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四十七章 自找麻烦

家有小甜心 第四十七章 自找麻烦

  我不知道夜儿昨晚受到了怎样的欺凌,但我心里十分恼火,你他妈叫小姐就叫小姐,有必要打人吗?

  我皱眉去夜儿的房间里看看她,她已经睡着了,身上并没有别的伤,就是脸上的手印很显眼。

  我看了她半响才离开,心里头想了不少事情,但又觉得很不合理,我能帮助她什么呢?

  然而我出了发廊就没时间考虑这件事了,因为我一出去就看见小曼了。她在街角拐弯处站着,嘴边都是不屑的笑容。

  我脸色变了变,完了。

  我努力思考着对策,小曼却转身就走。我忙追过去:“等等,你想干嘛?”

  她心情十分愉快,甚至有些得意:“当然是告诉你母亲啊,你这样作践自己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厉害。”

  我皱紧了眉头:“夜儿不是低贱的人。”她十分高傲:“是吗?难道是卖艺不卖身的?王振宇啊王振宇,你父亲好歹也是我们亲戚中非常有威望的,你这个儿子真是让他把脸丢光了。”

  我知道跟她解释没用,她可是当自己是冰清玉洁的玉女。我就压低了声音:“这事保密,你开个条件吧。”

  她眼眸看着我,跟看苍蝇一样不屑:“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心动的。”

  我吸吸鼻子,心底里有股火气:“你到底想怎样?”她说告诉我母亲而已,她不能隐瞒这件事。

  我发狠地盯着她,她全然无惧。我抓住她的手冷喝:“你别他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就是对的?”

  “放手!”她一把甩开我,大步就走:“我不过是对你母亲负责而已,你再怎么窝囊也不该跟妓女勾搭上。”

  我心里很气也很慌,恨不得一脚踹死她,可我不能。

  我跟在她后头好话狠话都说尽了,但她坚持要对我母亲负责。最后找到我母亲了,她开口就说:“姑妈,秦夜儿是个妓女,你要好好调查一下。”

  我真是想不到她怎么干脆利落,连迟疑都没有。我心里的火气立刻冒了,再加上对夜儿的愧疚,我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臭婊子,就你高贵!”

  这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行人纷纷侧目,小曼睁大了眼,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我妈则震惊,然后一把推开我:“小宇,你干什么!”

  我打完后就有些后悔了,自己的脾气越来越躁了,估计是最近打架打多了。但我并不觉得错了,如果她是男的老子早弄死她了,亏她是个女的。

  这时候小曼也反应过来,她几乎瞬间成了泼妇:“王振宇,你是神经病吗!你个疯子!”

  我妈忙安慰她,四周的人更多了,小曼不亏是玉女,竟然很快冷静下来,甩开我妈的手就走:“我算是见识了你这个最废材的亲戚,真叫人作呕。”

  我死死地抓了抓手掌,我妈已经来不及询问夜儿的事了,她忙追上小曼道歉。

  我感觉自己情绪波动太大了,她既然是臭婊子我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我想了想也没回家,必须得发泄一下。我就跑去长丰街了,其实我内心里是想来打一架的,可我不能逮着人就打吧,我只好跑去打游戏。

  可他妈的今天长丰街特别多混混,我好像都没见过。我接连找了好几间网吧都没空位,再一想今天学生是不是也放假了?

  最后在一间中型网吧的二楼找了个位置坐下,这破角落又脏又乱,不过还剩下零散几个位置,旁边也有两个小混混。

  而且有个小混混我瞧着眼熟,我就凑过去一瞅,妈的竟然是大表哥。

  我立马吼了一声,他吓尿,我说你怎么理了个斜刘海啊,害得老子都认不出你来了。他立刻谄笑:“原来是浩北哥啊,好久不见了,您在哪儿发达啊?”

  我说别扯犊子,你不是死都会死在街尾那间网吧的吗?今天怎么跑来这里了?

