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明末之虎> 第八百三十章 先东后西,断不可返

明末之虎 第八百三十章 先东后西,断不可返

  张献忠等人主意既定,立即在城中发募青壮,强拉民伕,好歹调派了大军十万,浩浩荡荡从潼川北上,准备进攻保宁阆中。

  张献忠等人这般行动,早有保宁府外的哨骑侦知,立即向城中主将高杰禀报。

  原来,自阆中一降,安和尚决定率部东攻刘进忠时,他经过慎重考虑,还是决定让高杰率第二镇乙营兵马驻守阆中,以保全这座保宁的首府。

  而他自已则亲统甲营与丙营,以及马元利与孙可望的降兵,一道东攻刘进忠,准备与东面的唐军第十一镇兵马,一齐东西夹攻,消灭刘进忠部的五万兵马。

  为确保阆中安全,同时为了快速行军,安和尚决定,将全部的火炮部队,尽皆留于阆中,全部布防于城头,以便万一有变,高杰能更好地守城。

  高杰遵其命令驻守阆中,这时,阆中周围的州镇,畏惧唐军军势,纷纷请降,故高杰得以大大扩展地盘,一边紧急招募了约一万余名青壮驻守阆中与各处归降州镇,一边更将哨骑远远放至保宁与潼州交界之地。

  正因高杰提前做好这般措施,那些在边界巡游的哨骑,才能及时发现浩荡前来的张献忠部兵马,他们随及拔马返回阆中,向城中主将高杰急急禀报。

  高杰得到这般惊人消息,亦是大吃一惊。在经多名哨骑回禀,确认消息属实后,他立即派出使者,紧急前往东边前线,去向安和尚禀报。

  两天后,已然赶到巴州一带的安和尚收到消息,一时间,亦是吃惊不已。

  他当然知道,张献忠部率十万之众,浩荡北上,那率乙营兵马驻守阆中的高杰压力定是极大,万一有失,则乙营与阆中皆不可保。

  这般情况若是真的发生,则力量被严重削弱的第二镇唐军,将不得不从保宁撤退,这次进攻保宁府的战斗,将来最终功亏一篑。而且,更有可能的是,因为保宁府的失守,唐军原本的进攻讲划皆被打乱,再想重新进取,只怕没那么容易了。

  但是,如果就此撤退,回援阆中,那两面夹攻刘进忠的计划,将会彻底泡汤,那得到消息的刘进忠,必定会全力逃跑。那么,无论他们是撤逃回潼川,还是去与张献忠部汇合,对于自已来说,皆是一场难以接受的失败。

  毕竟,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样的决定,着实难下啊。

  安和尚心下踌躇,在帐房中来回踱步,一时间真拿不定主意。

  就在他在帐中紧张思考,到底要如何行事,方为稳妥之时,有亲兵前来禀报,说孙可望在帐外求见。

  安和尚一愣,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孙可望竟会来见自已。不过,他还是立即让孙可望入帐说话。

  孙可望入得帐来,亦不多行虚礼,便开门见山地对安和尚说道:“安镇长,在下已得到消息,说现在张献忠正率十万兵马,北攻保宁府城阆中。在下想知道,安镇长打算如何应对。”

  安和尚眉头紧皱,瓮声瓮气地答道:“奶奶的,张献忠竟来这么一手,俺还真没想到。现在我军到底是要进攻刘进忠,还是紧急后撤回保阆中,尚是未定。”

  安和尚一语方毕,孙可望便立即说道:“安镇长,请恕在下直言,现在的我军,只可全力进取刘进忠,万万不可后撤回援阆中啊。”

  安和尚闻言一愣:“孙将军,你何出此言?难道,我军若是回援,反中其计了么?”

