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丐中丐 谢一块的玉佩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丐中丐 谢一块的玉佩

  我打算带走李晨夕,不带还是人么?

  她有些发愣地看着我,我说你瞅啥,跟我走呗。她眼一红赶忙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能活下去。”

  她这死心眼也是叫我无语,我说你还怕拖累我?我现在这个熊样需要人照顾啊,你不跟我走我一个人怎么活下去?

  她倒是意外了,呆呆地看我,我挪手过去摸摸她头发:“你看我这手,除了摸你头发别的事都干不了了,解裤链都麻烦得要死,你得照顾我啊。”

  李晨夕眨眨眼,终于不死心眼了,她擦擦眼泪脸上浮现喜色,我说走吧,奔向新生活。她赶忙收拾东西,都是些破破烂烂的衣服。

  我翻翻白眼:“别收拾了,走。”她舍不得,我可不管她,现在我可是有几万块的人了,不换装怎么行?

  我直接带她走了,几万块我不好拿,就捡张报纸裹着,让李晨夕抱着。她十分激动,貌似手都在抖。我暗笑,这丫头肯定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也有了计划,先去银行存好钱,再带她去宾馆住下,洗干净脸打算去街上疯狂购物。

  李晨夕不知道多少天没好好洗脸了,这一洗洗了十多分钟。我搁外边儿蛋疼,然后她就出来,还是一身破破烂烂脏兮兮的样子,但那脸蛋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了,我一看之下不免惊叹,好俊的丫头,皮肤白白嫩嫩的,五官恰到好处,简直跟雕琢出来的一般,那双眸子更是迷人,跟闪烁的星辰一样。

  我有点看呆了,李晨夕脸色发红地捏衣角:“看什么”我回过神来赞叹:“漂亮。”她一羞,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也不调笑她,带她去逛街,这会儿时间不早不晚,大概是夕阳西下那模样。街上行人已经逐渐多了。岛协豆划。

  李晨夕一直低着头,生怕别人看见她似的。我说你昂头挺胸啊,她说不好意思,丢脸。

  这尼玛丢毛脸啊,不就是衣服烂点嘛。我快步带她去最近的服装店,李晨夕眸子大大的看着,又惶恐又期待。

  我也不墨迹,直接让她挑,喜欢的都买。她摇头,头又低下了。这丫头实在太没信心了,我戳了她一下:“不要么?不要算了啊,你以后都这么脏兮兮的吧。”

  她顿时委屈着急,我暗笑:“选吧,不然就走。”她终于选了,十分小心谨慎的模样。老板娘这会儿终于过来了,脸色有点疑惑和不屑:“你们乞丐吗?进来干嘛?”

  李晨夕一听当即低落,又不选衣服了。我哼了一声:“怕我们没钱啊,帮她选。”

  老板娘有点不爽,但她还是没顶撞我,不情不愿地给李晨夕介绍衣服,李晨夕惶恐,我心想这样一辈子都买不了啊。

  我就指了好几件好看的冬衣冬裤,全买了。老板娘惊讶,李晨夕赶紧劝我别浪费钱。

  这算什么浪费?我撇嘴一笑:“包好吧,我刷卡。”

  老板娘立马恭敬了,笑容满面地去包好了,我直接刷了卡,感觉自己逼格蛮高的。

  李晨夕咬着嘴唇很慌,这丫头真是让人无奈,我只能强硬一点了。

  “拿好东西走吧,不喜欢再买。”我把东西丢给她,她忙抓紧了,脸上终究是欢喜得紧。

  我们又去买了内衣内裤就回去了,李晨夕得洗个澡换身衣裳。我再次等候,她在浴室里待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娇羞地出来了。

  我这次是直接惊艳了,她现在没了一丝邋遢,全身靓丽干净,那些衣物穿起来也时尚得紧,再加上脸颊的两抹红润,简直跟害羞的仙女一样。

  我说你好看死了,她偷眼看我,然后说去把衣服洗了。我说洗个毛啊,直接丢了。她顿时不舍,我抽抽嘴:“出去吃饭,叔叔给你个惊喜。”

