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四十二章 磨人的小妖精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四十二章 磨人的小妖精

  王平东这逼竟然还敢跑来找珊珊,这不骑我头上拉屎嘛。

  我冷眼喝骂,他也着实吓得不清。脸色惨白之极,身上被李仁打的伤也没收拾好,现在还能看见血。

  珊珊神情很纠结,眸中还有些可伶。王平东就躲她身后,我直接过去逮他:“别躲了,我不会打死你的。”

  王平东往后缩,珊珊终于开口:“王振宇,你放过他吧。现在他都这样了,那个少爷也抛弃他了。”

  我冷哼:“我已经放过他了,我都还没打他呢,他还敢跑来这里,非要逼我出手!”

  王平东不敢说话,但他还是比较怨恨的,我问珊珊他来干嘛?珊珊说来认错。我顿时诧异,认错?

  我瞅向王平东,他忙把头低下:“王先生,我错了,求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

  我说我饶了你了,你滚就是了。他妈的他竟然还提要求:“我是真心认错了。求你跟李仁说说情,我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位置,现在”

  我真是笑了,你麻痹你脑子抽了?我随手一挥:“赶紧滚!踏踏实实工作过日子,别他妈跟条狗一样到处乞食!”

  他头还是低着,但手捏紧了,似乎十分恼怒。我说你怒个啥?我教训错了?

  他声音嘶哑:“你教训得是。”是个屁,这逼明显不服气。

  我直接过去把他揪出来:“老子告诉你,我这人不喜欢留隐患,看你这**样就知道还会报复我,老子先搞死你再说!”

  他吓了一跳,立刻不怒了:“我真的知错了,不会报复你的,而且我哪有能力报复你啊。”

  珊珊也推开我:“王振宇,算了,他跟我毕竟是朋友。”我冷笑。说这个朋友真够义气,要不是我让伊丽觉罗保护你们,你们早被他玩弄了。

  王平东脸色一变,慌忙反驳。我一脚踹过去:“我给你一天时间,你给我滚出这城市,再被我看到我直接叫人弄死你!”

  他被我踹倒在地上,半响爬不起来。珊珊叹气:“王平东,你还是离开吧,都是你自己找罪受啊。”

  王平东捂着肚子爬起来,嘴唇抖个不停:“珊珊。我还是爱你的”

  爱你个大爷,还想博同情?我又要动手,他吓得跑了出去,我追上去赶人:“我会派人监视你。你他妈滚得越远越好!”

  他慌慌张张逃开,不一会儿就不见了。

  珊珊又叹气:“何必对他那么狠呢?他都没威胁力了。”我说你不懂,不赶尽杀绝我心里不安逸,保不准他哪天发狂伤害你们,必须得这么狠。

  珊珊就不说这个事了,我也打算去干别的事,岂料她又拉住我:“对了,我今天带晨夕去找学校了。”

  我一愣,我才回来忙得很,连晨夕都没怎么顾及,不想珊珊倒是帮我照顾了。我说她该上高中了,的确得找个学校。

  珊珊白我一眼:“你知道就好,要不是我照顾她,你恐怕就不理她了。我在一中有认识的朋友,介绍晨夕到一中去读高二好了。”

  我说这个行,多少钱无所谓,我现在忙,你帮我处理吧。她掐我一下:“赶紧去忙你的吧,这么多女人也烦死你了。”

  我说不烦啊,我爽得很,她帅气的眉毛挑了挑,我赶紧谄笑:“也不是很爽,毕竟我是专一的男人,哎,长得又帅又有钱是我的错吗?”

