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778章 招兵买马畅想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778章 招兵买马畅想

  跟随主观能动性极强的别列科夫将军已经一年了,**夫对将军已经非常适应。

  将军的头脑仿佛永远睿智,提出的所有想法都有着巨大的建设意义。

  只是将军总希望所有想到的事都能做的尽善尽美,想法固然美好,能否落实下来也要看大家的行动力。作为下属理应履行将军的所有命令,至于将自己弄得身心疲惫也是没办法的事。

  **夫定了定神,说:“您说吧。”

  “是关于咱们设计局经费的事。”

  “这件事暂且由我来负责,设计局经费的所有事宜,暂且也是有科学院的财务部门托管的。”

  “经济问题也要正规起来。新建筑要建好,我们还要自己负责自己的经济支出。看来……看来我们需要再招聘些人才。”

  目前的设计局仅有二三十人,它作为一个合法机构,如此人手实在是寒酸,给人一种小作坊的感觉。其实就目前的现状,整个设计局就一个大办公室和两排宿舍,就是建设点新房子,还是小的可怜。

  明明是研发突击步枪的设计局,如此寒酸实在不应该。

  “嘿,**夫,我们的机构必须更加正式,等一会儿咱俩单独开个小会。我给你说说班用机枪的事,其他的事咱们再好好讨论一下。现在……”说着,杨明志从椅子上站起身,又把穿了一天的军外衣脱掉,挂在木墙的顶子上,又换上一件黑色呢子大衣。

  “局长,您还有事出门?”

  “嘿嘿,当然。我得赶紧去厨房,贝茜卡给我做的中式大菜应该开饭了!”

  坐在厨房的木椅上,手捧盛满面条的铁饭盒,面对着的就是自己老婆的那张温馨的笑脸,幸福感无法用语言形容。

  “哥,你尝尝吧。咱们跑到这儿旮沓,还是第一次吃面条呢。”

  “嗯,以前穷,吃不起面条,看来以后我能天天吃了。”

  煮熟的面条扔进熬好的浓汤里,经过一番搅拌就是一种简陋的汤面条。它就是一种单纯的家常饭菜,基本就是烩菜里放点面拉倒。

  这是一种非常随便的吃饭方法,到了这儿,杨明志仅仅嗅嗅气味,就能断言手里捧着的是珍馐美味。

  他操持着筷子就把全麦面条往嘴里送。

  “怎么样?好吃吗?”杨桃问。

  “好吃!好吃极了,让我想起了很多。干脆这样,以后你每天给我做面条,怎么样?我啊,我还是喜欢吃咱们的面条。”

  “好啊,你高兴我也高兴。嘿嘿我还能沾你光,以后我也天天吃面条。或者我还可以多做一些,咱们设计局都吃面条。”

  “所有人?!”

  吃饭问题永远是重要的,杨明志一直相信,如果每天都是啃面包,早晚有一天大家会厌倦。当然这是他的中国式思维,杨明志还没有仔细想过,其实俄国人永远不会厌倦面包。

  吃饭上变些花样,人的心情也会好上不少。

  杨明志囫囵吃下半碗,还把筷子舔干净。

  “嗯,对了。以后你还可以蒸馒头,可能最快明天,他们会把蒸笼之类的器具送过来。”

  “嗯?!”杨桃猛地坐正身子,“蒸馒头的笼屉?你从哪搞到的?”

  “那个尼古拉耶夫斯基,他们会造些民用品。一会儿你跟安妮说说这件事,我这会儿吃完了饭还要和**夫再聊聊大事。”

  “好吧。你还是慢点吃,可别噎着。”

  “好嘞。”

  说是吃面条,其实就是喝面条。杨明志并非不想再多陪一会儿媳妇,只是受长久的战地生活所影响,吃饭难以不迅速。

  当然,和**夫对某些问题的交涉也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事杨明志自知必须要面对,能够提前解决,总比被动面对要好。

  ……

  今晚没有什么工作任务,只有几名设计员还在大办公室里挑灯夜战,只为在对以往的图纸进行一番复刻描绘。

  在靠近暖气叶片的地方,**夫支起了一个小木桌,桌上放着茶杯。他就抽着烟静候和妻子腻歪完事儿的局长回来,聊聊那些“重要话题”。

  双手插兜,吃饱喝足的杨明志精神抖擞,他几乎是唱着歌走回大办公室,自己的快乐情绪显露无疑。

  “啊!局长同志您回来了,看来贝茜卡同志为您准备的大餐真是和您胃口。”

