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四十八章 又要开战了

家有小甜心 第四十八章 又要开战了

  这几个小流氓顶多是高中生级别的,真不知是谁给他们胆量抢机子。

  那流氓大哥被我一脚踹开,忙握着手指后怕,另外两个男的同时冲上来:“老子弄死你!”

  我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去,扇完一个又是一个,我旁边的大表哥看情况不妙起身就跑,也不知要跑哪里去。

  这是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别处的混混居多,长丰街的也有,而且基本都见过我,此刻就十分惊讶。

  我没理会外人,专心料理这几个傻逼就是了,反正正想发泄呢。

  流氓大哥也重新冲了过来,我双手抓起椅子就撞过去。这网吧的椅子挺重的,我举起来很费力,这么一撞可想而知,三个混混全都撞得绿了脸,愣是不敢硬冲了。

  他们的气势也立刻没了,这些不成器的小混混就是这样,你比他狠他就不敢嚣张了,你比他不要命他们就连屁都不敢放了。

  我各自踢了他们几脚,心里舒爽了不少:“滚吧。”

  其实他们想滚了的,但那个骚女让他们拉不下脸面来,而且流氓大哥好面子,骚女又惊又气地喊他:“主人,打他啊!”

  他立马不好意思跑了,围观的都看热闹,这要是跑了估计就没脸混了。我可不管他那么多,我过去两步就揪住那骚女的头发:“你特么头上抹屎了么,这么粘。”

  她夸张地惊叫,叫得吵死个人,估计想让围观的人帮她。我不想打女人,只管推了她一下:“回家记得洗头,别跟个难民似的。”

  她没叫了,竟然转脸冲我抛媚眼,我恶心得要吐了,也没有心情再待下去了。

  我直接就走人,几个混混都让开,但这时人群中就有几个稳重的混混走了过来,看起来不像是长丰街的。

  我挑挑眉,领头一个挺有气势的,而且眼神犀利不拘言笑,装得一手好逼。其余几个都不弱,最起码不像高中生了。

  我身后的几个小混混立刻跑了过去:“狼牙哥,我们是天子园那边的人,您可能没见过我们”

  狼牙抬抬手:“别说了,自己惹的事自己承担。”

  这家伙似乎不错啊。我就没那么凶狠了,但我想错了,这逼不错个蛋。

  “早就听说长丰街了不得,今天一见果然如此,随便一个小兄弟就这么凶悍,厉害。”

  我说你别文绉绉的了,你们天子园断电了来长丰街上网就老实点儿,别惹事儿。

  这狼牙可能武侠小说看多了,我总感觉他要抱拳讨教。

  “这几位小兄弟不过是一时鲁莽而已,又没抢到你的机子,你何必下那么重的手,那个椅子真要砸下去恐怕能出人命。”

  他讲得真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而且他似乎在天子园那一片有不小的名气,四周的混混都有意无意聚集在他身后。

  我于是抱拳:“都是江湖中人,无需讲废话,来决一死战吧!”

  他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只是帮兄弟们讨个公道而已,你这样让我们天子园很没面子。”

  我去你大爷,你们一天不装逼能死吗?讨你妹的公道,你丫就是装逼。

  我不想再看他装逼了,而且时间过得很快夜幕就要降临,我想我必须要离开,不然也会不由自主地装逼。

  我抬脚就走:“都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还在啃老吧,尼玛装得跟黑帮老大似的,我求求你们不要再装逼了!”

  狼牙跟他的小伙伴都变了脸,这会心一击实在太打击人了,狼牙也不装了,立马拦住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打了人就想走?以为长丰街了不起吗?城里多少条街多少条路?去过天子园吗?别以为自己多牛逼。”

  我的确没去过,就是听说那里晚上挺乱的。

  “我去过。”这时候人群外传来个声音,听着耳熟。人群立刻分开一条路来,红毛带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他旁边跟着大表哥,正在拼命拍马屁,敢情刚才大表哥去叫人了。

  狼牙皱皱眉:“你就是长丰街的老大?”红毛不承认也不否认:“出去说吧,打烂了电脑我们赔不起。”

  这句话等于开战了,我有点惊诧,这就开战了?难道要跟天子园打了吗?

