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799章 蘑菇种植事业(一)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799章 蘑菇种植事业(一)

  也许这时候不该有军事学术上的讨论?不!恰恰相反,此刻说些惊世骇俗的话,反而能引得斯大林的关注。

  没有什么机会比现在更重要的,杨明志郑重其事表态:“我们研究更高性能的武器,使得我军获得巨大战术优势,通过大规模消灭敌人,迫使其放弃抵抗,并结束战争。我们和敌人都在研制新式武器,我们是为了结束战争恢复和平,而敌人,他们就是为了抢掠和杀人。

  您刚刚提到了毒气,这种武器我们拥有,敌人一样拥有。敌人轰炸我们的城市,我们和盟友轰炸敌人的城市,都是针对敌人的无差别攻击。如果轰炸机投掷的炸弹里面,装得不再是炸药,而是毒气,被轰炸城市是死难者,只怕能达到一万人!但是没有任何国家这么做!乌斯季诺夫同志,您觉得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刚刚说过了,互相都害怕被报复。再说,对平民使用毒气,这是最可耻的行为,敌人不敢这么做。我们是正义的力量,我们也不会这么做。”

  杨明志严肃的点点头:“不错,这就是一种危机平衡,因为敌方有能力采取极端的等价报复,目前没有国家率先行动。就好比一个城市里所有的市民腰里都别着一支托卡列夫,这时候罪犯在抢劫时就要掂量一下犯罪的风险。所有我们要大规模的消灭敌人士兵,但绝不能使用毒气,我们的目的不是伤害平民。”

  “那么……您……您有什么想法?”乌斯季诺夫谨慎的问。

  “火箭炮算什么?!”杨明志突然面对洗耳恭听的斯大林,激情澎湃的说,“我们要更大威力的炸弹,最好一枚炸弹消灭半径一公里的敌人。我们不应该迷信于TNT的威力,我们应该研制威力更大的炸药,使得一枚76毫米的炮弹有着152毫米炮弹的威力,甚至更大。斯大林同志,您不要觉得过于科幻,它有可能实现。”

  “真的?”斯大林睁大了双眼,眼神充满好奇。

  这番话简直是夸大,乌斯季诺夫不敢苟同,但见得斯大林一脸惊讶期待,也就不好马上反驳了。

  杨明志拍着胸膛说:“我不是说谎,难道德国的SS59团的覆灭还不能说明问题?您可以派人调查,数个月前西南方面军司令铁木辛哥同志,空运给我们一批杀菌剂,我们以此为原料制造了威力巨大的炸弹,五十枚特种火箭弹歼灭了那支装备大量坦克的德军精锐。关于这件事……”杨明志有看着乌斯季诺夫的眼睛:“这件事,我想我应该和我们的武器装备人民委员好好谈谈。”

  杨明志提到了这件事,乌斯季诺夫马上想起多日前看到的这份战斗汇报,只是报告的描述比较简陋。

  一支SS部队被火箭炮“秒杀”,话说战斗中苏军的喀秋莎火箭炮集群发射,一次打得对面一个师失去战斗能力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沼泽地的游击队以火箭炮歼灭一支SS的团级部队,确实可歌可泣。

  杨明志的话还没完,终于,惊世骇俗的话终于来了。

  “我读过一些有趣的科学书刊,我了解到一些有着先进思想的科学家,其中一位姓爱因斯坦的犹太人让我记忆犹新。这位科学家认为,一杯水通过某种方式能变成一块铁,这个变化的过程将释放恐怖的能量,能量大到能轰平一座城市。同样的,一块铁也能变成一杯水,这个变化的过程释放的能量,也能炸平整个大街。”

  这一刻,杨明志突然提出了核物理的裂变与聚变的描述,可是,此刻的斯大林、贝利亚,以及乌斯季诺夫一脸茫然。

  尤其是贝利亚和斯大林,两位是苏联的一号、二号人物,他们似乎不知道爱因斯坦,不知道核物理,对杨明志所谓更是一无所知。

  他们的表情真是令杨明志不知所措,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斯大林,你上任的时候苏联还只有木犁,你离世的时候,苏联已经有了自己的蘑菇。你去世后几年,巨大的新地岛被史上最大的蘑菇炸坏了一半。可是你现在,对核物理居然一无所知?这是真的?”

