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865章 会议(五)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865章 会议(五)

  斯大林的脸转向朱可夫:“这样,您的部队也变得与众不同!朱可夫同志,您怎么看?”

  “是!别列科夫确实与众不同。可能我需要检讨一下,我并没有像别列科夫同志这般在意过基层士兵的装备水平。别列科夫同志!”朱可夫突然问。

  “是。”

  “请您如实告诉我,您从什么时候开始以这样的标准装备您的部队呢?”

  “大概在去年入冬之后。游击区的兵工厂运行非常稳定,游击队在完成换装后,我就率部夺下了北方五十公里被德军占领的一座城镇。直到现在,那座城镇还在我们手里!在戈梅利战役时期,这个城镇又成为战场。德军有超过两千人在此被击毙。还有超过五十辆坦克和装甲车被摧毁。”

  “你……”一时间,朱可夫无话可说。

  他想了一会儿才再度说:“我听过大量关于您部队的传闻。看来您完成换装,之后的每一次作战,德军都是伤亡很大。”

  “是的,同志!”杨明志挺起胸膛:“德军出动坦克,我不怕!我的火箭炮能轻易将其炸成指甲大小的碎片!德军出动大量的步兵,更是给我立功的机会,我们使用的高能燃料做战斗部的特殊火箭弹会要了他们的命!”

  “等等!”朱可夫立刻叫住杨明志:“你们歼灭了2s59团,该部队确实覆灭了,这件事在军中很有名!因为这件事,许多将领再度认识了你,别列科夫同志。您是怎样打赢的?就是那些特殊的火箭弹?”

  “对!”

  自从和这些必会后世扬名的“大佬”开会,杨明志的身子之激动就一直被意志力努力压制着,直到朱可夫问到这一问题。

  杨明志再也控制不住精神,整个人激动得浑身颤抖,喜悦之情就在脸上。他激动得几乎手舞足蹈,高兴地向朱可夫说:“我把那个叫做燃料空气火箭弹!”

  一个新颖的词汇,对于这些老毛子确实非常新颖。

  对于这个,杨明志觉得斯大林应该有所了解,结果其人展示的表情分明是一种陌生。

  无妨,杨明志就再解释一番。

  长久以来,军人们都认为,炮弹爆炸的弹片是杀敌的唯一方法。因此历史上的炮兵,从有火炮开始就使用霰弹。为了更大程度杀伤敌人步兵,榴霰弹、子母弹,这类疯狂的炮弹被发明。

  同时,人们也发现爆炸的冲击波本身,一样是杀敌的利器。渐渐的,炮兵们不再指望破片杀敌,毕竟密集冲锋的时代已经结束。炮兵越来越依赖炮弹的冲击破克敌制胜。

  冲击波震碎敌人的内脏,这便完成了杀伤。而这种杀伤,敌人的医疗体系几乎是没法救治的。

  杨明志的论述可谓存在第三种杀伤模式。

  “我们发射了特殊的火箭弹,就是铁木辛哥同志送给我的五十罐杀毒剂,它们本身其实也是高能燃料。我设置了这样一种机构,基础的炸药触地爆炸,它将装满杀毒剂的罐子炸碎。杀毒剂被洒向很大的区域,同时剧烈燃烧。那是可以融化钢铁的高温,还有不可思议的高压!

  我们用四十多发这样的火箭弹袭击了德军的阵地!

  哈哈,他们还以为我们会主动让步兵去进攻,我们就用特殊的火箭弹进行火力准备。

  结果怎么样?德军的营地一瞬间陷入火海,最终我们打扫战场时,发现的都是些烧成黑炭的尸体,以及烧掉枪托的步枪。那些坦克又如何?大部分坦克发生殉爆,我们找到的基本是废铁了。”

  “所以,你们就是这样摧毁了那两千多人的2s?”朱可夫睁大双眼问。

  “对!事实就是如此。在这里我没有必要说谎,更没有必要吹嘘。”

  杨明志的解释更是引得斯大林的强烈震动,他整个人甚至有些生气。

  “别列科夫同志,您不应该到了这个时候才告知我这件事!”

  “这……您难道并不清楚?”

  “不!如果我知道你们是这样打仗的!我早就电令喀山化工厂生产那些该死的杀毒剂!对!今晚我就去下命令。”

  可能斯大林真的不知道。

  杨明志好奇的问:“斯大林同志,您召回的人中,有一位姓伊万诺夫,他完全懂得如何生产特殊火箭弹的推进药和高能燃料。”

  “哦?是嘛?居然还有这种人。他在哪?”

