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879章 梦碎亦是新的开始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879章 梦碎亦是新的开始

  老师布洛夫斯基回到学校,很快领取了校方连夜印刷的文件,他扫视了一遍,内容皆是关于征兵的内容。

  很快的,他手捧一些文件站在讲台上。

  “同学们,现在看你们的样子,你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吧,国家终于要征召你们上战场了。”

  此言一出,本就躁动的班级显得更加热闹。尤其是那些年满18岁的男孩子,虽然他们打算毕业之后去参军,既然机会已经到了,如何能放过呢?

  于是布洛夫斯基开始宣读正式的文件,大家明白了一切。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布洛夫斯基问。

  这时,班长吉尔站起身,他显得异常兴奋,“老师,他们需要技术兵种。那么,我们这些数学成绩比较好的同学。是否都可以参军?”

  “那是当然。他们就是需要你们这样的兵。”

  “啊,真是太好了。”说吧,接着转过身面向同学。他继续说:“上次期末考试数学成绩和物理成绩都在优秀的男同学请站起来。”

  第六班虽然只有四十多人,该班的学生素质都很高。吉尔一发话当场二十多人站起来。

  “不满18岁的同学请坐下。”吉尔继续说。

  如此还站着的学生就只有十二名了。

  吉尔点点头,他看向老师:“老师,我们早就想参军了。您觉得我们如何?我们将代表第六班,去尽我们苏联公民的义务。我们正在战场上立下战功,等战争胜利后,我还会回来,那时候您会看见我胸前的一排勋章。”

  其实,吉尔在得知娜塔莎就是斯佩洛斯金娜之后,他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姑娘。

  第一次吉尔有了自卑的心态,唯有参军作战立功,才能消弭这种负面情绪。也为向娜塔莎证明自己的确是男子汉。

  他万万想不到,人生的重大机遇来得如此突然。

  男孩子们害怕战争吗?他们或许害怕,但是现在,他们想的只有立功。

  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加入了列宁共青团,另一些人一直以积极的态度,希望加入这个战斗组织。

  年轻人的战斗热情令布罗夫斯基感动,然而战争就是残酷的。

  不过身为苏联公民,他没有任何权力去阻挠这些学生的爱国举动。甚至于他必须积极鼓励,哪怕自己可爱的学生,会牺牲在祖国的土地。

  也许情况没那么糟糕。

  布罗夫斯基拍拍手,他说:“我知道你们都想参军,然而这次是特殊的征兵行动。很快有几位师长将亲自抵达咱们的学校,他们将监督整个征兵过程。我获悉他们只挣着最优秀的人。何为优秀呢?不是说学习成绩好就是优秀。优秀的人还需要优秀的身体素质,要在我们日常的军事训练课中有优异的表现。

  你们现在这么兴奋,我看所有站起来的同学中有一半的人能够入选,已经不错了。现在你们都请坐下。”

  布罗夫斯基顿了顿气,对吉尔说:“吉尔,上午的课程完毕后,你要到学校的列宁共青团支部开会。班里的一些学生还参加了射击俱乐部,吉尔你也参加了。学校也给你们射击俱乐部下了一道命令,某种意义上,射击俱乐部的所有成员都有,立刻成为士兵的素质。

  当那位师长莅临咱们学校时,射击俱乐部的所有成员,将作为特殊仪仗队接受检阅。

  班里的所有俱乐部成员都听好,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们中间有一些人参军。这是你们的梦想。我告诉你们,那位师长就将是你们的长官,所以你们必须打起精神。你们就是接受自己长官的检阅。”

  布罗夫斯基宣读的文件已经说的非常清楚,这次特殊征兵主要征召通讯兵和炮兵,故而需要数学和物理出众的人才。

  在爱国主义气氛浓郁的校园。男生们的积极举动让女生们羡慕,挣着技术兵种,为什么只有男兵呢?

