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八十一章 老子的炒米粉

家有小甜心 第八十一章 老子的炒米粉

  周梦琪这家伙不打不舒服斯基,但打疼她又太过分了,那挠脚底是最好的办法,我接着挠,她已经笑得停不下来了,连眼泪都笑得哗哗飙:“去死混蛋”

  我不为所动:“以后会听话了吗?”她死死地摇头,我暗想不行啊,得发大招。我就摸摸她小脑袋:“乖,叔叔真不想为难你,不过你不打不听话,屁股伸过来,叔叔给你看样宝贝。”

  她让我赶紧去死,我板板手腕:“我要发大招了!”她吓得赶紧跑,我哈哈一笑,正想好好调教她一番,岂料楼下有了车声,我吓了一跳,周梦琪也吓到了,哧溜坐起来:“我爸爸回来了,你快躲起嗯?你死定了!”

  她咬牙怒哼,我还真怕了,这尼玛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我赶紧下床去,随口告诫周梦琪:“你记住啊,跟王平东保持距离,小心上当。”

  她扭脸一哼:“不要你管,你这变态!”我可没心思跟她斗嘴了,下床就跑。

  我的鞋子在楼下的,所以躲是没用的,只能以不变对万变。周梦琪这家伙竟然坏笑;“你死定了,爸爸”

  我擦,你丫捅我一刀?我忙怂了:“我这就走,以后都不管你了好吧,你别喊了。”

  她脸立刻冷了:“偏要闹!让你欺负我!”我心慌慌的:“好,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周梦琪嘴角勾起了些许得意,她摸了摸自己的脚丫,又气又怨:“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嘛,怎么怕了啊,混蛋!”

  我真想又揍她,可现在逃命要紧啊,周土豪估计都要上楼来了。我忙妥协:“好好,我的错,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什么都答应你,你乖乖地躺着别动啊。”

  她眼眸中全是怒气和得意:“那好,我要报仇,打你屁股!”我喷了一口翔,说不要吧,她张口又喊:“爸爸”

  我忙点头:“好,下次我给你打,现在我要跑了,你乖乖地啊。”她弯嘴嘚瑟,那笑容真是看得我牙痒痒的。

  可我只得认栽,赶忙稳稳神下楼去。走了几步楼梯我就基本稳住了,而周土豪的脚步声也传了上来。

  我斟酌了一下措辞,楼梯一拐弯就挤出一个笑脸:“周老板,你回来嗯?王老师?”阵役私血。

  来人竟然是王平东,我愣了愣,他却并不意外,还对我微笑点头:“你还没回去啊,我找梦琪说点事,这不快放寒假了嘛,寒假期间我想全职辅导梦琪,她成绩实在太不理想了,我要对她负责。”

  我挑挑眉,真是个好老师啊。我就笑笑:“你直接跟周老板说就是了嘛,这么晚了还来一趟真是辛苦你了。”

  他摇头说不辛苦,而且已经跟周老板电话说过了,现在来是顺路,不碍事儿。

  你不碍事儿可碍着我的事儿了,我不太爽,不过不能故意针对他,也只得认了。

  这时候周梦琪就走出来了:“是王老师啊,你来有什么事吗?”这家伙竟然还没穿衣服,就裹着被子走出来,脖子都暴露着。

  王平东神色诧异,他轻轻瞄了我一眼,然后开口笑道:“梦琪,老师打算给你全职辅导了,你要好好学习哦。”

  周梦琪哦了一声说可以的,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王平东又诧异,愣了一下才点头:“好,我先回去了,晚安。”

  周梦琪笑着说好,王平东又看我:“王先生你也要走了吧,一起走吗?”