  “对。啊,到底是新西伯利亚的小麦,可比咱们在沼泽地缴获的好。面条的配料也是非常优秀的,以我的感觉,可比沼泽地做的那些好吃多了。”

  “是嘛?中式面条,我很羡慕您还能吃到那种美味。”

  “不,您不必羡慕,很快我们就要经常吃面条了,您将习惯这一切。”说罢,杨明志连忙坐下不再说什么客套话。

  “**夫,现在我们该说些正经的事,一些对我们设计局的未来非常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

  **夫寻思着,局长所谓的重要事,估计就是对设计局的扩建。如今设计局核心人员才刚刚过十人,未来的发展潜力非常巨大,发展的需求也非常迫切。所以,局长无外乎是希望增加设计员,当人手充裕后再进行内部分工。

  局长的野心总是很大,假若设计局终将变成大型机构,那么一个个分局的框架就该从现在开始建设。

  **夫没有贸然说明自己的意见,继续听着局长说。

  杨明志故作严肃的说:“**夫同志,我想您需要一位秘书。”

  “什么?秘书?!”此言一出,**夫有些疑惑。

  “就是秘书。虽然我现在是局长,设计局的实际工作实际由您来主持,反观我的工作,更像是一位核心设计员。但是您以一己之力负责整个设计局的日常运作,当前人手少,您可以应付一切。我们的事业终将发展起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些专业的行政管理能手。所以首先,您需要配置一位秘书。”

  “哦,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我们的设计局面临着重大问题!在可见的未来,咱们的突击步枪和火箭炮都需要长足的发展,很快咱们的附属工厂也成立。我们先不谈以后能取得的成就,如果我们内政做不好,任何成就都是空谈。

  我们需要一些行政管理的高手、需要建立财务办公室,至少要招募两名专职会计。食堂的工作也非常重要,安妮的厨房需要招聘至少两个帮佣。我们还需要专职的保洁员,把我们大部分地方打扫干净,顺便还能帮大家洗洗衣服……”

  杨明志可谓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他的描述非常详细,甚至考虑到招募一位专职电工。

  **夫听得这些,不禁问道:“局长,您在厨房里该不会喝了酒吧?!”

  “酒?不,我没有。”

  “您说得这些,我……我实在觉得太复杂了。我们目前还是个小型研究所,犯得着突然招募这么多人?”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研究所再小也是正是机构,我们必须正式化,尤其是到了工厂建成投产,工厂的一切都要提前准备好。我们的工人队伍可能一开始较小,里面的机构必须一应俱全。工厂的那样,我们的设计局目前是个小小研究所,我有信心让它在三十天,研究员人数翻一倍。”

  见得**夫没有说话,杨明志继续调侃:“我们早晚都要增加人手,与其工作压力太大了再招新,还不如现在就行动。哈哈,估计咱们招募的新人,都是些年轻的女青年呢。**夫,您不觉得这是好事吗?”

  “女青年?当然,大部分的工厂都是女人在生产,甚至之前的麦收,开收割机的也多是女人。”

  “对啊。现在年轻的男人都当兵了,甚至一些十五六岁的小男孩,也迫不及待的想去当兵。”

  局长的话令**夫想到一件事,这便诚恳的说:“这倒是事实。今天我和那些盖厕所的工人聊了聊,有人跟我说,城里的那些征兵部门,每天都能把一些谎报年龄的孩子一脚提出来。他们为国而战的精神值得表扬,可是他们的年龄太小了。这里是西伯利亚,不是咱们的白俄罗斯的沼泽地!西伯利亚这里局势还没有严峻到征召儿童打仗的地步。”

  “嘿嘿,但是我不能否认,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往往有着非常强的战斗意志,例如咱们的娜塔莎。”

  “娜塔莎……”**夫深深地抿了一口烟,又意味深长的吐出来。“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打听到她的音讯了,你我也都是在报纸上看到她的笼统报道。她现在的生活应该很好的。”

