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零六章 疾风狂草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零六章 疾风狂草

  副厂长忍痛夺了一把菜刀,这下两个老爷子一人一把,老刀瘸子明显有些吃惊,剩下的菜刀横砍过来,副厂长抬刀一扫,顿时金属摩擦声刺耳,两人各自退开一步。

  我暗自惊叹,好厉害。这种速度和力道可不饶人的,一个不注意就会被砍伤。

  副厂长肩膀已经被砍伤了,他那只胳膊都在发抖,但另一只手臂完好,他抓着菜刀冷嗤:“你这老东西连刀都抓不稳了啊。”

  老刀瘸子不言不语,只剩一把刀却也不惧,他深吸两口气再次逼近:“让你一把刀又如何?”

  瞬间对决再起,这次副厂长明显萎缩了不少,基本都是举刀格挡,另一只手臂完全没有动弹,可能那肩膀还没缓过劲儿来。

  老刀瘸子趁机猛攻,他双手持刀或劈或砍,姿势很怪异,但腿和腰都在扭动,似乎在借助全身的力量。

  副厂长有点招架不住了,一只腿死死顶住旁边墙壁,老刀瘸子冷笑,身子竟然一跃,菜刀如同狂风般劈下。

  我心头都紧了起来,这下要是劈中了估计得废了。副厂长抬头凝视,那一直没有动的手臂忽地如毒蛇般探出,中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在老刀瘸子的喉结上。

  我缩了缩眸子,下一刻两把刀对砍在一起,老刀瘸子猛地咳嗽一下,副厂长大退一步,两把菜刀都掉在了地上,刺耳的撞击声传出老远。

  我们围观的几个都震惊,副厂长大口喘气,老刀瘸子也在喘气,他还握着喉咙轻轻揉动,似乎很痛。

  我觉得不能再打下去了,再打估计得出人命了。但我又不敢出面阻止,只能担忧。老刀瘸子也没有收手的迹象,他缓步去捡菜刀,副厂长身上在冒汗,他说话已经有点抖了:“够了!”

  老刀瘸子冷笑不理会,副厂长站直身体:“柔儿已经死了。”

  老刀瘸子忽地就呆了,才捡起来的菜刀又滑落在地,还撞击出了金属火花。岛反欢巴。

  我们几个有点懵,柔儿是谁啊。副厂长头低了低:“郁郁而终,只活了三十岁。”

  老刀瘸子嘴唇发抖,仅仅一瞬间就脸色惨白一片,然后他似乎站不稳了,一手扶墙一手按住太阳穴缓缓地坐下。

  副厂长也坐下了,跟他隔着几米距离,看着他也不说话。两个老人似乎相视无言,而且老刀瘸子情绪有些失控,他身体开始抽搐,跟嚎啕大哭一样,但偏偏没有声音,就是抽搐,半响后他又站了起来,菜刀都不捡了,扶着墙一步一步地离开,最终消失在巷子尽头。

  我和红毛面面相觑,副厂长还坐着不吭声。我就轻手轻脚走进去:“副厂长,你没事吧。”他一只手臂抬不起来,就是缓缓摇头:“没事。”

  多余的话我也不好过问,我把他扶起来送回去,他一路上也一言不发,就是神色失落地想着什么事。

  到了养猪场我还不放心他,问他肩膀是不是断了,他摇头:“没断,就是痛,你回去吧。”

  我还想说些话,但看他一脸低落地也不好打扰他了,我只好沉吟着回长丰街,一回去红毛就拉我:“浩北哥,我把那两把菜刀捡回来了,是好刀啊,入手特别沉,不知道是不是钢的。”

  我愣了一下,说你捡回来干嘛,要是老刀瘸子回来找刀咋办?他顿时吓了一跳,说要不丢回去?

