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九百二十二章 德734师是反应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九百二十二章 德734师是反应

  整个下午,分成两支的苏军沿着已有的土路,向着会师地点前进。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这样在道路行军,必然会和敌人打个照面。杨明志不想再暴露行踪,当侦察兵发现敌人踪影后,全军立刻钻入森林。

  杨明志和巴尔岑,率领各自的部队在森林里矫健的穿梭,就像平常训练的那般。

  这就是“森林游击战”,伞兵们还是第一次在以这种方法打仗。搞的第一天部队就是机动行军和突然进攻作战两件事,这和他们以前的训练完全不同。

  雷切夫和邦达诺夫必须服从这种战斗方式,而且这所谓的“森林游击战”,长官还给取了个更为简洁的名字——运动战。

  即部队始终保持高机动性,伺机打击防御麻痹的敌人,若敌人进攻了,则以高机动转移之,并尽可能的迂回寻找其破绽攻击。

  这两位营长知道,要达成这样的战术效果,必须练就一双铁打的腿!好在伞兵都是精挑细选体质优秀的精兵,在经过更为也严苛的体能训练,根本不会有人掉队。

  杨明志率领大部队,在太阳落山后终于停下脚步。此时此刻,他发觉自己距离会和区域已经很近了。

  “已经没有必要再走了!巴尔岑那个家伙走的要比我们远,我们停下来等等他!”杨明志如此命令,全军上下一股卸了重负的愉快宣泄。

  战士们迅速组建起简单的环形防御体系,全军在此扎营。为了避免暴露,今夜也禁止生火,所有战士只能就着水,啃食着面包块和饼干粉。

  肚子被散漫的战士也果断抱着枪械呼呼大睡,夜幕之下的营地,一阵阵鼾声已然此起彼伏。

  杨明志回首一整天的战斗,如梦如幻。

  部队磨了近一个月的刀,刀子出鞘,这就放了敌人不少血!如此胜利,他岂能不高兴。

  部队彻底稳定下来,捷报也迅速向期待着信息的诺夫戈梅利传去。

  杨明志收到了来自耶夫洛夫的祝贺,那人也汇报了非常重要的消息,即所有被解救的人已经找到,他们正走在回村的路上。更让他惊讶的,电报员在煤油灯下几乎完整电码翻译后,得出这样的喜讯,即萨林奇金高度赞扬,一次救了近一千犹太人,这是苏联当局,是斯大林梦寐以求的,对全球宣传的重要案例。

  各种赞扬的事,杨明志在出发前就预料到很多。待那个列奥波夫卡被摧毁,铁路被切断,制造的影响会更大!

  想到这里,他明白高兴还为时尚早!

  他为自己铺好床铺,命令两个姑娘就把毯子扑在自己身边。杨明志是太了解这两个女孩了,杨桃和娜塔莎,她们需要精神鼓舞,扫清一身疲惫。如何鼓舞?如此就是鼓舞!

  ……

  与苏军安然入睡、诺夫戈梅利士气大振截然相反的,德军这边,尤其是以德734师为首的治安部队,他们清楚的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局。

  师长鲍里斯曼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将一众下属叫到办公室,毫不客气的拍着桌子咆哮。

  “我很愤怒!三列火车连同货物彻底损失!随行人员全体阵亡!但那些该死的游击队,他们还袭击了安德罗波夫卡村,还有罗德法纳村(红旗农庄)!今天我们的损失巨大,包括东方志愿兵在内,一共损失了六百兵力!但是我们的收获吗?一无所有!

  难道敌人是幽灵吗?他们是谁?是游击队?是怎样的游击队能在一天之内给予我们这么严重的破坏?”

  到场的所有团长勾着脑袋闭口不答,他们的脑子和师长一样,一团乱麻!所以一句话不说才是最好的!

  鲍里斯曼依旧情绪激动的面对自己的这群下属:“既然你们不说话,我就替你们说吧!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敌人到底是谁?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东边沼泽地的那帮匪徒!

  一般的游击队根本不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因为,他们用了不知名的武器,或者袭击了我们的人在罗德法纳村的弹药库!现在,罗德法纳村的军营已经永久性的划掉了!

  假如是那个所谓的俄国的第284师攻打我们,我的绅士们,你们是否做好了迎战准备?

  我们东边的友军,715师被打败一次,707师被打败两次,726师伤亡巨大!他们有大量武装人员藏匿在沼泽的泥巴里,我们为此付出了上万德意志男儿的生命,却没有取得什么战果!

  直到现在,我们对那里知之甚少,对于今天袭击我们的人更是一无所知!因为,袭击者已经全部消失在森林,你们的人在巡逻时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他们凭空消失了?

  不!也许他们就在我们周边,他们已经做好攻打师部所在地的计划,也许几个小时后,我的脑袋就会被他们割掉!”

  鲍里斯曼这是气话,他还刻意做着割喉的动作。敌人今天所为,简直是疯狂扇他巴掌。鲍里斯曼也只能将话说的特别严重,希望自己的部下能警惕起来。

  至于如何应对这些敌人,他没有什么好办法,参谋长更是如此!734师负责的治安区域非常广大,很多地方分明是有待开发的森林。

  必然有人藏匿森林中生活,同时亦有大量野生动物存在,比如说一人多高的棕熊。鲍里斯曼只能将部队驻扎在所有的定居点,尽可能的将所有村庄何其人口牢牢控制。至于森林,他分身乏术。

  鲍里斯曼寻思了许久,他不禁为自己的安全担忧。

  “现在!我命令,所有部队进入一级战备,所有军营做好防御,所有人的休假全部取消,所有人必须做到能在几分钟之内能进入战斗状态。

  我们就在咱们的防区内采取戒备,等待着敌人再一次出现!只要他们出现,我们就进攻!”

  这战法非常无奈也非常愚蠢,师参谋长无话可说。

  这时,一个团长终于按捺不住,他喃喃道:“这该死的治安战!我们就应该把所有有通敌前科的村庄彻底消灭!匪徒没有人提供给养,他们早晚困死在森林里。”

  “省省心吧!惠特伯格!我们还要留着当地村民给我们生产粮食,我们毕竟不是一线部队!”鲍里斯曼一句话把自己的部下给噎了回去。

  愤怒、憋屈、无奈,这些复杂的感觉化作他紧皱的眉头。被动防御是他不想的,现在只求那些该死的敌人能再次暴露以下,全师群起歼灭之。否则,铁路线在他的防区内遭遇的这次严重破坏,他就不好交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