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737章 和厂长们的研讨会(一)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737章 和厂长们的研讨会(一)

  杨明志的确来晚了。

  步枪厂厂长费德洛夫、冲锋枪厂厂长尼古拉耶夫斯基、DP轻机枪厂厂长戈巴托夫。

  火箭炮833厂厂长里固施科夫,子弹厂厂长雷巴科夫。

  这五人就待在市苏维埃办公楼的第三层,一间铺设了拼花地板的房间。

  自气温跌到仅有十度时,全城的供暖系统就开始启动了。它一旦启动就没有中途停止,故而这间小会议室平日虽闲置着,今日使用,它不但温暖宜人也干燥极了。

  一张巨大的涂漆大桌摆在中心,几人无聊的坐着,不时品品红茶,等候别列科夫将军。

  本次会议是市长主导了,就算那些工厂的厂长平日很忙,今天也必须把工作交给副手,亲自前来开会。他们多少已经知道开会的原因,就是远道而来的别列科夫将军有了新式武器的构思。

  普里皮亚季武器设计局的附属工厂尚未建设,将军想要搞新式武器,他要搞的肯定不是火箭炮,听在场的里固施科夫所言,是关于新型枪械。如此,今日与会的,基本都是关于枪械制造工厂的厂长们。

  “里固施科夫同志,我们就在这里无聊的等着?将军为何如此磨蹭,他是故意把我们晾在这里吗?”尼古拉耶夫斯基非常不耐烦的说。

  “啊!还请您谅解,我所认识的别列科夫将军有着很强的主观能动性,他不是故意迟到的。也许……”里固施科夫想了想,“科学院在城市的边缘,轿车一来一回真的需要不少时间。”

  “但愿如此。我的工作非常繁忙,我必须时刻监督工厂的生产。假若不能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国家订单,我就是罪人。”

  “您还是不要上纲上线了。”步枪厂长费德洛夫意欲扯开话题,“还是讨论新枪的前景吧。”

  “呵呵?新枪?此事只有里固施科夫同志了解最多,新枪具体的设计参数一概不知,甚至连一份图纸也没有。”

  “图纸是有的。”里固施科夫特别强调一下。

  “是啊!您是说那位将军的笔记本么?或许那上面的叫做图纸,可是,任何工厂都需要完善的工艺图纸,否则工人们无从下手。”

  这个尼古拉耶夫斯基人到半百,他的胡子很长,头发基本掉完。虽然西伯利亚距离战争很远很远,他以一个老布什尔维克的身份,有义务有理由扞卫自己钟爱的联盟。那就通过要求自己的工人们加班加点工作,他以身作则,一天几乎有十四个小时投入到工作,而这种为国家奉献的感觉,令他感觉自己的生命也崇高了。

  不过,他对苏联红军有着一些不好的看法,甚至对斯大林也有一些看法。

  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所以在肃反时期,那些对于斯大林的负面感觉全然压在内心。不管怎么样,联盟又恢复稳定了,安详的生活还没持续三年,全面战争突然爆发。

  战争伊始的惨败带来了连锁反应,联盟的欧洲部分岌岌可危,那就需要从联盟亚洲部分抽调部队增援。

  西伯利亚军区奉命进行大规模征兵,一个个年轻的小伙子奉命走进新兵营,接着登上西去的火车。

  身为苏联公民,守卫联盟是义务,尼古拉耶夫斯基有自己的义务,就是领着工人们不停提高冲锋枪的产量供应军队。他也得到了许多前线的糟糕消息,尤其是五月份的大规模反攻战役的失败。《真理报》必是出于稳定国民情绪的原因,没有大肆渲染战败的耻辱与导致的灾难,而是特意宣传,伟大的苏联红军顶住了德军的进一步反扑。

  可是,大量的信封送到了新西伯利亚州,那可不是家书,而是当局开具的“士兵阵亡证明”。许多市民的儿子自豪的离开家庭奔赴战场,最终他们的尸首荡然无存,只有一纸书信递送他们的母亲手里,以证实英勇牺牲的事实。