  其实我还不想走,既然不是周土豪我就不怕了,我还得调教周梦琪,但王平东明显看出了异样,我要是不走恐怕会让他怀疑。

  我就走人,周梦琪轻轻瞟我一眼,似乎哼了一声。

  我就跟王平东离开了,他开小车我开摩托,各自回去。我这烂摩托轰轰响的还挺尴尬的,有钱了我也得买小车才行。

  时间已经不早了,不过长丰街肯定正火热。我开车回去看了看,到处都是人啊,路灯下热气腾腾的。

  我找小凰要了碗加双蛋的炒米粉,坐小板凳上就吃。小凰对我没好脸色,说吃死我吧。

  我嘿嘿一笑,这一定是傲娇。

  正淫笑着,旁边走来三个混混直接坐我这一桌了,还特意晃了晃小板凳:“妈的,这么晃,别他妈断了。”

  我抬眼瞄了瞄,没见过的面孔啊,不过流氓气十足,年纪也不小,不晓得是啥子来头。

  我继续吃炒米粉,小凰问了一声他们要几份,他们纷纷叫骂:“你他妈眼瞎啊,怎么做生意的?看不见三人吗?当然是三份,赶紧的!”

  这边人很多,混混和行人都有,本来气氛还算祥和的,不少人都在聊天,这三个家伙一嚷就吸引了注意力,不远处红毛的人也看了过来,还看了看我,我摇摇头,不必在意,看他们要搞什么鬼。

  这三逼就叫嚷着赶紧上米粉,一直叽里呱啦说着低俗的事情,丝毫不顾虑别人,旁边的一些人赶紧吃完了走开,免得惹上他们。

  等米粉上来了他们随便用筷子扒拉了两下又骂:“麻痹你不会加蛋啊,以为我们没钱?什么狗屁破店。”

  小凰皱着眉:“你们又没说要加蛋。”其中一人当即狠狠拍桌子,拍得我的碗都差点翻了。

  “你这是什么语气?老子在这里混的时候你他妈还没出生呢,给我们换,加蛋!”

  这逼将炒米粉直接丢掉,连碗都砸烂了,另外两人也砸烂了碗,小凰又惊又气,旁边的人也震惊。

  红毛的人终于过来了,不过似乎有点不好办,估计是认识的。

  果不其然,这三个家伙张口就骂:“咋了?你们几个当年跟我们混的时候还不敢骂人呢,现在敢打架了?”

  红毛的人都难堪,我这米粉也吃得差不多了,哗啦一个饱嗝打了过去,这三人立马惊怒:“操!你他妈找死啊!”

  我又打了个饱嗝,不急不缓地笑道:“你们要加蛋就说嘛,不说人家怎么知道你们要加蛋呢?话要讲清楚,要好好做人。”

  他们见我淡定倒是没立刻动手了,不过语气依旧恶劣:“你是什么人?多管闲事!”我笑笑,说着米粉店是我的啊,我能不管吗,另外碗的钱要赔啊,不然不得行哦。

  他们老脸一拉:“你他妈找事?这间店是你的?那更好,你怎么做生意的,蛋都不会加。”这么强词夺理也是醉了,我叹了口气,手已经抓住碗了,另一只手飞快地伸过去揪住一人的头发就拉过来:“我这米粉加蛋的,请你吃。”

  我一碗盖他脸上了,不过没用力,免得把碗给打烂了。这逼跟见了鬼一样叫着往后缩,我直接推开他,他脸上挂满了米粉,看着好笑。

  我拍拍手:“好吃吗?”他一抹脸上的米粉就骂:“cao你妈,搞死他!”

  三人都冲过来,围观的全都退了退,红毛的人跑来拉架。我抓起小板凳就砸,一逼当即被我砸趴下了,估计脑袋流血了。

  另外两人吓了一跳,我一巴掌扇一人脸上,又抓住他后颈拉过来,一拳砸他心口,他咳了一下,捂着心口变了脸色。

  最后一人则被红毛的人抓住了,也没敢动手。我呼了口气,拍拍眼前这逼的脸:“心脏疼不?”

  他在揉心口,估计有点疼,我想了想曲起中指,关节骨头一下子戳中他喉咙,他夸张地后退,还发出一声咳痰般的声音。

  我还真有点惊讶了,真那么疼?如果用全力是不是能戳扁他喉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