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她嗓音很甜> 1.初遇
  午休时间,季缘昏昏欲睡的刷着微博,时不时的打个哈欠,手一滑点进了个热搜。

  “和桥”疑似同性恋。

  “和桥”是谁?许久不刷微博的季缘有点茫然,既然滑进来了,季缘就往下翻着看了看。

  哦,最近热播的IP剧的作者。

  季缘“唔”了一下继续往下看。

  那部剧她最近也看了,剧情写的跌宕起伏,人物刻画也都非常生动,尤其是男主角,非常有魅力,她还挺喜欢看的,不过好像是没有女主,现在剧情都播出一半了,只有几个出来打酱油的女配。

  不过,同性恋?不像啊。

  博主显然是有理有据,从他出道的第一部作品扒起,到现在正在连载的书,清一色的大男主小说,里面的主角无一例外全是光棍。

  而且写小说的这些年,不论是粉丝的万人血书,还是黑粉的漫天嘲讽,作者显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然后又列了几张图格外仔细的分析了“和桥”的书,把里面的一些细节全都贴了出来,几张图下来,分析是有理有据。

  最后只说他是介于国内的环境所限,不敢光明正大,不好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只能在书里隐晦的体现。

  尤其是正热播的剧,里面各种小细节更是列了长长的一排,让人很是信服。

  季缘无聊的把所有的内容看了一遍,莫名觉得博主说的还挺有道理。

  微博下面显然有不少人的想法跟她一致,虽然博主思路清奇,但是真的很有可信度呢,不然一个好好地男作者,为什么死活不写女主角,连一点丝毫的感情线都没有。

  只能证明他根本不喜欢女生,注意力全都在男性身上了啊。

  当然,下面也有不少说博主蹭热度,博眼球,小说里面有没有女主和作者是不是同性恋有什么关系?还说赞成的读者都是没有脑子,别说什么信什么。

  两方各执一词,争论的不可开交。

  季缘瞧了会儿热闹,旁边有人喊去开会,就直接关上手机去了会议室,把网络上的热闹抛到了脑后。

  会议上大家都已经发言完毕,经理做了总结,最后着重表扬了一下季缘:“又签了一个大单子,不错,继续努力!”

  季缘笑着点点头示意收到。

  经理接着就要表示散会,季缘旁边的林成吞吞吐吐的开口:“经理,我有话想说。”

  经理疑惑的看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

  林成看着稍微犹豫了一下:“我想说的是季姐的这个单子,其实这个客户大部分都是我联系和接待的,而且客户也很欣赏我,产品资料大部分也都是我整理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下,“我觉得这个单子应该算是我签下来的。”

  然后他又急切的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个单子算季姐的也没有问题,毕竟这段时间我跟着季姐学会了很多东西。就是刚刚季姐提都没提我...”说着意有所指的停下了。

  他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诧异地看着他,又看了看季缘。

  众人腹诽,林成这牛|逼呀,季缘的单子也敢下手,上一个抢她单子的坟头上的草都有半人高了吧?

  季缘靠坐在那里微微笑着,略有一点凌乱的长卷发披在身后,肤色白皙,一双含情的桃花眼,眼神却很沉静。

  上身是一件宽松的白色针织毛衣,配着下身浅灰色垂感很好的阔腿裤。

  透着丝丝妩媚,温柔又无害。

  像个花瓶。

  林成就是这么想的,一个年纪轻轻长得漂亮的小姑娘,谁知道是怎么爬到现在的位置的,八成是睡上来的。

  而且他也没说瞎话,他确实做了很多东西,就是稍微夸大了一点而已。

  反正季缘肯定不敢得罪他,他姐可是攀上了总经理,季缘现在肯定在想着怎么不丢人的把单子记在他身上了,林成心里有些飘飘然。

  季缘把手里的笔记本合上,看着林成开口,声音甜软:“林成,你说客户是你接待的,能跟大家描述一下怎么接待的吗?”

  没有按照想象进展,林成有些诧异,但还是开口回答了,应该是季缘怕得罪他,想帮强调一下他的功劳吧。

  “我给他们订了酒店,并且带着他们去工厂当面了解产品,还制定了游玩的计划。”

  “哦。”季缘拉长了调子。

  顿了一下开口:“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我是让你给他们订了酒店。可是,你应该没注意到他们根本没有入住,因为你定的那家酒店上个月刚刚上过微博热搜,”

  说着看了看脸色有些涨红的林成:“知道因为什么吗?因为“脏、乱、差”。还有,我让你带一部分人去工厂参观,你擅自换了我指定的地方,带他们去了几家三无的小作坊。哦,你不提这个我都忘了,回头要好好查查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

  说着季缘示意旁边的同事都注意一下,继续道:“最后,你帮他们制定了游玩计划,在魔都一个知名的‘娱乐场所’,对吧?”

