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八十五章 分钱啦
  伊丽觉罗现在脸色不怎么好看,瞧着有些怒火的样子。我笑眯眯地讨好这个黑二代女王,她冷眼一瞄:“你似乎越来越嚣张了,很难管教啊。”

  我说哪里会,她表情冷淡:“谁给你胆子去惹他的,还自以为是我会帮你,你要知道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是需要你出面帮我办事而已,你倒是越来越会利用我了。”

  这话实在伤人啊,我说几十年的感情就这么破灭了?她皱皱眉:“请管好你的嘴巴。”

  我干巴巴地不打哈哈了,她也没多余的话:“你记住了,是我让你帮我办事,而我会给你钱,除此之外并无别的关系,不要随意借我的名义惹事。”

  伊丽觉罗一向这么冷淡,我撇撇嘴点头:“好的女王大人,你不仁我不会不义的。”

  她手掌捏了一下,我撒丫子就跑:“哈哈,我女儿喊我回家吃饭了,拜拜。”

  她冷哼,跟幽灵一样没入了黑暗中。

  那边狼牙他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满大街狼藉一片,我高声嚷嚷:“搞完卫生才准走啊,不然就给钱。”

  顿时一片哀嚎,我才不管,拍拍屁股回家。今晚又耽搁了不少时间,一回去小雪就教训我:“叔叔,你是不是又打架了!”

  我哭笑不得,说今晚生意好而已,她气鼓鼓地哼我:“你敢骗我我就打死你!”

  我捏捏她脸蛋:“好,快去睡觉啊。”她亲了我一下就跑回卧室去了,虽然性格活泼了不过依旧那么乖巧。

  夜儿让我吃宵夜,我问她几时回老家,他说过两天吧,等小雪放寒假了她就回去,毕竟她还要按时做饭。

  这也好,小雪放寒假了就轻松多了,我都能照顾她。

  此后几日都没事,本地人越来越多了,到处都热闹起来,这种情况也只有三线城市能看到,要是那些大城市现在肯定是空荡荡的了。

  再之后学生放寒假了,春节也临近了。我心里也安逸,有种人生终于步入了正规的感觉。

  夜儿回老家之后我屋里就只剩下小雪和我了,我白天又要去养猪场,只好留下她一人到处乱蹦,她倒也懂事,没有抱怨。

  终于,月底到了,月底就是分钱的时候,那晚长丰街都弥漫着一种喜悦,那些摊当的混混都偷偷说着工资,还嘿嘿地笑,看得我也想笑。

  我就叫大表哥过来,问他银行里有多少钱,他兴致勃勃:“浩北哥,我已经统计清楚了,有九万三千四百二十八块五毛,基本每个摊当都赚了一两万,简直**爆了。”

  这个没啥**的,毕竟长丰街人流量那么大,每晚赚每人三块钱都是一笔巨大的利润。我琢磨了一下开口:“目前工人有十二人,你觉得工资发多少才好?”

  大表哥明显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他是个财迷,吝啬得紧:“一两千就可以了吧,毕竟所有设备和材料都是你出的,他们只是打工而已。”

  我翻了个白眼:“他们平均每人赚了七千多,你只给一两千?太不厚道了。”他缩头缩脑的:“顶多三千啦,外面打工都是这个价,而且他们又不累,一天只干晚上的几个小时,三千够多了。”

  这家伙太抠门了,这只是第一个月,以后会越赚越多,现在都舍不得钱如何能调动积极性?

  “打下手的每人四千,老板每人六千,你折中一下,五千吧。”阵吗叼血。

  他不爽别人分那么多,可他能分那么多他就不在意了,当即笑成了一朵菊花:“好,我马上算账。”

  他贼利索地算账了,计算器按得啪啪响,然后开口:“打下手的六人,工资是两万四,老板也是六人,工资是三万六,加上我的五千,一共就是六万五千块,只剩不到三万,都还没回本呢。”

  数据有点多,我也不细想,一个月赚了近三万也是十分**了。我说就这么干,以后按这个工资定下去,赚得多了就加工资。

  他屁颠儿屁颠儿说好,我说你去转工资吧,通知他们一声,好好地夸他们。他当即惊讶:“我去整?这怎么可以?你是老板啊,要让他们感激你才行。”