  “唉……”杨明志亦是深深叹了口气,继而抱怨:“我让李森科去打听,看来他也是把这件事忘了。就如同他忘记给咱们盖房子这件事。至于孩子当兵这种事,不知道咱们的哈尔科夫怎么样了。临出发之前我可是提拔了那个臭小子,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所有的青少年改编成青年旅,他们几乎都是火线加入的列宁共青团。

  这一切就仿佛苏联刚刚成立时候的样子,毕竟那是一个战斗的组织,当年的青少年击败了白军,又击败了他国干涉军。如今哈尔科夫领着一千多个同龄人抗击侵略者。

  他们都还好吗?但愿一切都好。”

  普里佩特沼泽怎样想都不是个好地方,**夫自己也是被迫跳进沼泽地避难,不过住了整整一年,没有点感情也是不可能。

  过去的一年是他这辈子所经历的最惊心动魄的时光,却也是最幸福的时光。

  自己的才能得到充分展示,尤其是遇到一位奇人,跟着别列科夫将军,自己本该平凡的一生彻底改变了。

  “您说的对。这段时间我们没有收到游击运动指挥部的电话或是电报,报纸上也没有相关报道。看来,咱们的游击共和国正在休养生息呢!”

  杨明志点点头:“就应该是这样。经此大战我们几乎崩溃,我到了斯大林的地堡,您猜他怎么说?”

  “领袖怎么说?!”

  “斯大林同志盛赞了咱们军事行动的果断与及时,朱可夫下令执行的进攻战役成功解放了勒热夫,我们在这场站以上做出了突出贡献!斯大林和国防委员会的所有人,都确认咱们在白俄罗斯打了一场战役级别的胜仗。胜仗当然的真的,为此我们也就剩下一口气了。如果……如果那时候德军再派遣两个整编师南下,咱们能怎么办?只好带着能带走的细软往第聂伯河左岸撤退。

  现在我们有一个重要的喘息时期,这一时期最好不能打仗。等到明天春季,他们最好也不要搞战役级别的行动。若只是拆铁轨炼钢这种事,随耶夫洛夫的心意,我的态度是支持做这类破坏。

  可我又不在沼泽地,如果耶夫洛夫和萨林奇金执意要搞大规模军事行动,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支持,只是他们也听听我的军事指导意见。

  毕竟我还是挂名的集团军司令。耶夫洛夫没有指挥集团军级别作战的能力,至少暂时没有,到时候还得依靠我。唉,说了这么多,似乎偏移话题了。”

  “不!”**夫摇摇头,“您的话很现实。”

  “是很现实,也很必要。现在我再想想,有朝一日我还是要领兵打仗的,到时候咱们的武器设计局怎么办?或许当我们打赢这场战争我还是回来继续做局长,只是大部分的时间,**夫,具体的工作都有您来主持。工作是越来越多,您年纪也不小了,繁重的工作压力需要分担下去。”

  “这倒是,招募人手是必须的。我对此事从来都是支持的,只是没有想到您如此着急。”

  “不着急不行啊!”说着,杨明志又笑了笑,“如果招募的新人里有大量的女青年,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说到此,杨明志可以放低看声音,弓着背凑近**夫,轻轻指着不远处的几位工作中的技术员。

  “看到了吧,他们几个还都是单身的,我们招些女技术员,把他们撮合到一起不是很好的事吗?”

  “啊~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杨明志从不排斥“夫妻档”,更是认为一个企业里夫妻共事是好事,还需要鼓励一番。

  既然话已经和**夫说白,显然对方一副完全支持的意思,接下来就需落实了。

  杨明志继续说:“明天我要到市里开会,关于咱们设计局招募各类人手的事,就拜托您亲自到李森科的办公室一趟,跟那个老家伙说明白。如何?”

  “好啊。”**夫很清楚,但凡局长下决心要做的事就不能拖沓。“我会去的,在此之前,您至少给我列一个单子。您该列举一些需要增设的部门,每个部门需要多少人。”

  “可以,我现在就给你写一份文件。此事必须要快,最好增设的人手就在科学院中内部招聘。你再告诉李森科,如果有分配到新西伯利亚的新毕业的女学生,有和咱们的工作是相关行业的,尽量给我分配过来。唉……跟您说太多怕您记不住,我还是详尽的写下来。反正,我至少再招七八位女毕业生,咱们科研工作人手得到扩充,年轻人的婚姻大事得以解决,咱们设计局的工作氛围也应该是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