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迷之难受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迷之难受

  我被淋了个落汤雞,等了尼玛两个小时暴雨还没停,最后好不容易小了。天上乌云遮天蔽日,整得跟世界末日一样。

  我也等不下去了,买把伞顶着大风滚了回去,东西也没买。一回去就打了个喷嚏,唐彤听到声音就來开门。

  我甩甩手:“这雨真大啊。”她白我一眼:“你怎么淋成这样了?”我说去给你买点礼物送别的,结果下了暴雨,看来你没福气了。

  她掩嘴一笑:“別贫了,快去换衣服吧。”

  我心中略微松气。看来她已经不是很在意那件事了。我就回去洗澡换衣服。大概折腾了半小时。然后雨终于停了。没过多久珊珊也带着小雪她们回来了。

  珊珊回來就骂这破天气,我翻白眼,她甩开鞋光着脚去找吃的。岛役私号。

  我说吃死你,她噎了一下,貌似没胃口了:“你不說我还忘了,我听校长说暴雨冲出了一具尸体,死得挺惨的,你注意点别被宰了。”

  我一怔,说啥情况?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梳理着她有点湿的头发:“就是城南那边山里冲了具尸体下來啊,打山坡上一直冲到马路,当时又大雨倾盆,貌似还有司机吓得撞车了,也就前一个小时的事,估计晚上我们这的新闻得报道。”

  她这话简直吓坏小孩子,小雪跟晨夕都脸色发白,唐彤呵斥:“别说了,没大没小的。”

  珊珊吐吐舌头。还挺兴奋的:“这是大事啊,名侦探珊珊要出场了!”

  我们都翻白眼,也没理会什么尸体,世间惨事多了去了,我们小百姓也就谈论一下罢了。

  这一晚倒也安详,我也没特意跟唐彤道别,就是默默地帮她收拾东西。珊珊不安分,收拾一会儿骂几句,唐彤也不好责怪她。

  翌日一大早我就起来了,珊珊把小雪和晨夕送去学校后也跑了回来,小岚则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

  老张也很快来了,他西装革履,看起来特别有精神,就是很紧张,貌似腿都在抖。

  唐彤低着头不看他,他眼一红又要掉泪。其实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他一眼就能看到结果,但他还是嘶哑地询问真的愿意跟他走么?

  唐彤不语,小岚轻轻点头,眼眶也红红的。我心里不是滋味,杵旁边不吭声。珊珊十分嚣张,过去一把揪住老张:“我警告你啊,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再犯我踢爆你蛋蛋!”

  老张说一定不会再犯,他激动得颤抖,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接下来就是搬东西到他车上了,他开了辆国产车来,擦得崭新。

  我们将东西抬了上去,小岚直接钻了进去,脸上有些喜意,老张就腆笑,跟害羞的大男孩似的。

  唐彤看了我一眼,我摆摆手,她微微一叹也进去了。老张伸头跟我说话:“王先生,大恩大德永世难报!”

  我耸耸肩:“别矫情了,走吧。”他开车走,唐彤和小岚都看着我,神色各异,小岚似乎张着嘴跟我说什么,可惜我听不见。

  最后他们消失在街尽头了,我瞬间觉得心里空了一片。珊珊抱着手撇嘴:“便宜他了,靠。”

  我说他真心改变了,你也别BB了。珊珊哼了一声:“说下都不行?”

  我不鸟她,插着手回屋里去。珊珊就跟过来:“以后咋办?”我说什么咋办?继续活啊。

  她踢我一脚:“我姐姐离开了,我也没必要继续住了,这房子退了,我回学校住,免得浪费钱。”

  我瞄瞄她:“要不来跟我住?虽然已经没房间了,但一张床还是可以睡两人。”

  “啊哒!”她一脚飞来,我伸手就抓住她的脚:“姑娘,已经很久没人敢踹我了。”

  她单腿蹦跶着哼我:“我就是敢踹你,不服啊。”我能不服吗?我笑眯眯问她真的不考虑跟我一起住?