  如果只是当通讯兵,女生的表现不是更好吗?女生的心思总是比较缜密的,最适合做下来去分析电码。

  现在征兵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所以到了中午,食堂那显得更加热闹。

  无论男生女生,大家都在讨论参军的事。尤其是那些男生,他们还未上战场。就当着同班女生的面,吹嘘起自己的非凡能力,以及到了战场能立下多大的功。

  娜塔莎听在耳朵里,她什么也不想说。

  午间休息时间,娜塔莎照例带着课本回到被暖气蒸的非常温暖的校舍温习功课。

  这时,开完会的接着回来了。他知道娜塔莎一定会在班里,自己有些话要对她讲。

  他透过玻璃窗,发觉班里只有那姑娘一人安静学习,一些本不该说的话现在也敢于说出口。

  “斯佩洛斯金娜同志!”吉尔推门而入。

  “啊!在学校不要叫我这个名字。”娜塔莎紧张的说。

  “哎呀,抱歉。”说着,吉尔大胆凑了过来,随便搬了一个板凳,坐在姑娘面前。“刚刚组织上开了个会。你猜怎么的?”

  “还能怎样?”女孩嘟起嘴,“你们男生想立功都想疯了。肯定是第一书记同志号召所有男成员主动参军踊跃报名。”

  “哎呀,你猜的真对。”鸡儿长叹一口气,骄傲的说。“亲爱的,我是一定要参军的。我懂的,莫尔斯电码,他们不是需要通讯兵吗?我就是最佳的人才。”

  “是,我知道。”

  “所以。”吉尔瞪着一双大眼看着面前的姑娘,郑重宣誓:“我会在战场上好好表现,会立下大功。说不定我也能够成为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

  “哈哈,口气倒是不小。”

  “你在怀疑我。”

  “不,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娜塔莎有些犹豫,终于还是说道:“我们是朋友。我只希望当战争胜利时,我还能看见你,看到一个身体健全的你。”

  “你……”女孩的话仿佛是给头脑火热的吉尔浇灌一桶冰水。

  她丝毫没有轻视嘲弄之意,从她的眼某种,吉尔看到了不舍。

  是啊,自己参军这件事,自己的父母有的只是无奈。

  参军之时就要报以牺牲的觉悟,苏联虽大,男人们若是苟且,难道要让女人去保卫国家?

  不!所有年满十八岁的男人必须挺身而出。

  “娜塔莎!”吉尔大声说。

  “嗯,我听着。”

  “我向你发誓,我会立下大功。我将持续战斗,直到战争胜利。直到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军官,到那时候我……”

  “你……”娜塔莎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个男孩心里有她,但是……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娜塔莎的情绪突然变了,对于吉尔他希望得到姑娘的鼓励,然而姑娘却精神紧张的站起来。

  “吉尔,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要把我当未来妻子?!”

  “啊!难道不吗?”吉尔也情绪激动的站起身。“我知道我现在还配不上你,所以我要在战争中好好表现,立下大功。”

  “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你还不能感觉到我对你的情意?即便我知道你是斯佩洛斯金娜,我还是……我会……我会努力的,最终成为配得上你的……你的丈夫。”

  “你!我把你当亲密同学,当做兄长,我们是好朋友,但是……不!你不要追求我。”娜塔莎情绪激动,说话都走了音。

  “为什么?你甚至送我礼物,难道那不是……”

  “不!我们只是朋友,是同学!”娜塔莎使劲摇头说。

  “为什么!”吉尔直接现在女孩面前。

  娜塔莎摇了摇牙,虽然自己不想伤害这个男生的感情,现在来看,若是不真的摊牌,误会将变得无法挽救,以后做朋友都不行了。

  而自己,也成了玩弄他人感情的坏女人。

  娜塔莎跺了跺脚:“对不起,吉尔。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已经有婚约了。”

  “你!”

  “对不起,那是我并肩作战的战友,我们已经定了婚约。”

  听到这儿,吉尔突然想到一件事。

  另一位狙击英雄帕夫柳琴科,她吃哦女前线撤下来很快就结婚了,她的丈夫就是自己的搭档。

  也许斯佩洛斯金娜的情况也是如此。

  她早已心有所属,冷血的想,要夺得她的心,只能寄希望于她的爱人牺牲。

  吉尔立刻断了这种极端的想法,只要娜塔莎不愿意,自己永远不能真正得到她的芳心。

  户外正飘着雪,大地阴霾一片,吉尔现在的心情比这还要糟糕。

  他向后两步走,他万万没想到娜塔莎还有婚约。

  吉尔好不容易稳定情绪,看着勾着头一脸难看的姑娘,弱弱的问:“对不起,我想不到……”

  “该是我对不起!”