  孙可望一声轻叹,便急急说道:“安镇长,现在全军上下,正是万众一心,想着全力进攻刘进忠部,以搏全胜,拿下整个保宁府。若突然中断进程,转而退保阆中,则军心士气必大受打击,这绝不是安镇长希望看到的局面吧。”

  说到这里,孙可望压低声音,对安和尚继续道:“而更大的可能,是原本就士气不高,被迫去与唐军一道作战的那些降兵。他们本就是新降,各人心思皆不稳定。只可一鼓作气,向前乘胜而攻,万不可身处逆境,以致人心思变。这些降兵,在得到张献忠部来攻的消息后,必定会有相当多的人思想混乱,在将军回军途中,乃至与张献忠对战之时,恐有哗变之忧呢。”

  孙可望的话,击中了安和尚内心最为敏感的地方,他眉头愈发皱紧,却淡淡地回了一句:“孙将军,你也是刚降我军,为什么愿意这般推心置腹向本镇说这般话语?”

  孙可望仿佛早料到他会这般发问,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便回道:“安镇长,在下曾为张献忠义子之首,此番背叛投唐,估计张献忠想要活剐了在下的心思都有了。此番率部归顺,已是后路彻底断绝,再无回返大西国的任何可能,只在下只能一心一意,去为唐军效力,以重新搏取功名和前程,这才不得不尽心尽力,为唐军出谋画策,以尽在下本份啊。此番话语,忠心可剖,万望安镇长勿要见疑。”

  安和尚哈哈一笑,走过来亲热地拍了拍孙可望肩膀:“孙将军多虑了,安某早知将军忠心,方才戏言耳。只不过,你觉得我军现在全力向前,去攻打刘进忠的话,万一阆中有变,高杰部众抵挡不住张献忠的进攻,那出现这般情况,却该如何行事呢?”

  孙可望目光灼灼,他沉声回道:“安将军,此番进攻刘进忠,在下不敢打全包票。但是无论如何,若我军不顾张献忠逼近,而继续进攻刘进忠的话,获胜的可能性,当是极大。”

  “哦,你可详细说来。”

  “安镇长,现在我军唐军兵马,加上在下与马元利的降兵,总数有八万余众,而刘进忠部只有五万余人,还要分驻于通江及宕水各处,如何能与我军正面相抗。更何况,本将还会率本部兵马假扮大西军,若能顺利骗得其信任,当可将其一举拿下,结束此战。就算这一招被其识破,那我们还有东面的唐军第十一镇兵马,可与我军一道联合夹击,这般凶猛兵势压来,刘进忠部如何可抵挡,估计其定会迅速溃灭。而更有可能的是,刘进忠在难逃失败命运的情况下,亦会如在下当日在阆中城一样,无奈投降,以保全自身与手下将士性命。”

  孙可望说到这里,略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若刘进忠部被我军击败或投降,那我军必定士气如虹,全体降兵,亦会心思稳定,再有谋叛思想之人,怕是极少。那我军在收拢溃兵打扫战场后,当可全力回攻,与驻守阆中的高杰,内外夹击,定可大破张献忠部兵马。若是运气好,就是当阵斩了这巨贼,一劳永逸地解决大西国,亦极有可能呢。”

  孙可望说到这里,安和尚心下顿是主意已定,遂大声道:“孙将军说得有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军此番出征,确是不可再半途而返。传俺之令,全军天亮之后,全力东攻,一定要彻底打垮刘进忠部,把他们全部消灭!”

  “得令!”

  安和尚方针既定,全军将士顿是再无异心,全军有如黑色潮水涌向通江,在经过了两天的跋涉后,终于抵达通江城外数十里处。

  此时,安和尚便依先前计划,让孙可望带领两千骑兵,打着大西国的旗号,前去诱骗刘进忠上钩。

  而他自已则是率领其余兵马,暂且埋伏于此处,等候孙可望的消息传来,再作下一步行动。

  此时,唐军第十一镇兵马,已全军行至小宕水对面,与对岸的刘进忠部敌军隔河相望,由于河上浮桥已尽皆拆除,故这段时间以来,唐军第十一镇兵马一直在抢修浮桥,准备渡河作战。

  大西军主将刘进忠万万没想到,除了面前的唐军第十一镇兵马外,竟然还有大批兵马从后面掩袭而来,这般局面,可谓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可曾看清了,后来所来者,是何处兵马?”刘进忠对哨骑厉声喝问。

  “禀将军,来者是平东王张可望,他正统领三百余名骑兵,从西边遥遥过来,欲要求见刘将军。”哨骑急急禀道。

  “哦?竟有这种事情?孙可望怎么会只率数百骑兵跑到咱们这来?”刘进忠一脸疑虑,又复问道:“那你可曾问清,他们是缘何到此,他们各人的模样,又是如何?”