  她抽回腿:“没兴趣,你家里那么多女人,夜儿还是你女仆,我可不想跟她参合在一起,我只想跟小雪在一起。”

  我说小雪是专属于我的,她呸我一脸,然后转转眼珠子:“喂,你现在忙于事业,基本都不在家,那个夜儿也去长丰街帮忙了,我姐又离开了,以后这边没人照料啊,我还是带小雪和晨夕走吧,反正她们学校近,我也不想整天跑来跑去了。”

  我斜眼看她:“你确定不是出于私心?”她又踢我:“私心个鬼,我就是嫌麻烦,小雪跟我一起住学校方便多了,晨夕也可以走路去高中,跟你在一起得饿死。”

  这个主意还是挺不错的,我有些意动。珊珊直接下了决定:“就这么办了,你太忙顾不过来,小雪会理解的,晨夕也要接受知识的熏陶,你以后就跟你的夜儿好好浪吧。”

  她这语气似乎有点吃味,我搓手一笑:“好,那我就跟夜儿好好浪了,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

  她牙齿一咬,又是一脚飞来:“你他妈还真想浪啊!”

  我这下直接抱住她大腿了,跟骑马一样吆喝:“吃醋啊。”她帅气的脸蛋都是羞恼,我哈哈大笑:“我就喜欢你这么帅气的妹子。”

  她狠狠推开我,直接就走:“切,不跟你闹了,你孤独终老吧,以后小雪是我的了!”

  我暗自好笑,送她走了这里就真的空荡荡的了,夜儿也在内衣店帮忙,晚上才会回来。

  外面下了场大雨,泥土的气息让人神清气爽。我重新鼓起劲儿来,该干大事了!

  我就去长丰街看看进度,那些商铺基本都租了下来,这会儿有好几个人在查看,女管家是其中之一,另外的人是老黄那边的。

  我过去打了个招呼,他们也恭敬,喊我王老板。我说你们少主呢?不来瞅瞅吗?

  他们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街边,我转脸看过去,黄俊耀竟然坐在街边低头动也不动。

  我说他咋了?这几个人就说不知道,可能是累了吧。

  我疑惑走过去,黄俊耀没有发现我。我在他旁边蹲下来:“黄公子,累了么?”

  他吃了一惊,貌似被我吓到了。然后挤出难看的笑容:“王先生你好,方才我在想事情,望莫怪。”

  他匆忙起身,还对我弯腰赔罪。我说你别这么拘束,搞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不拘言笑,跟机械人一样:“我赔罪是应该的,这是父亲的家训。”

  我暗想你家也太奇葩了,这特么不得累死?我也不为难他了,伸手搭住他肩膀:“合作的事交给他们就行了,我带你去浪一浪吧,我那内衣店有漂亮妹子哦。”

  他目光盯着我搭他肩膀的手,然后生硬地点头。说实在的我不想搭理他,但既然是合伙人就必须得搭理。

  我带他去内衣店逛逛,看看美女散散心也好啊。结果他愣是没反应,眼睛都不动一下。

  我假笑着问他好看不?他当即点头:“都是美女。”

  这话说得跟度娘语音似的,我抽抽嘴,他又恭敬地开口:“作为回礼,我也请王先生去舒服一下吧。”

  我说咋舒服?他倒是难得笑了笑:“去蒸桑拿吧,很舒服的。”

  这个好,反正我闲着没事,多跟合伙人熟悉一下吧。我就跟他去了,结果直接就去了滕黄阁,这黄俊耀还笑得古怪,那笑容镶在面瘫脸上,跟懒蛤蟆鼓肚子一样。

  我皱巴巴跟他进去了,问老黄在不了?要不拜访一下老黄?他说父亲一般喜欢整日看书,还是不要打搅得好。

  那我就不打搅,跟他去了二楼。这里每一楼都很宽,都挺多房间的,有些看着也不像桑拿房。

  黄俊耀带我进去的就是一个**的房间,里边儿竟然有个池子,腾腾冒着热气。

  这是蒸桑拿还是洗澡啊。我苦笑,黄俊耀皮笑肉不笑地开口:“王先生,你泡泡澡吧,我就不打扰了。”

  那种让我浑身难受的感觉又来了,我虽然不想跟臭男人一起泡澡,可你带我来浪让我一个人浪是几个意思嘛。

  他却不多说,转身就出去了,还回头神秘一笑:“请不要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