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全球废品王> 第1572章 站队了
  “要不要再下去看看?”有人担心的说道。

  律华看了刚才说话的那修士一眼,拍了拍手,指着那修士与他身边的同伴,道:“你们两个下去,就算夜饥的尸体化作粉末,也要给我捧上来。”

  “是!”

  那两名修士领命,立马朝着下面跳去。

  但是,刚跳到下面,忽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紧接着,那两个人的尸体飞了出来。

  律华瞳孔猛然一缩。

  夜饥还活着?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在自己如此强悍的力量之下活着?一定是眼花了……扑通一声,夜饥直接落到他面前。

  律华谨慎的往后退了一步。

  “再来啊。”夜饥笑道。那笑容看起来竟格外的邪魅。

  此时,律华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小子。这家伙的身体竟然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生机,虽然躯体大部分功能已经在攻击下损坏,但是,生命却依旧顽强。

  律华似是看出些什么。

  这个家伙体内有种特殊的力量,这种力量如果不消失,夜饥就永远不会被杀死,而现在的自己,即便有入圣境修为,但却仍旧无法对付这种力量。

  直白点说,夜饥现在是无敌的。

  不过,律华眼神一动,他看出,夜饥虽然拥有不灭之神,但是,他的行动却因身体受到损伤而减弱。

  除了抗揍之外,根本对自己造不成威胁。

  心中一动,律华立马掐动灵决,一道道封字诀朝夜饥缠绕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夜饥的所有行动被限制了。

  将其封禁住,律华松了口气,然后一把抓住夜饥,直接带到大殿里面。

  一定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小子!

  但是,就在律华回到大殿内的时候,惊愕的发现,宝座上被自己下药控制住的律文静,竟不见踪影?怎么可能!

  反复寻找,依旧不见。她难道有力量克制住那毒药不成?不可能,律华摇头。

  “律城主,你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夜饥笑道。

  “混蛋!”律华猛然回头,这才意识到,一定是夜饥带来的人趁机将律文静救走。说着,走上去要灭了夜饥。

  但后者轻笑一声道:“对,出手杀了我,只要你的力量足够,就可以杀我。”

  律华顿时被气的脸色铁青。

  ……

  律明威回到房中,一直都感觉有些心绪不宁,在房间内不断踱步。

  老仆立在身旁,说道:“少爷,您不必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这件事一旦被城主发现,必然会在劫难逃,再怎么担忧也是无用的。”

  律明威担心的就是这点,如果被父亲发现,是自己救走了小妹,肯定会大难临头。不过,老仆说的不错,再怎么担心也是无用的。

  “要做就做到底。少爷,现在这种事情既然已经做了,我们就没有任何退步的余地,您救了郡主,就是为了投靠李中南,日后必然会与城主大人翻脸,所以,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即可。至于眼前,在城主未彻查清楚之前,一口否定从未做过此事即可。”

  律明威听他说完,点点头,道:“好,现在我已经站队了,眼下就是应付住父亲,什么都不承认,然后,伺机与李中南联合。”

  老仆颔首,道:“是这样的。所以,您一定把自己容易浮躁的心稳住,别让城主看出任何的破绽。”

  “嗯!”律明威重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现在仍旧心有余悸,不过深吸几口气之后,脸上的神色渐渐恢复平淡。

  此时,律封之城外的一个山洞之内,李中南撤去了禁制。

  几天过来,终于将伤势修复好了。

  在与博元西最后交手的时候,并未开启系统防御,而是凭着自身的力量完全抗下对方的冲击,所以受伤有点严重。

  不过,好在还有疗伤的余地。

  当时之所以没有开启系统防御,是因为那玩意太花钱了,如果完全用系统防御抵挡住,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金砖恐怕一下就要消失,而且系统再次瘫痪就麻烦了。

  经过几日休养,现在已经完全恢复。

  睁开眼的瞬间,神识一动,李中南发现一股熟悉的气息不断接近这里,瞬时知道,这个人正是律文静。

  当时将自己疗伤的地点告诉夜饥,并让他转达给律文静。

  如果律文静找来,说明她遇到了什么不测。

  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的。当初便看出律华的神色不对,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对付。

  来到这里,律文静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告诉李中南,不过,在律华的大殿内,险些被律华侵犯的事情,律文静只字未提,因为她担心李中南会为此冲动。

  “夜饥没死我已经心里有数,不过,现在他的情况如何?”李中南问道。

  “被父亲抓住了。”

  “唉。”李中南轻叹一声,道:“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当初来到这里,本是有意与律城主结交,但没料到会发生如此大矛盾,是我做不好。”

  “不,中南哥哥,都怪父亲,他是鬼迷心窍了,才会与博元西联合对付你!”

  看向律文静,李中南摇摇头道:“我倒是没什么,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你,文静,这件事让你夹杂我与律城主之间,你应该是最难受的……”

  说到此处,律文静的内心顿时涌上一阵酸痛的感觉,眼泪止不住的流出。

  李中南知道自己的话,无意间触碰到她的痛楚,忙安慰道:“文静,刚才的话对不起,让你伤心了。不过,别担心,等会儿我带你回去,把你送到律明威那里,等到律城主的怒气消散了,你再回到他身边,而我也会离开这个地方,就当什么事都未发生。”

  说着看向律文静,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毕竟他是你的父亲,不会把你怎样的……”

  “呜哇~”

  谁想,李中南的话还未说完,律文静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且越哭越心伤,那模样似是悲痛欲绝。

  李中南怔住了。

  凭着他多年来的经验观察,律文静心中肯定还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没说,而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戳到了她最痛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