去枪毙了,但面子还是要的,这个面子”

  他忽地又不说了,我心中不安,我妈摸我脑袋,哭得更凶:“当时快谈崩了,叶家要打官司告死你,你父亲那个猪脑子啊,硬是发飙,说打官司就打,还说一切都准备好了,把你说成精神病,看到底谁家厉害。”

  我说这个主意不错啊,精神病杀人不犯法,父亲还是挺聪明的。我妈嚎哭:“是啊,所以他们要的面子就是把你弄进精神病院强行治疗,恐怕还会派人进去整你,你千万要记住,不要乱吃里面的药,不然就真的变成精神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