  我觉得这些事儿十分蛋疼,我赶紧就溜,红毛对我点点头示意,并没说别的。这逼似乎越来越内敛了,不知道谁在调教他呢。

  反正我不管,我直接就跑了,狼牙拦都拦不住。而这网吧里几乎挤满了人,楼下也有很多人,长丰街和天子园的混混都一片接一片,但看热闹的居多。

  我出了网吧就回家,关我吊事。

  然后才走出半条街,前边儿巷子口就走出个美人儿来,一边笑一边嗑瓜子,那小细腰让人直吞口水。

  我从头到脚打量她,混血儿就是不同,头发、眼眸、鼻子、嘴唇,都带有西方人的一丝优雅,而皮肤更是白皙胜雪。

  我心里赞叹,眼珠子则盯着她的腰和腿:“老罗啊,谁要是娶了你保证早泄,根本控制不住啊。”

  她弯嘴一笑,带着十足的灵气和神秘:“是么?那阉了就好了。”

  我菊花一紧,大腿也夹了夹。我忘了她讨厌这些荤段子,我估计她心里已经在发狠了。

  我就说正事儿:“又来给我送钱了么?”她点头,脸上有不少笑意:“本来我还在想要如何让天子园跟长丰街开战呢,没想到你一下子就挑起来,你干得不错。”

  我心里疑惑:“你到底想干什么?一些小混混对你有什么用?”

  她神秘而优雅:“凡事都要追求用处吗?为了玩不可以吗?”

  有钱人真是不同寻常,我就不管她了:“给钱吧,你爱咋玩就玩。”

  她轻轻摇头:“我出门不带钱,等下次再看见的时候给吧,另外请随时待命哦。”

  她说完就走,那腰轻轻扭动着,真是要人老命。我立马追上去:“且慢。”

  她将瓜子壳轻轻吐出来:“怎么?”我伸手过去:“给点瓜子吃吃。”

  她神色一怔,然后小心翼翼地倒了一点瓜子给我,我说不要那么小气,她就跟点**似的,眼角都眯了。

  于是瓜子袋那么轻轻一抖一抖的,我手心里终于有十来片了。

  我说太少了吧,她就又开始一抖一抖的,我实在受不了了,一巴掌拍她瓜子袋上,哗啦一大片瓜子滑了出来,我抓紧就走。

  伊丽觉罗神色怪怪的,我觉得她很心痛。

  磕了一路瓜子,到家的时候瓜子才磕完。我心情已经十分好了,不过回家后立刻不好了。

  因为我妈怒气冲冲地在等我,而小曼则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

  我也没说话,我妈拍了一下桌子:“跑哪里去了?”我说去上网了,她脸都气红了,小曼脸色更冷,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过去拉我妈,想跟她单独谈,但她根本不肯,脸上都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怎么可以跟妓女来往?你不知道脏啊!别告诉我她真的是你女朋友!”

  我闷闷地说不是,她问我认识多久了,我说没多久,算是朋友。我妈又气炸了肺:“不准再跟她来往!”

  这个是不可能的,但为今之计只好说谎了:“知道了,这次是您逼急了我才找她假装我女友的。”

  我妈的脸色就缓和了,她又开始说我打小曼的事,小曼当即打断:“姑妈你别说了,我无所谓,我想立刻回去。”

  要走就走呗,没人拦你。

  我妈看我脸色毫无愧疚就又骂:“你快给小曼道歉,有你这么干的吗?”

  我闭口不言,小曼又开口:“姑妈,我真的无所谓,我就想立刻离开,我们收拾东西回去吧。”

  我妈偏要我道歉,小曼则想立刻走,然后她们说着说着门就响了,有人在敲门。

  我心里头吃惊,谁?我忙跑去开,我妈喝骂:“我去开,你给我老实点儿。”

  我着实着急,眼睛都盯着门口了,然后我妈很疑惑地打开门,小雪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