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七十八章 葵花点穴手 打赏破四百加更

家有小甜心 第七十八章 葵花点穴手 打赏破四百加更

  这一出门就撞面了,还真是尴尬得要死。我示意唐彤先下去,她眸中有些异色:“你也要出门吧,一起走吧。”

  卧槽,一起走还得了?我忙摇头:“不必了不必了,哈哈,我我想起我还没解手,我回去解手。”

  我转身溜回去,唐彤笑了一下,又十分无奈:“你真是算了,不管你了。”她缓步下楼去了,我暗松一口气,确定她走了才再出门,结果尼玛一脚才踏出去了珊珊就冒头了,她还有点困意:“小雪呢?我带她去学校。”

  我做贼心虚,愣是怂了怂,然后心想我怂个屁啊。我就耸耸肩:“还在屋里呢,你自己等她吧,我工作去了。”

  珊珊也不鸟我,我就遛,又遛了两步她忽地叫住我:“哦对了,我同事跟我一起炒股了,你有没有兴趣?”

  你特么还敢说这个?我当即歪了嘴:“你跟你同事慢慢浪吧,亏出翔去吧。”

  她呸我一脸:“你不干算了,总之以后肯定不会亏了,我同事是个老手,他都赚了好几万了。”

  当初你也说你是个老手啊,结果还不是亏成狗。我就不屑:“他说不定是套你钱呢”我话没落她就发飙了:“你别乱说,我那同事你都见过,就是上次我受伤来接我那个,戴眼镜的,他怎么可能套我钱?”

  我仔细想了想,没啥印象啊,毕竟有些事我都已忘记。我就寻思了一下:“也是老师啊,好像有辆小车是吧?你们啥关系?”

  我立马八卦了,珊珊撇撇嘴:“同事呗,能有啥关系,你以为人人都跟你那么龌龊啊。”

  这情况不对啊,我隐晦地笑:“只是同事?那你得小心了,上次他来接你,现在又跟你这个菜逼一起炒股,他是白帮你干活不求回报?他绝逼不怀好意。”

  珊珊又呸我一脸:“他追求我不行?你快滚吧,跟你说话就觉得龌龊。”我暗哼,男人不都龌龊嘛,告诫你你还不听。

  我就不管她了,抖擞精神跑去养猪场干活。其实我可以不来了,毕竟我已经有一条街了,但我很看重副厂长,我觉得他不是普通人,跟他混一起求罩妥妥的。

  我就去求罩,他还是猥琐得一逼:“那条街搞得咋样啊?有没有小家伙整你啊。”

  我说有的,差点逼我吃屎了,幸好老子机智,提前找到一位黑二代女王,真幸福。

  老头特别看不起我这点,他都吐口水了:“跟女人混?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想的,还叫女王,真是世风日下。”

  您这思想就落后了,我大义凛然地叹了口气:“万物皆可萌,可爱就是正义,与其说是我跟女人混,不如说是正因为是女人我才跟她混。”

  老头老脸一抽,一脚飞过来:“萌啦、可爱啦,吔屎啦你,老周的翠花多萌啊,你在把它烤了呢!”

  这他妈是你烤好不,我反手抓他手臂:“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还敢说。”他那枯瘦的手臂跟鱼一样缩开,爪子就扣住我手腕了,脸上都是阴笑:“瞧你这架势是要把我骨头给错了?好胆量。”

  我说我哪儿敢错你骨,我就随手一抓而已。老头嘎嘎笑:“你已经有点这个习惯了啊,要是有人冷不丁拍你,你估计反身就能把他手臂给掰了。”

  这个太厉害了,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我说闹着玩儿的。他放开我手点点头,又开始摸他那猥琐的小胡须,语气挺深沉的:“九十年代的老家伙都退隐了啊,算下来他们的后代都跟你差不多大了,不知道有没有小家伙要混这个江湖。”

  他难得爆料,我马上竖起了耳朵:“小家伙到底有多少啊,上次有个赛车的找我茬,把我尿都吓出来了。”