  季缘疑问的语气说道,也没等他回答直接道:“这个还真没什么大问题,可是你显然没注意,我们的客户是个很虔诚的“基l督徒”。”

  说完之后季缘笑盈盈的看着他:“当然,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后都想办法把客户安抚好了,单子也签了,虽然跟你没什么关系。”季缘摊了摊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旁边所有的人都紧紧绷着脸,忍住笑。

  林成脸涨得通红,他没想到季缘竟然敢把这些东西全都说出来,把他的脸全都丢光了,他颤抖着手指着季缘:“你...你...你...”个不停。

  季缘点点头:“看来你是没什么要补充的了。那就继续,你刚刚还说产品资料都是你整理的?”

  看他一眼:“如果你说的是那几家三无作坊的粗制滥造的资料的话,那确实是你写的,我还真写不出来。”

  林成气急,“啪”的一下把电脑盖上,指着季缘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接着夺门而出。

  看着林成跑出去,会议室里的人哄堂大笑。

  经理挥挥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微微皱着眉:“你这么损他,你有不是不知道他的关系,回头总经理再找你麻烦。”

  季缘摊手,无所谓的开口:“损都损完了,担心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说完收拾东西也要出去,看经理还是很发愁的模样,停下来加了一句:“放心,这么多的单子在我手里捏着呢,一时半会儿动不了我。”

  经理皱眉:“你都说了是一时半会了,以后呢?”

  季缘把笔记本抱在怀里:“以后再说以后的事,以后我都不做这个了,还怕她?”说完季缘笑着出去了。

  浑身疲惫的进了家门,季缘在房间里翻找一圈一点吃的都没有发现,这才想起来最后一片面包昨天已经吃完了。

  只能披上外套重新出门,在超市里推着车找想吃的东西,水果、面包、酸奶还有薯片,慢悠悠的转着,薯片是最不好找的一个,不过季缘也不着急。

  正要再往前走两步,发现前面有人正在争执。

  一个高高大大的外国人正在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嘴里还在一边解释,被他请教的售货员是个上了年龄的大妈,显然丝毫没有听懂他想说什么,一脸茫然的指着旁边的货架,只会问:

  “this?”

  “this?”

  季缘收住后退的脚步,往前走过去,听了两句后转向售货员开口道:“他想要买郫县豆瓣酱,说是见过邻居用它做饭,感觉很好吃。”

  大妈激动地一拍大腿:“哎呀,这么说我不就知道了吗,这可把我给着急的,谢谢你啊姑娘。”

  季缘笑了笑,转向旁边停下来正一脸纳闷的外国人:【我已经把您的需要转告给售货员了,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吗?我可以帮您翻译一下。】

  外国人听完一脸的感激:

  他皱着眉:【我想不起来它的发音了,但是它做饭真的太好吃了,尤其是那个‘会过肉’。】

  季缘失笑,弯唇回了他一句:【不客气,那个酱叫做“郫县豆瓣酱”。】

  外国人狂点头:【就是它,‘皮线都办酱’】

  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一脸爱的不得了的表情。

  旁边的售货员大妈听她们说完终于听懂了一句,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对,郫县豆瓣酱,我知道在哪里,带你去吧。”

  季缘对着外国人示意了一下:“售货员知道位置,会带你去找的。”

  外国人点了点头,跟着售货员走了,边走还边回头跟她比了比大拇指。

  等到两人走远了之后,季缘想着外国人提起豆瓣酱一脸憧憬的表情,失笑出声。

  嗓音甜软、轻柔,就像是一颗酸酸甜甜水果味道的真知棒,甜而不腻。

  对面,乔贺拿着两个薯片,微微挑眉,眸光看向身后的货架,可惜东西摆的很满,什么都看不到。

  季缘把手机装好,继续寻找自己的目标,这家超市每次上货顺序都不一样,买个东西弄得像是寻宝,不明白店老板是怎么想的。

  搜寻了整个货架也没找到,季缘正要去找工作人员问问,刚好看到前面的出口走过了一个高高的身影,手里拿的正是她心心念念的薯片。

  季缘快走几步过去,喊一声:“麻烦等一下。”

  乔贺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在喊自己,回过头来直视声音的主人,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的,就跟刚刚听到的嗓音一样,有些勾人心弦。

  季缘快步走过来,抬起头的时候看清了他的模样,脸庞棱角分明,剃了个板寸,看她的时候懒洋洋的,深茶色的眼睛有点冷淡。

  “麻烦我想问一下你手上的薯片是在哪里拿的?”

  乔贺看了看手里的薯片,漫不经心的指向刚刚季缘找的货架:“对面。”

  “哦,谢谢。”季缘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耳边的头发滑了下来,手指随意的拢了一下,转身去找薯片了。

  细碎的头发被拨到耳后,露出了洁白细腻的侧脸,乔贺轻轻搓了一下食指和拇指,勾起唇角朝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