  内心里嘀咕一阵子,杨明志再度发言打破尴尬:“啊!总之就是一种新式武器的设想,也许美国人已经在做了,说不定德国人也不甘示弱,我们也不能落后。如果这种武器真的问世了,它被塞入炸弹里,一枚弹就能毁灭一座一百万人的城市,那就不是战争,而是毁灭人类文明。不管是怎样的战争目的,战争结束都必须有赢家。如果交战国互相成了焦土,几乎没有人幸存,哪里还有胜利者。

  双方都有毁灭对方的能力,就像现在这样,德军集结五百万军队进攻苏联将是人类历史的最后一次。未来还会有战争,世界大战将不复存在。这种建立在一些恐怖武器下的危机平衡,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相信,人类可以依靠它,防范新的世界大战。”

  到现在,斯大林还是不清楚别列科夫所谓的武器到底是什么,那个爱因斯坦的犹太人又是何等人物?他再仔细想想,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斯大林没有马上评论杨明志的这番过于遥远的和平设想,以及过分跳跃的思维,转头问到乌斯季诺夫:“爱因斯坦?听起来是德国的姓氏,您知道此人吗?”

  “我有所耳闻,是一位物理学家,如果您将朗道请来,我想那个人会说明的更清楚。”

  朗道,这个名字斯大林可是清楚。

  苏联有些一批优秀的科学,朗道就是其中一位。可是这个家伙愚蠢的反对自己的政策,居然纠集一群人,妄图在劳动节跑到红场上分发反对自己的传单,证据确凿故而被逮捕。

  若不是科学院中很多人为之求情,念及此人的突出贡献,才从卢比扬卡的监狱里放出来。

  斯大林自诩是爱惜人才网开一面,直到现在,出狱后的朗道被送到苏联科学院的乌拉尔分院,虽然继续从事科研工作,其生活一直在内务部的监视中。

  朗道从事的科研工作究竟是什么,斯大林仅知道点浅显的皮毛,总而言之都是些高深的东西。

  此刻的斯大林只对一件事上心,就是如何带领苏联打赢战争。

  经由贝利亚的一番点拨,斯大林突然想起一年前的一件事。

  一群科学家写了大量信件送到自己的办公室,指出西方国家很可能在研发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该武器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设计理念,但推测的威力是惊人的。

  那时候斯大林并未特别注意,或许就是一种新式炸弹罢了,什么一枚炸弹毁灭一座城城市,肯定是那些家伙们想要骗经费的夸张说辞。

  结果到了今年,事情悄悄发生了变化。贝利亚曾亲自提交了一份秘密报告,指出苏联安插在美国的众多谍报人员,他们搜集了大量资料,认定美国人正在基于物理学研制一种新式武器,为此,美国的主要大学,但凡是物理学科的人员,都着手参与进来。

  介于情报还不是特别详细,斯大林不得不保持谨慎。就像是现在,年轻的别列科夫这番说辞令他大跌眼镜,然而斯大林的大胡子没有任何的颤抖。

  “关于朗道的事以后再说。”斯大林清清嗓子,故作镇定的面对着杨明志:“亲爱的别列科夫,看来您有着更多的新式武器研发计划。”

  “是的。斯大林同志!”杨明志立即立正,并把谦虚扔到一边,“我有能力研发更多武器,我甚至有信心让苏联红军脱胎换骨。关于这次战争的大概走向,想必您能够推演出来,而我的武器,将大大加速胜利的步伐。”

  那是一场两个人的密谈,事情就在二十多天前!

  正因为是密谈,斯大林不想多说什么。

  那场密谈别列科夫可是推演了一番战争进程,给予斯大林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

  尤其是现在白热化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斯大林不得不佩服,到目前为止别列科夫的战争推演都是正确的。所以斯大林有意把杨明志一介中将,拉进只有方面军司令才有资格参与的未来高级会议里的另一个原因。

  斯大林最后点点头,别列科夫的自信来源于其货真价实的实力。

  “好吧,时间已经很晚了,别列科夫同志,只要您的新式武器值得信赖,我和国防人民委员会必会批准您的生产方案。但是,您首先要得到乌斯季诺夫同志的首肯。”

  “哦是的,只有听过乌斯季诺夫同志的点评才可以,我对此充满信心。”