  还有许多人,甚至找不到尸首的信物,他们的家人没有得到“证明书”,暂且就以失踪论处。

  战役的失败,很大程度就来自军官的无能。

  据说那位别列科夫将军打了许多次胜仗,的确,尼古拉耶夫斯基还依稀记得,往期的几份《真理报》特别介绍了一下“游击共和国”和将军别列科夫。

  可是,现在的真理报又有多少真实内容呢?报社肯定是为了保证士气,把一次小胜利就吹成大捷,就像现在,报社正在疯狂的吹捧一个年轻的女共青团员斯佩洛斯金娜。

  年轻人往往打仗最为勇敢,而勇敢和鲁莽转瞬间的事。一个未成年的姑娘击毙五百个侵略者,这可能吗?以《真理报》的一贯作风,恐怕那个姑娘击毙了五十敌人。当然,能歼灭五十敌人,的确是可敬的壮举。

  无论是那个姑娘,还是即将见面的别列科夫将军,他们都是从普里佩特沼泽来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更是自称普里佩特沼泽中的铁匠村原村长。斯佩洛斯金娜其人如何,别列科夫又是如此,显然询问“前村长”即可。

  尼古拉耶夫斯基是沉稳的老家伙,他能完美的躲过大清洗的原因就是谨言慎行。他也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外界的吹捧肯定是言过其实的,别列科夫将军究竟如何,待会儿见分晓。

  终于,紧闭的房门打开了。

  杨明志在市长的亲自陪同下,进入了这间小会议室。

  “将军同志,厂长们都在这里。你们的会议,我将留下书记员,希望您能理解。”

  “我明白。”

  市长乌莫夫对军械生产仅有基本了解,他留在这里不合时宜,故而亲自把将军领到这里就足够了。当然,他还有一项特别的工作,待会议结束后,共进一次午餐是合情理的。

  杨明志派出右脚踏入房间,以一身军装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且看这身军装,它是朴素的,其上挂了一排勋章,再朴素的军装也变得意义非凡。

  将军的出现顿时令人肃然起敬,因为,没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冒充“苏联英雄”,而他的胸口可是有着两枚金星勋章。

  尼古拉耶夫斯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此众多的勋章已经证明了这位将军,是货真价值的战斗英雄。在震惊中,尼古拉耶夫斯基情不自禁站起身,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瞪大双眼,只见将军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孩。

  不,是一个明显怀孕了的年轻女同志,她是一个东方面孔的姑娘,也许是将军的妻子?

  尼古拉耶夫斯基拼命回忆他在《真理报》上看到的内容,似乎提到过将军的妻子。

  这个女同志一样非同寻常,她穿着一般款式的外衣,结果身上也是挂了多枚勋章。

  在两人的身后,是一名内务部人员,莫非此人是将军的随从?

  杨明志进了屋,他看看左右,和里固施科夫眼神示意。

  突然间,他狠狠拍了下手掌,引得所有人注意。

  接着一记立正敬礼,他大声说:“同志们,你们都是各个工厂的厂长。我是彼得·伊万诺维奇·别列科夫,第63集团军司令员,中将。我也是普里皮亚季武器设计局局长,兼厂厂长。”

  论到头衔,杨明志还能扯的更长,即便如此他的头衔已经太长了。

  头衔的长度意味着功勋的数量,他当然渴望头衔再长得一张纸印不下来。

  俄国人速来是习惯有事快点办,推崇“明人不说暗话”,今天的杨明志不想磨磨蹭蹭,他坐在大桌边,又示意妻子和格里申科少尉一并坐下。乃至市长派来的两位书记员,一样坐在桌旁参与会议记录。

  看看现在的场面,与会的厂长们,他们聪明的脑袋几乎都是没毛的。他们担任这个职务都是上了岁数,每一人都比杨明志年长近乎一代人!他完全可以称呼这些老家伙们为大叔,不过就凭着这一身战功,自己才是被肃然起敬的对象,甚至会让人畏惧。

  大家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绍,杨明志的心里瞬间有了底。

  那个姓尼古拉耶夫斯基的厂长,其本人就坐在这里。

  短暂的对视,从此人眼神中,杨明志能感受到其人之干练与严苛的性情。军工厂,它几乎是不能容错的,厂长理应以身作则,所有人一丝不苟,以保证生产的武器绝对合格。否则,武器的质量问题会要了军人的命!