  “禀将军,平东王一行人,个个风尘仆仆,神色仓皇,他只对在下说,他们是从阆中紧急赶来,具体不能多说,只求与将军速速一见。”

  刘进忠闻言沉默,俄而,他眼中闪过一道冷色,便道:“既如此,就令其入帐相见,不过,只许他一人入帐,其余骑兵,皆在外面安置。”

  “得令!”

  得到准允入见的孙可望,听刘进忠只准自已一人入帐叙谈的消息,心下不由得顿是一凛。

  孙可望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涌起阴狠的表情。他知道,自已已无任何退步可走,只得拼死向前,险中求胜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既然自已已改换门庭去为唐军效力,自然要努力拿下这投效第一功,以为自已真诚效力的投名状。于今之际,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不过,他迅速平静下来,什么话也没多说,便跟随军卒前去刘进忠帐中。

  入得帐来,孙可望猛然发现,帐是护卫极多,个个冷脸相向,而那刘进忠,这个名义上自已的部下,对自已的进来竟毫无反应,而是冷脸看着墙上的地图。

  这一刻,孙可望已然什么都明白了。

  自已想要突袭诱骗刘进忠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

  刘进忠这厮,必定是已见收到了张献忠派来的使者,向他传递了马元利与自已,都早已投降唐军的消息。并且估计已要求他,率部紧急回撤潼川或成都,因而,现在的刘进忠,正好将计就计,把欲来诱骗他的自已,给顺利抓捕。

  整个中军大帐里,鸦雀无声,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却是刀光剑影,杀气腾腾,充满了令人极度压抑的气氛。

  孙可望长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已内心激动不安的情绪,故作平静地从这条危机四伏的过道中,向正反身看墙上地图的刘进忠,缓缓走去。

  在离刘进忠约十步开外,孙可望站住脚步,然后缓缓说了一句:“刘将军,孙某此来,实是有要一番衷心之话,要对将军讲。”

  听到孙可望没有按先想他所预想的那样,来诱骗自已,刘进忠也知道,这孙可望必是已猜到了他的计划已然暴露,所以也不想再说甚虚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前来劝降了。

  刘进忠脸上闪过一道冷厉之色,他猛地转过身来,对孙可望厉声大骂:“孙可望!亏得皇上这般信重于你,认你为义子之首,又加封为平东王,却没想到,你这厮一时不顺,就背主忘恩,反叛故主!到如今,竟还与唐军勾结,如今竟还配唐军想在在这里诱骗挟持本将!本将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你竟是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狼心狗肺之辈!如今看来,你这贼厮,倒是比那率军投降唐军的马元利,更不要脸,更加无耻,更加卑鄙下流,更加忘恩负义!”左良玉厉声大骂,脸上的横肉直颤。

  孙可望内心苦涩翻涌,脸上却还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神色:“唉!刘将军,今番变故,我心下亦是多有苦衷,也实难在此一一与你尽述。事到如今,俺这般做为,归根到底,其实亦是仅为自保,更是为了全军将士不能再继续白白送死。而刘将军你现在之境况,已被唐军前后包围,就算插上翅膀,又还能逃到哪里去?你比我先前之境况,岂非还要恶劣得多么?所以,我此番前来你处,说来说去,也只是希望你也能与我一样,幡然悔悟,及时反正。这样的话,你不失官爵名位等封赏,手下将士亦可因此活命,免却一场刀兵厮杀。这诸般好处在前,刘将军你又何必如此顽固,定与唐军对抗到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