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504章 向着法西斯旗帜开炮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504章 向着法西斯旗帜开炮

  “命令!前线各营长,坚守自己的防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后撤!”

  “各部注意,你们不准擅自撤退,更要监督新征召的民兵作战。民兵敢有撤退者,立刻枪毙。”

  “火车站的你们,卡尔冯斯、施普劳斯,你们两个营必须死守火车站,不准让俄国人占领,除非全部牺牲。”

  ……

  赫兹曼给各部发去命令,他的命令精确到营一级。得益于城市内的电话线路之通常,他的命令传达的非常迅速。这点技术优势令他颇为欣慰,终究自己的赶在苏军进攻前,将最后的命令发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大战了。部队能否坚守成功,一方面在于自己傲人的勇气顽强的意志,也在于援兵的增援。

  他又赶紧向722师发报:“苏军主力已经开始进攻列奇察,我军已经和苏军交火,你们的援兵速速赶来!”

  对此,722师师长弗洛里德也是大吃一惊。所谓唇亡齿寒,722师最西端的部队,已经收留了超过两千人的707师溃兵。显然事态已经非常严重。

  弗洛里德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你们该不会连两个小时都守不住?部队已经在狂奔了。我现在还在组织部队,尤其是你们707师的溃兵,我会竭尽所能的帮助你们。”

  赫兹曼无奈的说了声谢谢,他知道722师的压力相当巨大,绝对再难有更多援兵了。

  赫兹曼的求援电报早就发到了集团军指挥部,司令瓦格纳手头也很紧张。只要看看地图,这位将军就头大。

  莫济里的师,四分之一的部队南下,用侧翼袭击苏军的大本营,他们还在紧张又艰难的行军中。这两个师的部分部队,也都开始向805师师部所在的斯韦特洛戈尔斯克,甚至已经和城外出现的苏军游击队陷入激战。

  斯韦特洛戈尔斯克距离巴布鲁伊斯克很近,那是德军白俄罗斯南部驻军的中枢所在,一旦斯韦特洛戈尔斯克失守,游击队就真正威胁到了巴布鲁伊斯克!

  可以说,这也是德军集团军司令瓦格纳距离战场最近的一次,甚至有士兵上报,巴布鲁伊斯克城内在两天前发生的三起并未造成任何人员伤亡的爆炸事件,就是游击队作为。

  他惊讶于苏军游击队的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又非常恶心于他们的神出鬼没。一切就仿佛1940年的苏芬战争,那场两年前的战争暴露了苏军的愚蠢。瓦格纳一度认为苏军就是愚蠢的军队,然而现实如同巴掌,一个接一个的抽来。

  如今,德军以正规部队去和苏军游击队作战。正规军进占被游击队占领的村庄,结果他们得到了多是空荡荡的一群木屋,村民要么是四散奔逃,要么被游击队带走。德军被折腾一番后,自然要离开人去楼空的村庄。往往在撤退途中,郁闷的德军往往遭到游击队的伏击。

  说起来,诸如“红色十月游击大队”能搞出这种麻雀战,而非像是早期游击队,抱着列宁二十五年前写的《游击战指南》当做真经。他们能结束呆板的战术,采取新战术,教会他们这些的,实际就是杨明志!

  游击共和国以往打的诸多胜仗,随着萨林奇金的降落,都通过他向莫斯科做出非常详细的汇报。波诺马连科毫不犹豫的总结和提炼了近卫284师和第63集团军的战术,并通过广播的方式,向沦陷区各个有实力的游击队宣传。

  以至于,斯韦特洛戈尔斯克明明已经有超过一万三千人的德军兵力,苏军游击队的进攻态势,依旧没有减弱!

  杨明志为首的63集团军指挥部一众人,对友军的行动了解的不多。沼泽地的部队到目前为止,还是自顾自的作战,根本谈不上和诸如“红色十月”游击大队展开联动。

  不过,部队一旦解放了列奇察,和北方的友军会师,就完全成为可能。

  进攻,就从唯一的BT坦克开始。

  “兄弟们,你们就在这里不要走动,我们去追击德军!”说罢,契科夫就合上顶盖,不管步兵是什么态度,坦克排气管喷出一团黑烟后,就高速向北奔走。

  “真是个疯子。”步兵班长顶着那变了形了钢盔,不禁摇摇头,“这种疯狂的精神,我倒是很敬佩。兄弟,你可别死了。”

