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五百六十九章 阿萨诺夫的屈复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五百六十九章 阿萨诺夫的屈复

  阿萨诺夫被大头冲下的吊起来,两个人抓住麻绳,将其脑袋直接被浸泡于水盆中。天籁『小说WwW.『⒉

  这一泡就是两分钟,只见受刑的他正浑身颤抖。

  霍尔德曼希望早一点从这人嘴里得到想要的情报,亲自作为监督坐镇。因此狱卒更加的卖力,不能让囚犯溺死,也不能让他不难受。

  “既然这个人不怕死,那就让他频频感受到濒临死亡的痛苦。”霍尔德曼的这一招也是从党卫军那里学的,很少有人能忍耐得住这个。他将审问政治犯的办法用于这里,得意洋洋的等候着囚犯服软。

  不过他失望了,因为这个阿萨诺夫嘴很硬,身体更加的坚强。

  一次水刑两分钟,这个人宁可窒息到浑身颤抖也依旧在忍耐。

  “见鬼,这个人的极限究竟在哪?难道真的不怕死?来人,用烙铁!”

  霍尔德曼不仅仅是想杀一杀这个人的锐气,更是因为此人声称他和苏联军队接头了,很明显他知道一些敌人的军事情报,这对积极防御的7o7师很重要。

  情报就在囚犯的脑袋里,他的意志缺硬的如同一块铁。即使烧红的烙铁在他身上烙印几个惨烈的伤口,依旧无法是他屈服。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诡异的烤肉味,阿萨诺夫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刑罚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囚犯昏死过去多次,每一次都被冷水泼醒。

  看着这个浑身是伤的人,霍尔德曼对前景越来越失去耐心。他也不得不佩服:“经历过这些酷刑还能闭口不答,把情报憋在心里直到死亡,这样的军人确实值得钦佩。”

  作为一个体面的有着容克贵族精神的人,霍尔德曼自知不应该亲自低三下四的监督。他必须知道苏联人的情报,这个囚犯就是一切的关键。

  各种招式都使用了,还有什么办法让他屈服?

  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阿萨诺夫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们还是杀了我吧!让我死!”

  “让你死?那么你就得逞了。你想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突然间,一个就连霍尔德曼也觉得残忍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他冷冷说道:“你让我杀了你,我偏不!我不让你死,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这就是你负隅顽抗要付出的代价。我会让你做一辈子太监,让你不男不女!”

  神情恍惚的阿萨诺夫听到这个,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他的裤子本就被鞭子抽的满是口子,现在直接把刀子撕成碎片。

  阿萨诺夫在看到那两个面容似铁的狱卒攥着明晃晃的刀子,在自个的腿边晃动,接下来会生什么不言而喻。

  经历了一系列酷刑,不过是**上的损伤,但如果把男人的尊严夺走了,那么……

  霍尔德曼看到囚犯正在不自然的颤抖,很刚刚的表现完全不同,很显然这一招有效。“怎么样?是做太监还是男人,这由你决定。

  我现在再重申一句,你们的逃跑计划我已经完全掌握。你在号召战俘准备行动,同样透露了你接触到游击队的事。只要你把你的见闻说出来,就不用再受皮肉之苦,就可以继续做一个男人。你们的逃跑计划大部分人会被处决,而你因为有功将会得到生命保障。你看如何?”

  刀子就在他的腿部滑动,恐惧正蔓延囚犯全身。

  战俘营中有叛徒,计划全部暴露,所有人都会被处死!阿萨诺夫依旧犹豫不决着……

  “你想好了吗?我给你五秒钟!”

  “五”

  “四”

  “三”

  “我同意!”突然间,阿萨诺夫一声怒吼!

  “哦?你同意了?”霍尔德曼示意持刀狱卒退后一步。

  如果数继续喊,刀子就会直接砍下完成去势。对于一个男人,遭遇这个还不如自杀!阿萨诺夫的本能告诉他不能死,现在的他终于想德国人妥协。

  真的说出来“同意”这个词汇,阿萨诺夫知道自己这一刻已经成为了叛徒,即使他根本不想做叛徒。事已至此,整个人已经堕落,原本坚守的一切土崩瓦解。

  阿萨诺夫再次犹豫了一下,终于再次承认道:“逃跑计划已经失败,我还能怎么办?你们可以轻松的杀死我们。也好,把那些人的情况告诉你们,你们就能保全我的性命。”

  霍尔德曼当即激动许诺道:“第三帝国对于真心合作者一直是友好的,如果你能早早的看清现实就不会受这么多皮肉之苦。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说出你的见闻,就不会死。你的生命安全将得到保障。”

  之前对于那些苏军的许诺全部成了过眼云烟,正直的阿萨诺夫已经死去,现在的是活脱脱的一个叛徒。

  已经没有退路,也许战局真的如同德国人所言,苏联就要战败了!

  阿萨诺夫同意将他知晓的苏军情况完全说出来,霍尔德曼也表示了诚意。受伤的他得到了简单的救治,本来用于国防军伤病治疗的药剂,毫不吝啬的用于此人的治疗。

  面包、酒、肉,这些本是德军士兵享用的优质伙食而被送到这间小小审讯室。

  阿萨诺夫已经完全沦陷,他如狼似虎的吃着,之后没心没肺的将原本的逃亡路线供了出来。

  实际上霍尔德曼只是知道这群不安分的战俘要跑,他们是有着何等的自信,相信能顺利的跨越精心修筑的防线逃入森林?还是说防御出现了漏洞,被这群战俘现了机会?

  饭菜就剩下空盘子,这些东西被撤了下去,一张小地图摆在阿萨诺夫面前。

  霍尔德曼放下一支铅笔,说道:告诉我,你们如何逃走……”

  阿萨诺夫恢复了不少精神,如果说他完全为德军马是瞻,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回答这个德军团参谋长的话,依旧可以作为一种抗议。向他说明战俘如何跨越他们的防线,简直就是对其的嘲讽。

  不过他还是顿了顿,说道:“难道你们不愿意先直到那些苏联人的状况吗?”

  翻译同声传译,霍尔德曼当然最想先直到这个,他立刻勒令道:“快告诉我,你遇到的游击队兵力多少,武器装备,还有,他们从何而来!”