  我说感激谁都一样,我还得感激你呢。他当即感动:“浩北哥谢谢你,过年我请你吃**,很好吃的。”

  我抽抽嘴,你踏马在骂我吗?我踢了他一脚:“赶紧去吧,直接把钱转给他们,别发现金,免得惹人眼红。”

  大表哥早已计划好一切,这会儿毫不迟疑,立马去办理了。

  我呼了口气,这算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么?差不多三万,跟上个月一样,但上个月纯碎是瞎搞搞出来的,现在可是稳妥地赚回来的。

  工资发了之后长丰街整个气氛都变了,到处都有人在议论这件事,个个都羡慕妒忌恨,红毛那一撮人就到处得意洋洋的,喝酸奶都不舔盖了。我走街上总是有人看我,那是崇拜的眼神。

  我暗爽,然后去料理内衣店那几个美少女,她们还是不怎么开心,因为这个月收入实在太少,每人到手的也才几百块,只有小凰有六千块,笑得兔牙都掉了。

  我过去晃悠一下,她们都看着我,有点可怜兮兮的。我暗笑,咋不犟了啊,不挺拽的么。

  我又搁凳子上坐着了,轻声叹气:“哎呀,今天累啊,上次你们给我按摩按得不错,就是我没享受完就走了,可惜啊可惜。”

  她们对视一眼,咬着牙走过来,那几双玉手都往我身上捏:“老板,舒服吗?”

  我眯着眼睛发出呼噜声:“还阔以,用点力。”她们暗骂,但不得不听话。

  我真是爽得飞起,美少女佣人啊,不能吃总能摸吧。我心里乐呵,思思给我揉脑袋:“老板,过年了有奖金吗?”

  我砸吧一下嘴:“我从没见过生意做成你们这样的,还想要奖金?”

  她们就不乐意了,一个美少女气愤不平:“当初我们服侍伊丽觉罗大人就算什么不干都行,现在帮你那么多你还看不起我们。”

  这话说得真委屈,我斜斜眼:“你们过年想干什么?有几百块钱买两坨烟花biu了就是了,贪心!”

  她们都咬牙,思思还娇嗔了:“我们这么多女孩子,大过年的只有几百块用,你好意思么!”

  唉呀妈呀,难得听到这么娇滴滴的抱怨啊,我就嘿嘿一笑:“有付出才有收获,这样吧,你们一人亲我一下”

  “去死!”

  一大坨口水飞来,我被喷了一脸,她们全都走开不理我了,我抹抹老脸,掏出一沓钱晃了晃:“不闹了,省着用吧,叔叔还是疼你们的,你们以后要听话

  她们哧溜去抢钱,愣是没看我一眼。我老脸抽动了一下,手上钱已经被抢光了。

  “这么一点,好少啊。”

  “就是,小气鬼!”

  可恼也!还嫌少,我挽起袖子要料理她们,思思耳朵一竖:“什么东西在震动。”

  我一怔,大腿震得欢。我忙把手机掏出来了,一看笑容就没了,我爹的电话。

  我就嘘了一声,她们都疑惑看着我,我眨眨眼,我嘘个屁啊,直接走人啊,我就走了,走出去才接听,声音尽量平静:“爸,什么事。”

  我父亲也平静得很,或者说冷淡吧:“过年了,马上回来。”

  这个要求我无法反驳,我也料到得回去了,不然他就得来逮我了。我说好,尽快回去,他加重了声音:“立刻回来,别在那边瞎混浪费时间。”

  我吸了口气:“好。”我很想顶撞他,很想不听他的话,然而脑海中想了很多,结果一张嘴却是“好”。

  一瞬间心情就不好了,我插着手到处逛了逛,叮嘱了红毛和大表哥一些事然后回去了。

  家里只有小雪,我跟她说要去出差,她就皱了脸:“去多久?过年了也要出差嘛?”

  我说逼不得已嘛,回来给你买好多礼物。她又委屈又不情愿,但最后还是听话。

  我就把她托付给唐彤,唐彤十分惊讶,我跟她偷偷一说她就点头:“好吧,你跟父母关系似乎不好啊,你好好保重吧。”

  我点点头,又跟副厂长请了假,然后就该回去了,不知道今年会经历些什么呢,上年我可是被一些亲戚当做笑料笑到了大年初八,希望今年别笑到十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