  “是我自作多情了……”说罢,吉尔先是一阵傻笑,接着双眸泪涌夺门而出。

  “你……”娜塔莎抬手想阻拦,吉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做错什么了?”娜塔莎又连忙坐下,她知道吉尔一会儿好得回来上课。

  然而她估计错了。

  整个下午吉尔消失不见,具体而言,他以生病为由向老师布罗夫斯基请假。

  吉尔突然的变化当然也令布罗夫斯基错愕,当自己宣读文件时吉尔是那么的兴奋,怎么现在看起来,他精神怎么很消沉?

  也许是参军这件事,他的父母非常反对?

  布罗夫斯基一寻思,吉尔是老伊万诺夫骄傲的独子,在其兴奋渴望参军的同时,就是他的父母忧心忡忡。

  或许中午的时候,吉尔和父母有了一番争吵?布罗夫斯基不知道也不敢问,也许批他半天假,让这个大男孩冷静一下他的精神会恢复。

  那么,消失的吉尔究竟去了哪?

  他没有跑到什么隐秘的地方,他就待在学生宿舍,趴在自己的床铺委屈地大哭。

  他没有任何对娜塔的莎抱怨,只有对自己自作多情的委屈。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终于,吉尔伊万诺夫站起来了。

  几个小时时间,他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陷入自己编造的梦,那是虚幻的。

  何为真实?

  她的出现如同天使,她是那么优秀的姑娘,她是苏联英雄,是全体年轻人楷模之一!她前途无量!

  她当然也不是因为漂亮成了宣传用的花瓶,她有自己想法甚至私定终身。

  彼尔姆第一中学,这里已经是伤心之地。

  站起来的吉尔没有真的振作起来,他失望的认为自己的初恋就是一场梦。

  逃离这个地方吧!在这个寒冬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去战火纷飞的远方!

  战场也不是那么可怕,至少那里不是心灵创伤之地。

  直到晚上射击俱乐部进行全体集结,强打起精神的吉尔再度见到娜塔莎。

  感觉错了的娜塔莎,谨慎的走近吉尔,意欲主动弥和互相的感情。

  “对不起,是我错了。”

  “不,你没错。”吉尔还是不变的腔调,偏偏娜塔莎就是不想听到这个。

  “吉尔,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追求自己爱人的权力。我失败了,所以我要去战场,也许只有那里是最纯粹。只有那里,仅有战友敌人之分。”

  “你……”娜塔莎觉得,吉尔就是在批评自己是感情骗子。

  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娜塔莎,眼眸已经湿润。但她没有哭泣,她不会在这个正式场合哭泣。

  很快的射击俱乐部的成员陆续抵达,大家齐聚在活动室。

  部长本人到了后,先是清点一番人数,接着直奔主题。

  他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遂当即宣读。

  这时学校给予射击俱乐部的命令文件,所谓相比于一般学校,射击俱乐部接受了更多的军事训练。再者,该俱乐部内年满十八岁的男生很多,他们都具备了参军资格。

  当然,大家非常吃惊的是,傍晚时分一位师长已经抵达彼尔姆。

  征兵工作将在明天正式展开,征兵第一站就在第一中学。

  也就是说,那些有意参军的学生,他们几乎没有犹豫不决的时间,要么明天报名,要么错过这次机会。

  吉尔早已做好参军的心理准备,现在的他对于参军更加迫切。

  在那之前,他还有最后一项工作要做,这便是和俱乐部的所有成员一到,于次日早晨集结于学校的大礼堂。

  届时,无线电俱乐部,航空模型俱乐部等和军事有关的学生组织,都要参加。

  大家穿着冬季校服,整齐排队,接收一位高级军官的检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