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387章 炮击后的侦查营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387章 炮击后的侦查营

  德军炮击终于结束了,身处森林废墟中的巴尔岑,如同鼹鼠一般艰难的从体力爬出来。

  “兄弟们,有多少活着的?给我喊一嗓子?!”

  很快,巴尔岑得到了许多回应,令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些。

  炮击后的森林散发着浓烟,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松脂气息。没被炸死的苏军战士在爬起来后,迅速开始在战场上找寻生还者,可惜,他们发现了许多残缺不全的尸体。

  娜塔莎疯狂抖动着脑袋。扫清头发上的土坷垃,又拍拍自己的军装,尽量保持着整洁。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零距离的面对敌人的炮击,这一次她的小命依旧是保全了,然而身体还是收到了一些损伤。

  伊戈尔卧倒之处和娜塔莎有些距离,如同熊一般的伊戈尔站起身后,第一件事正是找寻那个姑娘。

  他左看右看,欣喜的看到那个姑娘正半跪地上,扑打着身子。

  他大声喊着:“嘿!娜塔莎,你的情况怎么样?”

  女孩并没有回应。

  “喂!你怎么样了?!娜塔莎·斯皮罗斯金娜?!”

  然而,她还是没有回应。女孩反常的表现令人精神紧张,该不会她的精神受到了重创?直到伊戈尔亲自走过去,拉起她的胳膊,贴在你身边大声询问一番,才搞清楚状况。

  这孩子,在敌炮轰击的剧烈噪音打击下,出现了暂时的耳聋!

  娜塔莎并非失聪了,她能听到一些声音,就是说话的人必须大声吼叫才行。

  耳朵受伤的人绝非她一个,很多战士在炮轰中暂时失聪,只是广大士兵都是老兵,大家都知道失聪是暂时的,休息一阵子一定会好。

  娜塔莎当然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她扯着尖锐的嗓子吼:“伊戈尔,别担心,我的耳朵很快会好。我的身体其他部位都没有受伤,我还能继续战斗。”

  伊戈尔欣慰的笑了笑,将女孩一把拉起来,见得她还能安稳的站着,说明她的话是真的。

  娜塔莎暂时也顾不上自己的耳朵,少年营本来来了十人,因受伤撤走三人,当前还有七人。那些小战士,是否都挨过了这次炮击。

  她和伊戈尔迅速在森林废墟中寻找,少年营的战士暂时没找到,视觉敏锐的两人赫然发现了一些残缺不全的尸体。就算娜塔莎已经有强大的心理,见到这惨烈一刻,终究是瞪大双眼捂住嘴巴。

  “怎么?你反胃了?”伊戈尔问。

  “没有。我很难受,这些战友他们牺牲了,真是太惨了。”

  “这就是战争,你是明白的。现在还是找找其他的孩子们,我真心希望他们都还活着。”

  娜塔莎忧心忡忡,终于,在她的视野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紧张的面容终于舒缓了。

  “卡特拉斯基,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幸运。”娜塔莎暗自高兴,她对少年卡特拉斯基印象深刻,不仅仅是这家伙曾和自己比武,还在于他的确是个合格的战士,例如作战行动到现在已经持续了近三周,那家伙没有丝毫怨言,也在战斗中打中了六个敌人。

  “嘿!卡特拉斯基!”

  “是你?教官同志!”少年欣慰的转过身,他身体没事,就是军装破损得很严重。

  娜塔莎赶紧走过去,只见在一棵大树下,已经聚集了五名少年营的战士。

  “尼娜、鲁斯兰、米哈伊尔、舒拉,还有你,卡特拉斯基。就你们五人?还有,尼娜她怎么回事?她睡着了?”

  米哈伊尔赶紧解释:“教官,他被炮弹炸昏了。”

  “真的?!”

  “是真的,不过还好,我觉得只是单纯的昏迷。”

  娜塔莎不敢怠慢,甚至做过外科手术的她直接蹲下来,右手手指按住尼娜的脖颈主动脉,在感受到女孩的脉络后这才安心。娜塔莎稍稍抬头,询问鲁斯兰:“现在包括你,就只有五人集合吗?还有两个人呢?他们在哪?”

  “他们?他们已经牺牲了。”

  “牺牲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鲁斯兰看着教官狰狞的面容,遗憾的摇了摇头:“他们真的牺牲了,我亲眼所见。伊万·伊万诺维奇直接被炮弹炸成碎片,尼古拉斯·保罗诺维奇也是同样的遭遇。”

  “真是见鬼!”娜塔莎狠狠跺了跺脚。

  “教官,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鲁斯兰,你是少年营的副营长,你知道该怎么办?那就是跟着营长巴尔岑同志。我想这轮炮击让我们损失很大,但是,假若敌人打过来了,我们也必须战斗。”

  “好吧!哪怕是战死。”

  “呸!不吉利的话不要说。”娜塔莎掐着腰,命令:“现在检查各自的武器,保全好自己,听从营长的命令。”

  另一方面,苏军侦察营的伤亡统计结束了。目前托科夫的连处于失联状态,巴尔岑统计剩下的部队,得到了一个糟糕的结果。

  活下来还能继续战斗的士兵,甚至包括一些轻伤员,合计才有二百一十人。另有五十五人受伤比较严重,甚至一些伤员明显是随时都能牺牲。

  如此一来,包括突击回归红军的伪军士兵在内,巴尔岑的侦察营大部队被德军一阵炮轰,实实在在的阵亡了约二百人,每个连的人员萎缩到了仅有两个排。

  如果是单纯的人员损失,侦察营的情况还不是那么悲观。现在的状态是,他们损了不少随身的物资,一些弹药炮击中损毁,另有五十多名伤员。

  撇下伤员,部队的确能快速脱离战区,然而巴尔岑这么做了,无疑对士气是一个重创,事后他也将为抛弃战斗的罪行付出代价。

  在将部队突击集结后,巴尔岑向全体战士命令:“所有人,我们立刻撤会原来的营地,利用那里的备用电台和指挥部联络,并补充粮食和弹药。同志们,解开你们的绑腿,突击制造简易担架,把所有还能喘气的伤员统统带走。所有牺牲的战士,我们很遗憾不能将他们带走。愿战死者宽容我们的决定,同志们,现在立刻行动。”

  即便受到重创,侦察营的行动还是非常快的。大量的简易帐篷被突击做好,伤员安稳的放上去,哪怕已经陷入弥留。

  少年营的那几个战士,鲁斯兰和米哈伊尔抬着担架,其上躺着依旧昏阙的尼娜,他们五人和娜塔莎、伊戈尔会和,便跟随大部队后撤了。

  正当全营官兵后撤时,北方又传来隆隆炮声和枪声,声音比较沉闷,说明距离有些远。

  是谁在战斗?所有战士不假思索的就意识到,托科夫连的硬汉们,还有许多挨过了炮击,他们正用自己的生命掩护主力后撤,他们正在殊死一搏。

  撤退中的巴尔岑不禁流下眼泪,他随手拉来两个战士,含泪命令:“你们立刻向北边跑,告诉托科夫不要再打了,让他们扔掉所有负重物,全速向营地奔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