  她一脚把我踹开,我顺势下楼去了,干正事儿。

  如今搞定李仁了,我就不必东躲**了,先拜访一下老朋友吧。

  我跑去养猪场见副厂长,他还是老样子,这个猪圈晃那个猪圈浪,猥琐得一逼。

  我跑过去点他菊花,他捂着屁股骂我:“回来了啊,叼得不行啊。”

  我说你咋知道我叼了?他说现在谁不知道啊,你是欧阳家的代表嘛。

  我谦逊一笑,失礼失礼。他瞟瞟我:“你小子还真是有点能耐啊,看来我这养猪场已经容不下你这一头了,你去找老周吧,看看他有没有兴趣跟你乐呵。”

  他这意思是让我以后别来掏粪了,我也不多废话,拜谢了他以往的照顾就走。

  周土豪还是得拜访一下的,而且是去他别墅,我就买了点水果提着去了。他今天正好在家,我一去他就摸着大肚子嘿嘿笑:“你还挺会做人的,东西放下吧。”

  我放下水果坐他对面:“周老板,许久不见你又帅了啊。”他肥脸一笑:“不够你帅。”

  两人打趣一阵,周土豪看看时间貌似要走了,他就给我说正话:“现在那些贵族都知道你是欧阳家的代表了,身后是无限权势,你可以放开手脚干了,说不定还会有家族拉拢你。”

  我说你咋不拉拢我?他踏着皮鞋蛋疼:“我咋拉拢你?挑头母猪跟你联婚啊,我又没公司,也不是什么家族的人,拉拢你个屁。”

  我说那你整天忙什么?他颇为得意:“忙生意啊,作为一个投资者不忙如何赚钱?”

  这倒是奇了,我说你投资啥?貌似在贵族中很有威望啊。他古怪一笑:“当股东啊,半数贵族的公司都有我一份,当年他们开公司我就瞅准了,现在我都是元老了。”

  我赞叹,说你真叼,那岂不是各个贵族都要给你面子?他说还行吧,没有家族的老一辈基本都这样的,出门靠面子,钱倒是其次。

  他也不跟我多说了,打算去参加一个小宴席,顺便推销他的老母猪。我送他出门,他指了指楼上:“你见见梦琪吧,她挺想念你的。”

  这个当然,送他走后我立刻去二楼了。周梦琪似乎不知道我来了,卧室门都没开。

  我撩撩刘海轻轻敲门,周梦琪那熟悉的娇蛮声音就传来了:“干嘛啊,我不饿。”

  我暗笑,提高声音:“梦琪啊,叔叔回来了。”

  瞬间脚步声凌乱,然后门哗啦打开,周梦琪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张开双手:“梦琪乖,叔叔疼你”她直接扑过来,我正想抱她,结果她一巴掌甩我脸上:“你舍得回来了!”

  我懵了懵,揉揉老脸发苦:“叔叔疼。”她咬牙彻齿:“痛死你算了,你这变态下流无耻的贱人!一声不吭就不见了!”

  我说我有急事嘛,周梦琪叉腰喝骂:“急事?你不就是出差嘛,我爸爸都告诉我了。你难道是到非洲出差啊,去了那么久!”

  我眨眨眼:“对呀,你咋知道?尼玛我差点被食人族给烤了,吓死叔了。”

  她一怔,十分狐疑:“真的?”我信誓旦旦:“真的,我骗你干嘛,那些人都不穿衣服的,女的也不穿,真是”

  啪地又是一巴掌,周梦琪气骂:“变态!”

  我老脸直抽,妈蛋你丫啥时候变得这么多动了?我一弯腰把她扛起来:“竟敢打我,是不是忘记叔叔的十八式散手了?屁股翘起来!”

  她哇哇大叫,嘴角却是欢喜的偷笑。我把她丢床上,一副恶相:“你这小丫头,这么久不见又发育了啊,还不错。”

  她嘴一翘,不自觉地挺挺那一马平川的胸:“废话。”

  我翻白眼:“就算再怎么发育还是平胸啊,别打,d了d了,e啊够了吧。”

  这妞咬着牙打我,我跟她哈哈闹腾一阵也安逸了,她踢我屁股:“当初你说给我打屁股的,还记得吗?“

  我脑袋一缩:“有吗?”她脸蛋发寒:“没有吗?”

  我哈哈干笑:“我肚子不舒服,最近老拉粑粑,被你一打肯定得打出翔来。我先走了啊。”

  我缩着脑袋遛走,她恶狠狠踹来:“去死吧你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