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蝶谷修士> 第678章 松党的崛起
  壕乐回来之后,子云也曾询问这次约会的结果,壕乐表示自己完全应付得来,整个氛围不错,倒也没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子云有些疑惑,壕乐的性子可不是一个能和女孩子愉快交际的样子,更何况还是个贵族家的小姐。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有不威胁到自己这个傻傻的师弟就好。

  往后的几天依旧波澜不惊的度过了,只是雅云乐商会多了一个常客。自从上次约会之后,琅思琪就常常来找壕乐。两个人的关系渐渐的熟络起来。子云也明白了为何壕乐在她面前便显得比在其他女孩面前好了。

  壕乐还是那个壕乐,只不过琅思琪是个聪慧的女子,她总是能找到壕乐善于表达的话题。寻常男女交往,追求者总是喜欢在心仪的女孩面前表现闪亮的地方,而琅思琪是发现了壕乐的亮点,然后让壕乐不自觉中在自己面前闪亮,所以不善表达的壕乐,在她面前却是一种放开的状态。

  又过了几天,姬雅踩着大剑归来,她已经练会了御剑飞天,这倒是着实让周围之人惊艳了一把。同时子云将默轻语和独孤丝丝介绍给她认识。和子云不同,姬雅没有欣喜于拜见师伯默轻语。相反对于默轻语,姬雅还有一些淡淡的疏离感。

  作为林越的师姐,默轻语的故事,姬雅从师父林越以及老师漆雕翎口中都得知了一部分,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与师父分道扬镳,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在师父的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默轻语自然是察觉到了姬雅以自己的隔阂,但是她并不怎么在意,现如今陪在自己身边的只有独孤丝丝。以前的情分能不提及便不提及吧。

  接下来的日子,独孤丝丝指导子云的快剑,默轻语指导壕乐的链刀,至于姬雅这边,她的功力已经成熟,不需要额外的教导,不过默轻语和她都是修炼火灵仙术的,在这方面默轻语倒是能给几分意见。

  ……

  和花都暂时平静的生活相比,如今的京城倒是显得有些杂乱,自从林越在京城举起了屠刀,比较有实力的世家基本都被扫平,而军方的力量也被太师魔云海收拢。朝堂之上几乎是阉党一家独大。

  而自从上次林越当朝直接刺死相国,并且威逼大王给自己和手下正名。着实将大王吓个够呛,从那以后他的身体变每况愈下。年纪够了的王子中,大王子姬维不知是得了什么怪病,从以前的吃喝玩乐变成现如今的病病歪歪。三王子和四王子无疑是两个优秀的继承人,却在京城大乱中双双死亡。五王子早夭,在剩下了不是太小就是无能。目前最有希望的便是二王子姬雄。

  蜀地大战结束后,蜀侯的势力和南方异族的朱雀王朝打了起来,京城方面暂时解除了人人自危的党禁,大批官员落马,一些少壮派走马上任,这些人中不乏有头脑、有理想、有见地的名士,而这些人都来自一个名叫松明学院的学府,也称为松塾子弟。在京城这个大舞台上,慢慢展现着他们的风采。

  大王本身就比较昏庸,现在又受到了惊吓,可以说朝野内外早已无人看好,估计就是那天他死了,大家的反应也不过是个‘哦’字。

  而现在因为没有人制衡,大宦官马特的阉党一家独大,可以说是横行朝野。一些想要改变的少壮派松塾子弟也开始物色自己的投靠人选。二王子姬雄虽然才能平平不足以谋大事,但终归是目前最合适的王子,不管是年龄还是顺位。

  而且虽然他才薄,但是心高啊,总想做出一番壮举,少壮派的松塾子弟也正是看上这点,没才能没关系,松塾子弟里有的是人才,二王子当好一面旗帜就行了。

  于是在京城中又兴起了一股势力,松党或者叫做二王子党,已经开始和阉党渐渐对立了。

  对于松党的崛起,大王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一方面他的身体确实不行了,也不想多费心思在朝政上,再怎么说老二也是自己的儿子,能闹出大天去?况且阉党的势头确实大了一些,尽管马特是忠于自己的狗腿子,可是再忠心也不能没了牵制,相信久历朝堂的大宦官马特也多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大王默许,马特沉默的情况下,松党的实力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阉党也只是偶尔敲打一下边边角角,不可能一次性的全收拾掉。