  他竟然伤感了:“哎,一言难尽啊,那间网吧关门了,都叫人收购了,我逝去的青春啊。”

  原来如此,我没理会他的伤感,又问长丰街今天怎么这么多混混?老子差点找不到机子。

  大表哥立马压低了声音:“来了好多别处的混混,开始我们以为是来找事的,后来才知道他们那里电线断了,好多人只好来这边上网,毕竟这边网吧最多。”

  停电了啊,我还以为又有什么大事。我也没啥好跟他扯了,打着游戏又随口问问:“上次光明路那群人咋样了?”

  大表哥得意洋洋:“他们输了,听说那个老大已经成了别人手下了。”

  我有点惊奇,说他成了红毛手下?大表哥说怎么可能,是神秘人的手下,大家都猜测是长丰街的王,还有专业人士分析说长丰街的王打算跃马扬鞭一统江湖了。

  我嗤笑了一声,不过倒是想到了伊丽觉罗,那中英混血儿现在在搞什么鬼?

  多想无益,我闷头闷闹打游戏,大表哥打起游戏来也着迷,他开始还顾虑我,最后都边打边骂娘了。

  然后我听见他的骂娘声突兀断了,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我心头有点诧异,不过懒得看他。然后我的脖子也被人掐住了,是真的掐住了。

  “这一排四台机子我们要了,滚吧。”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伴随着浓烈的口臭。

  我喉咙一呕,差点没吐出来,也就那么眨眼间,我已经抓住在我脖子上的手了,我在那一刻忽地想试试掰手指,而且这个想法很强烈,但终究没敢掰,只是抓着他的手甩了开去:“找抽吗?”

  我扭头看去,只见四个小流氓,还有个女的,化妆化得跟鬼一样,正发骚一样地拉着旁边一男流氓手臂。

  这四个流氓估计也是被停电逼过来的,我再一看,大表哥谄媚地站旁边:“哥,可不可以让我先把游戏退了。”

  一个流氓就看大表哥的游戏,立马兴奋了:“哎呀,装备不错嘛,老子要了。”

  那流氓立马坐下了,噼里啪啦弄大表哥装备和金币,大表哥脸都绿了,想反抗又不敢,至于旁边别的小混子都识趣都远离了。

  我挑挑眉,举手成刀,一巴掌劈了下去:“嘿!”

  那小流氓握着鼠标的手一抽,张嘴就叫:“cao你妈!”

  他缩回手痛叫,我手掌也有痛,随便甩了甩就笑:“这一排机子都是老子的,你们滚吧。”

  他们四个遇到狠茬子还有点不敢相信,那发骚的女人立刻冲流氓大哥发嗲:“主人,人家脚都走累了,就要这里嘛。”

  我吐你一脸大姨妈,公共场合叫主人?这是得有多骚啊。

  那流氓大哥立刻跟吃了春药一样,一手抱着骚女的腰一手指我:“你是傻逼吗?知道我们是谁啊?天子园去过没?里面都是我们的人!”

  天子园不就是个公园吗?什么时候改成混混集中营了?我没空搭理他们,直接挥手:“赶紧滚,老子火气正大呢。”

  三个男混混就要动手了,那个女的更加厉害,竟然伸手打我头:“你这人好讨厌啊。”

  她打也就算了,竟然还自带撒娇功能,我简直要吐了,抬手就打开她的鸡爪:“叫你们滚没听见?大表哥,坐下啊,不然你装备又要没了。“

  大表哥迟疑着不敢动,我就动他鼠标:“我把你装备全丢了。”

  他立马蹦回来坐下了,脸上特心虚。那几个流氓终于忍不住了,骚女假装哭:“主人,他好坏,打他!帮人家报仇嘛。”

  那流氓大哥想都不想就动手,他那脏手再次往我脖子伸过来:“老子让你滚啊!”

  他伸不动了,因为一根手指被我给抓住了,我轻轻往后掰了掰:“咔嚓。”

  他吓得脸都白了:“你别乱来。”他身体往下降,手掌往后弯,我一脚踹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