  老头特别怀念九十年代的时光,他叹了口气:“好歹有几个吧,据我说知碧林大酒店的老板就有一个儿子,还有海鲜市场那逼也有女儿,还有啥呢,桑拿城藤煌阁,太多了记不清。”

  我去,照他这么说九十年代那帮老江湖基本垄断这个市了?想想就透心凉。

  “不过没几个愿意瞎整的,人家有钱自然是玩女人开豪车继承家业,你以为哪个富二代闲得蛋疼理你啊。”

  老头靠在猪栏上随口道,我想想也是,于是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有些富二代真是闲的蛋疼,就赛车那个,如果遇到他们该咋办呢?”

  老头嘴一歪,很不屑地看我:“你不是有个女王罩着嘛,怕个屁。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胆量,我以前把一个厂老板儿子的腿给打断了还不是没事,真正惹不起的富二代是不会鸟你的,因为没时间。”

  这死老头说话总是让人吃瘪,我就不鸟他,屁颠屁颠地给猪菊花冲水,冲完我得走了。

  这老头背着手又到处巡视,见人就开玩笑抓屁股,猥琐得无法直视。

  后来我要走的时候他又来抓我屁股,我说你擒拿手那么厉害别乱抓啊,要是抓坨屎出来可不关我的事。

  他目光挺深邃的:“你悟性咋那么低?我以前又抓过别人屁股吗?我这是在教你新功夫。”

  我一愣,语气不确定:“那么这是什么功夫?”老头长叹一口气,开始看着远处装逼了:“葵花点穴手。”

  你快去你妈了隔壁的吧,抓屁股就是葵花点穴手?那里有半点点穴的模样?

  “idon't信。”我歪着脸瞅他,他轻声一哼:“当我巴掌抓下去的时候,我的中指已经对准菊花了,只要辅以分筋错骨手使其弯腰,穴就点中了。”

  我仔细想了想:“也就是千年杀了?”老头一讪:“话不能这么说,点穴手又不一定非要点菊花,只不过屁股肉厚,点菊花难度大,所以我跟你展示难度大的。”

  我单纯地眨着眼睛:“穴位那么多,为何偏偏要点菊花?”

  老头鄙夷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其余穴位容易造成人死亡,而点菊花却是一种春暖花开的痛,当你能准确地点中菊花,那其余穴位就不值一提了。”

  分筋错骨手我信,但这个我打死都不信。我说我得走了,您慢慢点穴吧。

  他一急:“你那么急躁干嘛?现在的年轻人都这逼样?”我说我不点菊花,您爱自个儿点。

  他又摸胡须:“也好,毕竟点那里对人类心理伤害太大,我教你点别处吧。”

  我就来了点兴致:“是不是点一下就能让人动弹不得?”老头一翻白眼:“那不是功夫,那是电影。”

  妈的你这吹得也不像功夫啊。我插着手撇嘴:“那您说说这门功夫,看看有多叼。”

  他竖起中指对着我,然后弯曲抓紧:“指头很脆弱,但指骨很硬,用指骨猛击太阳穴、心脏、后颈,足以让人受伤甚至死亡,这就是葵花点穴手。”

  我摸着下巴点头:“这样啊,为什么不直接用拳头砸呢?力气更大吧,非得用中指指骨不是装逼嘛。”

  老头一怔,低声嘀咕:“对哦。”

  我转身就走,他又呸了一声:“你懂个屁,这个涉及受力面积,初中物理知识,那么高深的知识你恐怕也不知道。高手都是用一跟指骨的,又狠又准,菜逼才用拳头砸。”

  我说明白明白,我又学到一招了。我本是敷衍他,岂料他却严肃了:“这是逼不得已才用,太阳穴、心脏、后颈,无不是死穴,如果要用却不想置人于死地就点心脏,毕竟有肉挡着,另外两处没肉挡着,不要乱点。”

  我有点懵:“后颈也是死穴?是不是能让人晕厥啊。”

  老头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不能让人晕厥,只能让人死亡,只要你用的力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