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五十三章 开战啦
  那车主的两个小弟已经围过来了,不过我压根没放在心上,这两人虽然跟着有钱人,但本质依旧是小混混。

  我说你们天子园很叼么,惹的就是你们。他俩二话不说就动手:“操,还真有傻逼!”

  我再次伸手去捏他们脖子,可还是落空了,这分筋错骨手真尼玛难学。

  我只好硬碰硬,先搞定一个再说。刚才被我插鼻孔那个最凶,他急着报仇。我往后退了几步他就抢先扇个巴掌过来:“干你娘的!”

  这手势正好给我施展劈猪栏绝学。我手掌打横劈过去,他痛得一缩,我也痛出翔,赶忙捏成拳头砸,我干嘛非得劈呢?

  我迅速砸了他两下,另外一个混混已经一脚踹我身上了,还好只踹中了肚皮边,不然我得摔倒。

  我反手就抓住他的腿,眼见他裤裆就搁我眼前,我立马一拳砸过去,此乃分筋错骨手之下式,专门砸**。

  这混混直接被我砸中了下体,老脸一白,曲着单腿蹦了起来,我一撒手他就后退,差点没一屁股坐下。

  剩下那混混看出我不好对付了,动手能力减弱了一些,我直接撞过去,打架不就靠劲儿嘛。

  这一股劲儿就撂他身上了,他试图抱住我跟我扭打起来,我双手都往他脖子摸去,这下还摸不中?

  他脖子被我抓紧了,双手扯着我头发乱骂,我忍痛捏住他脖子,一下子用了点力,他猛地咳嗦了一下,我手指感觉到了一个细微的凹陷,那似乎是脖子的软骨,如同一个圆筒上被割出了两个很小的三角形。

  我还在探究,然后冷不丁发现他脸都涨红了,似乎十分难受。我吓了一跳,赶忙松开了手,这家伙大力咳嗽,眼中难免惊恐。

  我边后退边道歉,然后心想我道歉干嘛,道个毛啊。我就冷脸盯着他:“你想死么?”

  他捂着脖子吞口水:“你他妈有毛病啊,你想掐死我?”

  另外一个被我砸了裤裆的家伙也骂:“你他妈狠啊,老子叫人来!”

  我说你们两个太怂了吧,打架就是这样的了啦,还委屈了,来,叔叔教你们打架。

  他们都发飙,那边那车主这时就跑过来:“你们两个干嘛,弄死他啊!”

  这家伙肯定一直在观望,这会儿来臭屁了。我大步逼过去:“我先弄死你。”

  他倒也不怂,脸色挺狠的:“老子怕你?天子园的老大都跟我称兄道弟,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不吭声,扭扭脖子冲过去,他终于怂了一下,直接闪开了。我也没停,利索地冲到他车边,三个家伙都吃了一惊,忙追了过来。

  我心里阴笑,探头进车里一看,那个学生妹正在化妆呢,我一来她吓了一跳。

  “你要干嘛?神经啊,滚开!”她开口就骂,我老脸一黑,我本来只是想吓唬她乐一乐的,也好让那个车主有气没处撒,不料这学生妹倒是彪悍。

  我伸手就在她胸部捏了一下,她惊叫一声,立刻怕了:“我老公呢?你想怎么样?别打我我都听你的。”

  她老公跟两个流氓已经跑过来了,还在怒骂,我可没时间调戏这学生妹了,我就又捏了一把,她还挺了挺胸,生怕服侍不到位似的,简直让我醉了。

  我捏完就跑,那三个家伙还要追,我举着手挥了挥:“你老婆的手感真不错。”

  那车主气炸了肺,学生妹钻了出来,假意哭啼:“老公,他抓了我的胸,要不是人家拼死反抗呜呜,老公”

  车主嘴唇都气抖了,吆喝着上车,我正疑惑,他开车径直朝我撞来。

  我吓了一跳,撒丫子就跑,马路肯定不能跑的,我直接跑进公园,那车竟然也不停,直接就冲了进来非要撞我。

  我赶忙跑上石桥,然后冲过石板路,干脆跑去湖心亭算了。这下他彻底没辙了,非要来撞的话只能栽湖里去了。

  我哈哈大笑:“来啊,叔叔站着给你撞。”那几个家伙只得下车,车主咬牙追来:“你他妈等死,老子非得弄死你!”

