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五章 无功而返
  进了学校就好办了,这东风小学的确很不错,校区还挺大的,楼也多。

  我找了一会儿找到了校长室,可惜鬼影都没有一个,我又去别处看了看,然后到了教学楼的办公室。

  我进去说明了来意,一个女老师让我去教导主任那里问问。

  我只好又跑去找教导主任,也是一个办公室,里面不见什么人。不过有暖气开着,我估计应该有人吧。

  我就进去了,随手敲敲门,没回应。我皱皱眉走前几步终于看见人了。

  一个短头发的妹子趴在办公桌上呼呼大睡,身上还披着大衣,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我暗想这教导主任也太不尽责了吧,然后我又觉得有点眼熟,伸手敲敲桌子:“老师?”

  她哧溜一下坐直了,貌似被吓到了,手忙脚乱地拨弄文件,脸上还挤出了笑容。

  我呆了呆,这不是那个中性美女吗?她也看清是我了,眸子一眨,脸色瞬间变冷:“是你?”

  我真是蛋疼,这尼玛都能撞上?我只能干笑:“老师你好,我是来问点儿事儿的。”

  她把披着的大衣往旁边一丢,很自然地翘起二郎腿,然后打了个哈欠:“你怎么进来的?我都叫门卫盯着你了。”

  我知晓她对我有意见,我就只能说好话:“老师,先前在公交车上是我不对”

  “别扯那件事,我不想探究你的为人,你说你有什么事,说完就走。”

  她相当不耐烦,我心头苦笑,但也不好解释了:“是这样的,我家孩子错过了九月份的入学,我想问问”

  “别问了,等明年吧,现在都十二月了。”

  她干脆利落地打断,示意我滚蛋。我暗自寻思了一下,她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教导主任,恐怕也是走后门的,不知道能不能给她点好处。

  我就露出那种笑容:“规矩我懂的,什么事都可以通融的嘛,只要把我家孩子弄进学校”

  “你什么意思?说了不行就不行,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她立刻察觉到我的心思,竟然十分生气,似乎被羞辱了一样。

  我心头惊奇,这么正直?我皱皱眉,声音也提高了:“我家孩子很可怜,我希望你别把对我的怨恨转移到孩子身上。”

  她嗤笑一声:“你太自恋了吧,我是不爽你,但我也是走程序的,程序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看你在车上跟色狼一样,现在又想走后门,你的为人不用探究都知道是怎么样的了。孩子错过入学肯定也是你的过错,明年注意点吧。我要工作了,不送。”

  她开始整理文件,我心里头吃瘪,气得牙痒痒的。小雪还在家里等我给她好消息,这样我如何回去?

  我皱眉盯着她:“我给你三千块。”她脸色一冷:“滚。”

  “五千块。”我加重了语气,她冷脸看我:“你当谁都跟你一样?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人。”

  我怒极反笑:“我不缺钱,你也别装,你不要我就找你们校长,谁都知道你们老师黑心,别给我装正义。”

  她涨红了脸,然后也笑:“你这种井底之蛙真是让人无语,谁给你这么大的勇气的?以后少出来丢人现眼,恶心。”

  我真是要气死了,今天诸事不顺,这家伙又跟我对着干,让孩子入学会死?

  我就指着她,说算你有种,她眉头一皱,一把抓住我手指:“没素质!”

  她力气不小,而且还像是练过的,这一下就把我手指给掰弯了,我吃痛叫了一声,她冷冷笑道:“你想我掰断它吗?”

  我心头又惊又气,也窝火得要死,顺势把手指往她掰的方向一转,人也靠近她了,反手就抓住她手臂:“你耍什么横,该死的男人婆。”

  她吃了一惊,在我怎么也没料到的情况下竟然一手肋往我裆下击去:“滚开!”

  我终于确定她是练过的,这一下击得我蛋都缩了,脸色惨白一片。

  我弯着腰往后退,疼痛加怒气让我也发飙了,我一拳头就砸了过去,她正站起来要踢我,这一拳正中她咪咪。

  两人都呆了呆,我拳头处软绵绵的,然后她嘴唇一抖,飞脚踢来:“老娘宰了你!”

  我知晓不妙,这下闹大了。我忍着火气和疼痛转身就跑,这时候有两个老师走了过来,她终究是顾及脸面没追来,我趁机跑了,暗叫好险。

  这下是彻底没戏了,别说让小雪入学了,以后我都不敢来这学校了。我暗骂几声又觉得她活该,然后曲曲自己的手指,妈的她咪咪真软,刚才就该捏死她丫的!

  我只好跑了,回到车上坐了好久裤裆里才不痛,这东风小学是没戏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回去见小雪,就去其它小学问了问,结果也不行,只有一个老头子对我的钱感兴趣,但他最后愣是没收,还很小声地跟我解释:“如今管得太厉害了,连教师节收礼我们都要悠着点儿,更别说你一个陌生人送钱了。你明年再来找我,我保证让你孩子得到最好的照顾,现在是真不能。”

  我知道能的,但他不敢收钱又不愿接受麻烦,只能给我留一张空头支票,等来年走正规程序。

  我闷闷地走了,妈的,上个小学都那么难?难道真的要靠关系?我在这里可谓是人生地不熟,我父母倒是本地人,可他们已经搬走好些年了,在这边也没人际关系,况且我可不敢让父母帮忙。

  我寻思了许久也没办法,眼看着天要黑了只好无功而返,明天再继续努力吧。

  结果回家一瞅,大门虚掩着,小雪不见了。我吓了一跳,忙里里外外找了一遍,然后敲隔壁的门,美少妇开门了,我急冲冲地问她小雪呢?

  她有些奇怪:“刚才我看见小雪在打扫卫生啊,她把楼梯也扫了,是不是去楼下了?”

  我看了一眼门口,发现垃圾桶不见了,看来小雪是去倒垃圾了。

  我松了口气,忙下楼去找,倒垃圾的地方在几栋楼之外,我跑过去一看也不见小雪。

  我又紧张了,她不会被人抱走了吧?我忙问附近的大妈,大妈说看见个小妹妹往街道那边走去了,还拿着个桶。

  我忙往街道跑,这里离街道近,那边人多车多,我十分担忧。

  到那边还是不见小雪,不过见过小雪的人很多,我一个个问过去,最后问到了街尽头,这里有个拐弯,直通里边住宅区,而且拐弯这里有间发廊,当然不是正常那种发廊。

  我往发廊看了两眼,门口空荡荡的,那门只开了一条缝,里面有些女人的笑声。

  我本想离开的,但眼角一撇发现我家的垃圾桶在门口摆着。

  我不由吃惊,小雪进去了?这怎么可能?我忙跑过去,的确是我家的垃圾桶。

  我一把拉开玻璃门,里面有五六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或站或坐着,都笑眯眯的。

  而小雪竟然坐在椅子上照镜子,一个女人在给她梳头发。

  我一出现女人们都看我,露出职业性的媚笑。小雪也扭头看我,十分惊喜:“叔叔,你怎么来了?”

  我感觉十分不自在,但硬着头皮进去了:“小雪你来这里干嘛,快跟我回家去。”

  小雪转身跪在椅子上,又可爱又乖巧地笑:“我头发长了,又要上学了,所以来剪头发,那些理发店都好贵啊,这里姐姐说免费给我理,姐姐们真好。”

  姐姐们看出我不是嫖客了,神色都有些微妙的变化,我尴尬地笑笑,笑得跟哭似的,那个帮小雪梳头发的姐姐眨眨眸子,忽地扑哧笑了一声,我看向她,她有点作怪地咔嚓着剪刀:“这位先生也要理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