  “好吧!同志们,是我主动要求市长和市第一书记同志,召集诸位参与这次特别会议。我是会议的发起人,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话音刚落,杨明志打了个响指:“格里申科同志,把图纸全部拿出来,分发给大家看看。尤其是冲锋枪厂厂长同志,冲压件的图纸首先交给他。”

  突然间,尼古拉耶夫斯基精神紧张起来,正当格里申科拿图纸呢,他马上询问:“将军同志,您让我们看图纸?是……就是您的新枪图纸。”

  “对!”杨明志敲敲桌子,“诸位应该知道,我是打算制造一种新式枪械。我不是磨磨蹭蹭的人,所以我突击将图纸绘制完毕,你们已经来了,正好将图纸交给你们看看。我很清楚你们都是这方面的精英,你们是最能看懂的。也省的我再费一番口舌讲解。”

  今天的杨明志想法实际有些天真,来到新西伯利亚,他把自己当做绝对的主人翁,所以自己提出新武器的研发与生产,这些被召集来开会的厂长们,难道不会跪倒在这些妙不可言的图纸面前么?难道还有比量产突击步枪,给予一般步兵空前战斗力提升,更让他们激动的事么。

  杨明志不禁翘起二郎腿,整个人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他自诩不必多言,图纸还有关系到具体加工的工艺卡片,都是订书机装订在一起的。

  将其扔给工人,他们用手头工具照着加工就行了。

  在杨明志的设计中,突击步枪最基础的型号,它的护木仅限于枪管下端和导气管上端,握把是冲压件,枪托干脆的可左右折叠的冲压件。理论上,它不用护木也完全可以,只是那样,射手就必须像是使用**沙冲锋枪那样,握住弹匣射击。

  只要这几个枪械厂的高人有极高的主观能动性,说不定十个小时内,第一支样枪就造完了。

  想想看,这是何等的激动人心?!

  然而,现实完全打破了杨明志的臆想,他不是绝对的主角。

  与会的厂长中,只有里固施科夫会对杨明志的“黑科技”顶礼膜拜,其余人等,他们以专家的姿态仔细审视拿到手里的图纸,乃至附带的加工工艺。

  他们并不否定按照工艺图纸加工,大大小小的零件拼凑在一起,的确能造出一支“冲锋枪”。

  至少尼古拉耶夫斯基看到新枪的整体图,觉得它就该是一支冲锋枪。

  时间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大家依然皱着眉头认真审视,甚至步枪厂厂长费德洛夫从衣兜拿出老花镜,无比认真的审视。

  “你们觉得如何?是不是觉得新枪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杨明志突然自豪的问道。

  他这一问不当紧,尼古拉耶夫斯基开口说话的,一句话愣是把高兴的杨明志给噎了回去。

  “将军同志,您认为这种武器很有潜力?它难道不就是一款新型冲锋枪吗?一款冲锋枪能有多大潜力?”

  “你!”

  杨明志的脸迅速绷紧,他脑子转的很快,稍稍寻思一下,某种意义上尼古拉耶夫斯基的话也不是完全错误。

  毕竟这个新枪的基本蓝图,就是抄袭“五六冲”,自己又结合“八一杠”的左右折叠枪托结构,以及原版“АКМ”的枪口抑跳器的结构,搞出所谓的署名“АБ42”的突击步枪。毕竟它的“母亲”就是“五六冲”啊,听听其名字,难道不是冲锋枪么?

  “它不是冲锋枪!”沉默了一小会儿的杨明志突然发话。

  “好吧。”尼古拉耶夫斯基伸着脖子继续质问,“如果它不是冲锋枪,它该是什么?我不理解。我认真看了您的图纸,您称呼它是突击步枪,但根据它发射的子弹,明明是一种小型子弹。难道这不是冲锋枪?”

  “不!它是一种步枪,具体而言是突击步枪。它是一种发射中间威力弹的步枪!”杨明志特别强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