  明月楼是松塾子弟聚会的场所,他们会在这里畅谈朝政,一般外人是很难进来的。

  十来个年轻人坐在草席之上,身前的几案放着酒菜,一个个显得十分随意,不时的饮上一杯。

  有人说道“如今天下疲敝,苟行之人当朝,四方乱兵蜂起,不适合大举改革。”

  又有人说道“正因天下大乱,时不待我,没有时间循序渐进,昔日林君侯大屠京城,虽然残暴却也清除了不少毒瘤,当下改革当好无阻力才对。”

  一个年纪不大的俊美少年在那里默默的听着,有人见状便问道“陆贤弟,元历新书你的提议最多,当下的局面你怎么看?”

  这个年轻人名叫陆知行,也是一个小官,连上朝听政的资格都没有。当初松塾子弟为了挽救大周,重立朝堂,自然不能闷着头蛮干,要是连个计划纲领都没有,用不了多久松党就会陷入和阉党的党争之中,慢慢变成这帮热血青年们最厌恶的官僚组织。

  包括陆知行在内的几个人编撰了一套计划,也是松塾子弟的施政方针,这个计划被大家称为《元历新书》,别看陆知行年轻,但却是这本书的主编之一,他的意见对于整个松党都很重要。

  《元历新书》包含了很多内容,比如奴隶制度,禁止继续买卖和产生新的奴隶、婢女。比如提升商人,手工业者地位。比如开放边民、异族的相关禁令,比如更改田制、军制、币制。并且由朝廷控制物价,防止商人操纵市场等等……

  但是大家知道有些内容不适合现在就放出去的,要徐徐开放才可以,即便是这样松党之中还是有分歧,有人主张乱世重点,趁着林越大屠京城之后的权力真空进行改革。而有人主张循序渐进,比如先由朝廷控制物价,略微提升一些商人的地位。对于异族也可以适当的开放一些禁令。这也都是在不触碰旧势力底限的情况下慢慢来。

  在双方看来,这个暮气沉沉的帝国需要改革,唯一的区别是,三十年内完成还是三代人去完成。

  话说回来,当被问起意见的时候,陆知行叹气道“我本人是支持快刀斩乱麻的,但是现在也确实不是好机会啊。”这话等于没说,两边的人都有些失望。

  紧接着陆知行又说道“如何选择还是后话,当务之急却是另一件事,咱们应该有自己的力量。”

  有人疑惑道“陆贤弟的意思是。”

  陆知行说道“林君侯能够大屠京城靠的是什么?”

  话说到这一步大家都沉默了,所有人都清楚林越之所以敢这么做,因为他手中有完全听令的十万大军。现在的松党虽然势头不错,但毫无力量可言,一群毛头小子谁又会真的放在眼里?

  可是触碰兵权不是小事,说不定会动了上面的底线,松塾子弟中允文允武之人不少,倒是不缺人才。也正如陆知行所担忧的,不管是快刀派还是循序派,咱们在这里争个面红耳赤一点用都没有,再好的方案上面不用也是徒劳。

  整个明月楼陷入了沉默,陆知行明白,这个话题对他们来说还有些讳忌,不过这些人都听了进去。随着松党的势力逐步站稳脚跟,在朝堂上也越来越有话语权,或许他们以前会刻意回避兵权的问题,但是现在的现实让他们不得不去面对。

  酒宴撒场之后,陆知行回到了自己的居所,虽然他已经是个官员,但仍然只是在西城住了一个小院。刚一回家便看见院子里有一个老仆在打扫,令人惊奇的是老仆并没有像一般的主仆那样见礼,而陆知行也没有和他多说什么。两个人都当彼此不存在一般。

  回到自己的房间,面对着铜镜中俊美的脸,陆知行慢慢的变换了模样,少年化作少女,赫然正是玉山三代弟子雪路行。自从西蜀大战之后,她便隐藏于京城,一步一步辅助着松党的崛起,就如同当年她的师父广宜生化作诸葛百晓辅助冷月青云壮大拜圣女教一般。

  雪路行想起了刚才在明月楼慷慨激昂的热血青年们不禁叹了口气“都是些不错的人,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