  “他就在伊尔库兹克,还是您下达的命令。”

  “我忘了!”

  斯大林的回答实在干脆,杨明志想想也是,他忙于监督各方面军作战,如何记得一些小人物呢?

  会议变得妙趣横生。

  一开始,斯大林只是想知道现在驻守维亚济马的德军第100军,该部队实力究竟如何。别列科夫和该部队爆发过激烈作战,局部还占了便宜,别列科夫当有高妙见解。

  不曾想,最终变成了别列科夫对新式武器的赞誉。

  “看来,我们现在就具备量产它的能力!”斯大林高兴的说。

  “是的,斯大林同志。”杨明志几乎手舞足蹈得像是猴子:“它是战斗部而已,无论是航空炸弹还是火箭弹,都是可以装备的。在我看来,它非常适合攻击敌人的混凝土掩体,也包括城市这样的目标。如果……如果炸弹的体积足够巨大。一枚摧毁一个村庄,也是完全可以的。”

  “啊?!”斯大林大惊失色:“别列科夫同志。前几天您在赞誉物理学家搞出的东西的壮烈前景,声称它能瞬间毁灭一座城市。现在您又说这种燃料……叫什么?燃料空气炸弹,一枚摧毁一座村庄。这都是真的吗?”

  “它都是真的,一定会实现的。”杨明志肯定道。

  斯大林瞪大眼睛,他看着面前的别列科夫,两双眼睛就这么对视着。

  斯大林的察言观色很强,通过看部下的眼睛,他就能猜测部下是否骗了自己,很多时候他的判断很准确。

  别列科夫,用非常奇特的手段立下赫赫战功。此人最初的功勋就是建立在特殊武器上的,一旦立功,就获得苏联英雄称号。听其亲自口述,他能打赢累计超过十万敌人的进攻,最后打死打伤多达七万敌人。

  似乎他若没有新式武器,是无法做出这些壮举。

  如果真是如此,也太疯狂了。更让斯大林惊喜的就在于,核子的武器目前还是一群科学家们的理论,似乎美国正在制造,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

  但是燃料空气的武器可以!

  斯大林知道那种物质,是一种相当不错的灭菌杀毒的好东西。苏军一直在努力赶超英美等国,要在各方面都超越他们,而军医院这种讲究干净卫生的地方,也开始广泛使用环氧乙烷等高效杀菌剂处理医疗器皿。对此,斯大林是了解一二的。

  当然,最廉价的杀菌剂就是酒精。只不过在全民爱喝酒的苏联,没有人能相信,医生不去搞点医用酒精勾兑点水就当伏特加来喝。

  一场关于新战役的作战规划会议,硬生生的被杨明志弄成了新式武器的推销会。

  不管怎么说,斯大林是真的动心了。

  别列科夫的第284师很有名,毕竟真理报经常刊发一些文章来赞誉。尤其是最近几周加强报道的斯佩洛斯金娜,她所属的部队正是近卫红旗第284师。

  该师在明斯克立下大功,哪怕步兵师十不存一,残部撤到沼泽地持续抗战,反倒是取得了更辉煌的战果。

  按照“杀人偿命”的标准,284师的残部已经为他们牺牲在明斯克郊外的一万多名战士报了仇,接下来就是为死难的苏联公民报仇了。

  报纸的报道有着极强的针对性,报纸很少提及284师一级第63集团军装备的特殊武器,在一场场战斗中做出的贡献。

  因为写文章的都是些搞宣传工作的高人,放在部队各个都能做步兵团的挣委。他们的第一要务的通过媒体的力量唤起人民的爱国心,所以他们拼命的歌颂绝境之下沼泽地的军民的抗战精神。

  所谓仿佛加入这支部队后,最普通的农民也能变成最英勇的战士,仿佛那里到处都是保尔柯察金。

  当然,报纸对于一些方面的描述是非常贴切的。

  第284步兵师,它本该默默无闻,却在别列科夫将军的带领下,每个士兵都具备参加马拉松比赛的能力。是的!报纸就是这么形容的。

  关于这一点,无论是斯大林还是朱可夫,既然别列科夫本人在场,他们当然要询问一下。

  不询问还好,已经询问,斯大林、朱可夫,以及一直默默听杨明志“自我吹嘘”的科涅夫和普尔卡耶夫佩服不已。

  苏军素来重视士兵的体能训练,到了别列科夫这里,步兵操典上的要求简直太过粗糙。

  人家别列科夫是什么标准?