  他们有三个人,我的打架能力还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打三人有点费劲儿啊。我直接就跑,最后他们终于不追了,纷纷停下打电话,全在骂娘。

  我哼着小曲儿溜达了回去,溜达到了有猫那条小巷我就停了下来,然后探头探脑地往里边儿走。这小巷子没人,也比较狭窄,还有不少楼上丢下来的垃圾,环境真差。

  我走到尽头就瞧见伊丽觉罗了,她就在这尽头蹲着喂猫,这次喂烤翅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

  我蹲在她旁边,那猫立刻要跑,伊丽觉罗轻轻把它抱起,高挺的鼻子耸了耸。

  我说臭吧,屁股带翔丁丁带尿身上带跳蚤,您悠着点儿。

  她轻轻瞟了我一眼:“打完了?”我说打完了,还占了点便宜。我揉了揉手掌,不由嘿嘿笑,伊丽觉罗对占便宜压根不上心,问都懒得问。

  我就问她:“你早就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吧,他就是天子园老大的富二代朋友吧。”

  伊丽觉罗对我的问题并不上心,我皱眉看着她,她亲了猫咪额头一下:“我只是想让你内敛一点,那三个人恐怕让你落荒而逃了吧,他们可不是吓唬一下就怂的流氓,天子园的老大更不是,你还是瞧不起他们迟早会遭殃。”

  我挑挑眉:“难不成是黑社会?那还打毛啊,他们会砍人的。”

  伊丽觉罗抱起猫咪要走了:“不是黑社会,只不过跟你一样,自负又无知罢了。”

  这话真尼玛让人不舒服,我撇着嘴说知道了,以后高看他们几眼就是了。伊丽觉罗并不理会我,我估计在她眼中我还不如一只猫呢。

  我就回去了,本以为今天不会再有事了,岂料傍晚的时候就有混混来找我,说是红毛请我过去的。

  我有点诧异,现在就要打了?我过去长丰街看了看,还真是要打了,世纪网吧那边不下二十辆摩托车停着,到处都站着混混。

  红毛正在清点人手,忙出了一头汗。我过去说什么时候开打?红毛说十点,我顿时郁闷:“现在才六点啊。”

  红毛似乎很紧张:“做好准备嘛,他们肯定也在做准备了。”

  四处都是喧闹的混混,与其说是在准备不如说是在吹牛,还有的说要弄死几个人扬名立万,太二了。

  我搁一旁看热闹,我十分不情愿参合这件事,十点开打,说不定要打几个小时,万一惹来警察就麻烦了,或者掉进湖里也是个悲剧。

  好不容等到了九点钟,一些人都有点困意了。红毛终于决定出发,他特意找我说了点悄悄话:“伊丽觉罗说听你的吩咐,你决定要怎么办?”

  我说我们先去湖心亭占位置,让他们也过去就是了。红毛并不质疑,我拉了拉他:“这么多人闹事可能有人报警,要是警察来了我先跑啊。”

  他说我不厚道,这也没啥好怕的,不就是进去待几天嘛。你是不怕,你特么就是为了打架而打架。

  我没跟他扯,让他带人去吧,我跟着就是了。

  不多时到了天子园,此刻大晚上的天子园倒是没多少亮光,那湖心亭更是黑漆漆一片。往常周末的时候这里挺多学生来拍拖的,但现在可不见什么学生,成年人也没多少在晃悠的。

  一大群人马统统往湖心亭走去,石板路窄小,一些混混就骂娘:“干嘛非得去亭子里啊,直接在大路上打就是了。”

  他们足足有三十多人,本来还多些的,但一些小流氓最终还是没敢来打群架,这三十多人都是血气方刚的混球了。

  红毛示意安静,别唧唧歪歪的叫人看不起。他们还在在吵,看来红毛不是很有威严。

  但接着他们就不吵了,因为湖心亭另一边也杀出了一堆人马,黑压压一片。本来天色就暗,这一堆人跟鬼一样钻出来,立刻威压十足,我们这边的人马上就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