  我苦笑,说算了吧,捡回来也好,免得叫别人捡走了,你放在仓库里,看看老刀瘸子会不会回来索要。

  结果过去三天了老刀瘸子都没出现,红毛说他可能真的回老家种田了吧。我寻思着不会那么简单,老刀瘸子再怎么伤心也不会丢弃自己的刀吧。

  果不其然,第四天晚上他就出现了,平平淡淡的样子。但已经焕然一新了,脏衣服也换了,头发也剪了,拖着瘸腿就找我要刀。

  我忙让红毛去拿刀过来,又请他先等等。他四处看看,直接在大排档的凳子上坐下了,整个人跟浪迹天涯的刀客一样。

  我坐他旁边套近乎,他语气冷淡:“还想我当厨师?”我忙点头:“是啊,多少钱都可以。”

  他轻轻喝了杯茶,生无可恋的样子:“也罢,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

  我又是欢喜又是同情,忙给他倒茶:“人生是很美好的,你看老刘还不是养猪度余生?人总能找到事做。”

  他脸色一冷:“别提那个老东西。”我忙闭嘴,这时红毛把菜刀提过来了,似乎有点吃力。老刀瘸子径直接过,插腰间的套子里了。

  我笑眯眯地搓手:“咱立马开工?我这儿一个厨师干不过来呢。”老刀瘸子并不墨迹,也不谈钱的事儿,直接去看食材和锅了。

  我拉过红毛说悄悄话:“他要什么都答应他,你多找几个兄弟来打下手,顺便学点东西,这是个高手啊。”

  红毛立马点头,老刀瘸子冷淡转头看我:“别想偷学了,你们这些细胳膊细腿学不来的。”

  我顿时尴尬,不过挑明了我也直说了:“我没觊觎您的功夫,只是想学学您怎么炒菜的。”

  他嗤笑:“你们要是学得来功夫我却也乐意教。”

  我一怔,这么好?我当即激动,红毛也激动,就差拜师了:“大爷,我给您跪了,求教我啊,那晚上那种刀法!”

  老刀瘸子眼帘挑了挑:“挽起袖子给我看看。”红毛忙挽起袖子,老刀瘸子一看就摇头:“一点肌肉都没有,你学个屁啊。”

  红毛郁闷,说马上就练肌肉。老刀瘸子并不在意,又看看我:“你是老刘的徒弟?会点功夫吧。”

  我说会分筋错骨手和葵花点穴手,他不屑笑笑:“都是花架子,身体不行什么功夫都不行,你以为功夫就是招式?功夫是力量和速度,你们差远了。”

  这话我认同,有力量和速度瞎他妈打都能打死人。我顿时谄笑:“我还是有点肌肉的,不知可不可以学。”

  红毛也开口:“浩北哥很厉害的,应该够资质吧。”

  老刀瘸子多看我两眼,直接抽出一把菜刀递给我:“你挥舞二十下试试。”

  我心想这有什么难度啊,我就抓紧刀柄上下挥舞起来,结果才挥舞了十下就感觉吃力,等挥舞十五下都抬不起手臂了。

  老刀瘸子取回了刀,我揉着二头肌感觉有点酸痛。他摇头:“刀法讲究力道,手腕、胳膊、腰、腿,所有力道都要运用自如,你连刀都抓不稳,就算让你乱砍一气你自个也得累死。”

  他那晚就是乱砍一气,但刀刀要命,又狠又快,我是比不上的。

  红毛则有点不服气:“大爷,我们练一练不就可以了嘛,反正就是乱砍一通,您等着,等我练好了肌肉再来拜师。”

  老刀瘸子笑而不语,他把玩着菜刀跟把玩着玩具似的:“那不是乱砍一通,那叫疾风狂草,是我独创的,别看乱,但越乱敌人越是找不出弱点。”

  我呛了一口,疾风狂草?这名字咋那么猥琐呢。

  我寻思了一下我也得练练肌肉了,毕竟有个老前辈指点,不练就浪费了。

  我让红毛多叫几个兄弟练,不能浪费这么好的功夫了。老刀瘸子不以为意,说教完了就去炒菜,貌似有心指点一下我们。

  我就边琢磨边巡视长丰街,然后某一刻街上传来很诱人的香味,行人无不诧异。

  我也诧异,过去一看,老刀瘸子如同狂风一般在炒菜,那香味就是打他锅里飘出来的。

  行人纷纷蜂拥过去,我也过去瞅瞅,一个打下手的将一坨猪肉放在砧板上:“大爷,切点肉丝,好多人要青椒炒肉丝。”

  老刀瘸子点点头,单手抽出菜刀,看都不看就砍下去,噼里啪啦砍了一分钟,那坨肉就切成了无数肉丝。

  这是熟能生巧?我真是惊叹了,旁人也无不惊叹,红毛吞口水:“疾风狂草**爆了,我一定要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