  “很好。”斯大林又看看贝利亚,“您负责保管那些样枪,您必须妥善保管。”

  “请您放心,一切没有问题。”

  一次短暂的见面会该到此为止了,时间挺晚了,介于斯大林明早还早按时来上班,他只希望早点结束这些回寓所睡觉。

  最终,斯大林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交到杨明志的手里,只见上面印刷着关于自己未来几日的工作安排。

  九月三十日,首先有乌斯季诺夫带队,抵达莫斯科的所有轻武器设计局的局长,一同前往卢比扬卡办公大楼,由贝利亚准备一个房间,作为专家审评枪械的房间。

  最终的审评结果将在晚上送到斯大林手里,乌斯季诺夫进入克里姆林宫亲自汇报,并根据结果确定是否进行靶场实验。

  如果有靶场实验,时间就定在十月一日。

  无论是否有靶场实验,别列科夫都将暂时待在莫斯科,以参与定在十月四日的一场重大又特殊的会议。

  关于十月份的重大会议,文件上没有明说,杨明志亦是识趣,想必是非常关键的会议,有着很重大的保密性,这里也就不傻乎乎的去问斯大林本人。

  文件上最有一份说明,即是杨明志今晚的住所,明确的指出就是在大克里姆林宫开一个房间。

  “啊!斯大林同志,我想……我可以住回我的那间别墅。”杨明志试探性的问。

  “哦?难道您不喜欢克里姆林宫?好吧,的确很多人并不喜欢住在这里。”

  “毕竟这是人民的财富,我想我不该长期占有,今天就住一晚,我想也足够了。”

  “好吧,既然您坚持。”斯大林和善的说,“但是您的那间住房受损严重,我可以批给你另一间别墅,距离您的久别墅较近,就在列宁大街一侧。如果觉得不好,我可以为您安排豪华酒店。”

  “啊,真是太感谢了。”

  “您不必感谢我,您在莫斯科拥有一套体面的住房,这是您的权力。您只有使用权,换一个新房子合情合理。”

  终于,见面会结束了。

  斯大林和贝利亚正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们身为苏联的最高级人员,只有在卧榻之上,才有一丝的安宁。

  这一宿,斯大林兴奋的辗转反侧。缘何?还是那些新枪给闹得。

  临睡之前,贝利亚突击给斯大林的别墅打了一个关键电话,电话中不仅有贝利亚的兴冲冲说话声,背景里还有噼噼啪啪的枪声。

  那枪声好似机关枪,贝利亚直白的说,他的部下在卢比扬卡地下室已经在实验枪械了,内务部的卫兵无师自通,一番疯狂扫射后,得到了好评如潮。

  如此一来,斯大林对杨明志的最后一点担忧已经荡然无存,甚至手痒痒,待到明日晚上,就给听取乌斯季诺夫枪械审评一切合格的胜利之捷报。

  “啊!靶场实验,就放在十月二日好了,我要亲自尝试!”

  斯大林终于入睡,杨明志则是不然。

  年轻的多布洛夫在斯大林面前光忙活着发抖了,的确什么话都没说。现在,失去了任何监管,和局长同处一室的他活泼得就像一个孩子。

  的确,多布洛夫还是太年轻了。一切如梦如幻,自己居然住在昔日沙皇的宫殿里,一切都变了,农奴的子孙有朝一日站在了沙皇的宫殿中,甚至还能舒服的休息。

  松软的床铺给予多布洛夫神奇的感受,就仿佛他是个十岁孩子。

  “嘿!多布洛夫,安心睡觉吧!”杨明志苛责道。

  “但是局长,我……我太兴奋了。这里就是克里姆林宫,我现在……”

  “闭嘴吧蠢货,你不要再放纵自己。听着,房间里估计有窃听器,你癫狂举动发出的声音会让内务部紧张起来,他们会冲进来,看看你是否在破坏人民的财物。”

  “啊?”被杨明志这么一说,多布洛夫马上怂了,温顺躺着如同一只小狗。

  “笨蛋,给我安心睡觉。听着,明天等待你我的还有关键工作,明日必须养精蓄锐。现在,睡觉!如果再发出奇怪声音,你的那点梦想就是妄想。”

  至此,多布洛夫不敢再造次,虽说心里的亢奋依旧存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