  每个士兵携带的装备很多,平均可能接近三十公斤。即便如此,士兵每天都会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例如带着全部装备进行十公里行军训练,这是和打靶一样重要的训练项目。每周,他们还要全副武装的进行一次比马拉松更长的行军。

  朱可夫看来,别列科夫简直是在虐待自己的士兵,他们都在经历斯巴达式的训练,别列科夫在挑战人的极限,难道士兵的身体不会因此垮掉吗?

  看起来并没有。

  非但没有,士兵被训练出铁人般的体能,在森林和沼泽中,他们有比敌人更快的机动能力,这种能力确是另一种克敌制胜的法宝。

  而这种训练模式,朱可夫觉得各地的新兵训练营应该借鉴。

  一番令人口干舌燥的发言,杨明志说话变得有些沙哑。

  对于斯大林,他也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刚刚听到的巨大信息量。

  斯大林决定暂且休会,半个小时后,就全神贯注的研究战役事宜。

  按照原本的规划,杨明志这番自我夸赞与新武器的推销根本就没上计划,它的存在纯属意外。

  这是一个良性的意外,斯大林为之要好好琢磨一番。朱可夫呢?他从杨明志这里真的得到重大启发。

  半个小时的休息,基本就是斯大林本人的休息罢了。

  科涅夫和普尔卡耶夫,他们是今天首次见到别列科夫本人,这个来自远方的年轻人果然是年轻有为!这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就是把自己的部队训成一群铁人,再由这群铁人背负沉重的新式武器。

  他部队战斗力之顽强,和斯大林格勒城内死战的第62集团军战士们如出一辙。可是崔可夫的第62集团军和别列科夫有名无实的第63集团军又完全不同。假设,崔可夫的集团军里都是些被别列科夫改造过的近卫284师式的部队,怕是苏军已经把德军逐出城市了。

  趁着斯大林休息,科涅夫和普尔卡耶夫从杨明志这里得到一样重要的启示。

  他们能聊些什么?

  杨明志指出了一个苏军的重大短板电台的短缺。

  现在的战争,军队各单位间沟通不畅,那是非常致命的。

  “战役期间,我一直身处游击区指挥部,通过电台遥控指挥一百多公里外作战的部队。我的命令可以下达到各个团级单位,甚至还有一些特殊的营级单位。我实际给每个营装备了两个电台,我能这么做,因为那些电台都是我们缴获的。我一直命令随军电报员轮流值班。指挥部的电报室内的工作人员一样轮流值班。所以我能保证,我可以在任何时间联络到前线的某支部队,并获悉他们的精确位置。”

  这个问题上,杨明志没有丝毫的扯谎。

  他的话着实让科涅夫和普尔卡耶夫羡慕不已。

  无线电技术在一战时期突飞猛进的发展,可惜沙俄在这方面的发展很有限。苏联意识到这方面的短板后就竭尽所能的发展,奈何战争突然发生了。

  根据租借法案,美国援苏的清单里就有无线电台。美国提供的这些电台可谓是高科技,部分型号就是通信兵背着箱子,它可以发莫尔斯电码,还能直接打电话。

  好东西来得太晚,即便它来了,也只能装备部分部队。

  现在,苏联的普通步兵师,只有少量部队能能享受电台下发到营级单位的舒服。不过就算没有无线电台,苏军也有老办法解决后方和先锋部队的通信问题。

  那便是勇敢的通信兵背着巨大的“蜗牛壳”一般的电话线前进,它是非常细小的线,所以通讯兵可以快速布置长达三公里的有点电话,让锋线士兵和后方联络。

  两位方面军司令员如何不产生遐想呢?如果无线电台能落实到营,很多时候就不会出现基层部队找不到指挥部的窘状。

  一年多的战争,苏军积极的总结战斗失利的原因,因通讯障碍,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都是失败的重大原因之一。

  科涅夫稍稍一想,他也知道别列科夫这里没有通讯问题障碍,绝非此人幸运。此人本身就很懂现代战争,打到敌人指挥部,第一时间就缴获电台,别列科夫能以集团军司令的身份站在这里,和大家侃侃而谈,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且慢!

  别列科夫能参与到方面军指挥官一级的会议,是不是意味着斯大林他……

  科涅夫估计,朱可夫早就和自己有了完全一样的想法。那么,自己以后和这个别列科夫,说不定还能是亲密战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