  契科夫所领导的这一BT坦克车组,他们三人的座驾经过长久的战斗,终于在行进之时,发出了挥之不去的吱吱声。

  “一定是某些零件坏损了。拜托,悬挂机构还有发动机,千万要挺住啊!”契科夫对BT坦克可谓了如指掌,它的速度和机动性极其优越,然代价就是更快的零件耗损。

  他想到了几个小时前最后一次加油时,和那些卡车司机说的一番话,不禁为之苦笑。

  “排长,您笑什么?我们贸然的单车突进,真的很危险。”驾驶员忧虑的说。

  “是的,可能这就是这辆坦克的最后一战了。”

  “哦?难道我们就要为国捐躯了?”驾驶员对这话有着另一番理解,当然,牺牲还是生存,战士们早已看淡。“如果我们在牺牲前,能弄清楚德军的部署,把情报传给后面的大部队,任何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呸!谢苗,我可没说牺牲。掏掏你的耳屎吧,我们在车内听到的噪音太大了,如果把坦克比作人,那就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这辆坦克可是去年被强行空投而来,仅就作战而言,它几乎打了一整年。它没有彻底报废,没有被击毁,修修补补继续能跑,还真是个奇迹。”

  “所以,您有什么打算?”驾驶员接着问。

  “没什么。我们穿过这片树林就能看到列奇察这座城市了,如果敌人有布防,我们马上便能和敌人交战。同志们,我只想说,能和你们并肩作战,我很荣幸。”

  “我也很荣幸。”驾驶员、炮手异口同声。

  “就像你说的,谢苗。如果我们不得不牺牲,那就在牺牲前把情报发出去。而如果坦克报废了,我们还活着,那就弃车逃走。但是诸位必须明确一点,为了荣誉,不能被德军俘虏。你们都有手枪,你们懂得。”

  “哈哈,您的话太悲壮了。”炮手已经有些颤抖,他强打着精神让自己不慌。

  “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战呐,不管怎样,我们的坦克怕是撑不下去了。我们还有二十发37毫米炮弹,还有1500发机枪的。我们至少要把弹药打光!马上就突破树林了,同志们打起精神,准备战斗!”

  这辆劳苦功高的坦克,它的两支负重轮确实存在问题,契科夫最担心的悬挂机构的一条杠杆,因为长期的剧烈颠簸有些变形,噪音必是从此而来。

  当然,它是一种消耗品,这种老式坦克苏联当局早已封存,正面战场上,苏军的主力坦克换成了T3476,如果说BT快速坦克还有什么利用价值,目前它算是一种很优秀的火炮牵引车。

  就在坦克行将穿过最后都是树林,契科夫突然掀开炮塔顶杆。他探出半个身子,将已经收好的红旗又重新插了上去。所谓既然是火力侦查,就必须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那面红旗在墨绿的森林环境显得过于突兀,这就是他希望的效果,以希望德军能贸然的将所有的火力点暴露出来。

  他合上顶盖,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同志们,开始战斗。驾驶员,全速前进。炮手,准备开炮!”

  离开了满是障碍物的树林,坦克突然开始加速。透过潜望镜,城内的三人赫然看清了列奇察这座城市,尤其是那最高的有四层之高的市苏维埃办公楼。契科夫也注意到,原本那办公楼楼顶应放置一个硕大的苏联国徽,现在已经没有了。原本飘扬的苏联国旗,完全变成了德国的。

  “混蛋!这些法西斯,居然还是升了旗!炮手,给我把它轰掉!”

  “好!”

  炮手干练的修正炮口仰角,契科夫化身装填手,娴熟的塞入一枚37毫米爆破弹。坦克也由狂飙转作停车。

  “距离大概有2100米,真是个大胆的行动。”炮手自言自语,接着按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位于城市南段防御的德军士兵,各路为德军打仗的伪军,首先看到了从林子中突然钻出的一面轰击,他们为之一怔。接下来,才看到一辆坦克突然出现。

  一名观察员突然从德军指挥部,即那栋办公大楼的顶层下来,带着不安和紧张,冲到了707师师长赫兹曼的办公室。

  “报……报告!俄国人的坦克出现了。”

  “什么?他们还有坦克?”赫兹曼对此非常惊愕,“你确定?你看到了坦克?有多少辆?会不会是我们坏损的坦克被他们修好了?”