  她还是听我话,乖乖跟我出去了。我把她带去肯德基,说这个惊喜咋样?她喜出望外,貌似都要哭了,我把手挪过去抓住她手掌:“走吧,吃两个全家桶。”

  她吞了吞口水,看着可爱又好笑。我拉着她进去,门边儿那中年乞丐就盯着我们,似乎很疑惑。

  我嗤笑一声:“望咩啊,吔屎啦你!”他顿时缩了脑袋,李晨夕偷偷一笑,真是一笑倾城。

  我大步带她进去,现在她可以说是仙女下凡,一进来就引起了无数人瞩目,一些年轻人纷纷盯着她看,明显惊叹李晨夕的美丽。

  李晨夕赶紧低下头,手心似乎出了点汗。我带她去桌子边坐下,她十分不自在地抓着衣角,都不敢看四周,旁人的目光恐怕让她没有安全感。

  她还是得多练练,我也不急,去叫了很多东西,开吃。

  李晨夕又吞口水了,她跟个怕被骂的小孩子一样,吞着口水又不敢放开了吃。

  我可不管她,大口大口吃:“你不吃快点我就吃光了。”她就加快了速度,终于放开了。

  我看看她不免好笑,她狼吞虎咽虽然不够淑女,但可爱得紧,尤其是脸颊鼓鼓的时候特别迷人。我笑着看她,旁人也看她,低声议论。

  等吃得差不多了她才回过神来,脸颊直接红了个透,手也不知往哪里放。我笑笑,把手指的油舔干净,她也学着我的模样舔手指的油,霎时间竟诱huo无比。

  天真单纯的少女舔手指,实在有股无法抵抗的魅力。我暗自惊叹,然后旁边一个高富帅缓步过来,李晨夕吓了一跳,赶紧不舔了。

  这高富帅斯斯文文十分优雅,说话也特别有腔调:“这位小姐,我能坐这里吗?”

  我心里头郁闷,你大爷的无视我了?李晨夕慌张地看我,我摇摇头:“你到别处去坐吧,这位姑娘不约。”

  高富帅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礼貌地走开了,他的朋友就低声嘲笑他,一群人玩得挺嗨的。

  我估摸着再这么下去还会被搭讪,要是遇到品行不端的家伙就麻烦了。我就带李晨夕走人,她乖乖巧巧地跟我身后离开,还低声疑惑:“他们怎么一直看我,我很丢脸吗”

  我说你漂亮啊,而且看着不经世事容易受骗,他们都动了坏心思呢。李晨夕顿时害怕:“好可怕”

  我暗笑,对的,除了我别的男人都很可怕。她不自觉地拉紧我了,我打算带她会宾馆歇息,这时候那中年乞丐忽地走了过来,我冷眼盯着他,上次的事还没追究呢。

  他还是十分疑惑的样子,李晨夕很怕他,把头低下了。这家伙迟疑着开口:“你们不可能啊”

  我嗤笑:“什么不可能?就是我们,鸡腿堡味道好吗?”

  他脸色一变,终于确信了:“果然是你们不可能,你们怎么有钱进去?”

  这是个装逼的好机会,我可不能放过:“你这乞丐是想不通的,好好地等人施舍吧,那个鸡腿堡就免费送给你了。”

  他老脸难堪,似乎对我们有种莫名的嫉恨,我明白他的心理,他见不得别的乞丐发达嘛。

  我不鸟他了,带着李晨夕走人,这乞丐追了两步:“你们肯定捡到钱了,天杀的!”

  我当即想鄙视他,李晨夕拉紧我:“不要理他了好不好,我怕。”

  我只好放过他,一个乞丐而已,不值得跟他费神。我们就走人,那乞丐貌似十分妒忌地在咬牙,然后气汹汹地跑了。

  我跟李晨夕说不必怕他,那种人欺软怕硬,你越怕他就越要欺负你。

  李晨夕还是怕:“他很凶的,还有很多乞丐朋友,以前我看见他带人围殴一个小乞丐,都快打死了。”

  我有些诧异,那么凶?我说难不成他是乞丐中的王?李晨夕说可能是吧,我翻白眼:“丐中丐啊,不知他除了敢欺负乞丐外还敢欺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