  “仅有一辆,而且……”

  观察员的话还没说完,赫兹曼突然听到了一声沉闷又特别的声像,接着,那声音化作了一阵呼啸。

  “Scheisse!”赫兹曼是个一战老兵,炮弹呼啸而来该是怎样的,他在清楚不过。

  他几乎条件反射式的钻到桌子底下,刚刚钻进了,爆炸就发生了!

  两公里外的契科夫,对这一炮并不满意:“打的不准啊,那面法西斯旗帜还在飘扬。”

  “排长?请您体量一下吧,距离超过两公里,难道您觉得我能一发打中比您胳膊纤细两倍的旗杆吗?如果可以,我都成娜塔莎了!”

  “呵呵!,那个孩子。娜塔莎她在西南方向阻击偷袭之敌呢。不过你这一发也不错,终归是击中了房顶。”说着,契科夫又将一发弹塞入炮膛:“继续开火,那旗杆总会被震倒的。”

  37毫米炮弹对混凝土建筑物构成的伤害实在微弱,当然,它爆炸后制造的剧烈震动,还是非常骇人的。

  可以说,这是赫兹曼进入苏联以来,距离战场最近的一次。他蹲在桌子下,脑子里不禁浮想起前任师长的悲剧,不禁念叨着:“这些该死的俄国人,该不会是要一次攻占这座城市吧!”

  天花板上震落大量的墙皮,赫兹曼的办公桌瞬间覆盖了一层尘土。窗户的玻璃也为之震成粉碎,大量的玻璃碴子就溅落在赫兹曼身边。一些碎片还划伤了德军指挥部里的一些参谋人员。

  正当赫兹曼觉得炮轰应该结束时,新的轰击又开始了。

  BT坦克又发射四枚弹,当炮火的烟尘散去后,契科夫清晰的看到,那旗帜已经在烟尘中轰然倒塌。

  “干得好,接下来继续突进!”

  苏军坦克昂头挺近,那面红旗随风飘扬。虽然只有一辆车,因为其背后就是树林,谁能保证那里不会隐藏着大量的苏军士兵呢?

  被德军在几个小时前突然征召的所谓“民兵部队”,现在不得不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命和苏军作战,因为在其背后,就是德军的督战队!

  在那个位面,德军强令德国平民组建人民冲锋队,因为几乎没有军事训练,加上武器装备极其糟糕,这种部队要么是一触即溃,要么就主动整建制的投降苏军,并成为积极地带路份子。

  所以在1942年七月的列奇察,类似于“人民冲锋队”的部队已经提前建立了,现在,这些“民兵”不得不依赖他们的毛瑟步枪,和仅多于手指数的子弹作战。

  八毫米步枪弹打到BT坦克身上,最多是划出一些痕迹,擦出一些火花。但在车内人员看来,被大量的子弹打脸,噪音之大真是糟糕透顶。

  “排长?法西斯难道就这点实力?仅靠子弹阻击我们?”

  “他们不是愚蠢,就是故意为之!驾驶员,绕着敌人的防线徘徊,要小心战防炮!炮手,你用机枪继续开火。我现在打开无线电,要向大部队汇报了!”

  到目前为止,契科夫已经搜集到了许多情报,随着坦克故意在敌人阵线前兜圈子以吸引更多火力,还能收获更多情报。

  关闭许久的车载无线电被打开了,它是一种高级的步话机,至少在五公里范围内,彼此的通话非常清晰。

  “报告大部队!我是坦克,我是坦克,收到回答!”

  “我是坦克,收到回答!”

  率领大部队徒步前进的拉夫连季,很高兴听到契科夫的声音,声音非常嘈杂,令他非常谨慎。

  “我是大部队,前线情况如何?你们是否抵达目标?!”

  “我已抵达,正和敌军交战!大部队,请准许我做出汇报。”

  “别废话了!赶紧汇报!”紧张的拉夫连季说了粗话。他一度非常担心德军对列奇察有着极强的城防建设,然而,就目前契科夫的火力侦查来看,德军的火力居然不可思议的弱。莫非因为德军的RUHE行动的惨败,德军已无精兵守城了。

  拉夫连季不禁觉得,他拿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解放列奇察的机会。

  “哈哈,我难道要成为解放列奇察的英雄?这样,我理所当然会成为苏联英雄吧!”拉夫连季这么想真是理所当然,战争打得白俄罗斯糜烂千里人丁凋亡,他也面临着突然牺牲的危险。所以,为了荣誉而战,就是他最为现实的战斗的理由,屈于第二的,才是写在基因里的人类杀戮的本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